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33章 消失了的苏韬
    一场灾难,不经意之间席卷了华夏大地,在疫情比较严重的城市,学校停课,工厂停止上班,商业cbd关上了大门,原本繁花似锦的街道,空旷而冷清。

    医院外面拉起了警戒线,每天都有救护车将来自不同地方的病人接入其中。有不少情况比较严重的疫区,与外界直接进行隔离,每天由专人将食物送入。

    坐在宽松的沙发上,应雄不紧不慢地喝着一杯洋酒,他很少看电视新闻,但这几天每天都会关注。

    电视新闻里,萧副总理走进云海著名的医院内,这家医院曾经多次在防疫工作中做出巨大的贡献。走在萧副总理身边的是这家医院的明星大夫,呼吸病学专家——钟北海。

    钟北海曾经在十几年前的疫情中表现突出,获得最高殊荣,这次他所带领的疫情防治小组,也是此次国家寄予厚望的核心部门。

    “托尼,钟北海就是我们国家最厉害的大夫,你觉得他要花费多久时间,能够研制出抗毒药剂呢?”应雄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对新闻没有任何兴趣,正在摆弄着手机的托尼。

    托尼抬起头,淡淡一笑,道:“即使国际上最好的病毒专家,想要破解这种新型病毒,也需要两周以上的时间。这位姓钟的专家,在华夏或许是第一,但他在国际上只能排在十名之后。还请你相信我团队的实力。”

    应雄哈哈大笑道:“托斯卡集团的研究团队实力有多强,我自然不会怀疑。不过,还得让疫情发酵一段时间,现在如果直接拿出底牌的话,还没法达到我们的预期。”

    “不过,你可以先放出消息,这样好慢慢过渡。”托尼随意地说道,他知道应雄足够精明,如何让这场自导自演的人为灾难变得顺理成章。

    “所以你明天要和我共同出席卫生部举办的紧急协调会,让他们知道我们现在加入防止疫情的队伍中。”应雄露出自信的笑容,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愿意为你效劳!”托尼举杯,“越来越喜欢和你合作了。不过,从我得到的消息,似乎早就有人盯上你了。”

    应雄耸了耸肩,道:“这个社会一是要讲证据,二是要看实力。我不是任由人揉捏的软柿子,想要找我的麻烦,就得拿出真凭实据。我在处理得很小心,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

    托尼点了点头,眸光清亮地看了一眼应雄,内心对这个人还是有些敬畏。

    他说得那么轻松,其实是在用人命作为代价,为了牟取足够的利益,那些无辜的大众受到疫病的折磨,太多人死于无辜,而应雄作为这场国难的策划者,其实也是刽子手。

    跟这样漠视人命的家伙周旋,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不过也让托尼觉得特别刺激。

    放在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应雄接到了一个电话,听到电话里的声音,他眉头微微一皱,不悦道:“爸,我再次重申,这件事情跟我无关。还请你放心,我已经与托斯卡集团沟通过,让他们协助我们处理此次灾难。托斯卡集团拥有国际上最好的研究团队,只要他们加入,很快能有所进展。”

    电话里继续传来怒斥的声音,应雄皱着眉将手机拉得很远,淡淡道:“爸,对不起,手机信号不太好,我先挂电话了。”

    托尼饶有兴趣地望着应雄表演,叹气道:“看来你父亲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他这个人太古板,以至于一辈子被压制,到了我这一代,当然要有所改变。我们体内流淌着全世界最优秀的血液,是到时候做出一番成就了。”应雄是蒙古族人,他们一直认为是当年征服亚欧大陆的成吉思汗的后裔。

    托尼笑了笑,评价道:“你是一个很好的对手,很可怕的敌人。没想到在国际上颇有威名的龙组,现在也是损失惨重。”

    应雄耸了耸肩道:“龙组虽然强大,但他们数量不多,没有办法承受无底线的损耗。我手里有一帮雇佣兵,虽然比不上龙组那么精锐,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们可以为了钱,不惜以命搏命。”

    托尼耸了耸肩,道:“等抗毒药剂抵达华夏,还得需要你安排足够的人手看护。”

    应雄淡淡笑道:“放心吧,我自有安排。”

    ……

    萧副总理每天的行程非常繁忙,即使如此,他还是抽出时间,在全国好几家知名医院进行了探视。作为主管医疗卫生的国家领导人之一,在这个关键时刻,必须要站出来,安抚人心。

    古往今来,不少内乱都来自于饥荒和疫病,当民众的生命得不到保证,就会被蛊惑,就会被野心家利用,选择铤而走险。

    当然,如今的时代已经不同,国家的财力雄厚,经济实力稳步提升,在这种局面下,虽然疫病严重,但也不会伤及根本。

    萧副总理审阅了许多文件,都是从地方上报上来的防疫工作开展汇报,他的面色越来越不好。

    事情比想象中要复杂,没想到扩散的速度这么快,几乎每个省份都有受感染的消息。

    薛副秘书长沉声道:“现在不少药材商人囤积居奇,将四气汤的药材炒成了天价。该如何是好?”

