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89章 善心病发作了
    人高马大的标哥在地上疼得死去活来,他现在最先见到的是救护车,而不是警车,手下有人看明白他的意图,连忙又给120拨通了电话,几分钟之后,救护车也赶到了现场。

    “苏医生,不好意思,你牵扯到纠纷当中,还请配合我们的工作,跟我们去警局一趟。”民警姓陈,是个工作十多年的老片警,对这种私下纠纷见怪不怪,也看出那标哥不是好人。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标哥明显吃了大亏,严格而论,苏韬也算是恶意伤人。

    秉公执法,苏韬有点理亏。

    “没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绝对配合你们的工作。”苏韬见陈警官认出自己,也不像是为难自己的样子,他表现得很主动。

    陈民警轻呼一口气,如果苏韬态度比较恶劣,那自己可就难办了。

    苏韬现在是汉州国宝级人物,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整个政府系统只要懂点时事的,都知道苏韬是现在市委书记章平格外关照的大人物,自己得好好处理这件事才行。

    苏韬开着自己的车,前往不远处的街道派出所,小雯父亲心想此事跟自己有关,自然也跟着苏韬抵达了派出所。

    两人进了审讯室,陈民警给他们用一次性杯子倒了两杯茶,如果换成其他进局子,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

    值班的另外一个民警,询问了苏韬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夹着笔录本走了出去,又过七八分钟,陈民警走了进来,笑着说道:“苏医生,你可以离开了。”

    小雯父亲站在旁边一脸茫然,他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标哥恶意闹事在先,但苏韬可是将标哥打成了重伤。

    苏韬笑着问道:“事情调查清楚了吗?”

    陈民警颔首道:“标哥原本就有案底在身,前不久有人举报过他,他经常带着一群人到处催债,行为极其恶劣,造成很坏的影响。现在他人在医院治疗伤势,但已经被警员监管,等治好伤之后,就会被逮捕入狱。”

    苏韬摇了摇头道:“我觉得这件事,你们还得继续往下追查。其实他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枪而已,那些放高利贷的人才是幕后黑手。”

    陈民警尴尬地笑了笑,鼻尖有些冒汗,心道这件事不追究你的责任就算了,你怎么还想把事情闹大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陈民警还是在嘴上应付,道:“还请你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

    苏韬知道这里面还有很多链条,自己没法梳理清楚,但也只能做到这里。

    带着小雯父亲回店铺,苏韬见他愁眉不展,笑着安慰道:“都说好事多磨,相信你的店铺正式营业之后,肯定会生意兴隆。”

    小雯父亲摇头苦笑,“唉,我太蠢了,跟那个房东签了三年,几乎把所有的积蓄都给他了。上次我就跟他电话联系过,但始终没法接听,现在我担心之前的投资都称了无用功。”

    小雯家境一直不好,省吃俭用,有了一点积蓄,如今遇到这个困难,无疑是迎头一棒。

    “你也不要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刚才民警也承诺会介入此事,事情肯定会妥善解决。”苏韬只能继续劝说小雯父亲。

    将小雯父亲送到店内,苏韬见小雯和妈妈面色都很不好,心中暗叹了一口气,没有久留,直接选择离开,坐上车之后,苏韬透过车窗望向店内,见一家三口开始交流,似乎商量后续事情该怎么办,不禁有些难受。

    苏韬掏出手机拨通了夏禹的电话,简单地将前因后果给他说了一遍。

    夏禹皱眉沉思了片刻,道:“这件事说简单不简单,说难也不难。问题关键是处理好那个放高利贷的人,让他不要去纠缠小雯一家人。”

    “你有什么好办法没?”苏韬叹了口气问道。

    “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吧!”夏禹笑道,“汉州现在的老大,我都很熟悉,稍微了解一下,就知道谁是放高利贷的人,他们应该会给我面子。”

    苏韬沉吟片刻道:“最好这件事能找到店主,看他是否愿意,把那间房子转卖。我愿意用更高的市场价格购买这个店铺。”

    夏禹有些意外,“那个小区位置比较偏,还比较老,如果高价拿到手里,绝对是个亏本买卖啊!”

