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12章 一个孤胆英雄
    经历了短暂的风波,苏韬独自坐在屋内,面无表情,梳理头绪。

    他来到斯洛伐克,一方面是为了林毅夫帮忙,另一方面是尝试找到元兰和刘建伟。

    从铁刺那里并没有得到消息,让苏韬心里凉了半截。

    然而,在丛林深处的佣兵基地,苏韬见到已经成为俘虏的元兰,更是有种无力之感。

    他要救出元兰,却难如登天!

    林毅夫没法帮助自己,他必须要做好一个人救出元兰的打算。

    如果用硬碰硬的办法,那显然不行。

    施泰因拥有近千人的雇佣兵,每个人一口吐沫,都可以把自己淹死了。

    虽然苏韬的武功进步很快,但想要与这些精通枪械的战争机器搏杀,显然没有太多的优势。

    苏韬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心中开始盘算如何才能实施计划。

    距离基地约一百米有一处灌木林,因为不远处就是沼泽地,瘴气十分严重,所以一般很少有人回到这里来。

    刘建伟蹲在十几米高的树梢上,手里抓着一只刚射杀的野兔,简单剥皮之后,直接撕扯生肉,看上去宛如地狱中走出的魔鬼,极其恐怖。

    他寻觅了多日,才发现这个基地,而元兰就被关押在里面。

    “你不能有事!要等着我!”

    与元兰相处的这段时间,虽然艰辛,但刘建伟觉得特别充实,他并没有想到,就在这段时间,对元兰产生了微妙的情感。

    刘建伟是一个感情迟钝的人,但不代表铁石心肠。

    相反,刘建伟一旦认可的人,他就会毫无保留地支持、信任,所以苏韬对刘建伟一直很信任。

    所以他对元兰的情感,只要能救出她,可以献出自己的生命。

    第二日上午,雅各和施泰因见面交谈了两个多小时,最终施泰因从雅各那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雅各将哈姆扎之前的军火生意联络人全部交给施泰因,而施泰因则放哈姆扎离开。

    在施泰因的印象中,哈姆扎不过是一个濒临死亡的人,施泰因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他之所以一直软禁自己的父亲,就是想要得到这笔宝贵的遗产。

    哈姆扎每年的军火生意涉及上百亿,提成在5%-15%之间,粗略计算一下,就知道这是一笔何等惊人的财富。

    不过,哈姆扎没那么贪婪,他的每笔生意都控制在一定的数量,简单点来说,顾客跟他要二十辆坦克,他一般只会提供十辆,要十架战机,只会提供三架。

    如果换成施泰因的话,绝对不会那么愚蠢,百分之百的满足客户要求。

    施泰因的目标简单而直接,凭借实力强大的雇佣兵基地,施泰因立志成为全球最大的军火商人,成为真正的战争之王。

    雅各带着一百多名佣兵在外面准备妥当,施泰因面带微笑与林毅夫,主动伸手道:“林先生,我们还会有合作的机会吧?”

    “或许吧?”林毅夫微微一笑,他对施泰因很了解,这家伙这么自信,肯定已经联系到了不错的中间人。

    目送林毅夫离开,施泰因面露冷笑,心中充满不屑。

    老家伙,世界已经是年轻人的,你们都应该退出这个舞台了!

    ……

    看守着元兰的两名佣兵,是一对来自于南斯拉夫的兄弟,他们原本在南斯拉夫部队服役,随着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兄弟俩就成了佣兵,辗转之下投入施泰因的麾下。

    哥哥说笑道:“里面的那个女人,不知道是死是活,阿诺今天早上来过,好像色心不改。”

    弟弟咧嘴道:“的确是个漂亮的女人,让我不禁想起上次在圣胡安遇到的那对韩国母女。啧啧。”

