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08章 元兰和刘建伟
    元兰躺在刘建伟用藤蔓和树枝编好的架子上。

    她的右腿中了一枪,尽管已经将子弹取出,做了一些简单处理——止血、涂药、包扎,但至少十天半个月,无法正常参加行动。

    刘建伟将元兰绑在架子上,他得赶紧寻找一个隐蔽地点,因为担心对面的反扑,从之前交手的情况来看,对方在转移阵地,因此可以分析,那里只是他们的暂时据点,并不是老巢。

    “你将我放在这里吧!”元兰冰冷的说道,“你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不管。我是个大老爷们。”刘建伟粗声喘息道,在交手的过程中,他其实也受了伤,虽然没有元兰那么严重,但战斗力也不及平时的五成。

    “我是你的长官!”元兰异常严肃地说道,“这是命令!”

    “狗屁长官啊!”刘建伟咧嘴没好气地说道,“大不了,我退出烽火好了。想让我在这种时候,丢下一个小娘们自生自灭,对不起,我办不到!”

    刘建伟虽然言辞粗鄙,但元兰内心倒是挺安稳。

    严格意义上,刘建伟还在实习期,不属于烽火组织的人员,所以他可以违背自己的命令。

    “在前面休息一下吧,这个时候以逸待劳比较好。”元兰暗叹了一口气,朝不远处看了一眼,那边地势比较高,稍微做些简单的遮掩,就可以成为不错的隐蔽之处。

    在丛林里战斗,一定要注意藏在暗处,如果敌在暗,我在明,那么就危险了。

    选择就地隐蔽,布置陷阱,可以让对方变成自己的猎物。

    元兰的作战经验丰富,在这个时候起到了关键作用,刘建伟这次没有反抗元兰的意见,将她拖到了选定的地方,然后拿出工具,在周围做了一些简单的遮掩,如此一来,这里就成为了一个潜伏地点,有人接近的话,就可以迅速发现,采取先发制人的手段。

    刘建伟忙完了一切,见元兰的腿部又开始流血,知道刚才在准备的过程中,肯定是元兰又吃了力,所以导致愈合的伤口再次崩裂,他连忙又帮元兰重新处理伤口。

    元兰发现刘建伟比想象中要细心,但此刻处于困境,内心深处并没有多想。

    两人现在共同的考虑,是如何度过这一关,然后按照原定计划,杀死应雄。

    夜深沉,两人轮流休息,在丛林中,不仅要提防敌人,还要小心野兽。

    凌晨五六点,十多个黑硬悄无声息地接近了元兰和刘建伟暂时隐蔽之处,帆布筒军靴小心翼翼的踩在积满树叶的腐殖土上,贝雷帽下是漆黑的一团,只有偶尔露出的白牙才显出这是一张人脸。

    为首的阿诺率先觉得有些不对劲,朝身后摆了摆手,有一人取出红外热感夜视仪,走到最前方,开始观察周围。

    “小心!”他的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枪声开始射击。

    “马蒂,被埋伏了!”阿诺等人都是s级佣兵,反应极快,即使在最安全的情况下,也会拥有强烈的自我保护意识。

    埋伏在暗处的刘建伟暗叫可惜,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偷袭,没想到一

    个人都没伤到,元兰拧起了秀眉,沉声道:“这帮人比之前的佣兵水平高了一截,非常厉害。我拖住他们,你现在撤离。”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不管!”刘建伟沉声道,“即使死,也要死在一起。”

    元兰没想到刘建伟会这么说,不过她知道刘建伟是将自己当成战友,并不牵扯儿女情感,冷声道:“我现在只是你的累赘,你带着我绝对逃不了。如果你现在离开的话,那么我们至少还保存一个战斗力。你可以继续执行任务,也可以救我!”

    刘建伟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就被元兰这话说动,咧嘴笑道:“大老爷们,怕什么,就是干!如果现在不收拾掉这帮人,即使我活下来,恐怕也无法完成任务。”

    话音刚落,刘建伟再次扣动扳机,一连串的子弹噼里啪啦地打了出去。

    阿诺等人刚准备冒头,就被子弹给压住。

    刘建伟这种暴躁的打法,让对方很头疼。

    主要是因为两人选择的位置确实比较好,处于高处,低着头射击,肯定比仰着头射击来得更加便捷和舒服。

    阿诺的面色比较凝重,他比划手势,身边的下属心领神会,分别从左右两路,采取包抄的办法,准备刘建伟和元兰进行合围。

    “不好,两边有人!”刘建伟很敏感警惕,他不仅注意正前方,还注意左右两侧,因为布置机关,所以一有动静,刘建伟立马就反应过来。

    元兰虽然腿不能动,但还能射击,拿着步枪,火力压制一波。

    虽然天色将明,但视线并不好,所以元兰的射击精度不够,但还是吓了那帮佣兵一跳,因为子弹几乎擦着他们的头皮飞过,惊险无比。

    阿诺冷笑一声,再次做出进攻手势,带着三人直接从正面进攻,后面四人进行火力压制。

    阿诺知道对方仅有两个人,而且还有一个受伤,因此最多只能照顾两个角度,如今三处进发,难道你有三头六臂?