    苏韬笑道:“赚那么多钱,如果不花出去,不过是一堆数据而已。关键是钱用到刀刃上,可以守护一些美好的东西,这就是物有所值。”

    夏禹知道苏韬的善心病又开始发作了,他跟苏韬接触这么久,早已看出了他有双重性格,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可以宛如魔鬼,但在面对朋友的时候,就化身成了天使。

    “事情尽快办好吧。”苏韬叹了口气吩咐道,即使再快,今晚对小雯一家而言,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第二天清晨七点半,小雯准时从家门口走出,一个戴着墨镜的奇怪男人,靠在一辆越野车旁边,朝她主动摇了摇手,小雯被吓了一跳,连忙低下头,加快步伐逃离。

    等小雯消失之后,夏禹吐掉了嘴里的口香糖,自言自语道:“好像吓到小姑娘了,我有那么可怕吗?”

    言毕,他敲了敲车门,一个身材瘦弱,面色惨败的中年男子畏畏缩缩地从车内走下。

    “走吧,咱们去签合同。”夏禹推了那中年男子一把,中年男子弱不经风,差点摔个狗吃屎。

    夏禹对这家伙可没有什么好感,不仅是个赌鬼,还是个瘾君子,与妻子离婚之后,还霸占了两人共有的房子,如今在外负债累累,能卖的全卖了,手里只剩下这个店铺还是自己的产权了。

    即使如此,前几天他已经将这个房子抵押给了放高利贷的债主,而小雯父亲给的租金,早已被他输在了牌桌上。

    夏禹带着房东敲开了小雯家的门,小雯母亲过来开门,隔着防盗门,警惕地望着两人,“有什么事?”

    她心情很复杂,他们一直在找房东,然而房东电话不接,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不过,夏禹的外貌长得比较有戾气,所以小雯母亲又担心夏禹和昨天那个标哥是同一路人。

    夏禹摘掉了墨镜,留了胡渣子之后,看上去有点像电影演员张涵予,“大姐,别害怕,我是苏韬安排过来,找你重新签订合同的。”

    “苏韬?苏医生吗?”小雯母亲听到苏韬的名字,顿时放松下来。

    “没错,昨晚他知道你家发生的情况,就找我来给你们帮忙。我托人连夜找到了之前跟你们的签订合同的房东,因为现在发生了特殊情况,所以合同要重新拟定才行。”夏禹尽量言简意赅地解释道。

    “哦,请进吧!”小雯母亲见丈夫走过来,心里有些底气。

    而且,摘了墨镜的夏禹,也没那么凶神恶煞了。

    他们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大不了这间铺子不租了,但一定要找到房东,要回三年的租金。

    如果他们不租的话,还会面临少量的损失,因为对店铺进行了重新装修,花费了三四万元,但比起三年租金,不过是小头而已。

    现在出现纠纷,大不了装修费不要,还能挽回一些损失。

    夏禹走进屋内,房子的空间面积不大,两室一厅,三口之家勉强可以住,但收拾得比较干净,东西分门别类归置,角落里摆放着几株绿植,侧沙发后面的墙壁上贴满了女儿小雯上学获得的奖状。

    “请重新看一下合同!”夏禹耐心地解释道,“这是一个三方协议,首先确定你和前房东的合同已经作废,其次现在的房东变成了苏韬,你们租店铺的时间,也延长到五年,租金不变。”

    “啊?”小雯母亲惊讶地合不拢嘴。

    小雯父亲率先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苏医生为了给我们解决困难,所以跟房东买下了那个门面?”

    夏禹笑着点了点头,道:“按照他的意思,你们还拥有优先购买权。如果哪一天你们筹到了足够的钱,他愿意用现在从前房东手里购买的价格,再转卖给你们。说得简单一点,他相当于借给你们一笔钱,提前购买下这个店铺。不过,你们要用五年的时间筹集到足够的钱。”

    “太感谢了!”小雯父亲激动地说道。

    夏禹微笑道:“要谢就谢苏大善人!”

    世界上得善心病的人可不多,小雯一家人比较幸运,恰好碰到了此病重度患者苏韬。

    当然,夏禹解决此事,内心深处还是极为赞赏苏韬的胸襟,并非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点。

    很多企业家都在高喊,我要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但事实上,太多流于形式。

    苏韬的慈善很简单,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尽量帮助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

    而且,苏韬的援助,并不是给钱那么简单,授人以渔不如授人以渔,让小雯一家拥有一块毫无争议追求幸福的土壤,远比直接给他们几十万,解决此事要更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