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49章 借代法解心结
    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

    按理说,赵委员为自己已故的儿子而忧,心结很难打开,但苏韬却是用了借代的办法,让赵委员的孙子替代儿子,解决了赵委员的心结。

    中医很多时候是心医,不仅要治好表面的病症,还得追本溯源,找到更根本的原因。

    赵委员吃了小米粥之后,突然犯困,这是正常反应。

    苏韬和肖秘书就退了出来,让赵委员好好休息。除了厌食之外,赵委员失眠多日,身心具疲。

    肖秘书感慨地与苏韬道:“苏专家,多亏了你,才能让首长转危为安。”

    苏韬沉声说道:“想要彻底根治赵委员的病,还得赶紧接回他的孙子。”

    “我刚已经跟那边联系过,订了明天最早的航班,晚上首长就能见到自己的孙子了。”肖秘书连忙说道。

    苏韬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赵委员这辈子太孤单了,给他安排个亲人在身边,这样有好处。”

    肖秘书微微一怔,没想到只是见过赵委员两次面,却看到了赵委员的内心,对这个年轻的专家,有了更新的认识。

    ……

    托斯卡集团的继承人,托尼穿着一件黄色的囚服,原本半长的头发剃成了光头,坐在桌子前,他手上带着银色的手铐,面前是一个留着半长卷发的西方人。

    “麦克斯,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托尼警惕地环顾了一下站在不远处的狱警,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受够这里了。每天吃着难以下咽的食物,还得小心谨慎,防止被那些恶棍殴打。如果你还想继续拥有现在的工作,就赶紧把我给弄出去。”

    “托尼先生,请你保持冷静和克制,这边四处都有摄像头,你和我的一言一行都在别人的监视中。”律师麦克斯提了提自己的镜框,耐心地说道:“我们正在通过外交手段和华夏政府进行交涉。不过,对方的态度目前很嚣张,因为你们这次惹下的事情很大,在舆论上不占优。”

    托尼和应雄此次试图采用制造大规模疫情,获得丰厚的利润,他们的行为已经属于生化战争的范畴,和核武器战争一样,属于国际公认的禁令。

    “我不管这么多,既然你拿了这么多薪水,就得为我摆平这些事。华夏实在太糟糕了,完全就是个蛮不讲理的国家。”托尼愤怒地说道,“这种封闭的国家,托斯卡也不会投资,因为一不小心就会因为他们的野蛮政策,导致损失惨重。”

    麦克斯保持平静的表情,托尼此刻正在发泄内心的不满,这是人之常情。不过,他可不敢认同托尼的观点,华夏是现在仅次于美利坚的第二大经济体,谁忽视这个市场,就等于跟钱作对。

    “另外,我还得通知你一个不好的消息。”麦克斯耸了耸肩,“应雄,已经被遣送出境了。”

    “为什么!”托尼直接从桌位上站起身,因为应雄可是罪魁祸首,自己顶多算是帮凶而已。

    “你在干什么!”旁边的狱警见托尼这么激动,将托尼给摁了下去。

    “不要紧张,警官!”麦克斯连忙过去推开狱警,用汉语解释道,“他只是有些激动,没有恶意。”

    狱警皱了皱眉,退到了一边,警惕地监视着托尼。

    托尼摸着刚才受到撞击,红肿的面颊,沉声道:“究竟为什么?”

    “应雄手里有一个人质,为了交换人质,所以他们将应雄给放出去。”麦克斯低声道,“请你放心,我们已经也有自己的打算。”

    托尼微微一怔,表情变得放松,叹气道:“麦克斯,你是全球最好的国际律师。我相信你一定会妥善让我离开这里。”言毕,他伸出手掌,做了个不容易被人察觉的手势。

    麦克斯微微一怔,很开反应过来,在口袋里摸了一阵,然后轻轻地拍了一下托尼的手掌,感觉两人像是在握手。

    托尼暗叹麦克斯还是挺聪明,监狱是另外一个江湖,如果你有钱的话,可以提高生活水平。

    现在托尼比任何时候都需要钱来改善自己现在的状况,和他关押在一起的,大多是非华夏人,他已经被那些国际犯给揍怕了。

    狱警走上前,沉声道:“探视的时间已经到了。”

    麦克斯见托尼面色大变,连忙安抚道:“还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快将你救出去的。”

    等托尼离开之后,麦克斯收拾了一下文件,绅士地离开了探视区,出了监狱之后,他上了一辆香槟色的奔驰车,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莫尼卡女士,我刚见过您的儿子,他现在的状况还算不错。”麦克斯语气尽量放松地说道,否则会让雇主紧张,这样会显得自己办事不力。

