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83章 香是罪魁祸首
    “您的食欲和睡眠质量,如何?”苏韬如同对待普通病人一样,语速缓慢地问道。

    问诊是中医的很重要的一个技巧,通过精准的询问,可以更加详尽地了解病人的身体状况。

    “每天吃饭正常,睡眠时间比较少,大概五个小时左右。”殷开朗的实际睡眠时间,其实只有四个多小时,每天批阅文件都要到深夜,第二天凌晨五点左右起床,健身锻炼,生活规律且充实。

    “一般来说,一个人有了疾病,会影响食欲和睡眠,如果能吃好喝好睡好,基本上身体不会出现什么大毛病。”苏韬分析道。

    狄世元在旁边不解道:“刚才我进办公室的时候,殷书记一直在咳嗽,难道咳嗽不是病吗?”

    “咳嗽,严格意义上,真不算病。咳嗽,人体自我保护功能。比如你呼吸道产生了炎症,导致有痰,然后本能地会用咳嗽的方式,将痰清理出来。”苏韬耐心地说道,“从殷书记的面相来看,他并非普通的咳嗽,而是过敏性哮喘。”

    “竟然是哮喘,难道还不算病吗?”狄世元的神经立马紧张起来。

    苏韬笑着说道:“过敏性哮喘,也分等级。虽然看上去咳嗽得严重,但只要找到过敏的原因,很快就能康复。”

    殷开朗不解道,“我之前并没有出现过类似的症状。”

    在正常人看来,过敏性哮喘,一般在很小的时候,就会发生症状,所以殷开朗很难理解,自己怎么就突然得了过敏性哮喘了。

    苏韬淡淡说道:“产生过敏性哮喘的原因,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内在原因,一个是外在原因。人的身体状况会随着时间和生活习惯而不断地改变。像过敏性哮喘这种病症,除了先天不足之外,后天的身体状况也会成为原因。不过,我刚才说过,您的身体状况比一般人更加健康,所以不是内在原因,而是在外在原因。”

    “你就别卖关子了!”狄世元笑着说道,“赶紧说明白吧,究竟是什么原因!”

    苏韬走到角落里的褐釉香熏旁边,指着那一根笔直的烟线,道:“这就是罪魁祸首!我没猜错的吧,自从您开始在办公室里点香开始,慢慢出现症状的。”

    殷开朗有些意外,仔细一思索,竟然发现的确是这么一回事,皱眉道:“难道这香有问题?”

    “香本身没有问题,看得出来,您这根香应该是上好的沉香,虽比不上奇楠沉香,但已经算得上佳品。”苏韬粗略估算,这香的价值差不多在五百多元每克。

    至于奇楠沉香的价格,因为供不应求,更是高的离谱,一寸沉香一寸金,在2014年的某个拍卖会上,一个奇楠沉香被炒到了两千多万元。

    香文化和茶文化一样,都是华夏的文明瑰宝之一,如今随着华夏经济复苏,也有了不少品香爱好者。古代文人常把斗香、品茶、插画等结合在一起。

    读书以香为友,独处以香为伴。

    衣需香熏,被需香暖。之上以香烘托其庄严,松阁之下以香装点其儒雅。

    调弦抚琴,清香一炷可佐其心而导其韵。幽窗破寂,绣阁组欢,香云一炉可畅其神而助其兴。

    品茗论道,书画会友,无香何以为聚?

    至于对一个文人家庭的最高评价,则是“书香人家”。

    殷开朗皱眉解释道:“香是我一个极好的朋友送给我,每天点上一支,会觉得神清气爽。你认为这香是我咳嗽的罪魁祸首,我很难认同。”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人体之所以会发生过敏现象,是因为肺、脾、肾等脏腑功能紊乱,导致体液失衡,产生寒湿毒,人体的免疫系统下降。而且,过敏原因人而异。沉香不仅有精心的作用,而且还有特殊的药用价值。药分三品,沉香属于商品,几乎没有副作用。但,沉香主要用于虚寒症者,中提到,阴亏火旺者,切勿沾唇,因此对于阴亏火旺的人,切勿使用沉香。而您的体质,正属于阴亏火旺。”

    苏韬说的前后并没有矛盾,人的身体不可能始终保持阴阳平衡,因此偶尔会出现波动。

    尽管殷开朗的工作繁忙,但有省卫生厅保健局的专家,给他及时调理,所以身体比常人要强健。

    但他身体也会出现阴亏火旺的时候,所以出现细小变化,再加上每天在点燃沉香的环境中工作,因此就会出现一些异常。

    “我倒是长见识了!”殷开朗对自己的身体很了解,知道没有什么大毛病,所以才没去医院,如今在苏韬的提醒下,仔细想了想,确实自己的咳嗽是从每天品香之后发生,顿时心中明白,苏韬所言并非无稽之谈,“如何调理呢?是不是撤掉香薰,就好了?”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第一撤掉香薰,第二,服用一些调理脏腑的药汤,就可以很快康复。”言毕,他迅速取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上了一个药方,然后递给了狄世元。

