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35章 思茅蛇菰之秘
    ?    苏韬在丛林里已经生活了七天,他按照应雄和两名外国人打猎的路线,重新走了一遍。

    如同自己猜想的一样,应雄并不是为了打猎而进山,他们走得很深,仿佛是为了图谋什么。

    到了第七天,苏韬没有继续往前走,因为前面再也无路可走,应雄和那两个老外的终点就在附近了。

    虽然应雄和老外离开这里多日,但他们沿途留下了许多生活垃圾,而且还留下了很多动物的尸体,凭借这些很细微的线索,苏韬才能够找到这里。

    让苏韬感觉内心沉重的是,这种病毒不仅会人类之间进行传播,一路行来,他发现了许多动物的尸体,根据初步检查,应该是七山岭病毒。

    他在周围来回搜寻了好几圈,最终在一棵大树下,站住了脚步,然后从行医箱里取出了一把刀子,将泥土给掘开。

    有花费了一分钟的时间,苏韬发现了两个褐色的药瓶和两个废弃的针管,面色变得凝重,暗叹了一口气,这其中恐怕有瘸子叔受到了病毒的传染,但应雄和那两个老外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原因。

    按照七山岭病毒的强大传染性,应雄等人和瘸子叔相处了好几天,按理也会受到传染,他们并没有出现问题,而只有瘸子叔一人出现问题,那说明应雄等人肯定服用了特殊的药物。

    所以苏韬才会在山上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就是为了找到应雄和两名外国人留下药物的痕迹。

    当然,这瓶子里曾经装过的药物,一种可能是抗毒药剂,另一种可能是导致瘸子叔染病的毒源。

    无论是哪种,都值得带回去。

    苏韬取出纱布,正准备将瓶子和针管装进去,突然右侧传来一股寒意,他连忙侧身躲避,一条绿色的毒蛇如同箭矢一般划过,几乎差一点就会咬中自己。

    苏韬反应极快,顺手飞出一根银针,准确地刺中毒蛇,将之钉在了地面上。

    苏韬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云滇省最有名的毒蛇之一,当地人称作飞蛇,拇指大小,身上有金钱斑,黑色毒牙,两寸位置有翅膀,小三角头,被咬到几分钟内必死无疑。

    苏韬身上涂抹了驱蛇的雄黄,按理来说,任何蛇类都会避之不及,主动袭击自己,肯定有什么特别原因。

    最后他目光落树下一处紫红色的思茅蛇菰上,若有所思,蹲下身体,将思茅蛇菰摘了,小心翼翼地放在行医箱中。

    已经到了终点,没有必要继续往前走,苏韬看了一眼天空,按照原路准备返还,他行走了半个小时,突然皱了皱眉,站住脚步,沉声道:“谁?”

    一个人从树上落下,跪在地上,道:“龙婆,是我,你的佛徒巴颂。”

    “原来是你!”苏韬轻松笑道,“吓了我一跳,我还以为是敌人呢?你们怎么来了?”

    巴颂依然没有抬头,道:“因为您几天没有消息,所以受到命令前来寻找你。”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心中还是有些温暖,自己身居丛林,还有那么多人牵挂着自己。

    “走吧,我们下山!”苏韬轻松笑道。

    巴颂点了点头,吹了个口哨,其余六人纷纷落地,苏韬扫了一眼,这些人都和巴颂一样,跪着向自己行礼,苏韬虽然有些不习惯,但也没有阻止,毕竟这是他们的信仰,不能强行改变。

    临近傍晚,苏韬终于走出丛林,掏出手机,发现许多未接电话和短信,连忙逐一发了出去,报平安。

    发现宋思辰打算来七山岭村,连忙打了个电话过去。

    宋思辰刚抵达省会,接到苏韬的电话之后,算是悬着的一颗石头落了地。

    “师父,你就别来了,不出意外,今晚我就能解决疫病。”苏韬笑着说道。

    “真的吗?”宋思辰对苏韬很了解,如非有十足的把握,他绝对不会说出这么狂妄的话。

    “没错,我这次去山里走了一趟,收获不小。”苏韬信心十足地说道,“跟你一两句话说不清楚,我现在急着去配制药剂,等事情顺利结束之后,再向你说明始末。”

    见苏韬进入临时医疗基地,巴颂等八人也消影,他们是苏韬安排在暗处的一股力量。

    廖华实正在帐篷内给一个病人针灸结束,听到外面传来孔思雨惊喜的声音,“苏会长,你回来了啊?”

