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07章 中医通幽之境
    苏韬并不知道,元兰和刘建伟的位置,其实和自己非常的近。

    因为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仅靠两人,就将托莫维奇的那个佣兵基地,弄得人仰马翻。

    苏韬正全神贯注地将注意力放在哈姆扎的身上。

    哈姆扎很痛苦,苏韬延迟了一段时间,给他进行针灸,倒不是为了故意让他承受痛苦,而是针灸止痛,必须要选择恰当的时机。

    银针入穴,立竿见影。

    多米尼克吃惊地望着苏韬,因为一切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畴,这银针里面有什么药物吗?

    为什么银针落下的瞬间,哈姆扎就不再感受到痛苦,效果比自己最近选用的止疼药明显好很多。

    多米尼克并不知道,苏韬使用的银针,再普通不过,只是用针灸的办法,控制神经中枢,使得病人短时间内无法感受到痛苦的信号。

    照料哈姆扎的女性,眼中也流露出惊愕之色,没想到苏韬竟然真有两把刷子。

    不过,她还是很担心,对于苏韬能救治哈姆扎没有任何信心。

    苏韬用针灸止痛的办法,让哈姆扎安静下来,随后开始为他进行针灸。

    主要是足厥阴肝经和足少阴肾经,才用的针法,是源自于,他尝试使用太一篇的心法。

    苏韬对,并没有能做到融会贯通,因为这套心法比想象中要更加费解,许多口诀都是似是而非,让人十分茫然。

    以前苏韬总觉得,这个太一篇是胡说八道的,就跟一样,就是一篇散文,抒发情感和思想,没有任何的实际价值,属于哲学一类的文字,但最近苏韬有所悟,太一篇讲述的是中医病理的最高奥义,读得越多,越能感受到疾病的产生,以及应对之法。

    这就跟修炼一样,总决并没有讲述剑招,而是讲的剑理,无招胜有招,才是最高境界。

    相当于的总决,当你熟读了那么多御医的治病经验之后,再归纳总结,得出最终的结论,精炼玄奥,但也蕴藏着深刻的道理。

    苏韬在给哈姆扎治疗臌病的过程中,将口诀进行印证,许多似是而非的东西也得到了解释,他陷入一种境界,比起入微更加的玄妙。

    入微的境界,苏韬早就已经碰到,能够看到人体内很细微的东西,就跟在显微镜下看东西一下,能够看得很清楚。

    现在宛如在入微的境界之中,看到远处有一道灯光射过来,苏韬顺着这灯光寻觅过去,就可以看到更加宽广的世界。

    这就是传说中医术的“通幽”之境。

    古往今来,达到“通幽”之境的少之又少。

    宋思辰有“天眼”之称,其实是望诊进入“通幽”的表现。

    不过,苏韬对宋思辰的了解,他的通幽只能算得上“半步通幽”,并没有打到传说的境界。

    而苏韬此刻状态虽然没有完全达到“通幽”境界,但也极为逼近推开那扇门的距离,比起宋思辰还快了几步。

    但就这几步的距离,也是最为简单的。

    中称:“医者,通幽,乃真仙也!”

    意思是说,如果能达到通幽的境界,那么这个医生就类似神仙了。

    苏韬没想到自己在给哈姆扎治疗的过程中,竟然摸到了这个门径,内心自然有些激动。

    天截手的真气,在“通幽”状态的加持下,进入他的两大经脉,如同一道温暖的气流,缓缓清除他体内的杂质。

    哈姆扎仿佛躺在阳光下,温煦的光芒笼罩着他发霉的身体,一股暖洋洋的感觉,在他的身上蔓延。

    没有了之前痛苦的表现,他口中舒缓地吞吐气息,竟然就这么睡着了,口中发出轻微的鼾声。

    照顾他的女子脸上露出惊愕之色,因为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见过哈姆扎能这么安逸的睡着。即使在服用大量的止疼药的基础上,他也难以进入沉睡的状态,而且睡的时间也特别短。

    “他睡着了,大概两个小时之后会醒,到时候将熬好的中药给他服用。”苏韬与林毅夫说道。

    林毅夫知道苏韬是让自己充当翻译,转告了苏韬的意思,女子连忙重重地点了点头。

    多米尼克站在旁边有点尴尬,虽然不知道苏韬治疗有没有效,但至少他让哈姆扎睡着了。

    “你没事吧?”林毅夫见苏韬有些憔悴地走出来,关心地问道。

    “没事,睡一觉就好了。”苏韬笑着说道,常见的针灸,都是体力活,消耗不大,但苏韬这种以气御针,难度很大,即使苏韬功底扎实,也难以承受。

    ……

    多米尼克有些垂头丧气地来到施泰因所在的房间,施泰因见他表情不对劲,沉声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您的父亲已经睡着了!”多米尼克无奈苦笑道,“那个年轻人很奇怪,他似乎拥有一种很不错的止痛药剂。”

    施泰因有些警惕,沉声问道:“究竟怎么回事?难道还能治好他?”

