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39章 诺贝尔医学奖
    ?    芮磊从小就开始接受家里的熏陶,努力学习,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才,凭借自己的付出,他以优异的成绩成为了当年的县高考状元。选择大学职业的时候,他一度犹豫过,一种是学机械数控,一种是学医。最终,他选择了学医这条道路,因为父母跟他说,这是个铁饭碗。

    学医多年,他顺利一直读到研究生,毕业分配到市里最好的医院,因为在大学里非常活跃,经常参加各种各样的社团,所以他虽不是专业最好的医生,但却被医院某位副院长极为欣赏,不仅将他调到了行政上从事管理工作,还介绍了自己的女儿给他当女朋友。

    芮磊展现了良好的情商和交际能力,在行政管理岗位上表现得可圈可点,随后被医院举荐,进入卫生厅,正式成为了一名公务员,虽然还是从事卫生系统的工作,但他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为病人治病。

    许多年过去了,芮磊早已将当初在学校里的知识忘得差不多。

    芮磊一直对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很满意,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一个爱自己的妻子,他也没有太大的野心,只盼望混到足够的时间,然后往上升一级。不求大富大贵,但求无过。

    芮磊从未想到,自己会有如此巨大的勇气,深入疫区之中,跟一群濒临死亡的村民相处这么多天。

    在七山岭村的这段时间,他放下了处长的架子,每天和岐黄慈善援助队的中医一样,处理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他也没想到,原来中医真的有这么神奇。自从岐黄慈善援助队,进入七山岭村之后,不仅没有再发生一起死亡,而且受到传染的人也极为少见。

    芮磊和岐黄慈善援助队相处的时间,他深深被这群身上满是热血和激情的中医新生力量所感动。

    当第一例病人被彻底治愈,芮磊第一时间给省卫生厅的领导汇报这个好消息,副厅长韩毅很是振奋,沉声道:“小芮,你做得不错,这次等你回来之后,一定给你记大功。”

    芮磊谦虚地感慨道:“韩厅,我只是将功补过而已,能够解决此次疫情,完全是以苏会长为代表的岐黄慈善救援队,做出了难以磨灭的贡献。”

    “哦?不是说,由安德森研究出抗毒药剂吗?”韩毅困惑地问道。

    “安德森只是从一种草药中提取到了可以治疗病毒的成分。这种草药是由苏会长亲自深入丛林之中,耗费了七天之久,才找到的。”芮磊连忙详细地将始末介绍给韩毅。

    “原来是这样!”韩毅也是有点无地自容,“我们当初考虑不周,等你们回来之后,我会给你们办庆功宴。在宴会上,亲自向苏会长赔罪道歉。”

    芮磊淡淡一笑,如今事情得以顺利解决,是应该为当初的疏忽,表达诚挚的歉意。

    挂断了电话,芮磊走进了帐篷,苏韬和安德森正在面红耳赤地争执着什么,芮磊有些吃惊,吓了一跳,这不是已经找到了抗毒药剂,怎么又开始闹矛盾了?

    在芮磊看来,两位都功不可没,是七山岭村民以及无数受到疫情影响病人的恩人。

    走进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弄错了,安德森喝了两杯当地度数很高的白酒,因此露出了醉态。他郑重地邀请苏韬前往瑞典参加一个学术演讲,因为觉得苏韬一定可以用中医征服那些参会者。

    “苏!你的医术,让我感觉到震惊。那些现代医学家,应该要正视伟大的中医。”安德森打了个酒嗝,断断续续地说道。

    乔雪在旁边连忙翻译,然后补上一句,“我的老师今天太开心了,所以有些失态,还请你见谅。”

    苏韬耸了耸肩,笑着说道:“安德森先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我会考虑他的建议,有机会一定拜访他。不过,想让中医名扬海外,靠我一个人肯定是不行的。如果我出国造访,一定是带着一群人前往。”

    乔雪又将苏韬的意思翻译给了安德森。

    “好主意!”安德森拍了拍掌,“等我回国之后,就会安排此事,还希望你届时不要拒绝。”

    苏韬原本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安德森如此重视,点头笑道:“一言为定!”

    “对了!”安德森说到此处,脸上露出极为惭愧之色,“我们之间有一个赌约!”

