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37章 烽火任务失败
    ?    刘建伟和唐诗刚冲出房间,已经有援兵赶到,刘建伟沉声道:“我殿后,你先走。”

    唐诗没有犹豫,直接按照早就定好的撤退路线逃离。

    这是战场,没有时间瞻前顾后,婆婆妈妈。

    烽火此次行动,也并非打无准备之仗,因为龙组早已打过头阵,在对接之后,他们对应氏集团的大厦并不是一无所知。

    他们的行动很完善,否则也不会悄无声息地潜入大厦。

    只不过应雄太过阴险,所以行动完全暴露了。

    唐诗收拾几名拦路的雇佣兵,气喘吁吁地抵达楼下,等了片刻之后,黑金和元兰收到信号,前来回合。

    “老刘呢?”元兰皱眉道。

    “他在殿后!”唐诗担忧道。

    “我去接他,你们现在撤离。”黑金粗声说道。

    元兰思忖片刻,沉声嘱咐道:“注意安全!”

    他们是在执行任务,首要目标是将解毒药剂给带出去,至于黑金去救刘建伟,因为刘建伟严格意义还不算是烽火的人,他们有义务保证刘建伟的安全。

    言毕,黑金端着机枪冲了出去,等外面出现哒哒的枪鸣声,元兰和唐诗迅速动身,冲入一个房间,干净利落地灭掉两个潜伏的雇佣兵,然后直接用枪在窗户上射击数枪。

    钢化玻璃被打碎,元兰从口袋里掏出控制开关,数秒之后,迎面射来一个黑色的物体,直接砸入墙体,随后物体开始变形,从尖端浮出爪子,紧紧地固定在墙壁上。

    唐诗先是纵身一跃,身轻如燕,顺着铁索,往下匀速滑去,而元兰警惕地望了一眼身后,见有人冲入,反身射击数枪之后,紧随唐诗飘然而去。

    元兰朝窗口望去,有雇佣兵疯狂地扫射,枪口吞吐着红色的火舌,黑夜之中,枪声和叫骂声混合在一起,刺破了寂静。

    等落地之后,唐诗和元兰钻入隐蔽在暗处的一辆黑色的商务轿车内,元兰翻看了一下手腕,沉声道:“我们等待五分钟,如果他们追不上,我们就得撤离。”

    那些雇佣兵从大厦走出,抵达现在这个地方,差不多要五分钟时间。

    唐诗鼻子一酸,沉声道:“我们不能丢下他们不管!”

    元兰深吸一口气,低声道:“我们是在执行任务,不能感情用事。如果我们因为等待他们,导致任务失败,他们的牺牲就白费了。”

    唐诗眼眶中闪出泪花,道:“元组长,你带着药剂撤退,我要重新回去,营救黑金和刘建伟。”

    元兰沉声道:“唐诗,不要任性。否则,你就不配成为烽火的成员,记住,你得执行命令,你要成熟起来。”

    唐诗倔强地咬着嘴唇,泪光在眼睛里打转。

    元兰沉声道:“我们的生命早就贡献给了组织和国家。”

    唐诗没有继续坚持,泪水滴落在腿上。

    元兰暗叹了一口气,唐诗还是太感性了一点,不适合这个经常面对生离死别的特殊工作。

    突然,噗通一声,一个人影落地。

    唐诗惊喜地说道:“有人!”

    元兰赶紧打开车门,迎了过去,扶住了刘建伟,他的伤势严重,身上多处中枪,鲜血染红了他衣服。

    “对不起!”刘建伟虎目流泪,“我没能将黑金带回来。”

    听到刘建伟这么说,元兰面色大变,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将几乎要昏迷的刘建伟扶入后排。

    几秒钟之后,商务车迅速驶出,又过了几分钟,一群人来到了刚刚停车的地方,为首的是穆恩斯,他蹲下身,在地上捻了捻车痕的泥土,然后对着挂在耳朵上的话筒,道:“其余三人已经逃脱!”

    “损失了这么多人,竟然只留下了一个人,你们还真够废物的!”应雄极为不满地抱怨道。

    穆恩斯见死了那么多兄弟,心中也有怒火,沉声道:“老板,话不能这么说,我们可是拿生命在为你办事。不是我们太弱,而是这帮人实力太强了。”

    “别罗嗦了。我会给你足够多的钱。有了钱,你在中欧的基地可以吸引无数的人为你卖命。”应雄不悦地说道,“对了,听说你们抓到了一个?”

