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29章 万变不离其宗
    苏韬深吸一口气,提针开始为病人进行针灸治疗,之所以病人在服用四气汤之后,依然出现病情加重,是因为四气汤并没有在他的体内全部发生作用,所以苏韬需要用针灸的办法,让他加快吸收药物成分,然后形成抵抗能力。

    中西医治疗疫病有明显的差别,西医是杀死病毒,中医不是治病毒,而是治人。

    华夏人经历过天花、麻疹、鼠疫、脊髓灰质炎等数不清的传染性病毒,在没有西医之前,依靠中医的办法,与瘟神进行抗衡。比如中医的“正柴胡饮”,在治疗病毒性流感的过程中,依然一直有明显的作用。

    各种新型病毒,在现代医学属于很难控制的疾病,中医能够治疗,不是消灭病毒,而是治疗被感染病毒的人。

    中医治疗的办法,万变不离其宗,像治疗艾滋病和埃博拉,方案都是从“气”的层面克制病毒疯长。

    中医治疗病毒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黄帝内经·素问·刺法*论》专门介绍避瘟疫法。

    几千年前,华夏中医找到了生命的奥秘,万物皆有生命,生命皆由形和气两部分组成,气为形母,形为气子,气至则形成,气竭则形亡。老子曰: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形为有,气为无,形和气是有无相依,有生于无。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病毒也是一种生病,也是有“气”和“形”。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人与病毒的对抗,本质是气与气的对抗。中医治病的原则:扶正祛邪。扶自己的正气,克病毒的邪气。两气相逢勇者胜。

    所以苏韬此刻采用的办法,也是提升病人体内的“气”,从而遏制病人体内病毒的“气”。

    苏韬采用的是道门十三针,虽然并不会道医宗的“旭阳真气”,但通过他的天截手,将源源不断地生命之源,注入到病人的体内。

    苏韬给病人针灸的是主要是肝经和肾经,因为从病毒侵入的速度来看,肝肾两处是最为脆弱的地方,病毒的繁殖也是需要营养成分,源头便是肝肾二处。只有巩固这两处,才能让病毒失去滋生的源头。

    苏韬每次下针,都非常谨慎和小心,因为需要不停地调整真气的强度,因为稍有不慎会让病人承受不了外力的冲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安德森嘴角露出一丝无奈苦笑,他听说过中医的针灸有一些很难解释的神奇之处,但他不相信用针在病人的身上戳几针,就可以让病人好转,否则的话,治病也太简单了。

    苏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他经过针灸,对病人的身体状况,更加了解和熟悉。他不知道病毒是如何攻击生命,但他知道病毒攻击之后,病人的身体会出现哪些程度的衰颓,这对于他治疗这种疾病有很多价值。

    治疗这种濒死的病人,比起治疗那些病症比较轻的病人,更能知道病毒对人体造成的伤害。

    半个小时之后,苏韬将最后一根银针从病人身体上取出,病人似乎有所反应,悠悠地吐了口气,眼睛缓缓地睁开,然后又闭了起来。

    安德森朝身边一个学生歪了歪头,学生理解用意,走上前先给病人翻了翻眼白,然后用听诊器在他的胸口听了片刻,朝自己的导师点头,暗示病人的症状经过初步观察,暂时稳定下来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经过自己刚才的针灸,这个病人基本上不会出现再度加重的情况,相对而言,他体内已经有自己注入的真气,帮助他抵御病毒,比起其他病人,更有存活的希望。

    苏韬知道自己使用天截手,给病人进行针灸,加上四气汤是可以带来效果,但他人力是有限的,即使可以分批次给这么多人针灸一遍,但全国已经全面爆发疫情,数字在不断增加,很快会达到一个很可怕的规模,那时候自己总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时候,所以现在的关键在于,能否尽快找到一种药物,让病人服用之后就能慢慢康复,四气汤虽然有效,对于防治传染有很好的作用,但对于救治重症,就没有太多的价值。

    安德森一言不发,调头往帐篷外走去,廖华实朝苏韬输了个大拇指,道:“苏会长,干得漂亮,这下那个老外心服口服了。”

    苏韬摇头,叹气道:“虽然暂时控制了病情,但距离成功治愈所有人还很远,我们要继续研究病理,集体商议更合适的药方。”他顿了顿,低声与廖华实道:“现在全国各地发生了多起类似的病症,所以我们现在的责任很重。”

    廖华实眼中出现惊讶之色,低声叹气道:“还是演变成全国疫情了。”

