<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13章 这就是战场啊
    阿诺是个s级雇佣兵,之所以被迅速反杀,是因为低估了苏韬和元兰的战斗力。

    元兰拿起重机枪,尽管分量十足,但她并没有显得太吃力。

    经受过专业训练的元兰,经过苏韬简单的护理,已经恢复几成实力。

    苏韬的医术在这个时候,展现出特殊的价值,就像是游戏团战中的奶妈,可以瞬间给战友恢复血量。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因为现在自己看上去就像是个小型的战车,元兰是战车上的射击手。

    元兰此刻注意力极其集中,重机枪在她的手中,并没有打出连射,元兰采用的是点射的办法。

    重机枪的瞄准镜精度没有狙击枪那么高,但元兰很快就掌握了这挺机枪的误差范围,每次点射都有人应声倒地,给敌人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

    毕竟,谁都不敢当出头鸟,被一枪爆头。

    然而,将重机枪玩出狙击枪的效果,足以体现元兰超级特工的基本功。

    机枪声阵阵,外围的佣兵们开始警觉,他们的对手实力不俗,小心翼翼地往两人的方向聚拢。

    不过,阵型还没调整好,前方又有人中弹倒地,机枪的穿透力十足,可以打穿坦克的钢板,再加上元兰逆天的射术,让这些见惯生死的佣兵们也感到恐惧。

    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刘建伟和元兰能够靠两人之力,将托莫维奇的暂时据点掀了个底朝天,因为这两人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境界。

    当然,元兰的伙伴现在换成了苏韬。

    苏韬早就设置好逃跑的路线,但现在到处都是佣兵,他也不知道在远处有几支枪口瞄准自己,但此刻只有孤注一掷,才会有转机。

    苏韬和林毅夫约好在向南几公里之外汇合,如果能及时赶到,危机就可以短暂解除,毕竟施泰因不会正面和自己的父亲撕破脸皮。

    虽然撤除的只有一百人,但施泰因想要达到目的,也会是一番恶战。

    跟着雅各的那群雇佣兵,年纪固然大一些,但都是从生死炼狱中爬出来的老油子,自己的这帮手下在他们眼里还真不算什么。

    苏韬埋头狂奔,如同发情的野牛,元兰在高速移动过程中,展现出来的惊人枪术,让他慢慢放心,阻拦自己的佣兵,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7.62毫米的子弹就击中脑袋,高速穿透之后,血和脑浆糊满了身后的木墙。

    这就是战场啊!

    苏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残忍的场面,但他见惯了生死,只是觉得有些恶心。

    苏韬是一个大夫,他不是个杀手,即使对那对前南斯拉夫兄弟,也做到了手下留情。

    元兰是一个特工,她更加心狠手辣,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当然,苏韬不会绝对元兰做得有错,如果她不痛下杀手,自己就会成为冤死的亡魂。

    人越来越多,如果从空中鸟瞰,苏韬和元兰被密密麻麻的人包围在中间,一开始他们突破势如破竹,是因为对方不知道苏韬和元兰的底细,当前方溃败的消息传来,后面的关卡将会更加艰难。

    他们的对手都是经历生死的雇佣兵,知道如何在战斗中保护自己。

    施泰因面色难看,他低估了苏韬和元兰的实力,两个人已经让自己损失十多个好手,这是何等耻辱?

    应雄坐在椅子上,见施泰因心情不好,淡淡讽刺道:“我还能信任你吗?”

    应雄可是被施泰因压榨了很多钱,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对方一点压力。

    “你给我闭嘴!”施泰因厌恶应雄的冷言冷语。

    应雄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

    元兰和苏韬暂时躲避在一个狭小的房子里,毕竟逃离基地,是一个艰巨任务,他们要尽可能地合理调配体力,而且元兰的腿伤在刚才激烈的运动中再次恶化。

    “你在发烧!”苏韬见元兰气喘吁吁,面色涨红,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有些发烫。

    “不用管我!”元兰咬牙坚持,“我能扛得住!”

    苏韬深吸一口气,取出一根银针,在元兰的耳尖刺开个口子,立即有血流出来。

    按照正常的逻辑,元兰失血过多,这个时候放血是个很难理解的办法。

    不过,元兰处于高热状态,只能用针刺放血,来减缓高热症状。

    中医在治疗高热,会采用放血疗法,原理是借助排除微量血液,达到“祛窒解淤”的功效。

    祛窒,是放血促进循环,消除体内循环不畅造成瘀滞,当然,放出的血量不能太多,恰大好处即可。

    在韩剧当中,经常出现一个情节,男主角突然感冒,女主角用针给男主角在手指上戳几个血窟窿,然后男主角的感冒就好了。这也并不是无稽之谈,而是有中医的医理在其中。

    稍作休息片刻,外面突然安静下来,突然一枚黑黢黢的圆形物体滚入,黑黢黢的手雷打着滚,落到了苏韬的脚边。

    苏韬的瞳孔迅速缩小,虽然他不是一个职业军人,但知道这玩意是什么!