    多米尼克勉强挤出笑容,道:“请放心,他只不过在止疼方面有点水平,您父亲的五脏六腑都开始坏死,除非移植手术,全部重新更换健康的器官,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治好了。”

    施泰因早就知道这个结论,朝多米尼克点了点头,“我相信你的分析!”

    他现在的注意力在托莫维奇那里,对于自己将死的父亲,并没有太上心。

    施泰因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找到那两个追杀应雄的人,毕竟应雄可是给自己交纳了不少保护费,而且他还想继续从这家伙身上源源不断榨出一些汁水,如果这么快就被干掉了,不仅自己颜面无存,而且损失了一大笔资金收入。

    更关键的是,自己损失了不少人手,虽然在斯洛伐克这座纵深五十公里的特种兵之冢,从来都不缺乏冒险者。

    人员损耗,可以迅速得到补充。

    但正规的佣兵组织,会对伤亡人员必须要提供一笔补偿费,粗略计算,如果托莫维奇的基地真损耗了七成,起码得四五百万欧的抚恤金,这也让施泰因太肉疼了。

    施泰因在情人的肚皮上宣泄了两个小时,外面传来动静,他随便穿了一条

    裤子走出门,就看到托莫维奇等人灰头土脸地进了基地。

    应雄跟在最后面,满脸的疲惫和憔悴,他显然没想到追杀自己的人,实力这么强悍,尤其是那个魁梧的身影,给应雄产生了巨大的阴影,如同发情的野猪一样,在人群里砍瓜切菜,黑暗中宛如地狱来的死神。

    施泰因迎面走过去,面色凝重,从托莫维奇带回来的人手看,损失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施泰因,这就是你们的实力吗!”应雄愤怒地说道。

    之前施泰因不是承诺过吗?一定会保护自己的安全,结果是什么

    自己像一直狼狈的流浪狗一样在丛林里到处逃窜!

    应雄作为金主,有理由质问施泰因。

    “应先生,不要生气。从现在开始,你绝对安全了。我的这个基地,埋伏着近千名雇佣兵,如果追杀你的人,不知死活,敢闯入这里,我绝对让他们有去无回!”施泰因沉声安慰道,“如果我们没法给你足够的庇护,恐怕即使你去了其他组织,也只会任人宰割。”

    应雄内心憋了一股恶气,听到此处,不仅冷哼一声。

    施泰因说得没错,虽然这座森林里有许多势力,但施泰因的名气响亮,否则他也不会把身家性命搭在这里。

    “我会再给你三百万欧!”应雄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得帮我找到那两个杀手!我要亲手杀掉他们。”

    应雄知道,如果不继续加大筹码,施泰因不会尽心尽力地办事。

    应雄需要最短时间内,干掉那两个来自华夏的杀手。

    “如你所愿!”施泰因咧嘴笑道,他就喜欢应雄这种挥金如土的豪气。

    言毕,他朝身后的亲信招了招手,亲信面色轻松地走到施泰因的身边,施泰因吩咐道:“带领s级小组去寻找那两个人的行踪,务必在一天之内找他们。”

    既然有人出钱,那么自己这帮人就愿意玩命,施泰因是个反应很快的头目。

    “需要活捉吗?”亲信咧嘴笑问。

    活捉和杀死对方,难度不一样。

    “不需要!”施泰因淡淡地扫了一眼应雄,估计真将那两个人活捉到了面前,恐怕应雄也不敢亲自杀人。

    应雄这家伙全身上下,除了有钱之外,在施泰因看来,没有一丝优点。

    “我们这就行动!”亲信名叫阿诺,是个s级佣兵。

    只有独立参加过十次s级任务的佣兵,才有资格被评定为s级佣兵。

    哈姆扎之所以被称为军火之王,是因为他拥有一个强大的佣兵组织,能很轻松地完成s级任务。

    而伴随着哈姆扎即将死去,这笔宝贵的财富则顺利地落到他的儿子施泰因的手中。

    佣兵是一群没有忠诚度的团体,都是亡命之徒,只要谁能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利益,就会效忠谁。

    半个小时之后,阿诺组织了十个人,寻找追杀应雄的那两名刺客。

    或许,许多人对这座森林充满恐惧,但这十一个人进入森林之后,仿佛将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

    ……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