    萧副总理用力地拍着桌面,怒道:“这些无良的商人,真是混蛋透顶!你赶紧草拟文件,让物价局介入,只要发生一例,立即进行逮捕,严惩不贷。”

    薛副秘书长知道事情轻重缓急,连忙拨通了一个电话,将工作安排下去。

    药材商人和中医大夫不一样,他们的眼中只有利润,当出现商机,会毫不犹豫地抓住,然后赚一大笔钱。甚至,他们还会危言耸听,扩大事实,怂恿蛊惑人。

    所以现在全国范围内,谣言四起,很大一部分药材商人在从中作梗。

    “对了,这个四气汤真的对于疫病有良好的效果?”萧副总理好奇道,因为在进入医院视察之前,他也喝了两碗四气汤。

    “这个四气汤,是岐黄慈善救援小队,从一线研究出的结果。”薛副秘书长笑道,“岐黄慈善的会长,你也熟悉,是苏韬。”

    “哦?是他研究出来的?”萧副总理意外地问道,从语气来看,对四气汤的效果也有了一定的信心。

    萧副总理亲身感受过苏韬的神奇医术,因此还特别指定他为自己的保健专家。

    之前,苏韬的岛国之行,力压岛国众多皇室御医一头,萧副总理也有所耳闻。

    在这个艰难的时刻,萧副总理听到苏韬的名字,不知为何心情稍微一松。

    他是个政客,在这个时候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协调统筹工作,真正能起到决定性作用的,还是落在这些医务工作者的肩上。

    “早在一周之前,疫情还没有全部爆发。苏韬就得到消息,他主动带着一个中医队伍,深入七山岭村对首批传染者进行治疗。”薛副秘书长一本正经地说道,“在他们的努力下,七山岭村的疫情受到了有效控制,就是服用了四气汤的缘故。苏韬还创造了一种针灸办法,将两个濒临死亡的病人,从死亡线上给拉了回来。”

    “原来如此!”萧副总理点了点头,“不过,控制疫病只是首要目标,关键还是得彻底治好疫病。”

    薛副秘书长也是眉头深锁,道:“这是中医的薄弱之处,恐怕还得寄希望于钟北海等西医专家。另外,国际救援组织安排安德森团队,也在七山岭村一线,大家都在抓紧时间,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找到病毒是什么,研制出抗毒药剂。”

    萧副总理淡淡地叹了口气,道:“这是国难,希望大家众志成城,一定要顶住压力。”

    ……

    宋思辰坐在书房里来回焦躁不安地踱着步子,老伴儿端着一碗药汤走了进来,沉声道:“瞧你急的,究竟怎么了?”

    宋思辰将药汤一饮而尽,叹气道:“苏韬已经好几天没有消息,我担心他会出事。”

    老伴儿笑了笑,道:“虽然我没见过你那关门弟子,但从你跟我经常夸他来看,他绝对不会把自己弄丢了。所以啊,你就别劳神了。”

    “话说得那么轻松!”宋思辰唏嘘道,“这可是中医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好胚子,就是我死了,也不能让他有事儿。”

    老伴儿无奈苦笑道:“就是对咱们儿子,你也没有这么关心过!”

    宋思辰摆了摆手,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空吃这个干醋。唉,不行,如果明天再没有消息的话,我就得前往七山岭村亲自去找苏韬。”

    “老头子,你是疯了吗?七山岭村可是第一个发生疫病的地方。”老伴儿这几天没少看新闻,对此次疫情的严重程度也有所了解,之所以被叫做七山岭病毒,就是因为病毒首先来自于七山岭村。

    “这个关键时刻,总不能让年轻人白白牺牲吧?”宋思辰不耐烦地摆手,“我不仅是你的老公,而且还是一名大夫,如果这个时候,没有面对疫病的勇气,还配得上中医这个称号吗?”

    “那也你不能去,如果你去的话,我就死给你看!”老伴儿见宋思辰这么坚决,眼眶突然一红,哽咽道。

    宋思辰不开心地瞪了一眼老伴儿,道:“妇人之见!我懒得理你,等下我就收拾行李,明天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