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94章 还有其他后手
    女人的泪水,对男人有致命的杀伤力,尤其是乔安娜这种美艳绝伦的异国美女,一旦梨花带雨,更是我见犹怜。

    苏韬原本只是打算将乔安娜当成潜在的合作对象,但没想到乔安娜竟然委屈得落泪,顿时有点尴尬和无奈。

    “你别哭了!”苏韬叹了口气,从桌上取了纸巾,递给乔安娜,“事情还有转机。虽然王轩那条线,出现了点问题,但我们还有其他后手。”

    “什么后手?”乔安娜不解地问道,她在华夏最大的依靠,就是王轩及其身后的背景。

    “你现在是汉州城市贵宾,如果有特殊需求,政府会给你提供帮助。我会尝试从这个角度帮你斡旋一下。”苏韬也不想煮熟的鸭子飞了,更不想让秦经宇的诡计得逞。

    “你答应我了?”乔安娜破涕为笑,抹掉了泪水。

    “是啊,没办法,谁让我们是栓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呢?”苏韬见乔安娜表情有些憔悴,“你旅途劳累,还是先休息一下吧,不要太担心,既然我们已经合作,那就得齐心协力。虽然托尼曾经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但就按你说的,他只是别人手中的棋子,而且你们也愿意承担一定代价。”

    乔安娜突然伸出手掌,紧紧地握住苏韬的手,很认真地说道:“就拜托你了!”

    乔安娜的手指纤长,小时候经常练习钢琴,所以经常用牛奶洗手,柔若无骨,有些冰凉,宛如一块寒玉捏在掌心。

    “那我先告辞了!”苏韬深深地看了一眼乔安娜,眸光中透出脉脉深情。

    乔安娜目送苏韬离开,当房门关上的瞬间,嘴角微微翘起,对自己刚才的演技,还是暗自得意。虽然自己说的是实情,但乔安娜并不是那么懦弱的人,她甚至提前就分析到了这种可能,并做好了应对之策。

    刚才在苏韬面前故意扮作软弱,不过是为了博取苏韬的同情而已。

    乔安娜也不会将所有的赌注全部压在苏韬的身上。

    长途跋涉,再加上刚才的应酬,也确实有些疲倦,乔安娜见有浴缸,放满了温水,然后脱掉衣服,先用脚尖试了试水温,然后整个人坐如鱼缸中。

    她闭着眼睛,将头直接埋入水中,过了十多秒,才浮出水面,这时放在右手边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一直在等待这个电话号码。

    “秦先生,您好!”乔安娜语气平和地说道。

    “听说你来华夏了,怎么不通知我?我绝对是个热情的东道主。”秦经宇爽朗地笑道。

    “有计划,一定敲你一笔。”乔安娜佯作打了个哈欠,“对了,我好困啊,想睡觉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明天再联系,好吗?你也知道,我需要尽快倒时差!”

    秦经宇微微一怔,没想到乔安娜这么沉得住气,淡淡笑问:“我以为你会有话要问我的!”

    “既然能猜到答案,问或者不问,又有什么区别呢?”乔安娜知道秦经宇是想自己询问哥哥托尼的下落,但她很聪明,故意没去问,这可以让自己勉强扭转劣势。

    “不要这么说话,那样就没法继续对话了!”秦经宇对乔安娜越来越感兴趣,如果说兰格丽是一只狡猾的狐狸,那么乔安娜则是一只桀骜不驯的胭脂马。

    秦经宇很少会对女人生出征服之心,水君卓算是一个,如今乔安娜算得上另外一个。

    当然,秦经宇对乔安娜的兴趣,不会涉及到婚姻,因为他的家族不会接受,让他去迎娶一个外国女人。

    “好吧,秦先生,请问我哥哥托尼现在在哪儿,你能否将他放出来!”乔安娜语气显得有些不耐烦地问道。

    “你对我有偏见!转移托尼的事情,与我无关。而且,他现在的环境,比之前更好。你要知道,他不久前可是和许多国际犯关押在一起,那些人中不乏亡命之徒。”秦经宇微笑着说道,“其实托尼现在完全可以回国,只要你和苏韬结束合作。”

    “如果到时候,你又改变注意,怎么办呢?据我所知,你是一个经常会改变主意的人。”乔安娜语气轻描淡写,但很犀利地说出来秦经宇的性格。

    秦经宇是桀骜不驯的枭雄人物,不仅多疑还善变,谁也不知道他下一秒是敌人还是朋友。

    与这样的人打交道,显然没有和苏韬打交道来得轻松,至少苏韬给人的感觉,好坏都会表现出来,偶尔会狡猾,但整体气质还是很坦诚。

    这也是为何乔安娜选择苏韬作为合作对象的关键原因。

    “原来乔安娜女士这么不信任我!”秦经宇耸了耸肩,无奈叹气道,“那我只能祝托尼先生好运了。”

