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10章 佣兵基地内讧
    苏韬想要找到元兰的位置,其实并不难,因为到了傍晚时分,她从屋内被拖了出来,直接挂在了立在场地中央的木架子上。

    元兰衣衫不整,头精疲力尽的低垂,不时会有佣兵见她是个女人,过来调笑几句,见元兰没有任何反应,索然无味地离去。

    “阿诺,你不是说要和那个女人好好玩一玩的吗?”有人怂恿地笑道。

    “别提了。施泰因不允许,因为这女人还有价值。”阿诺气愤地说道。

    “哈哈!这只是借口吧?”那人继续开玩笑道,“半个月之前,你带回了一个女人,睡了一晚之后,她可是说你只能坚持五分钟!”

    佣兵们哄然大笑,阿诺虽然在执行任务时是队长,不过私下里,他们都是朋友。

    阿诺喝了一点酒,气血上头,怒道:“马蒂,胡说八道。老子今天当着大家的面,给你们看一看,我究竟行不行!”

    言毕,他径直朝元兰走了过去,旁边的人开始“喔喔”的起哄。

    谁都想看到一场好戏!

    虽然施泰因禁止阿诺动元兰,但阿诺还是没忍住内心的躁动,及佣兵们的激将。

    佣兵组织的这些人,日常生活都非常淫*乱,当众取乐,并非少见的事情。

    阿诺径直朝元兰走了过去,直接捏住元兰的下巴,见她凌厉地扫了自己一眼,冷笑一声,“还活着!”

    他可没有在尸体上做那种事情的癖好。

    “老子,让你爽一爽啊?”阿诺粗鲁地笑道。

    元兰内心冰冷,她已经做好准备,倘若阿诺试图侵犯自己的身体,自己就会嚼碎牙根部位的特制毒药。

    除非万不得已,元兰都不会这么做,因为生命很宝贵。

    元兰是一个女人,虽然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总是丢掉了性别的概念,但她不会让自己的尊严受辱,因为这不仅辱及自己,还辱及国家和组织尊严。

    阿诺已经热血上涌,直接褪掉了自己的裤子,伸手去扯元兰的衣服。

    嗤啦一声过后,元兰的上衣被扯开,露出光滑的皮肤,及傲然的身材。

    阿诺贪婪地舔了舔嘴唇,粗大的鼻孔喷着热气,急不可耐地扑了过去。

    元兰已经做好准备,咬碎毒药,只求一死。

    突然右边有一股杀气,阿诺作为在战场上身经百战的雇佣兵,及时反应过来,下意识准备躲闪。

    不过,这一拳来得又快又急,直接砸中了阿诺的下巴,打得他眼冒金星,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阿诺此刻是懵逼的,因为他想不到究竟会在这个时候,挥拳怒打自己。

    阿诺摇晃了一阵,回过神来,只见对方是一个瘦削的黄皮肤青年,嗷嗷地大叫一声,朝苏韬狂奔过去。

    阿诺的身高在一米九以上,看上去就像是个被激怒的黑熊。

    虽然他出拳速度飞快,力量十足,但在苏韬的眼中破绽百出,轻松地躲过。

    被绑在木架子上的元兰,暗自吃惊,没想到苏韬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及时阻止了阿诺的兽行,只差数秒,自己就差点服毒自尽。

    严格意义上讲,元兰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苏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现在与对方大打出手,会不会让他遭遇危险?

    元兰内心深处不再平静,开始忐忑不安。

    苏韬跳出来维护自己,是一个不理智的行为。

    如果知道苏韬和自己相识,他也会成为阶下囚。

    雇佣兵们都是好战之徒,见苏韬和阿诺开始贴身肉搏,纷纷鼓掌,开始看好戏,当成一种消遣。

    “打爆他的头!”

    “拧断他的脖子!”

    “让他舔你的大鸟!”

    阿诺在众人的心中威望并不是很高,毕竟施泰因是借助父亲重病,才会爬到首领的位置,而阿诺因为受到施泰因的信任,才会拥有现在的地位。阿诺在大家的眼中,不过是施泰因的爪牙和走狗而已。

    尤其是和老首领哈姆扎关系比较好的老佣兵,都对阿诺平日里的嚣张跋扈,看得非常不顺眼。他们邀请林毅夫前来,其实另有打算。

    阿诺喝了点酒,但头脑很清楚,缠斗了十来分钟之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拳路完全被对方给看透,如果不是自己皮厚肉糙,早就被撂倒了。

    阿诺对苏韬有点印象,是跟着林毅夫而来的大夫,为哈姆扎治病而来,没想到一个大夫,竟然身手这么好,内心吃惊无比。

    林毅夫听到动静,站在不远处的阁楼上,平静地望着你来我往的苏韬和阿诺,淡淡道:“苏韬有胜算吗?”

