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48章 辣椒洋葱治忧
    夏末的雷暴雨来得很快,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倾盆而下,三味堂出口处,准备了雨伞,下雨的时候病人可以凭借会员卡登记后自由使用,这么办已经有一个多月,雨伞并没有少过,因为上面印着logo,所以还给三味堂打了广告。

    大约半小时后,雨过天晴,苏韬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楼,这次岗亭的警卫没有拦着苏韬,找到岳遵的办公室,岳遵正在打电话,他连忙朝苏韬招了招手,示意他先坐一会,然后很快结束了通话,笑道:“正准备喊你来燕京一趟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了。”

    苏韬惊讶道:“有什么急事吗?”

    “倒也没有那么急!赵委员最近这段时间身体不适,想让你过去做一次保健服务。”岳遵喝了一口茶,凝视着是苏韬,内心还是特别开心,刚刚解决七山岭病毒的事情中,苏韬居功至伟,因此国际专家组也受到了萧副总理的点名表扬。

    岳遵当初在苏韬进入国医专家组之后,很多次为他扛住压力,如今证明了自己的眼光,所以还是很开心的。

    “上次见过赵委员,他的身体还是比较强健的,莫非出了什么问题?”苏韬皱眉道。

    岳遵叹了口气道:“前几天传来噩耗,赵老远在国外的儿子出事儿了。”

    苏韬点了点头,道:“估计是伤了心脉。我心中有数,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岳遵没想到苏韬这么心悸,就打电话给办公室,让他与赵委员那边联系。很快就传来消息,赵委员那边愿意接受苏韬的保健服务。

    等苏韬下楼,办公室已经准备好了车辆,苏韬见岳遵没有上车,奇怪道:“师叔,你不一起去吗?”

    “上次陪你去,是担心你的实力。现在已经知道你实力足够,理应让你来独当一面了。”岳遵笑着说道。

    苏韬淡淡一笑,吩咐司机开车,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来到了赵委员的宅院。

    门口还是如同上次所见,绿色的普通已经泛紫,院内有一块长了不少蔬菜的精致菜地,肖秘书迎了过来,热情地说道:“苏专家,欢迎你的到来,首长正在里屋休息呢。”

    苏韬道:“现在方不方便?”

    “方便!”肖秘书面色凝重道,“他已经好几天出不下饭了。”

    “心情悲痛,没有食欲,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苏韬沉声道,“还请你帮忙问问,厨房里有没有辣椒,要超级辣的那种?还有洋葱。”

    肖秘书沉声道:“你要辣椒和洋葱做什么?”

    苏韬道:“我自有用处。”

    “那我这就去准备!”肖秘书叹了口气,急冲冲地安排警卫员去准备。

    跟着肖秘书走进里屋,赵委员无精打采地躺在藤椅上,面朝里看不清他的表情。

    “首长,苏专家来了。”肖秘书低声请示道。

    “哦!”赵委员坐直身体,淡淡地扫了一眼苏韬,勉强地挤出笑容,“小苏来了啊,给他倒一杯茶!”

    肖秘书连忙过去泡了杯茶给苏韬,苏韬接到手中泯了一口,然后放在一边,见肖秘书给自己使眼色,知道是辣椒和洋葱过来了。他走过去从肖秘书手中接过来,轻声道:“接下来我要跟赵委员单独聊聊,还请你暂时先出去一下。”

    等肖秘书走了之后,苏韬打开行医箱,拿出个药钵,将辣椒和洋葱放在其中捣碎,然后滤出汁水。

    赵委员见苏韬忙碌个不停,好奇道:“你在做什么呢?”

    “我在给你弄药!”苏韬如实说道。

    “我知道自己的情况,你就不要操心了。”赵委员重重地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哀伤之色。

    苏韬又鼓捣了几分钟,道:“药弄好了!”

    赵委员无奈苦笑,心道苏韬这不是瞎搞吗?

    自己之所以茶饭不思,关键在于儿子出事,白发人送黑发人,世间之痛莫过于此,世界上哪有药能治,除非自己的儿子又活过来了。

    见苏韬始终坚持,他挺直腰身,道:“我来试试吧!”

    苏韬轻声道:“外病内治,内病外治。您的病在心上,所以用外敷的办法。”

    言毕,他用棉签沾了沾澄清的汁水,涂抹在赵委员的眼皮底下。

    辣椒水混合洋葱水,具有很强的刺激性,赵委员根本受不了,顿时泪水就盈眶了。

    苏韬连忙道:“这是药物的自然反应,你不要忍耐,顺其自然就好了。”

    赵委员只觉得泪水忍不住地往下流,加上苏韬这么一说,顿时就开始泪如雨下。

    苏韬站在旁边连忙递了纸巾过去,沉声道:“赵委员,请节哀!”

