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30章 顽固的安德森
    “嘭!”

    秦经宇面色深沉,用力地拍了一下桌面,“卑鄙的家伙!”

    刚从龙组得到的情报,此次试图入侵应氏集团,损失惨重,三名龙组成员死亡,五名龙组重伤,至于带队的龙三也在重伤之列,他没想到应氏集团不知不觉之中,藏了这么强大的一股力量。

    应家严格意义不属于燕京四大家族,他的根基在北疆省,隶属于地方派系实力。应家的祖辈在建国之初,被称作北疆王,北疆省能够一直保持安定,不像西疆、维省那样经常爆发内乱,与北疆王的坐镇功不可没。

    即使如今,北疆应家仍有力量在军方和政府担任要职,属于秦家也不能招惹的地方势力。

    简而言之,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龙组是无法和应家正面撕破脸皮,因此只能动用力量,在暗处进行角力。

    不过,按理说应雄不会直接与自己撕破脸皮,只能说背后还有其他的阴谋。

    这次疫情还牵扯到国际纷争吗?

    应雄会不会成为列强手中的棋子了?

    按理说,北疆应家不会背叛国家。

    但,一切皆有可能!

    秦经宇对自己此次安排很暗恼,因为他低估了应雄的谋略,进入了对手精心布置的陷阱之中。

    从前方得到的消息,虽然应家折损了几十号人,但都是从中欧那边聘请的佣兵团,那些人的价值怎么可能和龙组的精英相提并论。

    应雄作为华夏俊杰榜单上的人物,一直隐藏了自己的实力,他至少能排在前五,但榜单上只位于十八。

    秦经宇发现自己犯了轻敌的大忌。

    电话铃声响起,秦经宇叹了口气,接通了电话,沉声道:“对不起,这次的计划不够缜密,完全是因为我的过错,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龙皇充满磁性的声音说道:“失败并不重要,关键是不能失去信心。龙组成员,他们可以牺牲,但一定要有代价。现在出现灾难,作为龙组的一份子,必须要站出来,找到解决的办法。应家和托斯卡的合作,存在太多可疑之处,你务必要尽快找到解决之策。龙组成员,他们可以牺牲,但疫情必须要尽快时间控制,国家赋予我们权利,我们必须要尽自己的责任。”

    秦经宇咬牙,叹气道:“请您放心,我会盯住托尼和应雄的!”

    龙皇沉默片刻道:“烽火已经安排人抵达燕京!”

    “他们准备干预这件事?”秦经宇语气低沉地问道。

    “龙组和烽火虽然是竞争关系,但大局上还是要保证一致性。这次七山岭病毒,已经震惊全国,外界媒体也关注到,有大批记者正在试图进入七山岭村调查我们抢治疫病的情况。”龙皇掷地有声道,“国家利益面前,一切矛盾都可以抛开。既然龙组已经失败了一次,那么让烽火介入调查未尝不可。”

    秦经宇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勉强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会安排人员配合烽火的工作。”

    龙皇再次交代道:“记住,在大事大非面前,个人荣辱和私怨要全部抛开。另外,烽火已经确定继承人。”“烽火一直迟迟未定继承人,没想到终于确定继承人了。”秦经宇叹气道。

    与龙组不一样,烽火的首脑一直都很神秘,以神龙见首不见尾著称,无论是老火神,还是新火神,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有人甚至分析,火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

    正是这种神秘感,让龙组颇为忌惮。

    “给你一点压力,我想有助于你成长。”龙皇声音洪亮地说道,“不要再让我失望!”

    与龙皇挂断电话之后,秦经宇在办公室里来回走了好几圈,最终拨通了龙二的电话,沉声道:“此次应氏集团和托斯卡制药的后续事情,全部交给烽火来处理。你们负责提供后勤工作。”

    龙二沉默片刻,道:“血债必须血偿,龙三他们的仇,我们必须得亲自报。”

    秦经宇叹了口气,沉声道:“我和你的心情一样,绝对不会放过应氏集团。不过,让烽火组帮我们试探对方的深浅,难道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遵命!”龙二深吸一口气,与烽火的对立,深深地埋在每一个龙组成员的内心之中。

    ……

    安德森回到帐篷内继续做各种试验,但始终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突然一名学生冲了进来,紧张地说道:“老师,出事了,布鲁斯病了!”

