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73章 狐狸终究落网
    见卡鲁上校低头,杰克逊霍然起身,笑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那么我就离开了。卡鲁上校,你们好好休息,不用担心意大利政府那边的动向,你们现在已经安全了。”

    卡鲁上校表情变得缓和,笑道:“这是一个好消息。”

    杰克逊在门口与卡鲁上校分别,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坐上了一辆不算起眼的轿车,在后排位置上,拨通了林毅夫的电话,“先生,没让您失望,我已经劝说卡鲁向您投诚。”

    林毅夫嗯了一声,道:“辛苦你了。另外,对薇拉还有苏韬加强防备力量,我不希望再出现类似的事情发生。”

    “遵命!”杰克逊微笑着回答道。

    杰克逊刚才与费尔罗已经嘱咐过,相信再也没有人敢在意大利,打苏韬的主意了。

    ……

    乔安娜心事重重地从米兰赶回罗马,下车之后,很生气地问管家,“妈妈在哪里?”

    管家从来没看到过乔安娜如此生气,指了指天花板,道:“可能在楼上的练功房!”

    乔安娜冷哼一声,气势冲冲地走上二楼,用力地推开门,母亲莫妮卡正躺在瑜伽球上,身体保持拉直的动作,从正面望去,可以看到她完美的身材,一点不像年过五十的妇人。

    “乔安娜,怎么回事?”莫妮卡被乔安娜的突然闯入,吓了一跳,连忙吃惊地坐直身体,困惑地望着自己的女儿。

    在印象中,乔安娜从来没有如此失礼过。

    “我刚才差点就要去见上帝了!”乔安娜语气愤怒地说道,“罪魁祸首就是我的妈妈,这是何等可笑的事情。”

    “你别激动,说清楚,什么叫做罪魁祸首是我?”莫妮卡虽然最近和乔安娜总在置气,只因为在如何解救儿子托尼这件事情上发生了严重的分歧,她对自己女儿还是很关心的。

    乔安娜语速极快地说道:“我在米兰参加了一场秀,结束的时候,却牵涉到了一场谋杀之中。而杀手是请过来的,幸亏杀手没有得逞,否则我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莫妮卡终于反应过来,吃惊地瞪着女儿,惊讶地问道:“你刚才去米兰参加苏韬的新品走秀活动了?”

    “没错!”乔安娜道,“你现在应该感到遗憾吧,你的杀手不仅没有杀死苏韬,更没有杀死我!”

    莫妮卡五味杂陈道:“对不起,我亲爱的女儿,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这只是个误会。”

    “误会?”乔安娜语气冰冷地说道,“托斯卡集团是一个很干净的企业,你知道这么做,如果被别人调查出来,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

    莫妮卡微微一怔,她知道女儿的提醒没错,对自己的莽撞行为,尤其懊悔。

    更重要的是,她发现麦克斯那家伙的计划,根本不可取。不仅没有如愿,抓到一个合适交换的人质,还差点让自己的女儿陷入危险之中。

    莫妮卡发现了乔安娜漂亮白皙的脖颈上一道红色的伤痕,哽咽地说道:“那是刚才留下的吗?”

    “是的!”乔安娜沉声道,“女杀手将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割破了我的皮肤,她在匕首上淬了毒液,如果不是苏韬的话,我现在就死了。”

    莫妮卡眼角的泪水滚落,沙哑道:“谢天谢地,你没事!”

    自己的儿子已经被捕入狱,如果乔安娜也出了问题,莫妮卡没法想象自己的心情会变得如何糟糕。

    乔安娜将自己的情绪全部宣泄出来,突然伸手握住了莫妮卡的手,真诚地说道:“妈妈,请你相信我,我一直在为救出托尼而努力。我对托尼的不满,只是觉得他需要挫折和成长,但我内心深处,永远不会放弃我自己的亲哥哥。”

    莫妮卡微微一怔,沉声道:“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之前太鲁莽,太偏激,做出了让人难以理解的冲动行为,请你能原谅我。”

    乔安娜嘴角终于浮出微笑,握住妈妈的手掌,沉声道:“我已经与华夏政府那边联系过,以补偿加投资的方法,为托斯卡集团之前让华夏蒙受损失,诚心诚意地进行补偿。对方已经承诺,当合作达成之后,他们将遣送托尼安然无恙地回国。”

    莫妮卡之前一直拒绝和乔安娜沟通,她对自己女儿很了解,虽然说话有时候会很强势刺耳,但从来不会吹牛和撒谎。

    “真的吗?”莫妮卡激动地说道。

    乔安娜点了点头,语气变得柔和,“放心吧,托尼并不是这件事的主导者,一切都与应雄和乔治有关。我已经调查清楚,应雄和乔治早就认识,他们都是一些势力暗中培养的棋子。这件事情,托斯卡集团吃了个大亏,成为了最大的失败者。”