    正面子弹如同雨点般射来,压制得刘建伟和元兰,根本无法抬头,元兰咬牙坚持点射,只能稍微延缓一下正面进攻的速度。

    “赶紧走!”元兰低声说道,“我们现在已经被包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刘建伟呼哧呼哧地射出几枪之后,开始犹豫,因为元兰说得没错,如果自己继续坚持,那只会都被抓住。

    主要自己也是低估了对方的实力,如果来的是托莫维奇那些手下,凭借以逸待劳、守株待兔的办法,绝对会成功。但对方都是s级佣兵,实力与特种部队的兵王相仿,而且有十人之多。

    以刘建伟和元兰的实力,根本无法击溃。

    更关键的是,元兰现在腿上有伤,根本无法逃离。

    “我走!”刘建伟此刻没有犹豫,复杂地看了一眼元兰。

    形势逼人,再犹豫的话,那就不是大老爷们了。

    “嗯!”元兰暗叹在关键时刻刘建伟终于想明白自己的苦心。

    “我会回来救你的!”刘建伟咬牙,端着枪,疯狂地朝身后飞奔而去。

    他心中怒吼,请放

    心,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元兰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忍住伤痛,继续拿枪射击,子弹成串飞出去,准确地压制住正前方进攻者的速度。

    她面沉如水,继续朝左右两侧射击,尽管知道打不中这些经验丰富的s级佣兵,但她得尽力为刘建伟争取时间。

    不过,子弹终究还是有耗尽的时候。

    大约五分钟之后,元兰打完最后一发子弹,无奈苦笑,阿诺等待许久,才吩咐人上前控制住元兰。

    “只抓到一个!”阿诺捏了捏元兰的下巴,咧嘴冷笑,没想到这华夏娘们长得还挺标致。

    阿诺心里痒痒的,暗忖等带回基地,向施泰因交接任务之后,有机会可以玩玩她。

    正常来说,像这种标志的女人,一旦落入敌人手中,一时半会不会被杀,因为在丛林中的生活,缺少女人的滋润,多一个女囚,就多一个发泄的工具。

    除了阿诺之外几个男性,眼神都在放光。

    “逃走了一个,怎么办?”立即有人问道。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在战场中,切忌留下活口,这是非常致命的。

    “五个人在这里等着我们。其余的人,跟我继续追。”阿诺深吸一口气,果断地下达指令。

    不过,他低估刘建伟逃跑的实力。

    刘建伟提着一口气,没有停歇,放下元兰之后,疯狂地往前方奔跑。

    他曾经寺中习武,基本功就是挑水,练腿劲。

    或许极限奔跑速度没有百米运动员那么惊人,但耐久力却是极为绵长。

    他的速度看似不快,但匀速狂奔,奔跑了一个小时之后,开始放缓速度,注意掩饰自己的行踪。

    阿诺等人,显然没想到刘建伟这么能跑,追踪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找到对方的身影,见前面没有任何痕迹,只能沿原路返回。

    十一人小队带着元兰,进入基地,虽然逃走一人,但勉强也可以交差。

    当元兰被押入基地时,外面传来惊呼之声,苏韬刚为哈姆扎针灸完毕,听到外面有动静,所以出门瞅了一眼。

    他突然发现元兰狼狈地躺在简易的架子上,看上去极其痛苦,吃惊之余,又是悲痛。

    没想到自己苦苦寻找元兰,竟然会在这个场合遇见。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元兰是被囚禁和控制了。

    在深入分析,那意味着应雄可能就藏在这个基地里。

    苏韬很快分析得出这些结论,内心开始盘算,要如何才能解决当下的困境。

    如果现在这个基地是哈姆扎掌管,自己去与林毅夫好好沟通一番,或许能让事情轻松解决。

    但现在这个基地在其子施泰因的实际控制之下,林毅夫也不好插手,更关键的是,如果施泰因知道自己已经慢慢在让哈姆扎逐步恢复,那意味着自己和林毅夫都将成为施泰因的敌人。

    通过劝说施泰因高抬贵手,放过元兰一马的想法,完全没有可能。

    苏韬眉头紧锁,开始筹划,此次如何才能全身而退。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