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44章 不是个省油灯
    ?    店内的服务员忙碌起来,操着地方口音很重的普通话,兴奋地开始介绍玉石的价值,以及各种不同的玉石具备的升值空间。

    一对来自湘北省的中年夫妇,站在柜台前,女销售员苦口婆心地说了很久,终于成功说服对方花费了两万元,购买了一对玉镯。不过,女销售员很了解这对中年夫妇的购买力,虽然是双职工家庭,但只有一个女儿已经出嫁,手里有一些闲钱,这种家庭的购买力在四万元左右。

    女销售员指着一对玉碗,舌灿如花地说道:“这对黄龙玉碗是我们店里现在的特价产品,曾经在几个玉石鉴定会上,被评为金奖,设计师是我们云滇省的国宝级人物叶钦大师,他现在已经八十九岁。所以每年的作品屈指可数,等十年之后,这可以当成传家之宝。”

    “既然是这么珍贵的东西,为什么会这么便宜呢?”丈夫不解地问道。

    “主要是因为现在经济不好,前段时间刚刚遭受了疫情的影响,我们的老板也受到了波及,需要现金周转,所以才会将一批上等的珍藏出手。”女销售员故意压低声音,轻声说道。

    夫妻两人顿时开始纠结,他们最多的也就买个四万多的玉石回去,现在已经买了两万的东西,在花费四万就超出了预算。不过,两人也有买点收藏品,放在家里保值的想法。

    “我建议你们还是别买。”苏韬看不下去,走到两人的身边,出言提醒道。

    女销售员顿时面色一变,如果这单生意也谈成了,自己两个月的业绩可就都完成了。

    “为什么啊!”妻子好奇地问道。

    “黄龙玉是分等级的。上好黄龙玉透明高且光泽像和田玉一样温润。黄龙玉,以黄为贵,颜色要浓郁,鲜亮。这个玉碗的等级明显是残次品,而且雕刻水平也很粗糙,绝对不是大师水平。如果你们买了的话,恐怕就得吃大亏。”苏韬在旁边小心提醒道。

    “你!”女销售员气得不行,瞪了苏韬一眼,沉声道:“这位客人,话是不能乱说的。我们这个店里每个器件都是经过精心打造的,绝对没有一件残次品。你自己不买的话,就不要乱说话,影响别人的心情。”

    苏韬将黄龙玉碗放在手上又仔细看了看,摇头苦笑道:“我虽然不是鉴宝专家,但黄龙玉的品种还是能看得出来 的。这黄龙石经过加热染色、致色剂染色,色彩不够纯,进行优化处理过。放到市场上,价格估计在千元左右,你卖四万元,未免也太黑心了吧?”

    夫妻俩见苏韬这么一说,顿时犹豫不决,女销售员狠狠地盯着苏韬看了一眼,低声道:“你这是在捣乱!”

    苏韬摇头叹气道:“真金不怕火炼,如果你们童叟无欺,我捣乱也没用!”

    女销售员跺了跺脚,朝接待区走了过去,凑到女导游旁边抱怨一番,女导游面色微变,没想到经过刚才的恐吓,还有人敢跳出来闹事。

    主要是涉及到两万元的生意被搅黄了,否则,女销售员也不会这么生气。

    女导游眉头皱了皱,苏韬这个游客,这几天并没有少买东西,她对这个年轻人还是挺有好感,总觉得有些面熟,不知在哪儿见过似的。

    没想到苏韬会这么做,这让女导游很生气。

    女导游拨通了电话,过了几分钟,那两个带头揍人的汉子走了进来,狠狠地扫了一圈,怒道:“是谁在捣乱啊?”

    女导游指了指苏韬,道:“那个年轻人,将他带出去吧,省得影响其他人购物的好心情。”

    见汉子们走进店内,其余人均是面色微变,刚才山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你跟我们出去一趟!”光头汉子指着苏韬说道,他微微皱眉,暗忖这小子虽然块头一般,个子还挺高的。

    “走吧!”苏韬耸了耸肩,将黄龙玉碗很随意地放在柜面上,与燕莎说道,“我去去就来!”

    燕莎知道苏韬的身手,低声笑道:“不要留手!”

    苏韬无奈苦笑道:“我是个文明人,怎么会那么粗鲁呢?”

    燕莎不屑地说道:“像这种恶霸,就得好好收拾。”

    苏韬跟着光头汉子走出门外,将苏韬逼到一个很偏僻的角落。

    光头汉子揪住苏韬的衣领,用手指戳着苏韬的鼻子,凶神恶煞地说道:“小子,你很牛是吧?知道这是哪儿吗?”