    莫妮卡终于明白其中的始末,苦笑道:“乔治实在太可恶了。他每年从托斯卡集团拿到的钱并不少。”

    乔安娜苦笑道:“只能说,别人给他的利益更多。”

    “究竟谁是幕后黑手?”莫妮卡沉声问道。

    “暂时还没有具体的证据。但对方的目的很明确,第一,让华夏因为疫病产生内乱,试图影响这个国家正常的运转。第二,将托斯卡集团彻底失去进入华夏市场的可能。”乔安娜语气变得凝重道,“据我所知,极有可能与德国的诺伊集团有关。诺伊集团早就利用康博制药这个合资企业,打入国际市场。同时,诺伊集团掌握全球最厉害的医学研究团队。”

    “你的意思是,是诺伊集团研制出来的新型病毒,然后交给乔治?”莫妮卡慢慢捋顺其中的关系。

    乔安娜点头道:“既有这种可能!诺伊集团的背后,据说有德国国家特殊部门的扶持。”

    莫妮卡好奇道:“让华夏内乱,对于德国有什么好处呢?”

    乔安娜沉声道:“华夏正在执行一带一路计划,试图连接亚欧大陆。前几日刚刚举办了一个多国会议。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希望出现一个打破原有格局的力量出现。不仅德国不愿意,英俄意美,都不会坐视不管。因此他们希望华夏国内能够出现点麻烦,让他们无暇顾及外务事务。”

    “没想到这件事情背后竟然会有这么多秘密,托尼实在太愚蠢了,竟然成为别人手中的利器。”经过女儿抽丝剥茧地分析,莫妮卡最终还是对托尼表达了失望。

    与乔安娜相比,托尼实在差得太多了。

    “希望你和麦克斯断绝联系!这样对于救出托尼,会更有帮助。”乔安娜耐心地要求道。

    “放心吧,我不会再和愚蠢、贪婪的麦克斯再联系!”莫妮卡认真地说道。

    ……

    国际律师麦克斯坐在华夏某个酒店的商务套房内,眉头紧紧皱起,刚才他看了一下自己的银行账户,莫妮卡承诺今天给自己的三百万欧,并没有如期到账。

    他十分钟之前给卡鲁上校尝试打过国际长途,但并没有能打通,一切迹象表明,卡鲁上校那边计划已经失败了。

    麦克斯狡猾而老辣,他嗅到了危险的气氛,连忙开始整理行李箱,然后直接取了房卡,来到楼下的服务台准备退房。

    麦克斯焦灼地等待服务员检查房屋,突然门口走出四五个穿着警服的人员,他面色微变,直接拖起行李箱,试图逃离酒店。

    远处的警察发现了麦克斯的异常,下意识地就朝麦克斯狂追而去。

    麦克斯长期缺乏锻炼,只是跑了十多米,就觉得双腿如同灌满了铅块,跑在最前面的警察,启动速度很快,一个虎扑将麦克斯压在身下,同时熟练地将手铐锁住了麦克斯的双手。

    “你们这是做什么?为什么要抓我?”麦克斯愤怒地用并不流利地汉语抗议道。

    其实那些警察根本没瞧出经过略微打扮的麦克斯,如果不是他心虚的逃跑,也不会这么快锁定他。

    警察摘掉了麦克斯鼻梁上的墨镜,撤掉了他胡乱粘贴的假胡子,笑着与身后的同事,道:“还真是这个老家伙!”后面的同事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与麦克斯比对了一番,点头道:“的确是他!”

    旋即,他用异常严肃地语气说道:“麦克斯,我们是国际刑警,因为你牵涉到一场跨国谋杀案,所以将你逮捕了。”

    “你们冤枉我!”麦克斯仍不死心,试图挣扎。

    “有没有冤枉你,你心知肚明!”押着麦克斯的警察,见过太多类似不服管教的人,见他挺不老实,朝他的腹部狠狠地挥出一记老拳,将麦克斯打得干呕不已。

    “你们竟然敢擅自用刑?我是个律师,我可以控诉你们!”麦克斯吃痛不已,差点疼得眩晕过去,他半晌才倒抽口凉气,回过神来,歇斯底里地警告道。

    “带走吧!”另外一名同事无奈苦笑,走过来将麦克斯,押送到外面的警车内。

    麦克斯在警车内,慢慢安静下来,他没想到自己会从律师的身份,变成一个囚犯。

    而且,他很清楚,像自己这种犯人,在华夏的监狱内,会受到更加“特殊”的对待。

    他现在特别后悔,竟然给莫妮卡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不仅害己而且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