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66章 刘建伟的新生
    苏韬从罗马回到米兰,已经是深夜,主要在意大利的行程太紧凑,所以苏韬没法稍作停留,西尔维娅也有点疲惫,最后干脆睡着了,她下意识地将头搁在苏韬的肩膀上,发梢的香水钻入苏韬的鼻子内,让苏韬有心痒难耐的感觉,不过他没有做逾越的举动。

    苏韬并不是一个滥情的人,与西尔维娅最多只能算是朋友,他没法接受一段只有几天的露水情缘。

    终于抵达米兰的酒店,苏韬刚下车,与西尔维娅挥手作别,手机便响了起来,他有些错愕,竟然是水君卓从俄罗斯打来的电话。

    “给你透露一个消息,明天商务部会有一名官员前往米兰与你见面。”水君卓坐在椅子上,面前摆放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份外交部内部密件。

    “商务部?”苏韬微笑道,“难道国家也很看好三味国际在此次米兰时尚周的新品发布会?”

    水君卓摇了摇头,“托斯卡集团通过意大利大使馆与商务部联系,愿意赔偿之前华夏因为疫情产生的部分损失,同时希望能与三味制药进行合作。商务部官员此次是为了这件事,亲自前往米兰,促成此事。”

    苏韬没想到乔安娜的速度这么快,笑道:“政府原谅托斯卡集团此前在华夏的恶劣行为了吗?”

    水君卓叹了口气,“托斯卡集团在国际极有地位,我们囚禁他们的继承人,国际舆论压力很大。关键是托尼的确不是首恶,幕后黑手另有其人,我们扣留他,意义不大。相反,如果能让他起到一定的价值,也是可以考虑的一种选择。”

    苏韬能理解水君卓的意思,托尼现在属于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但如果能让鸡肋卖个好价钱,政府不会拒绝这个方案。

    苏韬不仅暗叹乔安娜的谋略,这是一个心细如发的女人,知道如何驾驭人心,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苏韬其实也不反对这个合作,只不过被乔安娜步步算得精准,这让他本能有些警惕。

    不过,这件事已经牵扯到商务部,好像也没有什么退路,后面跟乔安娜打交道,还是要小心谨慎为上。

    苏韬将乔安娜和兰格丽很快联系起来,这两个女人都属于一类人,有种看不透她们心思的感觉,与这种女人斡旋,必须步步为营,说不定走错一步,就被对方给卖了。

    苏韬对王国锋的近况调查过,这家伙在药神集团已经完全沦为摆设,实际权力掌握在一个名叫罗燃的手中,而成为兰格丽的傀儡。

    王国锋并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否则也不会成为苏韬最早的对手,原因在于兰格丽驾驭人的手段太高超,令人防不胜防。

    所以与乔安娜如果真的合作,也要对她保持足够的戒备。

    “我今天与乔安娜见过面。她应该是托斯卡集团的核心人物,也顺便与她简单聊了一下合作的可能,如果她能够答应我的要求,合作也并非没有可能。”苏韬对水君卓毫无保留,说出了自己给乔安娜看出的筹码。

    水君卓听完之后,无奈苦笑道:“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乔安娜恐怕很难答应你的要求。”

    苏韬自信地说道:“如果她真的有眼光,这其实是一笔对她很划算的买卖。”

    “托斯卡集团对岛国的岩田汉药也进行过投资,所以三味制药并非他们的唯一选择,最多只会做战略性的投资而已。”水君卓耐心地分析道。

    “托斯卡集团需要的不仅是一个可以赚钱的行业,需要的是整个华夏市场。三味制药如果能够给它打开这个市场,这点投入又算得了什么。”苏韬对这件事看得很透彻。

    “唉,越来越看不懂你了。”水君卓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嘴角浮出微笑,苏韬始终在给自己惊喜,他看似对中医之外的东西一点都不在乎,事实上一双眼睛看事情特别通透。

    “好不容易打个电话,咱们聊聊其他事情吧,你最近在俄罗斯还好吧?”苏韬笑了笑,转换话题道。

    “一切安好,多亏你的帮助,现在项目实施得非常顺利,所以我有可能提前回国。”水君卓笑了笑,露出洁白如贝的牙齿。

    “我这边也特别好……”苏韬笑着说道,两人聊了一会儿彼此生活的趣事,才挂断电话。

    与水君卓的联系,虽然因为距离的缘故时断时续,但苏韬知道水君卓绝对不会忘了自己,感情伴随着距离,反而更加深厚。

    从某种角度来看,因为身处俄罗斯那个陌生环境,苏韬已经成为水君卓的灵魂寄托,她知道远方有一个人默默地关心和守护自己。

    ……

    刘建伟得到凌玉的确认,他身上的伤势已经彻底好了,随后就连夜奔赴淮南,在琼金的某处隐蔽基地与元兰回合。

    元兰带着刘建伟来到了军械库,伸手开始挑选自己行动时惯用的装备,像这种暗杀任务,一般都会带比较轻便的武器,便于隐藏,更重要的是,像元兰这种接受过专业训练,同时极有作战经验的人,可以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从容地找到杀伤力很大的武器。

