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803章 斯洛伐克之行
    苏韬在杰克逊的安排下,抵达斯洛伐克,见到了林毅夫,林毅夫还是之前的文人模样,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衣和银灰色的西式背心,看上去风度翩翩,仿佛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大学里的教授。

    他在这里拥有一座不算小的庄园,平时每年会在这里住上三四个月,因此雇佣了十几个属下。

    书房里打扫的比较干净雅致,墙角摆放着盆景,墙壁上陈列着字画。

    林毅夫提着一个铜色的洒水壶,正在给盆景浇水。

    林毅夫五十多岁,保养得很好,头发染成了黑色,气度谦和,很难让人想象这是一个国际赫赫有名的教父级人物。

    林毅夫不喜欢教父这个称号,他更喜欢别人将自己当成一个商人。

    他经营的项目很广泛,不仅涉及到零售、商场、还涉及军火装备。

    所以无论走到哪里,林毅夫都受到格外的尊重。

    门外走入一个俏丽的美女,手里提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碗羹汤。

    林毅夫笑着说道:“吃一点吧,这是我最喜欢的银耳莲子羹,每次吃这个就觉得特别幸福,怀念小时候母亲亲手熬制的味道。”

    苏韬没有拒绝,拿着汤匙了,吃了一大口,笑道:“味道的确很好,不过偏甜了一点。您的身体虽然很健康,但甜食还是少吃为妙。”

    林毅夫见苏韬这么说,当然要认真对待,如果换做其他人,可以当成言语上的关心,但苏韬是一个厉害的中医大夫,既然他说要少吃,自己当然得注意分寸。

    “你的眼力果然厉害,前几天我刚体检完毕,说是血糖有点高。”林毅夫无奈苦笑道,“人老了就是麻烦,连吃个东西,都得有诸多的禁忌。”

    苏韬连忙笑着说道:“偶尔吃一下,无妨!”他顿了顿,“等下我给您开个药方,每个周一喝一次,对降低血糖有好处。”

    言毕,他就从行医箱里取出纸笔,留下了一个降血糖的古方。

    林毅夫性格比较随和,没有什么架子,从苏韬手中接过古方,看了一番,小心收在桌子的抽屉里,从这个细节看得出来,林毅夫还是高度重视苏韬的。

    “想请你给我一个朋友治病,没想到你到先给我看病了。”林毅夫笑道。

    “对不起,职业病犯了。”苏韬摇头,谦虚地笑了笑,“请问什么时候给您的朋友看病?”

    林毅夫摆了摆手,道:“你初来乍到,还是先休息一番。这个病人,情况比较特殊,安排起来有些麻烦,也希望你能保密……”

    苏韬点了点头,觉得其中有古怪。

    不过,林毅夫曾经帮过自己不少忙,既然他有所求,也不好拒绝。

    另外,苏韬也是为了薇拉。

    薇拉的父亲奥蒙德,对苏韬不太看好,阻挠两人发展,而林毅夫是站在自己这边,以后对于和薇拉继续保持来往,林毅夫对自己还是很有帮助的。

    秋季的夜空,新月如钩。

    苏韬与林毅夫在院内聊了半宿,两人谈论古往今来,不知不觉竟然聊了这么久,让林毅夫也是觉得极为诧异。

    因为林毅夫没想到自己会和一个比自己年龄小了近三十年的青年,说了这么多话,从兴趣爱好和见识阅历上来看,苏韬什么都懂一点,而且言辞幽默,所以聊天的时候一点都不会觉得枯燥乏味。

    ……

    第二天,苏韬跟林毅夫打了个招呼,独自前往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市南郊的一个小乡镇,从烽火的内部资料得知,这里是刘建伟和元兰抵达斯洛伐克之后,中途补给的一处秘密地点。

    斯洛伐克多次举办特种兵大赛,被人称为“佣兵之国”,所以这个国家到处都隐藏了秘密。

    烽火作为一个特殊组织,曾经有不少人员在特种兵大赛中崭露头角,而在这个国家也留下了许多烽火的秘密据点。此处是一个外表看上去很不起眼的破旧房屋,至少在五十多年前建造,石灰脱落,墙壁上攀爬着藤蔓,有点阴森恐怖,乍一看还以为是国外恐怖电影里的场景。

    苏韬刚靠近没多久,就觉得有种被监视的感觉,他走到掉漆的铁门边,轻轻地摁响了老式门铃,未过多久,门口正中一块插槽被抽开,露出一双凌厉的眼睛,用当地语言问道:“你是谁?”

    苏韬的样貌让对方起疑,会被误以为是独自来国外自由行的亚裔旅行者。

    苏韬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他解开衣领,取出了象征烽火的标志,对方眼神有些惊讶,一边打开门,一边喊道:“自己人,不要伤害他。”

    苏韬走入市内,门很快就被关上。

    苏韬看清楚刚才开门之人的面容,是一个黄种人,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身形强壮,皮肤晒得黝黑。

    “你是铁刺吧!”苏韬见过他的资料。

    铁刺点了点头,道:“没错!你是苏韬?”