    廖华实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笑道:“你终于回来了!看你的气色还不错,比我还好一点。”

    苏韬笑道:“我有几年深山生活经验,看到大山,就跟回到家一样,比你们还活得潇洒。”

    廖华实微微一笑,突然面色一沉,低声道:“有结果了吗?”

    “有!”苏韬从行医箱中取出思茅蛇菰,低声道:“你将它放入四气汤中,再给病人服下。”

    “思茅蛇菰?”廖华实熟知百草,知道这是云滇常见的一种中草药,又叫做鹿仙草,益肾养阴,清热止血,有显着的抗肝癌作用。

    “没错!”苏韬没有说明原因,“赶紧先熬药吧。”

    主要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一切都是根据自己的猜测而已。

    十几分钟之后,廖华实调制好了加入了思茅蛇菰的四气汤,给一名病人服用,又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廖华实给病人搭脉,脸上先是震惊,随后露出惊喜之色,匆匆找到苏韬,“苏会长,加入思茅蛇菰之后,果然病人有了明显好转,难道思茅蛇菰含有克制病毒的成分?”

    “说来也是巧合!”苏韬指着桌上的针管和瓶子,“我沿路找到了那几个进山的外来者,发现了不少动物也感染了病毒,最终在他们的作案工具发现了药瓶和针管。这个时候一条飞蛇主动攻击我。我身上可是涂抹了雄黄,它之所以攻击我,肯定是因为误以为我碰了它什么重要的东西。旁边正好有一株思茅蛇菰,然后我就带回来了。”

    “我明白了!思茅蛇菰含有抗病毒的成分,飞蛇为了抢到它,才会进攻你。”廖华实点头唏嘘道。

    “大概差不多,不过跟我的分析有点差别。病毒对哺乳类动物有效,飞蛇之前在思茅蛇菰旁边肯定猎取到不少寻觅而来的哺乳类动物。如果我摘掉了思茅蛇菰,岂不是断了它的口粮来源?所以它才会向我进攻的!”苏韬笑着说道,“我得见见安德森!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为什么要告诉他?”廖华实不解地问道。

    “在解析药物成分上,我们处于劣势。”苏韬耐心地解释道,“思茅蛇菰是一种比较罕见的中草药,它的数量是有限的。现在全国范围发生这么大规模的疫病,哪里能找到这么多的思茅蛇菰。所以让安德森分析出药物成分,然后再用西医的办法量产,这样就可以解决问题了。”

    廖华实感慨道:“还是你想得周到!”

    “带上一份加入思茅蛇菰的四气汤,我们去隔壁看看!”苏韬笑着说道。

    来到了隔壁帐篷,很多人都和廖华实打招呼,苏韬发现乔雪没出现,估计是有意躲着廖华实,看来这对男女的感情进展不错,自己倒是有些低估了廖华实的泡妞水平。

    “我带来了全新的四气汤!”廖华实将汤碗递给了布鲁斯。

    布鲁斯对廖华实很信任,这个时候就算是一碗毒药,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怎么样?”廖华实关心地问道。

    “哦,当然是,一如既往地难喝!”布鲁斯皱眉,咂嘴道。

    廖华实暗叹了一口气,等下再跟布鲁斯检查一番吧,“请安德森专家出来一下,我们苏会长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他商量。”

    “这个恐怕比较难。安德森老师正在实验之中,没人愿意在这个时候打扰他,因为他就像一直咆哮的怪兽,谁如果惹他不高兴,会被他撕成碎片的。”另外一人夸张地说道。

    “我进去看看!”苏韬低声在廖华实的耳边说了一句,然后朝里面走了过去。

    距离进入临时实验室还有几步,乔雪突然从后面追了过来,道:“赶紧站住!”

    言毕,她张开手臂,挡住门,“我的老师正在里面研究治疗病毒的药剂,你不能进去打扰他。”

    苏韬上下打量乔雪,难怪廖华实对她如此情有独钟,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多了一抹内涵与成熟,皮肤白皙,身材曼妙凹凸,体态匀称丰盈,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则瘦,

    苏韬叹了口气,道:“你如果继续拦住我,我就对你动手了啊。”

    乔雪瞪着苏韬,摆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轻轻一甩手,将乔雪推到了一边,直接冲入安德森的实验室。

    安德森沉浸在实验之中,突然发现有人闯入,被下了一大跳。

    苏韬没有跟安德森废话,从行医箱里取出药瓶和针管,与随后赶到的乔雪,道:“让他化验一下,这是不是导致病毒的根源?”

    乔雪微微一怔,不知道苏韬的用意,下意识地翻译给安德森。

    安德森沉默片刻,见苏韬面色平静,眼神真挚,缓缓取过药瓶和针管,开始化验其中残留物的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