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36章 烽火也在行动
    ?    应雄坐在巨大的显示屏幕前,上面有许多个分窗口,他不时地操控按键,调出大厦内即时的视频。

    视频里出现五六个穿着黑衣,蒙着面具的身影,他们脚步轻便,因此画面上几乎只存在两三秒,便会瞬间消失,然后应雄必须要调出其他摄像头,才能追踪到他们的去向。

    “是不是可以出动了?”身边穿着防弹衣,身材高大的西方雇佣兵头领穆恩斯,嘴角带着一抹阴邪的笑容。

    “不要着急,让他们得到想要的东西,然后再给予重击,这样才更加有意思。”应雄喝了一口洋酒,用手指撇掉酒渍,兴奋地笑道。

    “他们好像发现不对劲了。”穆恩斯微微一怔,因为某个窗口,一个人正对着摄像头。

    他的话音刚落,画面突然变成了雪花。

    “烽火的实力不错,比想象中要更聪明。”应雄见分窗口画面陆续出现雪花,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们太调皮了,罢了,现在就给他们一点教训吧。”

    穆恩斯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咧嘴笑了笑,走出了监控室。

    “组长,这似乎是个陷阱!”黑金沉声说道,“他们早就发现我们,故意不安排人出面阻挠,恐怕是等我们上钩。”

    “你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吗?”元兰蹲在墙角,低声问道。

    “没有!”黑金无奈道。

    “那我们撤离?”元兰反问道。

    “不行!”黑金叹气道。

    “现在对我们而言,前进是唯一的选择,无论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们都不能退缩,因为每迟疑分秒,有可能导致许多人陷入困境。”元兰凝眉,语气认真地说道,“烽火成员从来不怕牺牲。”

    言毕,她朝身后不远处的刘建伟,淡淡道:“你还不是烽火成员,如果恐惧,现在就可以离开。”

    刘建伟不屑地看了一眼元兰,怒道:“你把老子看成什么人了?既然一起行动,那么大家就是伙伴,我可不是不讲义气的人。”

    元兰伏在地上,点了点头,道:“我们破坏了他们的摄像头,等下他们就会出动。我和黑金负责缠住对手,你和唐诗直接去找解毒药剂。”

    刘建伟正准备要求,自己来负责拖住对面,这时不远处的长廊里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已经来不及再商量了。

    眨眼间,数名雇佣兵就从拐角冲了过来,他们手里端着枪支,走在最前面的雇佣兵,二话不说,就扣动了扳机,子弹打在墙壁上,砸出了深深的弹坑。

    元兰低声与黑金道:“火力压制。”

    黑金卸下肩膀上扛着的内格夫5.56mm口径轻机枪,一阵点射,瞬间有三人倒地。

    用机枪打出狙击步枪的节奏,可见黑金的恐怖实力。

    “你们赶紧走!”元兰目光朝右侧的铁门,望了一眼,命令道。

    刘建伟还没有反应过来,在生活中一向呆萌的唐诗,此刻已经条件反射般地冲了出去,刘建伟咬咬牙,暗叹了一口气,紧随唐诗其后。

    在黑金精准的火力压制之下,对面的雇佣兵损失了好几个人头之后,再也不敢轻易冒头。

    突然对面的枪火声停了下来,元兰意识到不好,沉声道:“赶紧走!”

    只见一个扛着“铁拳”3式60毫米火箭筒的雇佣兵冲了出来,“嗖”的一声巨响之后,黑金和元兰原本隐蔽的墙体,瞬间被炸成了碎渣。

    雇佣兵欢呼一声,持着枪械,警惕地追了过去,墙体下方没有发现尸体,黑金和元兰及时逃脱。

    黑金和元兰此刻躲在一间小办公室内,黑金骂骂咧咧道:“这群够娘养的,还真够狠的,火力这么狠,难怪龙组会损了那么多人。”

    元兰发现黑金的小腿在流血,刚才被炮弹的残片给刮伤,她迅速地从口袋里取出绷带,给黑金包扎好。

    元兰叹了口气道:“没想到应氏集团这么丧心病狂,竟然在大厦内安排了这么多雇佣兵。”

    黑金沉声道:“谁让他有靠山呢。如果找到解毒药剂,就可以证明应雄是此次疫病的幕后指使者,那么就可以正式地递交到上级部门,将应雄给逮捕。”

    元兰点了点头,没有证据之前,他们的行动是见不得光的,简而言之,他们现在的身份和这些雇佣兵一样,是不受认可的。

    没有搜查令,他们擅自进入别人的私人领地,对方有资格给予反击。

    简而言之,如果拿不到应雄操纵阴谋的证据,他们现在死了也是白死。

    不过,若是能找到应雄勾结托斯卡制药,导演这场阴谋的证据,应雄将受到严厉的惩罚。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不大乐观,因为他们和龙组一样,陷入对方精心布置的困局。

    刘建伟和唐诗已经冲到更上面一层,按照龙组提供的数据,抗毒药剂极有可能藏在这处的某个房间。

    “小心!”唐诗刚准备冲出去,被刘建伟给拉了一下,一颗子弹几乎贴着唐诗的鼻子,击入墙壁之中。

    “谢谢!”唐诗深吸一口气,她灵便地冲出去,扣中手枪扳机。

    “啪啪啪”

    一阵急促的枪声过后,唐诗轻嘘了口气,“没事了!”