    赵委员终于明白苏韬的用意,他就是想让自己痛哭一场,给自己涂抹的“药物”,不过是台阶而已,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痛,痛哭起来。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他能够明白赵委员的心情,儿子先自己而去,这是任何人都难以承受的悲痛,但作为上位者,他必须在人前保持自己的尊严,加上赵委员的性格本来就比较强势,属于强硬派人物,所以就努力压制自己的真实悲痛。

    但这种悲痛压抑在内心之中,久而久之就会影响自己的身体,食欲不振,五脏失调,尤其是心脉尽损,加上原本年龄就很大,所以处于一个很危险的状态之中。

    很多科学数据表示,哭泣时会散发一种致癌物质,这是片面的。哭泣也是一种宣泄情感和放松压力的办法。像赵委员这个状态,极其需要发泄一下。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苏韬才开口提醒道:“老首长,你经历过那么多风风雨雨,心志肯定远胜旁人。但只要是人,都会有七情六欲,从你为自己的知己可以封笔不画可以看得出来,你是一个非常重视感情的人。人要学会发泄自己的情绪。”

    赵委员缓缓抬起头,望着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没想到他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因为深处纪检部门最高负责人,所以他在外界一直展示自己铁血无私的一面,即使自己的亲人,也绝不藏私。所以很多人将他说成没有人性,为了权力忘记亲情。

    “我儿子是我赶出国的。”赵委员老泪纵横地说道,“当时我还只是某省纪委书记,他仗着我的名头开皮包公司,被我发现之后,与他断绝了父子关系。这么多年来,早已没有音讯。他临死之时,跟我的孙子说,死了就解脱了,这样我就可以原谅他了。其实,父子之间哪有什么原谅不原谅,只要他洗心革面,改邪归正,还是我的儿子。”

    苏韬也受到赵委员的影响,鼻子泛酸,他沉声道:“他不容易,你也不容易。从他临终的话听得出来,他还是能理解你当年对他的处理。”

    赵委员唏嘘感慨道:“这么多年,我也经历不少生离死别,但还是觉得心痛如绞。”

    “我给您一个建议!”苏韬轻声道。

    “什么建议?”赵委员用纸巾擦了擦眼角,轻声道。

    “听说您有一个孙子!”苏韬轻声说道,“不妨将他接回国,留在你的身边,看着他慢慢成长,这样对您对您的儿子,都是一个交代。”

    赵委员眼前一亮,却又无奈苦笑道:“他一直生活在国外,愿意回国吗?”

    苏韬知道赵委员已经意动,道:“如果他愿意呢?”

    赵委员轻吐一口气,道:“你让小肖进来!”

    苏韬连忙退出房间,与不远处焦急等待的肖秘书招了招手。

    等肖秘书走入之后,赵委员道:“你问问国豪,愿不愿意回国发展,毕竟是华夏是他的祖国。他父亲已经去世,我这个当爷爷的肯定要照顾好他,引导他走正路,不能学坏。”

    肖秘书见赵委员这么说,眉头一松,轻声道:“我这就去联系!”

    言毕,他就准备往门外走,苏韬连忙喊住肖秘书,道:“让厨房准备一碗小米粥,配上咸菜或者榨菜丝。”

    赵委员微微一怔,突然有种饥肠辘辘的感觉,仔细一想,自己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吃饭了。

    片刻之后,肖秘书端着一个盘子过来,上面放着一个盛满小米粥的碗,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熬成,香气四溢,苏韬闻到味道,竟有些食指大动的感觉。

    赵委员停顿了片刻,就着小菜很快就将一碗小米粥全部吃完,见赵委员愿意吃饭,肖秘书不禁长吁了一口气,同时对苏韬的医术钦佩不已。

    “您好几天没吃饭了,要不再给您装一碗?”肖秘书语气轻松地问道。

    “他刚恢复胃口,暂时还是不要吃太多,否则暴饮暴食,容易导致不适。等三四个小时之后,就可以正常吃饭就了。”苏韬连忙提醒道。

    “哎呀,是我考虑得不够周到。”肖秘书轻轻地拍了一下脑门,自嘲地笑道。

    “我等下开几个药膳食谱,每天按照食谱来安排,大约一周左右,赵委员的身体就能调理好。”苏韬耐心地说道,找了个椅子坐下,开始写食谱。

    其实像赵委员这种暴忧厌食的人,古往今来很多,所以许多名医也给出了不同的办法。

    当然,苏韬今天治疗赵委员的办法,也是颇为用心,关键还是用辣椒洋葱水,物理地办法,强行让赵委员宣泄感情,然后再用谈话的方式,找到关键人物,赵委员的孙子,这样一来,才让病情得到缓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