    兄弟两人在圣胡安参加过一次当地非政府武装组织引发的政变,像这种政变,一般都没有任何顾忌,遇到财物可以尽情地来劫掠,遇到女人也可以畅快地发泄。

    在战争面前,平民完全就如同猪狗,成为这帮佣兵口中的美食。

    那对母女是当地一家比较高端的酒店老板的妻女,酒店里有数不清的美酒佳酿,珍馐美味,有奢侈的弹簧床垫和大浴缸,有闭路电视和冷气,更有保险柜里的金银珠宝。

    在战火之中,那对母女被这对兄弟惨遭玷污,这对兄弟觉得那是一次很精彩且满足的经历。

    每次他们遇到亚洲人,都会回味一下当时的美妙。

    “要不,你进去试一试?”弟弟舔了舔嘴唇,色迷迷地笑道。

    监守自盗,这是在施泰因领导下,最常见不过的事情,即使被施泰因发现之后,也不过被训斥几句而已。

    “好的!我先进去。”哥哥嘿嘿笑了两声,摸了进去,有自己弟弟望风,绝对神不知鬼不觉。

    正当哥哥刚进入室内,突然弟弟瞪大了眼睛,然后慢慢委顿于地。

    随后一个人影从角落里闪出,正是苏韬。

    林毅夫虽然带着哈姆扎离开,但苏韬却决定留下,他跟雅各要了一件基地统一的佣兵服,作为伪装,然后找到了囚禁元兰的地方。

    当看守之一进入屋内之后,苏韬迅速开始动手,从后面袭击,直接干掉了一人。

    当然,苏韬没有下死手,这家伙晕死过去,短时间内绝对无法醒来。

    苏韬没有过多停留,迅速进入室内,看到哥哥正准备将咸猪手放到元兰的敏感部位,心中怒火狂燃,疾掠而去,一脚踹中他的右肋,巨大的力量砸在他身上,被踹得腾空而起。

    元兰闭着眼睛,并非昏迷过去,而是尽量保持精力和体力。

    苏韬突然出现,在情理之中,又在情理之外。

    苏韬撕开元兰嘴上的脚步,元兰声音嘶哑地喊道:“赶紧跑!”

    苏韬明白元兰的意思,这里是个陷阱,针对捕捉刘建伟设置的圈套。

    警报声响起,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应雄坐在观察室里,面色凝重,因为来救元兰的并不是刘建伟,而是苏韬。

    这让应雄很纳闷,怎么元兰又多了一个人手?

    施泰因面色奇怪,因为他对苏韬印象深刻,这家伙不是林毅夫的人吗?

    昨天与阿诺大打出手,施泰因并不认为苏韬和元兰认识,可能只是因为阿诺太过分,让这个年轻的中医大夫心生怜悯才会出手。

    不过,苏韬此刻出现,施泰因意识到两人应该是认识的!

    施泰因有种不好的预感,没想到自己内部竟然出现敌人,虽然只是一个人,但他还是有所警觉。

    “我去干掉他!”阿诺站在施泰因身边,恶狠狠地说道。

    苏韬让他昨天受辱,阿诺自然心怀怨愤。

    “多带几个人手!”施泰因提醒道,论身手的话,阿诺并不是苏韬的对手。

    苏韬尽管听到元兰的提醒,但还是保持冷静,解开了元兰身上的束缚,沉声道:“我和铁刺联系过,他会带人来支援。”

    元兰无奈苦笑道:“铁刺他们也就几个人,这个佣兵基地差不多有近千人,即使来支援,也作用不大。”

    元兰内心很复杂,任何人都不希望从这个世界消失,但自己此刻牵连到了苏韬。

    苏韬可是火神内定的继承人,如果他出事的话,那将对烽火造成很大的损失?

    “现在想要离开,已经迟了。”苏韬迅速地检查元兰身上的伤势,腿伤非常严重,他简单地做了一下处理,然后将元兰抗在了自己的背上。

    “你想怎么做?”元兰知道门外肯定有很多人看守,只要她和苏韬冲出去,就会被机枪射成筛子。

    “当然要硬闯了!”苏韬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眼中射出一道凌厉自信的光芒。

    他决定要做一个孤胆英雄,从这里将元兰给救出去。

    原因很简单,元兰曾多次帮助过自己,现在是自己回报的时候。

    “哒哒哒!”

    外面已经开始射击,子弹打穿铁门,光线从圆洞里透入黑暗的密室,轰一声巨响,阿诺扛着大口径机枪率先冲了进来,论贴身肉搏,他或许不是苏韬的对手,但手中有机枪,身后有兄弟,难道还斗不过一个入侵者?

    阿诺扫射了一阵,发现里面没有动静,小心翼翼地观察,发现角落里有一具尸体,是前南斯拉夫雇佣兵,身上到处都是血窟窿,是自己刚才一顿乱扫的杰作。

    人呢?

    阿诺凝眉,突然一个不好的预感,人影从天而降,直接将阿诺扑在地上。

    苏韬背着元兰,竟然能爬到屋顶,这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苏韬从小就练脉象术,无论柔韧性还是力量都远胜常人,而且在国术宗师燕无尽的指导下,武功早就超出常人所能想象的境界。

    其实,华夏武术就是开发人体的最大潜能,像苏韬这种底子,经过名师指点之后,自然进步迅猛。

    苏韬落下的瞬间,枪声也响了起来,伏在苏韬肩膀上的元兰开始射击。

    枪,来自于那个前南斯拉夫雇佣兵。

    阿诺的脑门上出现了个血窟窿,元兰眼中射出寒芒,这是对于侵犯自己的回报。

    元兰虽然腿上有伤,而且被囚禁多日,但她是个职业特工,早已习惯在绝境中亦具备反击之力。

    虽然只有两人,但他们的杀伤力无比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