    苏韬知道铁刺也得到消息,他笑了笑,直接问道:“我是想了解一下,刘建伟和元兰现在的行踪。”

    “他们只在这边补充了点装备,然后就再也没有来过。”铁刺沉声道,“不过,从我得知的消息,他俩的状况中可能不大好。”

    “哦?出了什么事?”苏韬皱眉问道。

    “目标最近出现过一次,是位于中南部的原始森林。那里情况非常复杂,被誉为特种兵之冢,每年都会有大量的军人在那里死去。因为那里高手云集,雇佣兵众多,想要在那里存活,必须要靠自己的力量。”铁刺道,“想要在那个恶劣的环境下完成任务,难如登天。”

    苏韬明白铁刺的意思,应雄如今藏在那个原始森林,只要肯花钱,就会有大量的人为他卖命。

    原本那里的生存环境就非常严峻,再加上应雄身边不乏高手,所以元兰和刘建伟能成功得手的概率很低。

    得到这个消息,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不仅对刘建伟和元兰的安危有些担心。

    不过,现在没有什么太多的办法,自己如今在国外,不像在华夏那样,身边有用足够多的资源。

    至于他认识林毅夫,也不好开口请求帮助,因为元兰和刘建伟在执行秘密任务,如果林毅夫动用自己的人脉,大张旗鼓地调查两人的行踪,岂不是会打草惊蛇,为元兰和刘建伟增加难度吗?

    铁刺带着苏韬见到了这个据点的其余两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在烽火组织中,还有很多这样的人,低调地潜伏在全球各个国家。

    烽火的网络触手覆盖面很光,不仅要配合执行一些特殊任务,还要采集各国的情报。

    苏韬已经慢慢接触到了烽火的真容,内心还是颇为震惊,因为规模比想象中要庞大。不过,正是因为有这么一群潜伏在暗处,用生命安全作为筹码的战士,国家才能确保稳定发展,在国际竞争中不处于劣势。

    苏韬又与铁刺等人了解了一下斯洛伐克的具体情况,然后才告辞离开。

    此行的结果,不算太好,因为他没得到元兰和刘建伟的行踪,心中多了一些阴霾。

    ……

    穿着迷彩军装的应雄,坐在木制结构的简易房屋内,对面是这里的主人,被雇佣兵称作将军的托莫维奇,还有他的忠实心腹。三人正在打扑克牌,应雄牌技要高于两人,但他故意输了好几局。

    托莫维奇很喜欢这个客人,因为他比较慷慨,这段时间来,光从牌桌上就赢了应雄差不多三十多万欧元。

    “不玩了!”应雄打开自己的钱包,无奈道,“我今天已经被你们榨干了。”

    托莫维奇在应雄的肩膀上开心地拍了一下,“我的朋友,你不是经常说,钱乃身外之物吗?”

    “但输钱是一件很糟心的事情。”应雄装委屈地摇了摇头。

    “那我告诉你一个开心的事情吧!”托莫维奇朝应雄眨了眨眼睛,“跟我来,看到这些,你应该心情会很放松。”

    在托莫维奇的引领下,应雄来到数十米之外的屋子里,里面摆放着几十个液晶显示屏,上面出现画像。

    应雄心知肚明,这里是佣兵团的监视室,可以了解基地周围的一举一动,连一只苍蝇都逃不过这套天眼系统。

    托莫维奇在键盘上操作了一下,道:“让你看看这两个人!”

    应雄眯着眼睛望过去,心中暗自吃惊,他对元兰和刘建伟有印象,当初他们可是入侵自己的大厦,虽然没有成功拿到真正的抗毒药剂,但也给自己惹下了许多麻烦。

    “竟然是他们!”应雄咬牙切齿地说道,他的消息来源很准确,华夏虽然将自己遣送出国,但并没有原谅他曾经犯下的罪行。

    “这两个人反侦查意识很强,所以我们发现的影响不多。但可以预料的是,他们已经靠近这里。如果解决了他俩,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托莫维奇自信地笑道。

    天眼系统虽然布置得密不透风,但对于经验老道的人而言,形同摆设。

    “没想到他们这么自不量力!”应雄冷声道。

    他厌倦了丛林生活,虽然什么都不缺,但应雄总觉得城市更适合自己。

    他原本打算在这个佣兵基地,生活个一两年,当外界遗忘自己之后,再改变身份,重新踏入正式的舞台。

    但没想到华夏政府,竟然安排人追究自己。

    “如果干掉他们,华夏政府应该会知难而退吧?”应雄嘴角泛起冷笑,默默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