    简而言之,作为一名合格的特工,对装备要求并不是太大,只要一把匕首,就能在与敌人交手的过程中,拿到合适的武器。

    “挑选趁手的武器吧!”元兰沉声道,“每个特工都有自己的杀手锏,只有在最危急的时候才会动用,我建议你现在就要留一手。”

    刘建伟目光掠过各式各样的单兵作战武器,最终落在一把一尺长的折叠式钢刀上,道:“有这个就足够了。”

    元兰知道刘建伟精通刀法,从一堆手枪中挑选出改良款德国hkp7丢给刘建伟,道:“作为一名现代特工,就得学会现代武器。这把枪你必须带着,因为你刀法在精湛,也比不上手枪的射程和杀伤力。”

    刘建伟微微犹豫,还是将手枪绑在脚踝处,另一条腿上则绑着折叠钢刀。

    元兰很快挑选好了自己携带的装备,然后与刘建伟来到另外一间封闭的房间,桌面上摆放着一叠厚厚的文件资料,沉声道:“这次行动,只有我们两个人,没有援军,没有退路,所以我们要先制定合适的计划。我们将沿着国际铁路线,从中亚抵达中欧。现在应雄位于中欧的斯洛伐克,那里是特种兵和雇佣军的天堂。”

    雇佣军活跃在战争区,但不少雇佣军的总部却建立在和平的中欧。南斯拉夫解体之后,大量经历过战争的士兵,组成了强大的佣兵团,潜伏在位于斯洛伐克中南部的原始森林周围。

    “安德鲁波依德”竞赛,是北约为特种部队举办的年度军事竞赛,由北约组织成员国斯洛伐克军方主办,每年举行一次,因此斯洛伐克中南部,出现来自各国的特种兵,一点也不奇怪,那个位置也被各国军方称为特种兵炼狱。

    特种兵想要经历真正的锤炼,就在那个充满未知的原始森林生活一年以上,如果他能够完好无损地活着走出来,那就意味他成为一名合格的兵王。

    这也是为何应雄能够在那里招募到大量雇佣兵的原因。

    同时,应雄躲在那里,也就足够的安全,因为他有足够的钱,可以安排许多高手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所以刘建伟和元兰面临的困难会很多,不过幸好元兰曾经经历过那段难忘的经历,所以她对那里的危险不陌生。不过,她唯一担心的是,刘建伟能不能尽快适应,那个随处都是危险的环境。

    刘建伟在残酷的地下竞技场,接受过痛苦的洗礼,但那与随时会出现危险的特种兵炼狱,显然无法相提并论。在原始森林内,随时都会出现杀机,更关键的是,对方不会跟你讲规则,你眨一下眼皮,或许下一刻就面临死亡。

    刘建伟翻看着资料,没有任何畏惧,相反,眼中闪现出兴奋之色,这是疯子和普通人的差别。

    普通人看到危险会下意识地感到恐惧和退缩,但疯子越是嗅到危险,越是热血沸腾。

    元兰暗叹了一口气,从刘建伟的反应来看,她倒是稍微放心了一些。

    等刘建伟将资料看得差不多,元兰站起身,沉声道:“接下来我要对你进行三天培训,让你简单了解一下我们将要面临的困难,同时你要找到应对的办法。”

    “什么培训?”

    刘建伟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突然觉得有些头晕,然后大脑失去意识,头部无力地压在桌面上。

    等醒来的时候,刘建伟已经被绑在了一根木桩上,对面出现两个蒙面男子,他意识到这就是元兰提及的考验。

    如果自己任务失败,被逮捕了,肯定会面临各种酷刑,在这种情况下,他会不会泄露机密。

    原来间谍局里上演的情节,并非虚构杜撰,刘建伟深吸一口气,对面带着倒刺的皮鞭抽到了自己的身上,他痛苦地低吼了一声,咬牙坚持,同时开始思考,如何尽快地从这里脱离。

    只有顺利逃离,才会让自己免于被眼前的蒙面人持续折磨。

    刘建伟怒吼一声,肌肉青筋隐现,突然伸出一脚,踹中了执鞭之人的手腕。身侧两人迅速地冲向刘建伟,他瞪着眼睛,用头狠狠地撞向其中一人,那人顿时委顿于地。

    右边被踹中手腕的蒙面人,再次朝刘建伟扑过来,刘建伟再次怒吼一声,卡擦,木桩竟然在他怪力的作用下,直接折断,一阵罡风扫过,蒙面人腹部被断木桩击中,整个人倒飞出去。

    瞬息之间,刘建伟用惊人的武力,秒杀了两人。

    剩下的另外一人,掏出了手枪。

    刘建伟眸光如鹰,蹲下身子,双腿发力,如同炮弹般冲向了最后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