    乔安娜声音变得严肃,沉声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秦经宇摇头笑道:“在我看来,这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朋友或者敌人,既然我们没法成为朋友,那就当敌人好了。对了,我不怕你的报复,因为我在这个世界上敌人太多,而且总有办法让他们从慢慢消失。”

    太狂妄自大了,不过,秦经宇也拥有这个资本。

    乔安娜深吸一口气,道:“王轩会帮我尽快找到托尼,同时将他转移出国。”

    “王轩?”秦经宇笑了笑,“他还算不了什么人物,或许他那个兄弟有点实力。但是千万不要低估我的实力和决心。”

    乔安娜知道秦经宇的性格果断狠辣,她不想让托尼遭罪,突然缓和语气,道:“让我再考虑考虑吧!”

    秦经宇哪里不明白乔安娜的心思,淡淡笑道:“别妄想跟我拖延时间,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听着手机里面的忙音,乔安娜面沉如水。其实早在前往华夏之前,她猜到事情恐怕不会那么顺利,秦经宇一定会从中阻挠,但她显然低估了秦经宇的实力,即使王轩也被将了一军,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

    王轩此刻坐在房间内,心情极为不悦地在给那个“兄弟”抱怨,“秦经宇究竟是什么意思?事情已经谈妥,他横插一杠,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这家伙实在是太狂了。”

    对方淡淡一笑,语速缓慢地安慰道:“秦经宇针对的是苏韬,跟你没有太多关系。”

    “但我对乔安娜有承诺!”王轩沉声道,“我也是有脾气和尊严的人,秦经宇这不等于间接地扇了我一记耳光吗?”

    “你错了,他这是做给我看的,想逼我出手。”那人叹了口气,“其实我对他一直没有敌意,只不过他对华夏俊杰榜单看得太重了。”

    “因为你压了他一头吗?”王轩冷声道,“要不我出手教训教训他?”

    “别轻举妄动!”那人冷声道,“据我所知,最近这段时间北方官场不太平,如果我们这时候轻举妄动的话,很有可能陷入他的诡计,牵一发而动全身。另外,这件事既然你已经促成了苏韬和乔安娜的合作,那就应该看苏韬怎么处理这件事,我们安静地当一下观众就好了。”

    “苏韬能搞定?”王轩质疑道。

    “如果他搞不定这件事,就没有资格成为秦经宇旗鼓相当的对手。你别忘了他现在手中掌握的资源,据我所知,前几天他还到淮南省委书记办公室逗留了一个多小时,即使不动用自己在中保委的资源,以及水家、倪家、叶家的支持,利用在淮南官场的人脉,也足以搞定这一切。”那人分析道,“坐山观虎斗吧,如果实在搞不定,我们再出手!”

    王轩重重地点头,沉声道:“反正我是忍够了。秦经宇这只疯狗,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不然他到处咬人。”

    那人无奈一笑,暗忖王轩还是不了解秦经宇。

    秦经宇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别人是怎么看他,狂妄自大,宛如疯狗,这些都是他伪装的外表,通过这种行为,才会让别人畏惧他。

    至于他绝对不会低估秦经宇,按理说狂妄自大的人,应该会被人给干掉,但秦经宇好好的活着,而且越来越强势。

    “跟秦经宇暂时不能大动干戈。”那人沉声叮嘱,“最近的局势有些不妙,你和我都要低调才行。”

    王轩对他的话自然不会拒绝,叹了口气,道:“唉,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

    苏韬离开迎宾馆之后,坐在车内,沉思良久,他当然看出乔安娜的表演成分。不过,既然是秦经宇故意设计的障碍,他就必须得解决,于是给杜平拨通了电话。

    等苏韬说明情况之后,杜平立马暴跳如雷,因为这涉及可是数十亿华夏币的大项目,如果告吹的话,影响实在太严重了。

    “我现在就跟章书记汇报,今天他虽然没有出席晚宴,但一直关心着我们这边的情况。”杜平很快冷静下来,这次托斯卡集团投资三味制药的项目,可不是自己宝邮县的问题,就是放到省里,也是大项目。

    与苏韬匆匆挂断电话之后,杜平连忙给章平拨通了电话,汇报事情的变故。

    章平的反应很淡然,听明白始末之后,颔首道:“我现在就与殷书记联系,请求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