    房间狭小,如果爆炸,苏韬和元兰都逃不了。

    元兰自然知道这个炸弹的威力,虽然体积小,但破坏力极强。作为经验丰富的战士,这个时候千万别想着将手雷拿起来回丢出去,那完全就是脑残的做法,因为外面的人都是经验丰富的佣兵,绝对不会给机会让你能抓到这个时间差。

    拼了!

    苏韬深吸一口气,用力扫中手边的一个桌子,桌子直接朝手雷飞过去,然后在炸弹的冲击波下,四分五裂。

    元兰只觉得一股力量将自己推倒,然后趴在自己的身上,心中恍然,是苏韬用身体盖住自己。

    元兰内心说不出的滋味,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苏韬依然还是想到自己的安危。

    苏韬尽管国术已经练到宗师境界,但毕竟是血肉之躯,冲击波在空间里造成巨大的破坏力,从外面望去,屋顶都被炸掀,窗户的玻璃碎裂,冒出阵阵白烟。

    三个佣兵接近了屋门,领头的用枪端警惕地挑开,里面灰蒙蒙一片狼藉,以为苏韬和元兰都被炸死,便放心地继续往里面走。

    谁知道,从右侧突然出现一道刀影,准确地刺入他的手腕,枪械掉落在地,一声枪响之后,颓然落地。

    元兰暗叹了一口气,苏韬还是太仁慈,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依然没有杀心,只求对敌人造成重伤。

    但元兰不会妇人之仁,所以帮助苏韬补刀。

    后面的两人还没来得及后撤,就被元兰用枪击中,苏韬再次将元兰抗在背上,元兰发现他后背被手雷炸得皮开肉绽,叹了口气道:“谢谢你!”

    “等我们活着走出去,再说这些吧!”苏韬托了托元兰的屁股,让位置更稳一点,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人肉小坦克继续出动了!”

    元兰没好气地叹了口气,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说笑。

    不过,她并没有失去希望,因为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这两个人的破坏力太强,刚刚又有十多人伤亡!”属下凝重地汇报道。

    施泰因铁青着脸,怒道:“增加人手!”

    基地范围很广,最远处在一两公里之外,施泰因一声令下,远处的人也往这边聚集。

    苏韬和元兰找到了一个塔楼,居高临下,只见五六辆苏式军用重卡朝这边聚拢。

    “扶我坐上去!”元兰在苏韬的帮助下,趴在rp74机枪前,简单瞄准之后,枪口喷出火舌。

    苏韬的眼力很好,清楚地看见卡车上的佣兵被12.7毫米口径的子弹打得血肉模糊,惨叫声不绝于耳。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作为一名医生,真心无法接受此刻的场景。

    不过,这就是战争,人命如同草芥。

    而制造战争之人,是最泯灭人性之人。

    “下塔!”元兰看见有人取出了rpg7火箭炮,迅速反应过来,然后用尽朝身边的苏韬一扑,然后两人从七八米的塔楼上坠落,砸在了茅草铺成的房顶上,滚落在地。

    两枚火箭弹飞出,击中苏韬和元兰刚才蹲守的位置,摧枯拉朽,只剩下一团熊熊燃烧的火团。

    苏韬好不容易才忍住身上的伤痛爬起来,元兰滚落在不远处,她原本就是强弩之末,在刚才的坠落之下,脑部受到撞击,此刻昏厥不醒。

    苏韬强忍住身上的伤痛,朝元兰挪过去,伸手掐了一下她的人中,元兰吃痛之下,咳出了喉咙里的淤血,睁开眼睛,醒转过来。

    不过,情况越来越危急,军用卡车超这边驶来,坐在其上的佣兵疯狂地扣动扳机,成串的子弹打在地上,露出坑坑洼洼的弹塘。

    元兰拔出手枪,依然在反击,准确地击中其中一辆卡车的驾驶员,车辆失控撞在了旁边的木房上。

    旁边的雇佣兵骂骂咧咧地推开已经死掉的司机,一脚将尸体踹出,然后坐在司机的位置上,迅速地调整方向盘,面带冷笑朝元兰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

    他疯狂地怒吼着,发誓要将元兰和苏韬压成肉饼。

    元兰和苏韬相互对视一眼,面无惧色。

    虽然情况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但他俩没有失去勇气,元兰继续扣动扳机,驾驶座上的佣兵迅速低头躲过了元兰精准的枪法。

    重卡已经越来越近,还差数米,就要迎面撞过来。

    身后也有重卡靠近,苏韬和元兰被围堵在了中间。

    施泰因坐在其中一辆重卡的车内,嘴角浮出冷笑,在他的脑海中,这两人已经进入黑名单。

    他们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