    刘建伟暗叹了一口气,虽然论空手搏击,他一个人收拾二三十个人,也不在话下。但面对子弹,他有些无能为力。

    人不过是血肉之躯,要害挨上一粒枪子儿,再厉害,也得跪!

    相反,唐诗虽然徒手搏斗不算强,但她对枪械的运用如火纯青,扣动扳机的时候,冷静而自信,这让刘建伟了解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战场。

    自己以前厮混格斗场,那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刘建伟越来越兴奋,他发现这才是真正的刺激,以前的日子,都白活了。

    刘建伟原来不屑用枪,但此刻也掏出了行动之前发给自己的手枪,按照黑金之前指导自己的方法,做好射击的准备。

    他们来到一个墙柱的旁边,斜前方也潜伏着雇佣兵。

    “我们要找的东西,肯定就在那个房间!”唐诗分析道,“那边有大量的兵力,显然是为了守护什么东西。”

    刘建伟咧嘴,豪爽地笑道:“你在这边等着,我过去探探虚实。”

    唐诗还没有反应过来,刘建伟就闪了出去,对面一直观察着这边,见刘建伟如同猎豹般冲出来,反应很快。不过,他们刚准备射击,最前面的一人,刚露出脑袋,就闷哼一声,倒在地上,脑门正中出现一个血洞,汩汩流出鲜血。

    唐诗虽然实习转正没多久,但她的素养很高,比对方更快反应过来,开始用自己精准的的枪法开始掩护。

    而刘建伟也展示了他惊人的武术功底,整个人几乎贴着墙面,朝对方飞驰而去。

    几个呼吸之间,已经出现敌人的身前,然后近距离扣动扳机。

    动作一气喝成,霸道而凌厉,顺利近身之后的刘建伟,如同虎入羊群,杀气凌然,数秒之后,已经没有人能站起身。

    唐诗深吸了一口气,紧追而来,虽说刘建伟的枪法不怎么样,但近距离的射击,根本不要什么准头。

    “原来枪还可以这么玩!”唐诗无奈苦笑,按理来说,枪应该是远程攻击武器,但刘建伟凭借超卓的身法,直接近身攻击,将枪变成了近距离的武器。

    危机并没有结束,唐诗不停地扣动扳机,随时随地都会有人倒下,而刘建伟如同猛虎下山,直接冲脸杀戮,打得对面雇佣兵溃不成军。

    唐诗对刘建伟也有了新的认识,她原本觉得黑金是自己认识的人当中,最虎的男人,如今和刘建伟相比,明显差了一个档次。

    这与两人的性格有关系,刘建伟更加的勇猛,黑金考虑问题更加谨慎。

    但不代表刘建伟是盲目横冲直撞,他凭借丰富的近身格斗经验,能顺利地躲过各种危险。

    这样的人,拥有战斗之王的潜质,能自然而然的躲避危险,这种嗅觉难能可贵,即使经过千百场锤炼,也不一定能练出来。

    而刘建伟拥有这个天赋。

    但,让人绝望的是,雇佣兵源源不断,他们如同蚂蚁一般,疯狂地汹涌而至。

    这些都是在战争中活下来的老兵,他们知道越是越到这种精英,越是得咬牙顶住。

    黑金和元兰在不停地战斗,要拖住唐诗和刘建伟身后的敌人,防止他们被两面包夹。

    又干掉了一拨人,刘建伟和唐诗终于破门,冲入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按照陈列来看,是一个实验室,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玻璃仪器。一个头发银白的外国男子惊讶地望着这两个入侵者,用英语震惊地问道:“你们是谁?”

    刘建伟没有闲情逸致了解他在说什么,冲过去就是一拳,砸在他的面颊,直接将他鼻梁上的眼镜给砸烂。

    唐诗沉声用英语问道:“七山岭病毒的抗毒药剂在哪儿?”

    “不要伤害我!”银发外国人颤抖地指了指不远处,“在那边的保险柜里。”

    唐诗和刘建伟对视了一眼,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但还是将他押到了保险柜边,现在情况紧急,不用多久,很快就会有援兵赶到。

    “打开保险柜!”唐诗用枪指着老外的太阳穴道。

    老外深吸了口气,哆嗦着旋动按钮,咔哒一声,保险柜的门打开,里面摆放着被小心封存的银色密码箱。

    老外又顺从地打开了密码箱,里面露出两个一百多毫升的药瓶。

    刘建伟迅速地关上密码箱,用力地踹了一脚老外。

    老外痛嚎一声,砸在不远处的桌子上,笨重地身体将实验用的玻璃器皿碾压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