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28章 疫情全面爆发
    乔雪质疑道,“如果没有抗生素,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效果?”

    苏韬耐心地说道:“人体就像一个机器,当生锈的时候,上点机油,就可以起到润滑作用,虽然不能除锈,但能让机器短时间内保持高效率运作还是有效果的。而抗生素相当于除锈剂,不同的抗生素可以除掉不同原因产生的锈迹。但是机器光除锈,不上油,也是不行的。”

    乔雪摇头道:“你说的东西,我理解不了。如果也因为你们的缘故,导致更多人死亡,那就是你们的责任了。”

    苏韬见乔雪这么说,面色一沉,道:“我已经实话实说,如果你们不信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乔雪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低声道:“如果你说谎,你会成为罪人。”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朝乔雪耸了耸肩,乔雪有些愠怒地离开。

    廖华实站在苏韬身边,不悦道:“让我挺失望,你瞧瞧这么好看的姑娘,咋就这么不通情理呢?”

    苏韬笑道:“每个人有自己的立场,她站在安德森团队的立场,所以说话自然偏向那边。还有,如果我们真有什么抗生素,的确必须告诉安德森,只可惜他们没法中医的原理,可以利用五脏调和,让病人抵抗力瞬间增强,通过自愈能力来缓和病情。”

    廖华实眼神还盯着乔雪的背影,嘀咕道:“唉,让他们了解中医的原理非常难,只有用事实说话。”

    苏韬点了点头,安慰廖华实,道:“这姑娘还不错,至少真心为病人,她虽然受到西方文化影响严重,但从她的眼神看得出来,将自己当成了一个华夏人。”

    “是吗?”廖华实经过苏韬这么一说,眼神中顿时有多了些许活力。

    苏韬微微一笑,在如今紧急的关头,如果增加一些爱情的萌芽,有种苦中作乐的味道。

    孔思雨抱着手机匆匆走了过来,道:“苏会长,你的电话!”

    苏韬望了一眼号码,接通后说了句“等等”,然后走到了一个偏僻无人处,道:“有什么急事?”

    里面传来元兰的声音,她沉声道:“就在昨天,全国发生多起类似于七山岭村的病人,疫病彻底爆发了。现在国务院已经将此次疫病的病毒,定名为七山岭病毒……”

    苏韬朝不远处的深山凝视了一眼,沉声道:“换句话说,这次导致疫病的根本原因是人为造成?”

    元兰深处烽火,她的消息来源比较多,现在跟苏韬说话的语气,已经有所改变,显然燕无尽已经在内部通报了苏韬的继承人身份。

    “原因还在查,从现在的消息来看,与应氏集团与意大利托斯卡制药的合作有关。”元兰沉声道,“托斯卡制药曾经多次依靠治疗新型病毒传染病,进入他国市场。所以我们内部情报人员分析,托斯卡制药此次也是希望借助顺利解决华夏的疫情,来奠定自己的地位。”

    应氏集团?

    苏韬眼前一亮,暗叹了一口气,巩村长提起过,那次进入七山岭村的外来者,其中之一就是姓应。

    苏韬沉声道:“根据七山岭村民的反应,半个多月前,有一个姓应的青年带着几名外国人到后山狩猎。姓应的青年来自于燕京,事情好像联系到一块了。”

    元兰淡淡道:“我们会深入调查应氏集团和托斯卡制药的合作,争取尽快找到解毒药剂。”

    苏韬明白原来的言外之意,他们采取的办法,必然比较隐蔽。苏韬小心嘱咐道:“应氏集团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策划这起惊天阴谋,想必实力雄厚,你们在行动的过程中,还得千万小心。”

    元兰怔了怔,道:“遵命!”

    苏韬也没有想到自己瞬间成为元兰的领导了!

    挂断元兰的电话,宋思辰也打来了电话,他一直关心七山岭村这边的疫情发展,道:“今天疫区的情况,如何?”

