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06章 深入虎穴治病
    施泰因这语气很明显——“请林毅夫带着他的人离开”。

    多米尼克的确是斯洛伐克有名的肝病专家,当然施泰因并不是为了让他治好自己的父亲,而是希望他确认,自己的父亲的确无药可治了。

    多米尼克嘴角泛着苦笑,叹气道:“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最多只能活两周的时间,所以我也只能尽力为他减轻痛苦。”

    施泰因耸了耸肩,似乎有些伤心地说道:“林先生,你其实误解我了,我一直也想让我父亲康复。但没办法,他根本无药可治,我只能让他尽量无忧无虑地度过剩下的时间。刚才我对您的态度,确实有些鲁莽,向您道歉。”

    林毅夫嘴角浮出一丝轻蔑的笑容,暗忖施泰因手下还是有智商在线的人,施泰因现在判若两人,想必是有人对他进行劝说。

    所以施泰因搬出了一个专家,缓和与林毅夫之间的矛盾。

    施泰因内心在冷笑,如果不是你这个老东西还有价值,我为什么要和你低声下气?

    施泰因对于林毅夫不看好自己,多次让哈姆扎取消自己作为继承人的事情,一直怀恨于心。

    如果不是忌惮林毅夫的实力,施泰因绝对会一枪崩掉林毅夫。

    “说哈姆扎无药可治,还是太武断了一点。”林毅夫哪里看不出施泰因的心理活动,淡淡道,“作为子女,不能眼睁睁地望着自己父亲去死吧?”

    施泰因讪讪笑道:“您批评的对。”

    他心中却在暗自冷笑,你说的倒是容易,反正我是没办法让老子起死回生,您自己看着办吧!

    言毕,他与多米尼克吩咐道:“接下来这段时间,我父亲还得麻烦你进行治疗,二十四小时贴身观察。”

    多米尼克知道施泰因是什么人,身份特殊的头目,稍不如意性命难保,只不过这钱赚得也容易。他连忙陪笑着说道:“我会尽力而为的。”

    施泰因不屑地看了一眼苏韬,心中暗自冷笑,这林毅夫脑子是有病吧,竟然带了个这么年轻的医生前来给自己父亲治病,哪里有传闻中那么精明狡诈?

    完全是一个没脑子的蠢货。

    至于施泰因让多米尼克在哈姆扎身边,也是留一个眼线,观察哈姆扎的一举一动。

    现在基地里,父亲的手下全部都被控制,一旦父亲去世,自己就可以掌握这个庞大的力量,但他还是担心林毅夫的到来,会发生什么变故。

    当然,他不担心自己的父亲,重新获得健康,因为那种可能万中无一。

    施泰因转身离开,多米尼克留下,以“观察”哈姆扎病情为由,监视苏韬和林毅夫等人的行踪。

    苏韬听不懂英语,不知道他们在交流什么,心中已经盘算好如何来治疗哈姆扎。

    因为提前从资料中就得到了哈姆扎的病症,心中有数,所以他的行医箱中存有足够的药材。

    虽然让哈姆扎瞬间治愈的可能性很低,但苏韬还是得尽力尝试,争取在三到五天内,让哈姆扎的情况有所好转。

    苏韬吩咐领他们进门的那位女子准备熬制重要的炉子和药罐,然后准备开始对哈姆扎进行针灸。

    多米尼克连忙制止道:“你这是做什么?”

    林毅夫知道苏韬听不

    懂多米尼克在说什么,解释道:“他要给哈姆扎治病!”

    “可笑!”多米尼克不屑地说道,“治病?用这些银针吗?哈姆扎现在的病情很严重,接受不了折腾,你们赶紧停手。”

    多米尼克的山头意识很重,他觉得自己是哈姆扎的主治医生,任何治疗方案都得经过自己才行。

    苏韬没打理多米尼克,继续准备工具,多米尼克冷笑地看了一眼苏韬,朝外面走去,他这是请援兵了。

    没过多久,施泰因再次气势汹汹地冲过来,闻到浓烈的中药味,怒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林毅夫知道中医很难让施泰因接受,道:“我们在给哈姆扎治病!”

    “治病?用这些奇怪的药,还有稀奇古怪的办法吗?”施泰因咧嘴冷笑,虽然他现在巴不得自己老子尽快去死,但表面工作还是得做一下,“你们赶紧停止愚蠢的行为。”

    林毅夫暗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哈姆扎的大儿子这么难搞定,沉声道:“我想你可以问问哈姆扎的意思,如果他愿意接受这种治疗,你作为儿子无权阻止。”

    施泰因冷笑一声,道:“既然他自己相信你们,那我就不多劝了。不过,如果你治坏了我父亲,我绝对不会饶你们。”

    施泰因这是甩锅给林毅夫和苏韬了。

    这家伙智商不低,原本哈姆扎的病情特别严重,施泰因故意拖延,导致雪上加霜,正愁着背负一个不孝子的名声,现在林毅夫主动送上门,如果他们治死了“哈姆扎”,施泰因就可以成功脱身,正是一箭双雕。

    如果哈姆扎被治死了,碍于林毅夫的江湖地位,施泰因也不会“报仇”,但敲诈林毅夫一笔,那是没问题的。

    他内心的小算盘是这样的,你治死了我的父亲,想让我不跟你计较,你得给我找一些赚钱的门道。

    林毅夫早已看透人心,一眼就瞧出了施泰因的心思,冷笑道:“等着瞧吧!”