    “明天新闻就会有报道,毕竟这是信息时代,尽管政府避免发生群体恐慌,但还是会扩散开。”苏韬没有跟廖华实说明更深层次的原因,这是一起人为灾难,幕后黑手自然想要将事情进行发酵,闹得越大越好,这样他才好乱中取利。

    ……

    一间豪华的商务会所内,可以坐十几人的大圆桌,却只有两个人。

    坐在宾位的是一个金发外国型男,他面容如同雕塑,棱角分明,身高在一米八八,属于标准的欧洲俊男。他泯了一口白瓷杯里的白酒,眉头皱起,旋即恢复自然,耸肩用还算标准的汉语道:“好吧,我还是不太习惯你们国家的酒,太辛辣了。”

    应雄鼓了鼓掌,立即有服务员走了进来,他爽朗地笑道:“给托尼先生,来一杯最好的白兰地。”

    女服务员看了一眼托尼,托尼给女服务员眨了眨眼睛,女服务员连忙加快步伐,离开包厢。

    “华夏的女子总是这么腼腆!”托尼耸了耸肩,笑道。

    “也不一定,如果托尼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安排最烈的胭脂马,保证你会喜欢。”应雄眨了眨眼睛,托尼的身份很特殊,是托斯卡制药集团的主要董事之一的儿子,也是下一代托斯卡制药集团董事长有力候选人之一。

    托尼年轻睿智,有良好的教育经历,未婚妻来自于意大利的名门。

    说得直接一点,托尼在意大利的地位,跟自己死对头秦经宇类似,属于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女服务员托着盘子走进来,盘子里拜访一瓶开好的白兰地,托尼笑着说道:“放在桌上,我等下自己来倒酒吧。”

    等女服员离开之后,托尼挑着眉毛,吹了个口哨,从盘子里取出一张纸条,笑道:“哇哦,是我看走眼了。刚才那个华夏女子一点都不腼腆,你瞧瞧,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压在盘子下面给我了。”

    “只能说明你的魅力太大了。”应雄鼓掌笑道。

    “谢谢你的安排!”托尼将纸条收入自己的口袋。

    应雄暗忖托尼不傻,已经猜出刚才那个女服务员之所以主动留下联系方式,是自己的安排,耸肩道:“这算什么,以后等你赚够了钱,一定要请我去意大利,品美味的葡萄酒,还有妖娆婀娜的意大利女郎。”

    托尼笑道:“一言为定,到时候我一定带你去看t台走秀,看中了任何一个模特,我都会让你得偿所愿。”

    应雄淡淡一笑,暗忖果然中西方的品味还是有些差别,自己可不喜欢那些作风糜烂的模特。

    应雄突然压低声音,道:“解毒药剂,什么时候运过来?”

    托尼轻松笑道:“放心吧,等事情发酵到足够的火候,我会让人将解毒药剂免费送给你。到时候你将是这个国家的功臣,至于托斯卡制药,也彻底站稳脚跟。听说你为了和我们合作,成立了一家上市公司,起码要让那个公司的股价上涨十倍,才能达到目的。”

    应雄冲着托尼淡淡一笑,道:“你还真是一个精明的家伙!”

    “彼此,彼此!”托尼的汉语比想象中要好,低头品尝了一口白兰地在,夹了一筷子粉蒸狮子头,放入口中细细品尝。

    “不过,我还是提醒你,这几天除了我安排的地方,你就不要到处走了。”应雄沉声道,“我们与诺伊集团的合作宣布终止,他们现在对你们极为不满。”

    托尼将筷子放在手边,耸了耸肩,镇定地说道:“我这次来华夏,虽然只带了五个人,但他们每个人都经历过生死磨砺,这一点你就放心吧,他们会保护我。至于你,倒是要注意了。听说诺伊集团与秦经宇走得很近,秦经宇手中可是掌握着一个恐怕的力量。这次我们谋划的事情,他肯定会介入。”

    “秦经宇虽然厉害,但也有弱点。那就是他太过于刚愎自用。”应雄冷笑道,“为了策划此事,我精心设计了这么久,早已分析过他会怎么做。不就是龙组吗?”

    托尼想了想,意外道:“你的心腹去年多次前往中欧,难道就是为了此刻?”

    应雄将手指放在嘴边,露出很狡猾的笑容,道:“虽然龙组单兵作战能力强大,但我有所准备。我用一堆贱命,换他的精英,如果他舍得,我保证让他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