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99章 一山不容二虎
    杰克逊那边终于有消息,约好时间,五天之后,动身前往斯洛伐克。

    苏韬想起刘建伟和元兰,此刻也在斯洛伐克执行任务,也不知道如今处理得怎么样。

    同时,他内心深处也是暗下主意,如果有机会的话,要给两人一臂之力。

    虽然出国迫在眉睫,但苏韬还是要处理好手上的所有工作,三味制药现在是苏韬心头大事。乔安娜归国之后,首笔资金已经到账,因为不差钱,所以三味制药工厂已经初具规模。

    苏韬为了拿下建成后的第一笔订单,到琼金军区与靳国祥见了一面,签订了一笔价值三千万的订单,苏韬之前给元兰的那个创伤膏效果极好,已经获得了军队上下的一致好评和认可。

    普通的得打损伤,稍微涂抹一点,就可以很快康复,如果较为严重的跌打损伤,药物也会起到极好的促进作用。

    靳国祥笑着说道:“没想到这么快,你就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现在已经不是一名出色的医生,而且还是一个企业家。”

    苏韬摇头,谦虚地说道:“创办企业,还是为了更好地弘扬中医。”

    靳国祥点头道:“我就喜欢你这的毅力。等中成药工厂研制出更多有价值的药物,我会帮你在军队系统宣传推广。”

    苏韬哈哈笑道:“您帮我打广告?要不要提成啊?”

    “臭小子,我是那种人吗?”靳国祥和苏韬关系熟悉,所以偶尔彼此开个玩笑也无妨。

    不过,靳国祥愿意帮忙,对苏韬也是个好消息。全国各地有军方背景的医院,一般病人都比较多,是一个很不错的渠道。

    靳国祥在苏韬肩膀上拍了拍,道:“水老,好久没看到你了,难得来琼金,咱们一起去探望他吧。”

    言毕,两人坐上了军用吉普车,抵达水老的住处。

    靳国祥故意想给水老一个惊喜,所以没有提前打电话,等进门之后,靳国祥也让苏韬走在后面,“老首长,你看我带谁来了?”

    水老瞅见了苏韬,笑道:“我还以为他把我忘了呢!”

    苏韬连忙迎上前去,道:“哪能呢?我这不是太忙,刚从意大利回国没多久吗?”

    水老找到苏韬最近真的挺忙,所以没有太多计较,摆了摆手,笑道:“其他话不多说了,难得抓到你,抓紧时间,咱俩来几盘。”

    苏韬好久没有下棋,手也有点痒了,就跟水老对弈了三局,结果水老今天的状态神勇,竟然将苏韬杀得丢盔弃甲。

    苏韬真心没有放水,水老有备而来,对自己的套路研究得很深,所以他连输三盘。

    下棋挺有趣,但一直被虐,任谁也会难以接受。

    苏韬投子认输,苦笑着说道:“不行,没法下了,否则,我内心会又阴影。!”

    水老开心地说道:“看来这段时间没白费功夫,终于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了。不过,你输也是情理之中,你事情多了,脑袋里装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下棋的时候,不像我这么单纯。”

    苏韬朝水老比了个大拇指,感慨道:“您慧眼如炬!”

    “你有心事?”水老泯了一口浓茶,缓缓问道。

    “是的!”苏韬叹了口气。

    “你在担心火神和龙皇这次见面吧?”水老放下茶杯,徐徐道。

    “我总觉得心神不宁,因为燕老给我的感觉不对劲。”苏韬苦笑道,“他们这次见面,能不能取消?”

    世界上能让火神和龙皇取消此次见面的人不多,水老是其中之一。

    水老摇了摇头,道:“他们的见面,是命运使然,谁也躲不过去。不过,你放心吧,以我对火神的了解,他比任何人都怕死,绝对会活着回来的。”

    苏韬不解道:“明明都是为国家工作,为何一定要如此仇视对方呢?”

    “一山不容二虎。”水老很认真地凝视了苏韬一眼,“等你坐上了他的那个位置,就知道为何烽火和龙组,注定不能水火相容了。”

    烽火是为了社会稳定存在的杠杆,而龙组是一把权力的利器,出鞘就会伤人,两个组织的属性不一样,注定他们处于两个极端。

    “君卓的工作比想象中要顺利,估计半年之后就可以回国。”水老突然提起了自己的孙女。

    “那是一件挺好的事情,女孩子一个人在外,挺不容易。”苏韬心情一松,微笑着说道。

    “我很赞成你和她在一起,不过你得搞定她的父母。”水老无奈叹了口气,“虽然我说话挺管用,但毕竟父母的意见也很重要。他们现在更倾向于秦经宇,原因你也知道,他无论年龄还是背景,都比你更加有优势。”