    “没错,血债血偿,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穆恩斯阴冷地说道。

    “那是你们的战利品,是死是活,当然任由你们来处置。”应雄放松地笑道,“明天真正的抗毒药剂,将从一个特殊的渠道送至国内,届时要增加安保力量,不要像今天这样,竟然给对方找到了破绽。”

    现在设下的防备,只是为了后面的安保演习而已。

    所以实验室里,丢了一个密码箱,他一点都不担心。

    “老板,请你放心,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再失望。”穆恩斯沉声说道。

    带着一群人,重新回到大厦内,在一件封闭的屋子内,穆恩斯见到了躺在地上,浑身上下都是血污的黑金。

    他见黑金一动也不动,皱眉低声问道:“他死了?”

    “这家伙命很硬,身上中了那么多枪,刚才竟然还试图逃脱,幸亏我们警惕!”旁边的手下沉声说道。

    穆恩斯狞笑一声,走到黑金的身边,用力地抬腿,踹中了黑金的腹部,黑金虽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但受到重击,身体本能反应,吃痛之下,将身体蜷缩在一起。

    穆恩斯沉声道:“找医生,给他治疗。”

    属下意外道:“他刚才可是杀了那么多兄弟!”

    穆恩斯阴沉着脸,目光锐利地扫视了一圈,沉声道:“我们可以泄愤杀了他,也可以用他来做一笔交易,赚一笔赎金。你选择哪一种呢?”

    属下愣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道:“我这就去安排!”

    ……

    回到燕京某个临时基地,元兰将银色密码箱交给一名从军方总医院聘请过来的病毒研究专家。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专家从实验室里走出来,摇头苦笑道:“你们带回来的那两瓶液体,与七山岭病毒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种普通的病毒及解毒药剂。”

    元兰顿时沉默,没想到这次冒着生命危险,竟然没有拿到想要的东西,为此还导致黑金如今生死未卜。

    “现在怎么办?”唐诗目光复杂地投向元兰。

    “只能继续跟踪、监视他们!”元兰叹了口气,沉声说道。

    这次行动无疑是彻底失败了,谁能想到应雄会如此奸诈。

    “那黑金呢?”唐诗担忧地问道。

    “等待吧。”元兰道,“如果他没死的话,对方肯定会跟我们要求赎金。”

    元兰对这些雇佣兵很了解,他们不会为亡者着想,眼中除了钱,还是钱。

    唐诗点了点头,自从加入烽火以来,黑金一直像大哥一样照顾自己,如今黑金突然遇难,让她完全失去了分寸。

    “先去照顾刘建伟吧!要给他找一个好的医生。对了,你赶紧去三味堂请凌玉过来,有他在的话,刘建伟就安全了。”元兰头脑依然清晰,给唐诗安排工作。

    “我现在就去!”唐诗毫不犹豫地离开临时基地。

    等唐诗消失后,元兰拨通了火神的手机号码,沉声道:“对不起,任务失败了。”

    “唉!应雄果然比想象中更加深不可测,他似乎已经脱离了应氏家族。幕后有一个深不可测的势力暗中支持。”燕无尽无奈地说道。

    这次疫情比想象中要复杂,牵扯到国内外多个势力的缠斗。

    应雄并不可怕,他背后还有强大的势力,以至于烽火和龙组都不能快刀斩乱麻。

    “既然已经确定此次灾难,是他造成的,为何不直接将他抓捕?”元兰难以理解地说道。

    “现实比你想象得更加复杂,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他参与了这个事件。如果贸然对他进行抓捕,会打草惊蛇,更会遭到国际上的谴责。另外,如果他不交出抗毒药剂,同时我们研究不出对症的办法,岂不是要让更多的人承受痛苦。国家每天都在损失巨大的财富,所以为了稳定,我们必须冷静,必要的时候,还得妥协。”燕无尽无奈地解释道。

    “他制造了如此重大的灾难,究竟是为了什么?”元兰愤怒地说道,世界上最大委屈,莫过于此,明知这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人,但你却无能为力。

    “应氏集团和卡斯托制药集团,一起合伙投资了一家医药销售公司。这家公司早在三个月于境外上市,如今得到利好消息,股价连续多日涨停。”燕无尽叹气道。

    这家医药销售公司的董事非常复杂,除了应雄之外,还有几个国际上著名的大家族。如果华夏没有足够的证据,就对应雄下手,那几个大家族联手之下,华夏势必要遭遇很多困难,像当年的金融风暴,有可能再次席卷而来。

    更重要的是,应雄手中掌握抗毒药剂,早一天拿出来,可以减少国家的损失,拯救许多深受疫病影响的人,让国家恢复宁静。

    “为了一己私利,竟然让整个国家蒙受巨大的损失,实在是太可恶了。”元兰银牙咬着嘴唇,几乎要滴出血来。

    这种人比起那些哄抬物价的药材商人还要令人作呕,他这是制造国难发财。

    “只希望他早点公布解毒药剂。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以及国家每天的损失,远比他赚的钱,要多多了。”燕无尽声音沧桑地说道。

    “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元兰沉声发誓道。

    “别冲动,等我的命令吧。”燕无尽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