    林毅夫是个智者,不是个武夫。

    “百分之百的胜率!”身边的保镖的嗓音有些沙哑,缓缓说道。

    “那就好!”林毅夫虽然不知道苏韬为何突然出手,但猜出其中肯定有故事。

    不过,他此刻依然打算静观其变。

    施泰因得到消息,也走了出来,见阿诺和苏韬贴身肉搏,在可控范围内,也就没有直接阻止,毕竟在雇佣兵基地内偶尔发生打架斗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让施泰因有些意外的是,阿诺的对手,竟然是林毅夫带来的大夫。

    这家伙背后有林毅夫撑腰,他不得不慎重考虑。

    “两人为什么会动手?”施泰因冷声问道。

    “阿诺想要玩一玩那个女俘虏,然后被那个华夏大夫冲出来,打了一拳。”知情人在旁边低声说道。

    “这个管不住老二的蠢货!”施泰因有些愤怒地骂道。

    不过,阿诺毕竟是自己人,他内心深处肯定是站在阿诺这边的,至少碍于林毅夫的气势,暂时选择作壁上观。

    其实,在施泰因看来,问题很简单就可以解决,阿诺将那个华夏青年痛打一顿,又不至于打死,给林毅夫留点脸面,就可以了。

    众多雇佣兵都觉得苏韬的行为太疯狂,不过是一个外来者,竟然敢和掌握实权的阿诺动手。

    大家都知道阿诺的格斗实力,在整个基地是排名靠前的,否则,他也不会被施泰因纳入麾下,成为自己的打手。

    苏韬很轻松地躲过阿诺的攻击,深吸一口气,决定开始反击。

    之所以给阿诺这么长时间调整,因为苏韬不能表现得太过强势,否则的话,会让这些佣兵认为自己在挑衅,炫耀自己的武功。

    苏韬看到元兰差点受到侮辱,所以万般无奈之下才挺身而出。

    这并非计划的一部分。

    苏韬深吸一口气,躲过阿诺变慢的一拳,矮下身体,突然一记勾拳,准确地打中阿诺的下巴。

    阿诺如同停顿了一下,然后眼睛一翻,直接仰面到底昏死过去。

    “嚯!”

    场上的佣兵们都呆住。

    怎么战斗瞬间结束?

    刚才发生了什么?

    因为苏韬出拳的速度太快,迅雷不及掩耳,此刻又是天黑,虽然有篝火和灯光,但视线还是没那么清楚。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看到苏韬如何击倒阿诺!

    “漂亮!”站在林毅夫身边的保镖,淡淡评价道。

    林毅夫暗暗吐了口气,朝楼梯处走去,接下来自己要出场,否则,苏韬今天会成为众矢之的。

    阿诺是施泰因的心腹,也是自己的狗,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所以施泰因极为生气,匆匆地下楼,与林毅夫迎面撞。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施泰因怒气冲冲地说道。

    身后的属下配合施泰因的情绪,拔出了枪,不过没有指着林毅夫。

    “我想这得让苏大夫解释一下!”林毅夫淡淡笑道,风轻云淡,气度不凡。

    施泰因见苏韬面色凝重地走了过来,怒道:“我的人,不是你随便打的。给我个理由,不然的话,把你丢到后山喂狼。”

    属下不敢用枪指着林毅夫,但可以指着苏韬。

    苏韬见那么多枪指着自己,听林毅夫翻译完,冷笑道:“我不知道那个女人犯了什么错,但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人,我看不下去!”

    施泰因等林毅夫翻译完毕,有些意外,原来是苏韬的同情心作祟。

    他冷笑道:“你是跟着林先生来给我父亲治病的,按理说是客人。但你不遵守规矩,动手打了我的人,这件事如果不处理的话,我没法给大伙交代。”

    苏韬打了阿诺,其实就是当着众多佣兵面前,扇了施泰因一个耳光。

    施泰因现在根基还不够稳,所以这让他极为不满。

    “你想要什么交代?”苏韬沉声问道。

    “现在就离开这里!”施泰因语气冰冷地说道,“至于我父亲的病,会由多米尼克医生照看。”

    林毅夫知道在苏韬的治疗下,哈姆扎已经有了好转,因此打算继续留几日。

    但没想到出了这个风波,让林毅夫有些难做。

    他目光扫了一样被绑在木架上的女子,看面容和体型像是个亚洲人,虽然不知道苏韬为何这么冲动,但换做自己,目睹女子被辱,一样也忍受不了。

    “第一,我是受到你父亲邀请而来,不是你让我们走,我们就得走;第二,据我所知,哈姆扎领导的时候,绝对不会允许冒犯俘虏的事情出现,以我看,阿诺违反了基本的规定,要被赶走的人,是他才对。”林毅夫冷笑着说道。

    施泰因微微一怔,狠狠地盯着林毅夫,这老家伙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是打算来跟自己夺权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