    “怎么会这样!”安德森放下手中的器材,连忙走出帐篷。

    乔雪等人正在处理地上的呕吐物,安德森看了一眼呕吐物的颜色,面色凝重地说道:“处理呕吐物的时候,要一定小心谨慎,这种病毒的传染性很强,不出意外可以依靠空气就能传播。”

    听到安德森这么说,众人均面色未变,因为他们都和布鲁斯接触过,现在布鲁斯病人,岂不是其他人也会面临同样的结果。

    安德森知道军心不稳,咳嗽了一声,道:“稍安勿躁,大家也不用太担心,据我对病毒的了解,你们现在都服用左氧氟沙星,即使现在已经感染病毒,但可以有效地控制病发的时间。”

    言毕,他跟乔雪点了点头,乔雪会意点头,给所有人分发了药品。

    众人对七山岭病毒非常恐惧,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般,赶紧将药片吞服,生怕慢了一两秒,就会被瘟神给盯上。

    布鲁斯躺在床单上,见安德森亲自注射了药物,面色稍微好了一点,他担忧地问道:“安德森老师,我会死吗?”

    安德森暗叹了一口气,在自己参加那么多次疫病援助行动的过程中,没少遇见过生离死别,至于布鲁斯,是队伍中第一个受感染的人,一般来说,死亡率非常高。

    “布鲁斯,我是谁?”安德森大声问道。

    “您是我的导师,病毒学顶级专家。”布鲁斯颤抖着嗓音说道。

    “没错,如果我找不到解毒药剂,世界上绝对没有第二个人能找到办法。”安德森在布鲁斯的肩膀上按了按,“你们要相信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在最短时间内找到解毒药剂的。”

    言毕,他小心嘱咐乔雪等人照顾好布鲁斯,然后就匆匆地走进临时实验室。

    只有尽快找到救治解毒药剂,才能治好自己的学生,才能完美地解决这次援助行动,才能赢下与那个年轻中医的赌约,安德森要抓紧一切时间,赶紧找到突破口。

    一个小时过去,依然没有找到结果,手机铃声响起,他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老朋友乔治的声音。

    “亲爱的老伙计,你还好吗?”乔治和安德森一样,都是病毒学专家。不过,两人选择的岗位却不一样,乔治自己开了一家医药咨询顾问公司,专门为各大制药机构提供咨询服务。

    “你觉得呢?”安德森叹了口气,无奈苦笑道。

    “安德森,对不起,这次是将你推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境地。”乔治顿了顿道,“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件事,此次七山岭村的疫情并不是天灾,而是一场人祸。”

    安德森面色突然大变,沉声道:“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制造了这个新型病毒,然后疫情在华夏进行蔓延?”

    “我也是刚刚得知这个消息,只能跟你说声道歉。”乔治叹气道,“如果你想要回来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你给你联系。我觉得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

    “不行!”安德森很果断地回答道,“乔治,你知道我的性格,除非找到解决疫情的药剂,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离开。”

    乔治暗叹了一口气,无奈道:“你真是个顽固的家伙,不过这也是我敬佩你的办法。有什么想要,你尽管直说,我会竭尽所能帮助你的。”

    “你给我带来的消息,就是最大的帮助。如果是人工培育的新型病毒,那肯定有应对的办法。这意味着只要我的方法正确,就一定能够找到克制病毒药剂。”安德森耸了耸肩,微笑道。

    挂断了安德森的电话,乔治皱了皱眉,暗叹了一口气,安德森还真是顽固不化。

    随后,他拨通了托尼的电话,无奈道:“我与安德森沟通过,让他退出此次援助行动,但被他很果断地拒绝了。”

    托尼望了一眼正在卫生间方向,刚才他打了个电话,那名会所见过的女服务员果然来了,现在正在冲洗身体。

    “以安德森的实力,他需要多久能解析出你提供的那个新型病毒,然后找到最终的解药。”托尼放松地坐在松软的皮质沙发上,微笑着问道。

    “至少得半个月!”乔治信心十足地说道,为了研究出被称作七山岭病毒及抗毒药剂,他们可是花费了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也就是说,这个计划早在一年半之前,就已经筹划实施。

    “时间足够了,一周之内,七山岭病毒会在华夏各地全面爆发。到时候我们会推出解毒药剂,然后让所有华夏人都知道我们托斯卡制药,是他们整个国家的救星。”托尼微笑着,安抚乔治,“放心吧,我给你承诺,如果事成之后,会将尾款全部给你。”

    乔治嘴角浮出笑容,道:“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挂断乔治的电话,卫生间的门打开,先露出一条纤细白腻的玉腿,托尼吹了个口哨,走过去将美人拦腰抱在怀里,内心感慨,“华夏还真是个好地方啊!不仅可以赚到钱,还有美女相伴,真有点不想回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