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87章 江清寒的心事
    傍晚的时候,江清寒早早地就从单位回来。

    自从升官之后,江清寒在警队的任务更偏重刑警队的管理,一些比较琐碎的事情,全部交给属下来处理,尤其在处理一些案件的过程中,江清寒主要负责全程统筹协调,不需要亲赴一线。

    燕莎带着小雯回家吃饭,最近这段时间她父母租了一个小店铺,准备将大排档升级成为饭店,正在忙着装修。

    避免影响小雯学习,所以经常会让小雯跟燕莎回家吃完饭,小雯和燕莎虽然在一个高中,但小雯处于尖子班,燕莎是普通班,小雯晚上也会给燕莎辅导功课。

    燕莎和小雯两人回家见苏韬在厨房里忙晚餐,两人就躲进书房里开始写作业,苏韬做好了所有的饭菜,走到燕莎的房门口,透过门缝,见两个小丫头鬼鬼祟祟地交头接耳,故意哼了一声,吓了燕莎和小雯一跳。

    “师兄,你一惊一乍地做什么?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燕莎气呼呼地质问。

    小雯连忙将桌面上的一个纸业胡乱团起来,塞入自己的口袋里。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苏韬伸开手掌,笑着说道,“你们藏着什么呢,拿过来给我看看!”

    “什么都没有!”燕莎心虚地说道,“这是我的房间,你不能随意进出,赶紧出去!”

    苏韬好奇心更盛,笑道:“究竟是什么东西?不然我告诉你妈了啊!”

    见苏韬搬出了江清寒,燕莎咬牙切齿地说道:“卑鄙!”

    “那也是你做了坏事!”苏韬耸了耸肩,“没有把柄给别人,就不会被人要挟,我这是在给你上课!”

    小雯望着是兄妹斗嘴,茫然失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求助地望向燕莎。

    “就给他看看吧!”燕莎瞟了苏韬一眼,“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小雯从口袋里掏出了纸团,苏韬快步走过去,直接拿到了手中,随后表情微变,道:“情书?”

    小雯连忙为燕莎辩解道:“这是我们班上一个同学让我转交给燕莎的,因为他知道我和燕莎的关系特别好。”

    苏韬仔细读了一遍,不屑道:“一看就知道从网上抄下来的情书,太没有诚意了,她家里的条件怎么样啊?”

    “母亲是个干部,父亲是个商人,家庭情况还是很好的,同时成绩也优异,班上的前五名。”小雯弱声道。

    “听上去是不错,但是胚子不好。小小年纪就谈情说爱,还递情书,这样的小男生不太靠谱。”苏韬将纸团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燕莎皱眉道:“你怎么收起来了?把东西还给我!”

    苏韬摇头笑道:“为了掐断你早恋的苗头,我决定把情书交给你妈。”

    “……”燕莎没想到苏韬会这么做,自从去了一趟俄罗斯,现在江清寒与之前判若两人,如果被她知道有人给自己递情书,肯定要念念叨叨,将自己给烦死。

    “你怎么这么无赖?”燕莎被气得差点要哭了。

    她同

    本章未完,请翻页

    意苏韬看别人写给自己的情书,其实不过是要刺激一下苏韬,看他究竟有没有反应,会不会吃醋,没想到苏韬的反应,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竟然敢骂我?”苏韬瞪了燕莎一眼,见她眼圈红红的,几乎要哭了,也就不在逗她,“罢了,你喊我一声亲亲师兄的话,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帮你保密。”

    小雯在旁边扑哧笑出声,因为苏韬太恶搞了,亲亲师兄,也太肉麻了,难以想象性格其实特别固执的燕莎,会说出这句话。

    燕莎瞪着苏韬望了许久,外面传来江清寒喊吃饭的声音,苏韬得意地摇了摇手中的情书。

    她只能迫于无奈,低声说道:“亲亲师兄!”

    苏韬用手指掏了掏耳朵,笑道:“声音太小了,怎么有点听不清啊。”

    “亲亲师兄!”燕莎提高了声贝,有些生气地说道。

    苏韬摇头,不悦道:“感觉语气不好,重新好好地再喊一次!”

    燕莎只能忍气吞声,勉强挤出笑容,“亲亲师兄!”

    小雯在旁边捂着嘴,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看出来了,苏韬是故意捉弄一下燕莎而已。

    燕莎重新拿到情书,很生气地将之撕成了碎片,苏韬吹着口哨,道:“赶紧出来吃法啊,别让你妈久等了。”

    燕莎见小雯乐不可支,怒道:“你笑什么啊?”