    苏韬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不要记恨她父母,可怜天下父母心,如果换成你有女儿,也想让他嫁给最优秀的男人,是不是?”水老眸光闪烁,他想为苏韬解开心结。

    “我会变得更强大。”苏韬笑着说道,“这样才配做你的孙女婿。”

    “哈哈,我就喜欢你这份勇气!”水老跟苏韬在一起,发现自己返老还童了,跟个大孩子似的,这是苏韬的能力,知道如何让自己放松。

    “我能不能再进你的收藏室欣赏一番?”苏韬见水老心情不错,顺水推舟地请求道。

    水老下意识地眉头一皱,哭笑不得道:“你把刚才提过来的那两箱牛奶,还有桔子、香蕉、苹果全部拿回去吧。”

    水老知道这小子,又开始打坏主意了。

    “我就是欣赏一下啊!”苏韬继续苦苦请求。

    “你那哪是欣赏?”水老牙疼地说道,“完全就是个土匪强盗,被你看中了什么,指不定就被顺走了。”

    “可是,之前都是您乐意送给我的!”苏韬一脸无辜地说道。

    “还不是你这个臭小子,嘴巴甜,会骗人,不然我有那么糊涂吗?”水老今天突然很清醒,暗忖不能让苏韬再次骗了。

    “我不是您的准孙女婿吗?您的东西全部都是留给君卓的,等您百年之后,还是得留给咱们这些晚辈,不是?”苏韬继续觍颜恳求道。

    “臭小子!”水老气不打一处来,“我这还没死呢,你就惦记着我的宝贝了。”

    “我只是看看!”苏韬很认真地强调道。

    靳国祥见这一老一少斗嘴,不禁哑然失笑,知道结果还跟以前一样,水老肯定是拗不过苏韬死缠烂打,让他去收藏室里“顺”到一些收藏品。

    不过,看得出来,水老愿意被苏韬敲诈,因为他内心深处将苏韬当成了自己的孙女婿。

    所以在靳国祥看来,秦经宇只不过是水老设置给苏韬的一个对手。

    任何一棵树,想要参天而立,必须要有合适的对手,秦经宇无疑是苏韬当下最合适的磨刀石。

    ……

    当三味制药投建的工厂基地,如火如荼地建设之际,药神集团再次有新举措,与康博制药共同合作,收购了位于淮北省合城市的一家中成药工厂。

    合城向来有“药都”之城,因此这家中成药工厂的底子很好,虽然与其他国内中成药工厂一样,产品很难通过欧标注册,但在国内市场拥有很高的份额。

    重新整合之后,这家中成药工厂拥有更多的资金,同时有诺伊集团这个国际药企巨无霸作为靠山,产品进入国际市场指日可待。

    药神集团早已上市,在利好消息的影响下,股票一路疯涨,而董事长王国锋也因此登上了各大人物杂志的封面,风头一时间盖过苏韬,而他之前离开中医的故事,甚至被包装成为一个弃医从商的传奇故事。

    财经杂志年轻的女记者微笑着问道:“王董,您之前是一名优秀的医生,在医学行业内有很响亮的名声,为何选择离开医生这个行业,而成为一名商人呢?”

    王国锋表情温和,声音铿锵有力地说道:“我并没有离开医学,或者说离开我热爱的中医,我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投身到这个行业。中医给人一种很古老的感觉,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所以我考虑加入一些商业化的元素,让更多人能够接受它。”

    女记者抬了抬镜框,道:“您是一个优秀的成功男士,为何至今还没有结婚呢?”

    王国锋哈哈大笑道:“可能因为工作太忙了,所以我没时间交际,也没有女性愿意跟我这样把时间全部交给工作的人一起生活吧?”

    “怎么会呢?”女记者笑着说道,“肯定是您的要求太高了。”

    “一点也不高,像您这样的女性,就是我喜欢的标准。”王国锋幽默地说道。

    女记者顿时面红耳赤,小心如同鹿撞,能被王国锋这样年轻俊朗还有钱的钻石王老五这么称赞,当然会被迷惑。

    王国锋知道自己成功让女记者对自己萌生好感,内心也是一阵的得意,他很享受现在的感觉,比起当初担任中医大夫,更加轻松,而且受到更多人的爱戴。

    女记者采访结束之后,王国锋将一张名片递给她,说明这是自己的私人号码,有空可以打电话给自己。

    按照王国锋的分析,女记者今晚必定会给自己发短信,他见过太多这样的女性了。

    王国锋走出接受采访的办公室,扫了一眼新助理,淡淡笑道:“你比罗燃更加安静!”

    新助理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沉声道:“因为我知道您不喜欢一个唠叨的助手。”

    王国锋心中冷笑,自己身边走了罗燃,但来了一个更加深不可测的监视者。

    自由总是带着伪装!

    王国锋想要跳出鸟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