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31章 经验主义胜利
    安德森沉浸在实验之中,他不停地改变策略,但效果不佳,制造病毒之人是一个高手,故意从逆向的角度,制造了很多障碍,让安德森进入一个又有一个的圈套。

    安德森得出了个结论,这个新型病毒的制造者,肯定是个病毒学专家,所以他在病毒的伪装性上也下了很多功夫,刻意延缓自己的时间。

    虽然安德森有信心能够最终找到解毒药剂,但可能要很长时间,自己可以不眠不休地做实验,但那些染病的人,他们熬得过这么久吗?

    “老师,我能进来吗?”乔雪在外面轻声问道。

    “进来吧!”安德森现在有些疲惫,他也想休息一下,“布鲁斯好点了吗?”

    “体温还在升高!”乔雪摇头道,“虽然体内的炎症好了不少,但不知为何他体温在不断升高,现在已经到三十九度,等下就超过警戒线了。”

    安德森皱眉,沉声道:“尽量用物理降温的方式。”

    吃抗生素体温升高,这是常见的情况。

    “刚才岐黄慈善那边有人过来,听说我们这边有人病了,所以送来了汤药。”乔雪偷偷瞥了安德森一眼,生怕他会担心,“我们是不是要服用?”

    安德森皱眉,不高兴地说道:“你们觉得他们的办法,比我的办法更加有效?”

    “您多想了。我只是过来询问您的意见。”乔雪连忙解释道。

    “我的意见是,全部倒掉,我不信他们那种没有科学根据的办法。中医就是巫术,是现代医学淘汰的产物。”安德森愤怒地说道,“如果你们想文明倒退,就信他们的鬼办法吧!”

    “我会按照您的意思处理那些汤药!”乔雪有些无奈地说道。

    安德森是一个杰出的病毒学家,同时也是一个深受学生爱戴的好老师,尽管脾气有些暴躁,偶尔会显得固执,但说话还是很有权威的。

    乔雪走出临时实验室,立即有同学围了过来,低声问道:“老师,他怎么说?”

    “他让我倒掉那些汤药!”乔雪面无表情地说道。

    “哦,我的天哪!”那同学用力地拍了一下脑门,表情有些歇斯底里地说道,“他在想什么呢?华夏中医弄出来的汤药,虽然黑黢黢,还散发着一股难以忍受的臭味,但我调查过了,那些华夏中医跟病人每天都近距离接触,一个都没有受到传染。这肯定是汤药起了作用。难道就为了他那可笑的赌约,就让我们承受染病的危险吗?”

    “你怎么能这么说安德森老师?”乔雪很愤怒地说道。

    “好吧,你就当他的好学生吧,这可是在疫区,因为盲从和盲信,说不定会丢掉小命。安德森老师告诉我们要质疑权威,现在我就打算这么做。”言毕,那学生朝那个药桶走了过去,迅速舀了一碗,一饮而尽。

    毕竟这是涉及到自己的性命,其余学生也纷纷过去喝了一碗。

    “shit,这个药怎么这么苦啊!”

    几乎每个人都发出这种感慨,但他们没有停下,担心喝一碗不够,还喝了第二碗。

    乔雪至始至终没有去喝汤药,尽管她内心有种冲动,但脑海中始终萦绕着安德森导师绞尽脑汁地在找解毒药剂,最终选择跟安德森站在一个阵营。

    乔雪拿着被喝得一干而尽的桶子,走到了隔壁的帐篷外,廖华实见乔雪走过来,表现得没有那么热情,“又都倒了吗?”

    “没有!我的同学大部分都喝了。”乔雪如实说道。

    “看来你们不是太愚蠢!”廖华实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安德森那个老顽固也没喝吧?”

    “请不要随便侮辱人!”乔雪脆声呵斥道,“不只是安德森老师没喝,我也没喝。”

    “你为什么没喝呢?”廖华实仔细看了看乔雪的气色,“你的身体看上去很娇弱,如果不喝四气汤的话,很容易收到传染。我们已经找到共同点,这种病毒一般会传染给抵抗力比较弱的人,除了老人,就是女人了。一般处于壮年的男性很难受到感染。你们队伍里,那个叫做布鲁斯的病人,他是先天肾气不足,所以比普通人,更容易得病。简而言之,这是经验主义的胜利。”

    “谢谢你的提醒!”乔雪冷淡地看了一眼廖华实,“我得走了!”

    廖华实望着乔雪消失在夜幕中,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自己这是怎么了?

