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95章 政府层面出手
    进入秋季的淮南,经常阴雨连绵,不少人已经穿上了秋衣,空气中还是透着一股湿冷,黑色的商务轿车内,省委书记殷开朗正在翻阅关于托斯卡集团的资料。

    坐在殷开朗身边的是汉州市委书记章平,带着黑框眼镜,脸上带着一丝凝重。殷开朗今天要前往曹尧市出席一个活动,不过半路被章平给盯上,甚至厚着脸皮跟自己一起前往曹尧。

    对于章平,殷开朗还是很欣赏,章平是淮南十三个地市一把手中,年龄最轻的干部,不出意外,多年以后,他一定能进入省部级,成为封疆大吏。

    章平的恩师,是殷开朗的好友,如今中央党校的副校长,所以殷开朗和章平的关系一直不错,殷开朗对他也极为关照。

    “托斯卡集团投资三味制药的项目,我也有所了解过。他们不仅是为了救出候选继承人托尼,还是希望通过三味制药扭转国际形象,因为苏韬是解决七山岭疫情的功臣,如果双方合作的话,之前的言论就能一扫而空。”殷开朗很通透的分析道。

    “其实那次疫情已经调查清楚,罪魁祸首是应雄,他受到几个势力的暗中支持,病毒源来自于诺伊集团。”章平叹了口气道,“说得简单一点,托斯卡集团不过是垫背的。”

    殷开朗颔首,蹙眉道:“现在问题出现在哪里?”

    “秦经宇将托尼转移到龙组掌管的监狱,以此要挟乔安娜,让她放弃投资三味制药。”章平无奈苦笑道,“关键是他也是有理由的,因为托尼虽然不是关键人物,但也是从犯,现在应雄已经被遣送,但托尼不能被遣送,否则的话,七山岭疫情造成的损失谁来承担责任?”

    殷开朗皱眉叹了口气道:“问题比较复杂,涉及到军方。”

    华夏看似军政不离家,但事实上,军方是一个铁通阵,政府很难影响。

    秦经宇虽然不从政,但在军方的影响力很大,尤其这几年从事军事装备的生意,以商养军的办法,对军方做出了重要贡献。所以秦经宇在众多军方要员的心中,是一个极有才华的年轻人。

    “还请您务必帮忙,这不仅涉及到汉州,还涉及到中医的发展!”章平叹气道,“苏韬是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他有一腔热血,我们不能让年轻人寒心。”

    殷开朗脑海中闪过苏韬的身影,不久之前,在狄世元的引荐下,苏韬给自己治过病,他也见识过不少厉害的中医,苏韬靠一双眼睛就能看出自己的病症,医术的造诣显然已经达到很高的境界。

    “没想到你的决心这么大。”殷开朗原本以为章平只是将中医之乡当作一个政绩口号,但从他的态度来看,是用了不少真情实感。

    “主要是苏韬改变了我对中医的看法,这的确是一个博大精深的文化。压在老百姓头上有三座大山,教育、医疗和房地产。很多国家领导人都研究过如何对现有的医疗体制进行改革,我认为中医会是一个突破口。”章平眸光闪烁,很认真地说道。

    “你是希望中医复兴,取代西医。现在老百姓之所以看病难,关键在于西药的成本太高了。如果中医与西医在国内进行竞争,这会降低西医的成本。”章平如实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有这个想法还是不错的。”殷开朗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果中医真的能取代西医,这不仅是保护华夏文化,而且还能解决实际民生问题意义重大。”

    “更重要的是,这是个可以走出去的产业,托斯卡集团在全球拥有丰富的营销网点,帮助中成药走出国门。”杜平心平气和地说道,“无论从现在还是未来,托斯卡集团投资三味制药,都是一个合适项目。”

    殷开朗没有再犹豫,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拨通了萧副总理的电话。

    等萧副总理听明白来意之后,皱了皱眉道:“释放托尼的事情,不是早就研究过了吗?国务院支持托斯卡集团投资三味制药,建成国内最大的中成药工厂。”

    殷开朗苦笑道:“秦经宇将托尼转移到了其他的地方,因此要挟乔安娜终止合作。”

    萧副总理明白殷开朗的意思,沉声道:“我这就与军方进行联系,在这个问题上,必须要按照政府的意思来处理。”

    即使上升到国家层面,五亿欧元的投资也不是一笔小数目。

    ……

    此刻托尼被带入一个封闭的密室,他心情有些紧张,尽管来到新的监狱之后,待遇变得更好,但他还是好奇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任何人到了陌生环境都会产生恐惧,何况托尼远在他乡,与麦克斯律师早已失去联系。

    托尼现在的要求很低,只要活着就好。

    房门被打开,一个穿着制服的女预警提着两个盖着银色罩子的托盘进来,一个放在托尼的身前,一个放在对面。

    又等了几分钟,一个身材高大,样貌俊朗的华夏青年走了进来,他笑着和托尼打招呼,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经宇!”