    狄世元微微一愣,知道苏韬这是给自己一个人情,笑着扫了一眼,然后递给了殷开朗。

    “等下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办。”殷开朗点了点头,笑道,“之前就一直听章平提起过你,称赞你医术高超,今天亲身感受了一下,果然名不虚传。”

    苏韬谦虚地笑道:“中医博大精深,我只不过学了个皮毛而已。”

    狄世元知道殷开朗工作繁忙,笑着说道:“殷书记您工作繁忙,我们任务已经结束,就不打扰您的工作了。”

    殷开朗微微点头,等苏韬和狄世元离开办公室之后,殷开朗有些出神,突然意识到为何章平要将汉州打造成中医之乡。

    中医的确有很大的潜力挖掘。

    他见过很多人,但苏韬这样的奇人,却是屈指可数。

    殷开朗其实并不看好章平孤注一掷,在汉州对中医投入大量的资金,在政策上给予扶持,但如今心态有所变化,琢磨是否从省委方面,给汉州一点支持。

    苏韬此行也算是间接给章平来了个助攻,在省委书记的面前,让章平加分不少。对汉州以后发展中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推动作用。

    苏韬和狄世元就离开了省委书记办公室,秘书乔永跟了上来,听狄世元说,殷开朗的咳嗽和香薰沉香有关,连忙走入屋内,将香薰给撤了出来。

    随后,乔永亲自将苏韬送到了楼下,这也间接证明了乔永无愧于省委红人,拥有一颗八面玲珑之心。

    乔永知道狄世元带过来的这个年轻人,身份可非同一般,他现在可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专家,而且服务的对象还是萧副总理和赵委员这样的大佬级人物,所以即使殷开朗面对苏韬,也保持比较亲和的态度。

    重新坐上奥迪轿车,狄世元见苏韬沉默不语,疑惑道:“事情办完了,你好像还有心思。”

    苏韬微微点了点头,沉声道:“心病难医啊!”

    狄世元眸光一闪,道:“你的意思是殷书记有心病?”

    “没错!”苏韬道,“虽然殷书记的身体状态不错,但有心事困扰他,虽然一时半会不会出现什么大毛病,但久而久之,还是会冒出苗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与他的私人生活有关。”

    像殷开朗这种从政多年的封疆大吏,经历过风雨和大浪,工作上遇到再大的困难,早就可以平静从容应对,唯一出现问题的可能,估计是家务事。

    狄世元听苏韬这么说,嘴角泛出苦笑,如果换成其他人,恐怕无法明白苏韬的意思,但狄世元和殷开朗有亲属关系,所以对殷开朗的家庭问题还是有所了解。

    他对苏韬不仅再次刮目相看,能从一个简单的咳嗽,得出这个推论,并非任何人都能做到。

    不过,狄世元在犹豫,是否要坦诚告诉苏韬个中始末。

    苏韬似乎看穿了狄世元的心思,笑道:“任何疾病,都是早治早好,心病更是如此。”

    狄世元也就不再犹豫,问道:“你还记得殷乐吗?”

    “当然!”苏韬脑海中立即闪过一个青春靓丽的身影。

    “她是殷书记的女儿。不过,父女俩的关系不太好。”狄世元叹气解释道,“殷乐很小的时候,殷书记将所有心思全部投入到工作当中,以至于忽视了家庭。以至于殷乐的母亲,因为突发事件去世,这让殷乐的性情大变,所以行事比较特立独行。”

    苏韬对殷乐的印象一直不佳,是因为她曾经破坏过别人的家庭,尽管是男方恶意欺骗她,但苏韬对于小三没有什么容忍度。

    不过,如今狄世元给苏韬解释了一下,他内心倒是唏嘘不已。老天爷对所有人其实都是公平的,即使你是天之骄子,也会让你经历挫折。

    “那就找到原因了!想要让殷书记解开心结,还得恢复父女关系。这次是因为沉香,导致他身体不适,下一次可能会因为其他导*火索。因为心结难消,所以导致他身体处于阴亏火旺的状态。”苏韬对狄世元没有保留。

    狄世元无奈苦笑摇头,事情哪有那么简单,为了打开父女俩的这个心结,他和自己的妻子张芳也算是想尽一切办法了,但还是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