    “我是觉得太有意思了。原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燕莎女王,竟然有罩门。”小雯拍了拍燕莎的香肩,“你啊,在师兄的面前,就傻眼了。”

    燕莎歪着脖子,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被苏韬全面压制的,以前斗嘴还有来有往,现在干脆就成为了弱势方。

    苏韬和燕莎的年龄相差不大,但心智差得太远,燕莎总觉得自己和苏韬对话的时候,并不是和同龄人交流,而是和一个长辈在对话。

    小小的争执,并没有影响燕莎的食欲。

    苏韬做的饭菜很精致,光看就有食欲,吃入口中,虽然味道比较清淡,但有种特殊的香气,小雯比较喜欢喝苏韬花一下午煲的黑鱼豆腐汤,喝了好几碗。

    吃过晚饭之后,燕莎和小雯继续回到了房间,江清寒一边收拾桌上的脏碗筷,一边好奇地说道:“你和燕莎闹别扭了?”

    苏韬耸了耸肩,笑道:“人和人相处,哪能不产生矛盾?只有相互摩擦碰撞,才能更加了解彼此,你觉得呢?”

    “是啊!”江清寒下意识地回答,突然觉得苏韬刚才这话有点一语双关的味道,眉头轻轻地皱了皱,告诉自己苏韬应该没那个胆子,大逆不道,连自己的师父也敢赚口舌便宜。

    “感觉燕莎越来越依赖你了。今天是她最近这段时间,吃得最多的一次。”江清寒强调道,“不过,她还是个学生,高中的学业那么繁重,太依赖一个人,并不好。”

    苏韬能听明白江清寒的言外之意,笑着安慰道:“师父,你就放心吧,我把燕莎当成自己的妹妹看待。妹妹依赖哥哥,又有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对呢?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会注意保持彼此的距离。”

    江清寒想了想,无奈摇了摇头,捧着碗碟往厨房走去,心中有些复杂,其实如果燕莎现在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自己不仅不会反对两人的感情更进一步,反而会努力撮合两人。

    但燕莎才上高一,年龄太小,少男少女日久生情,一不小心擦枪走火,弄出什么祸事,那可就了不得了。

    不过,还好苏韬平时很忙,跟燕莎也没单独相处的机会,再加上苏韬这么说,江清寒就稍微放心了,“你为人处事比较稳重,我倒不是怕你做错事,而是我对燕莎太了解了,这孩子有自己的主见。你能忍得住,我怕她没那个定力忍得住。”

    苏韬没想到江清寒说得这么深入,正琢磨怎么让江清寒彻底放心,突然他发现江清寒有些不对劲,摞盘子的时候,有个地方没弄好,加上心中有事,所以碗碟盘子就摇摇晃晃。

    “小心!”苏韬连忙出声提醒,不过江清寒却是来不及反应,碗碟哗啦啦地坠落在地上,四分五裂。

    江清寒下意识去捞碗碟,不小心却被碎瓷片给扎伤了手,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腕就被外力给拽了过去,随后指尖传来一阵潮湿温暖的感觉,她这才反应过来,苏韬竟然将自己的手指含在了嘴里吮吸。

    “呸!”苏韬将江清寒被割伤指肚流出来的废血吐了出来,“吐沫有消毒、止血的作用,不过只对小伤口有效,如果伤口更大一点,那就得去医院注射破伤风疫苗了。”

    江清寒连忙缩回手,心情有些慌乱,因为刚才苏韬含住自己手指的时候,明显感觉心脏仿佛被揪了一下。

    她连忙警告自己,苏韬可是自己的徒弟,刚才之所以会有那么亲昵的举动,是因为他是个大夫,下意识地想帮自己处理伤口而已。

    苏韬脸上表现得很自然镇定,其实内心也是乱成一麻,他也没想到自己会鬼使神差地去含江清寒的手指。

    江清寒的手指有一股淡淡的香味,竟然掩盖了血腥味,虽然只是短短的瞬间,但在苏韬的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听到碗碟破碎的声音,燕莎和小雯都从房间里走出来,江清寒连忙站起身,笑着解释道:“地上好像有油,太滑了,我摔了一跤,你们继续回房间写作业吧,没出什么大事,等下我用拖把拖一下地就好了。”

    苏韬主动到院子里取来了扫帚,将碎瓷片全部清理,江清寒则将完好无损的几个碗碟放到水池里开始洗碗。

    苏韬做完了一切,又去了厨房,仿佛将之前的事情全部忘记,撸起袖子,道:“师父,你休息一下,你手上有伤口,我来洗碗吧!”

    “没事,不过一点小伤而已!”江清寒没回头去看苏韬,苏韬已经走近,胳膊一横,将自己挤开。

    苏韬也是无心之举,胳膊的要死不死地撞在了江清寒腋窝和肋骨之间的柔软部位,江清寒痛得差点叫出声,又觉得不雅,只能默默地忍气吞声,往后退离,让苏韬独自洗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