    从小到大,他因为家境不错,所以深受很多女生喜欢。踏入社会之后,更是因为出众的外表和良好的家世,不乏女人主动倒追自己,但他一直都没有太多兴趣,一方面自己将大部分的精力投注在中医上,无法分心旁骛,另一方面他也没遇到对的那个人。

    廖华实此刻心跳加速,只觉得乔雪就是自己等待了数十年最合适的人生伴侣。

    “嗨,想什么呢!”苏韬见廖华实站在门口发愣,故意在后面打了他一拳。

    “没想什么!”廖华实连忙仰望天空,“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你看天空月朗星稀。”

    “别跟我故左而言他!”苏韬笑道,“你是看上乔雪了吧?”

    廖华实摆了摆手,嘿嘿笑了两声,道:“只能说是有眼缘。”

    他面皮子比较薄,谈过几个女朋友,但都不了了之,关键是找不到心动的感觉。

    “加油!”苏韬淡淡道,“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泡妞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像乔雪那样性格比较孤傲的女孩子。”

    廖华实摆了摆手,掩饰尴尬道:“我也只是欣赏她而已。”

    “欣赏就要去争取到手,人生不能留有遗憾。”苏韬鼓励道,“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乔雪对你应该是有点意思的。”

    “真的吗?你从哪儿看出来的!”廖华实有点激动地问道,言毕他发现自己有些失态,尴尬地朝苏韬笑了笑。

    “她刻意与你保持距离,是因为担心你看出她的内心。”苏韬笑道,“女人很多时候比较现实,她觉得和你见面,极有可能是一次巧合。等救援结束之后,你们还是得天南海北分道扬镳。”

    “唉,这倒也是!”廖华实叹气道,“她是个留学生,我得留在老家运营医馆。”

    苏韬见廖华实患得患失,笑道:“别这么悲观,你先努力,说不定她为你回国呢?”

    廖华实耸了耸肩,道:“唉,说了这么多,都是空的,我和她现在还分属不同阵营呢!”

    “你错了,我们只是立场不一样,但目标都是一致的。我都是为了这些疫病患者二来,殊途同归。”苏韬顿了顿道,“我晚点教你道门十三针,滋补肾经和肝经的办法,这样一旦出现病危的病人,你就能控制住局面。”

    “有你不就行了?”廖华实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内心还是有些激动,他也是个痴迷医术的人,见到高明的医术,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学习。

    “我明天得去后山看一看,这边营地可能需要你来暂时代为管理。”苏韬琢磨继续留在营地,暂时也没有办法,既然应雄带着外国人进过山,或许能在山上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上山?”廖华实对苏韬的决定有些意外,虽然只是相处了两三日,但苏韬处事周密,早已让众人忘记他的年龄,如果苏韬就这么甩手走了。他还真有些担心,自己能不能像苏韬这样,将所有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

    “估计会在山上两到三天!”苏韬笑道,“你不会把我当成逃兵吧?”

    “你又在开玩笑了!”廖华实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放心吧,这两天的时间,我一定会竭尽全力,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苏韬朝隔壁帐篷望了一眼,道:“那群老外如果出现问题,你也得照顾好,毕竟是国际友人,虽然性格不是太讨喜,但他们能远道而来,吃这么多苦,就凭这份意志力,咱们也得礼让三分。”

    “咱们华夏是礼仪之邦,我会用春天般的温暖,融化他们如同坚冰一样的内心。”廖华实笑着说道。

    言毕,苏韬带着廖华实,来到一个重症病人身边,很细心地讲述道门十三针。

    虽说是道医宗的看家本领,但社会上也流传了不少版本,廖华实之前也接触过这门针术,有一定的基础知识,苏韬将得言简意赅,让廖华实有了不少全新的领悟,尤其是苏韬用针御气的技巧,让廖华实进入了全新的天地。

    苏韬对廖华实也有了更深层的了解,他家学深厚,假以时日,一定会成为宋窦那样的宗师级人物,现在已经有大家风范。

    其实华夏的人才很多,像王国锋这样的人物,也不算少见,廖华实的实力,比起当初的王国锋相差无几,更关键是廖华实的人品上佳,是一个值得深交之人。

    苏韬也就没有丝毫藏私,将道门十三针滋补肝经和肾经的秘诀,全部倾囊相授,让廖华实获益匪浅。

    廖华实心中有数,对苏韬的慷慨无私颇为感动。

    一夜过后,苏韬凌晨便起床,然后往陌生而又熟悉的大山走去,他有种直觉,那里一定有什么东西在等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