    “麦克斯,如果你能救出我儿子,我愿意给你一千万欧!”莫妮卡抱着手机沉声说道,“那些华夏的政客不是都很贪吗?你用钱疏通关系,价码好商量。”

    麦克斯无奈苦笑道:“莫妮卡女士,你还是不清楚真实情况,现在不是钱的问题,他涉嫌侵犯华夏国家公共安全,这是一个可以被枪毙的罪名。对了,华夏是一个死刑国家,如果不是因为大使馆介入,托尼先生此刻恐怕早已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竟然还允许死刑存在,真是愚昧的国家!”莫妮卡有些生气地说道,“我聘请你,不是听你说不可能的,请给我一点实质性意见。”

    “好吧,我给你举个例子。与托尼先生一起被捕的,还有一名叫做应雄的华夏人,他已经被遣送出境了。因为他可以为华夏置换回一个很重要的俘虏。”麦克斯委婉地说道:“如果我们手中掌握了一个这样的人选,然后跟华夏政府做交易,自然可以换回托尼先生。”

    莫妮卡沉默道:“关键是找不到这个人选!”

    麦克斯优雅地笑道:“夫人,我为您已经找到这个人选了。稍后我会将此人的信息发送给您。他近期就会前往意大利参加活动,我想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莫妮卡微微一怔,阴沉地说道:“只要能让我那可怜的儿子安然无恙的回来,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麦克斯心想,托尼即使回国,恐怕也不能保证安然无恙。他笑着安慰道:“不需要太多的代价,我手里有一些国际雇佣兵的资料,通过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帮你办妥这件事。”

    “我会先往你的账户上转三百万欧,你全权负责帮我处理这件事。”莫妮卡语气深沉地说道。

    “好的,夫人,一切会如您所愿。”麦克斯的语气让人有一种极为信任的感觉。

    挂断电话之后,麦克斯笑着说道:“卡鲁上校,我刚帮你接了个单子,三百万欧,前往意大利绑架一个人,这个活你愿意接吗?”

    坐在麦克斯旁边的黑人男子嘴角露出笑容,道:“如果这么简单的事情有什么不敢接的,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麦克斯语气有些严肃地说道:“这个人,在华夏很有名气,身边也会有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

    “保镖?”黑人男子不屑地说道,“别把那些没上过战场,没有经历过血与火洗礼的小孩,跟我们相提并论。三百万欧,是一笔不错的收入,可以让我的佣兵团装备升级,我会圆满完成你下达的任务。”

    “那就一言为定了哦!”麦克斯和卡鲁合作过很多次。

    麦克斯作为国际律师,经常要处理一些有危险性的国际纠纷,因此不仅要精通各国的法律,同时身边还得有一定的武装力量作为威慑。

    卡鲁的佣兵团,根据地在意大利,而且他和当地的社团关系也不错,是执行这个俘虏计划的理想人选。

    ……

    苏韬顺利给赵委员治好了病,获得了中央保健委员会的专家组不少老人的高度赞许,虽然苏韬是今年新进入的专家,但他的表现已经让不少人信服。

    苏韬此次前往燕京,一方面是探视刘建伟,另外一方面也是向中保委进行报备,避免跟自己上次在岛国一样,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苏韬处理问题,还是很谨慎小心的,但因为总是会遇到一些比较特殊的问题,所以才会饱受争议,虽说他一些处理房会很激进,但事实证明都是最合适的办法。

    随后他在燕京逗留了一日,就返回了汉州,因为要和晏静等人一同从云海出发前往米兰。

    晏静此次安排了将近二十人团队,其中十二人是保镖,负责团队的安全工作。

    苏韬暗自观察了一下,二十人都是老兵,素质非常高,其中带队的名叫郝长乐,年龄在三十五岁左右,在众人当中的威信很高。

    飞机落地之后,郝长乐走到晏静身边,语气很凝重地说道:“晏总,您是我的老板,但为了我的工作,还在请参加各种活动的过程中,按照我的吩咐来行动。”

    晏静与郝长乐点了点头,笑道:“郝队,请放心,在安保问题上,你绝对是老大。”

    郝长乐淡淡一笑,在苏韬的身上停留了几秒,然后招呼其他队员,开始部署安保工作。

    “他刚才瞪了我!”苏韬生气地低声和晏静抱怨道。

    “他只是习惯性地看了你一眼而已。”晏静笑着安慰道,苏韬有时候就是这么幼稚,像个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