    “有吗?我已经忘记了!”苏韬大声笑道,安德森虽然性格有些固执,但是一个品德不错的人,人家大老远过来支援,你还赚人家钱,那岂不是太不厚道了。

    “不行!既然打赌,那就一定要执行,我可不想当一个不守信约的混蛋。”安德森很认真地说道,“我会将钱打入岐黄慈善的账号,为华夏中医的发展,提供一笔基金。”

    苏韬微微一怔,笑道:“那就按照你的意思来办。”

    将私人赌约,以这种比较正规的方式来处理,可以让两人之间的矛盾,不至于那么尴尬。

    对于安德森而言,将自己的钱交给一个慈善机构做公益,总比送到他的私人腰包,心里会舒服一点,算是一个不错的折中办法。

    苏韬暗忖安德森这老家伙,还真是个死要面子的人。

    不过,从安德森的语气和态度看得出来,他已经将自己视作一个可靠的朋友。

    自己用实力让安德森改变他对自己和中医的看法。

    虽然一开始的四气汤,或许会让安德森质疑,但当病人服用了加入思茅蛇菰之后的新四气汤,迅速有起效之后,他就改变了想法。

    能够成为一名杰出的病毒学家,他有质疑一切的精神,也有宽人待物的胸怀。

    而且,苏韬从丛林里带回来的那两个药瓶,从里面的残余来分析,确实与七山岭病毒有关,根据分析之后,安德森得出了结果,这是一种变异的肝炎病毒,传染性极强,而且进入人体之后,会迅速繁殖。

    随后,安德森从思茅蛇菰中找到了克制这种病毒的成分,能够通过化学合成的方式,批量生产,这样就可以解决思茅蛇量产不足的问题。

    严格意义上来讲,苏韬和安德森联手解决了这次危机。

    当然,苏韬起到了主导作用。

    “苏,我做了一个决定。今年申报诺贝尔奖的材料,将以这次疫情为主,我会在上面添加你的名字。”安德森兴奋地说道。

    “这会不会太唐突了?”苏韬听乔雪翻译完,苦笑道,“这会影响你今年获奖的!”

    一般来说,诺贝尔医学奖会奖给那些研究多年,对人类医学事业有杰出贡献的人。

    安德森和苏韬在短短几天内,就解决了疫病,显然会影响评委在评判中的印象分。

    “不!如果那些评委不瞎的话,肯定能看出我们的成就。”安德森低声道,“我们从思茅蛇菰中提取出来的成分,不仅对这种新型肝炎病毒有作用,还能对肝癌起到扼制作用。”

    肝癌是人类最难以解决的绝症之一,安德森还没有做更具体的研究,但他已经得到了灵感。

    苏韬笑着说道:“这是你的工作,为何要拉上我?”

    “不不不,我绝不是那种贪功的人。”安德森微笑道,“而且,研究的过程中有很多细节,我也需要你给我灵感。”

    苏韬暗忖这恐怕是安德森酒醉之言,没有太在意,笑着应付道:“如果真能和你一起申报诺贝尔医学奖,那真是我的荣幸了。”

    安德森因为解决了问题,不久之后就可以回国,所以心情特别愉快,他晚上没有吃面包、奶酪和罐头,而是和苏韬他们一起享用了地道的土菜,当一盘盘被炸得金黄的蚂蚱端上桌,安德森的脸都绿了。

    不过,当蚂蚱入口之后,安德森却发现特别美味。

    苏韬发现安德森这个老外,还是挺单纯的,这与外国人的文化有关,有了酒和美食之后,就会变成乐天派。

    在七山岭村又滞留两日,安德森团队和岐黄慈善救援队,在稳定局势之后,开始撤离,由市县组织的医疗队伍全面接受后续的工作。

    当车队抵达云滇省卫生厅大楼,外面早已等候多人,当苏韬踏出车门,一名个子不高,身体微微发福的中年男子立即迎了上来,用力地握着苏韬的手,连声道:“苏专家,我是云滇省副省长唐永正。我代表省政府感谢你的无私相助。”

    苏韬没想到云滇省动作这么大,竟然安排了副省长接待自己,笑着说道:“唐省长,您过谦了。这是我们医护工作者的天职,责无旁贷。”

    唐永正刚得到苏韬的资料,也是颇为意外,因为他知道苏韬是一个国医专家,甚至卫生部副部长魏群还给苏韬亲自捋顺在云滇省的关系。

    但没想到苏韬竟然这么年轻,看上去就像是个大一的新生,不过,从他与自己交流时不卑不亢的气度来看,应该是见惯了世面,心中暗自钦佩了一句,果然英雄出少年。

    云滇省卫生厅专门开了一个表彰大会,对此次参与救灾的人员进行了通报表扬,并提供了不错的奖金。

    芮磊无疑是此次行动获益最大的人,履历上添上了这么浓墨重彩的一笔,前途不可限量。

    所以在庆功晚宴上,芮磊多次找到苏韬敬酒,表达内心的感谢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