    “当然知道!这里是华夏。”苏韬佯作有些害怕地说道。

    “马蒂,这是我的地盘!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竟然敢坏老子的事情,信不信我让你死在这儿,永远回不了家?”光头汉子吐沫纷飞地说道。

    苏韬用手掌擦了擦脸,感觉有点恶心,他哆嗦着说道:“别啊,大哥,我再也不多嘴了。”

    光头汉子原本以为这小子有点难对付,没想到是个愣头青,朝后面退了两步,道:“看他还算老实,揍他几拳,事情就算了。”

    “就几拳?这家伙可是让人家黄了一笔四万的生意,那两个顾客现在还要求退款呢。”旁边的小弟不悦道。

    “马蒂,你想怎么样?难道把他打成重伤,才算了事?”光头汉子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小弟的脑门,这家伙未免太蠢了。

    小弟扭了扭脖子,走到苏韬对面,低声道:“臭小子,你运气不错,如果早几年来旅游,非得扒了你皮不可。”

    言毕,他挥出一拳,不过只伸出去一半,腹部传来剧痛,然后整个人腾空而起,重重地摔在前方三米处。

    光头汉子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下巴就被击中,然后被打倒在地,其余几个手下站在不远处嘻嘻哈哈地聊天,见这边发生了情况径直冲了过来,苏韬也是一拳一个,轻描淡写之间,地上倒下了一片人。

    光头汉子被打得晕了过去,迷迷糊糊之中被提起了领子,拖着朝那家闭馆的玉石铺走了过去,用力踹出一脚,将门给踢开,然后将光头汉子扔在女导游的脚边。

    女导游面色大惊,当然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发展,原本是让这帮人去教训苏韬,怎么结果颠倒了?

    “赶紧报警,有人闹事!”女导游与女销售员使了眼色,沉声提醒道。

    “对,报警!”女销售员急匆匆地拨打了110,因为这是玉石城,在当地位置很重要,所以警察很快就赶到现场,见光头汉子被打趴在地,顿时皱了皱眉,暗忖这不是当地有名的混子老兔子吗?怎么被人收拾地这么惨?

    “不好意思,请你们跟我走一趟!”出警的警员沉声说道。

    “请让我先拨个电话!”苏韬淡淡说道。

    “好的!这是你的自由。”警员皱了皱眉,苏韬这很不在乎的态度,让他感觉有些不爽,虽说老兔子是个混子,但毕竟是本地人,一般来说,警察办案还是会站在利于本地人的角度来办事儿。

    苏韬想了想,此事给芮磊打电话,比较合适,他虽然不是旅游系统或者公安系统的干部,但肯定有自己的人脉关系网。

    芮磊正在休假,见苏韬主动给自己打电话,连忙接通,笑着说道:“苏会长,你好!”

    苏韬笑道:“芮处,有件事可能要麻烦你一下,我在一家玉石铺遇到点麻烦,还希望你能关心一下。”

    “玉石铺?”芮磊注意力立马集中起来,“究竟什么事!”

    苏韬如实说道:“我和朋友一起在云滇省旅游,报了个导游团,他们让我们闭店购物。一件商品有问题,我提醒了同行的旅客,因此被人记恨上了。原来新闻上报道的,都是事实,在云滇省旅游,得十万个小心呢。”

    芮磊知道苏韬正在云滇省旅游,听他这么说,顿时觉得颜面无光,他连忙说道:“还请你稍等片刻,我现在就找人,帮你解决问题。”

    挂断了苏韬的电话,芮磊连忙给副厅长韩毅拨通了电话,语速极快地汇报道:“韩厅,苏韬出了问题,他在我们省旅游,结果遇到麻烦,现在被当地派出所拘留了。”

    韩毅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吃了一惊,苏韬是什么人物,经过此次央视媒体专访过后,他也从部委熟人那里了解过了,这家伙可是萧副总理身边的保健专家,如果他把自己的遭遇在萧副总理耳边吹个风,这岂不是要闹出大事情吗?

    韩毅连忙说道:“你稍安勿躁,我会跟公安厅和卫生厅联系,让他们介入调查此事,你赶紧给苏韬回电话,让他不要和当地人闹出更多纠纷。”

    芮磊知道韩毅担心什么,纠纷越大,苏韬吃的亏越多,后续事情处理起来就更加麻烦。

    芮磊无奈苦笑,苏韬还真不是个省油灯,从当初相识的时候,就让韩毅和自己吓了一跳,今天也是如此,恐怕要让当地部门的领导,要惊出一身冷汗了。

    “苏会长,我已经帮你联系好熟人。等会你就没事了,对于你的遭遇,我深表歉意。”芮磊无奈苦笑道。

    “谢谢芮处!”苏韬很放松,笑着说道,“我已经到派出所了。对方的气势很足,好几个民警在审我。”

    芮磊焦急道:“他们对你动手了吗?这样吧,你把手机给他们,我跟他们好好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