    其实他内心深处,也是没底,毕竟苏韬之前的话,看得出来,并没有十足把握。

    施泰因再次离开,多米尼克继续留下来,他当然不相信苏韬有什么办法,能让哈姆扎重新有生机,但他得小心翼翼地监视这里,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告诉施泰因。

    从西医来讲,哈姆扎已经油尽灯枯,完全没有康复可能,如果自己断了他的特效药,不出一晚上,他就得一命呜呼。

    所以多米尼克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已经决定,从现在开始停止供应特效药以及止疼剂。

    “你们不是挺厉害的吗?那我就不管了,让哈姆扎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痛苦!”多米尼克旁观冷笑。

    苏韬听不懂英语,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不会影响他的心情。

    但,他从林毅夫的情绪看得出来,如果自己无法给哈姆扎及时控制病情,那会让他很难做。

    苏韬深吸一口气,将负面情绪全部抛开,开始为施泰因进行针灸。

    鼓胀病名最早见于,认为是“浊气在上”,病位主要在于肝脾,久则及肾,病机为肝脾肾受损,气滞、血瘀、水停腹中。

    所以针灸的话,主要选择肝经还有肾经。

    哈姆扎将身上的衣服褪去,

    腹部肿胀,四肢枯瘦,经络密布,看上去极为恐怖。

    “呃……”

    哈姆扎不久之前服用的止疼药已经失去药效,眉头紧蹙,忍受不了体内的痛苦,开始呻吟起来。

    多米尼克心中暗自冷笑,看你怎么办?

    哈姆扎在多米尼克的建议下,已经使用过所有的止疼药,所以对绝大部分的止疼药都产生了耐药性。

    止疼药是通过麻痹中枢神经的办法,让病人短时间内不会产生痛楚,但事实上与毒品无异,只能不停地加量,或者用更加霸道的止疼药来取代。

    现在哈姆扎体内的药效已经过去,很快就与毒品发作一样,整个人慢慢开始变得暴躁起来。

    一直照料哈姆扎的女性,对他还是比较忠诚,她知道哈姆扎此刻最需要什么,沉声请求道:“多米尼克大夫,请给哈姆扎老爷注射止疼剂吧,他太痛苦了。”

    “我不好插手!你也听到了,现在是这位年轻的大夫在治病!”多米尼克上下打量着这位风姿绰约的女性,暗忖哈姆扎的运气还真好,即使得了这么重的病,身边依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伺候着,让人真心感觉世道不公。

    短短两三分钟的时间,哈姆扎开始越来越暴躁,因为无法忍受痛楚,表情开始变得狰狞,呻吟的声音也变成了低吼。

    施泰因坐在不远处的房子里正拥抱着一个性感的女郎喝酒,听见父亲的痛苦惨叫声,嘴角浮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在他看来,自己父亲之所以能安享晚年,完全是因为自己照料得当。

    虽然没有帮他治好病,但至少没让他吃苦吧?

    施泰因也曾经想过,给哈姆扎注射药物,让他免受痛苦死去,不过,自己的老子比想象中要贪生怕死,竟然拒绝自己的要求。

    既然这是你自己要求的,也就别怪我了。

    施泰因嘴角浮出冷笑,用手在身边丰腴性感的女人,身上重重地抓了一把,引得女郎豪放的咯咯大笑。

    这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接通后画面出现托莫维奇的影响,这家伙看上去有点狼狈,“基地受到袭击,目标是应雄,我安排人将他转移出来。”

    托莫维奇严格意义上算是施泰因的小弟,前几天被安排出去自立山头,其实就是自己的后路。

    至于保护应雄的任务,也是他转交给托莫维奇的指示,没想到竟然会出现意外。

    “你们那里的情况怎么样?”施泰因沉声问道。

    “损失惨重,死伤超过七成!”托莫维奇凄惨地说道。

    “对方多少人?”施泰因知道托莫维奇那边的战斗力,能被打得这么惨,至少得三四百人的雇佣军,即使是那种最精锐的官方特种部队,也得二三十人的规模。

    “似乎只有两人!”托莫维奇尴尬地汇报道,“不过,在刚才的交火中,我们已经击伤了其中一人。”

    真是没用的家伙!

    几百号人被两人给打掉了七成的战斗力,只不过打伤其中一人,还沾沾自喜,这值得骄傲吗?

    “我会给你们增援!”施泰因目光变得冷峻,就是把这座深林给翻个底朝天,也得找出那两个暗杀应雄的家伙,不然,他以后如何在这个圈子里立足?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