    托尼顿时觉得汗毛孔直竖,警惕地望着秦经宇问道:“你想做什么?”

    秦经宇揭开了银色的罩子,指着托盘内丰盛的美食,笑道:“请你吃个饭!这是燕京最好的意大利厨师做的,虽然不一定比得上你家中的厨师手艺,但代表了我满满的心意。”

    “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托尼紧张地望着牛排、意面还有面包,一股诱人的味道传来,他身陷监狱已经数月,因此美食对他还是有巨大的诱惑力。不过,他知道秦经宇没安好心,肯定会有什么意图。

    托尼之前和应雄的关系不错,而应雄和秦经宇又是死对头,托尼十分确定,自己和秦经宇绝非可以坐下来好好吃一顿美食的关系,何况现在自己是被囚禁的犯人。

    “难道担心食物有毒吗?”秦经宇切了块牛排放入口中,咀嚼之后笑着说道,“想让你死的话。我有很多简单的办法,为什么要用下毒这种最低级的手段呢?”

    托尼想了想,秦经宇的这番话的确有些道理,就拿起了刀叉,切了一块牛肉入口,不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味,有股很浓烈的酸臭味。

    “怎么,难道不合你的胃口吗?”秦经宇笑眯眯地问道。

    “这不是牛肉的味道!”托尼如实说出了自己的口感。

    “没错,这是猫肉加工而成的牛排,你吃不习惯很正常。”秦经宇微微笑道。

    “呕!”托尼面色大变,连忙捂着喉咙,一股恶心的感觉从胃部泛出来。

    “猫肉的味道看来真不怎么样!”秦经宇拍了拍手掌,“我这个人报复心很强,因为你曾经和我的敌人站在一个阵营,所以刚才对你进行了一次惩罚。不过,我这个人也特别的务实,只要对方还有价值可以挖掘,我依然会原谅他。”

    女狱警再次走了进来,重新端上来一个托盘,并为托尼打开了银色的罩子,然后撤掉了之前的食物。

    “现在试一试吧,这次的味道应该不会错了。”秦经宇淡淡笑着说道。

    托尼摇了摇头,犹豫不决,因为秦经宇有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让他难以信任,他害怕再尝一次苦头。

    不过,秦经宇虽然看似平静地望着他,他还是感觉背脊嗖嗖地冒着凉气。

    在含着似有似无杀气的眼神逼视之下,托尼终于拾起了刀叉,小心翼翼地切了一块肉,放入口中,随后,他紧皱的眉头豁然打开,惊讶地发现这次牛排的味道很正确,而且是地道的意式牛排的做法,腌制得很到位,入口绵软,口感极佳,一点都不输给意大利最好餐厅厨师的手艺。

    入乡随俗,在华夏的监狱,每天都是吃米饭,还有烧得没有半点食欲的大锅菜,托尼对于这地道的意式美食没有任何抵抗力,毫不犹豫地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托尼也从来没想到,自己经过多年养成的绅士风度,此刻全部抛诸脑后,宛如饿鬼一般。

    秦经宇很满意托尼的表现,如同情报中显示,托尼是一个没有什么头脑的人物,因此他才会被应雄那么容易蛊惑,成为七山岭疫病的替罪羊。

    终于托尼消灭了盘子里的所有食物,没忍住打了个饱嗝,尴尬地朝秦经宇笑了笑,“原谅我失态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吃饱过了。”

    秦经宇微笑着说道:“没事,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很快就可以获得自由,以你的身份,像这种食物,很快就会没有兴趣了。”

    “你说什么?”托尼难以置信地望着秦经宇。

    “你没有听错!”秦经宇微笑着说道,“你可以离开华夏,回到意大利。不过,前提是我们之间必须达成一定的交易。”

    托尼警惕地望了一眼秦经宇,沉声道:“你打算让我做什么?我不会损害托斯卡集团的利益。”

    “哈哈!”秦经宇没想到托尼还有些骨气,“我和应雄的过节,你应该知道。我知道你是被他利用了,所以并不恨你。但没想到应雄竟然被遣送出境,我对此非常愤怒。我希望你和我站在一个阵营,对付一个人。是在他的要求下,应雄才会被送出华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