    “我们给病人喂服了四气汤,病情稍微有所好转,不过这也只是一时有效,想要彻底治好病人,还需要知道克制病毒的办法。”苏韬叹了口气,“听说除了七山岭村之外,也发生了类似病情。”

    宋思辰没想到苏韬得到的消息如此之快,叹气道:“昨天湘南省发生了两个类似病人,已经被及时控制。我刚才与老窦沟通,湘北省也发生了类似病例,国务院非常重视,已经准备筹建专家小组,研究治愈此次七山岭病毒的方案。”

    苏韬沉声道:“还请宋师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找出解决办法的。”

    宋思辰点了点头,叹气道:“事态在持续发酵,现在每一名医护人员,都要扛住压力,与这种未知的病毒进行斗争。与此同时,中医和西医也在暗中角力,西医每次应对疫病,都依靠丰富的经验,控制了疫情。所以这也是西医为何在近百年领先中医的根本原因。尽管在疫病方面,我们没有西医办法多,但还是要尽力而为,不辱中医的名誉。”

    苏韬点了点头,信心十足地说道:“我与安德森打了个赌,于公于私我都不能输。晚点我将四气汤的配方发给你,给病人服用之后,短期之内,病人是安全的。”

    让病情暂时不会恶化,是为了给找到解毒药剂,延缓时间。

    挂断了宋思辰的电话,孔思雨从帐篷内匆匆走了出来,沉声道:“苏会长,有一个病人病情突然恶化,似乎不行了。”

    苏韬朝孔思雨点了点头,道:“我现在就去看看他。”

    病人当中有几个已经非常严重,如果不是服用了四气汤,早晨恐怕就和其余几人一样,在疫病的折磨之下死去。

    苏韬找到自己的行医箱来到病人身边,病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子不高,因为久病的缘故,体形枯槁,肤色暗沉,除了微弱的呻吟声,几乎看不出一丝的生气。

    苏韬刚打开行医箱,身后传来动静,只见穿着白大褂的安德森面带口罩,带着一群医生冲了进来。

    乔雪站在安德森的身边,沉声道:“安德森医生,刚刚已经找到了一种能够抑制病毒的药剂,这原本是治疗慢性肺炎的药物,能够起到不错的效果。”

    苏韬皱眉道:“请问是什么抗生素?”

    乔雪微微一怔,道:“左氧氟沙星。”

    苏韬沉声道:“左氧氟沙星恐怕不太适合,虽然它适用的病毒非常广泛,对敏感革兰阴性杆菌所致支气管感染急性发作及肺部感染有很好的作用。但是,它的副作用也非常明显,会导致肝、肾功能严重减退。”

    乔雪微微一怔,有些意外,苏韬对西药抗生素也有很深的研究,她连忙翻译给安德森。

    安德森不耐烦地说道:“现在考虑不了那么多,病人已经很危险,这个时候使用左氧氟沙星会有明显的抑制效果,虽然会有副作用,但只要控制量,那就可以了。”

    听完乔雪的翻译,苏韬叹了口气,道:“即使左氧氟沙星有不错的效果,但也不能在这个病人身上使用。”

    “为什么?”安德森对苏韬的霸道感觉到不可理喻,他可是远道而来,为了救治这些病人,却遇到一个华夏中医屡次三番地刁难,让他非常不悦。

    “安德森先生,你是著名的病毒学家,应该知道左氧氟沙星有禁用性,原有中枢神经系统疾患者,例如癫痫及癫痫病史者均应避免应用。这名病人患有中枢神经系统疾病。”苏韬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若不是这个原因,病人也不会在服用四气汤之后,这么快依然出现病重的趋势。

    不过,即使病人没有癫痫,苏韬也不会让安德森强行给病人服用左氧氟沙星,因为这个药物对病人的肝肾均有副作用,七山岭病毒对五脏都有损害,这么一来,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治标不治本,而且会让四气汤好不容易固本培元打好的薄弱基础,瞬间崩溃。

    “你确定他有癫痫?”安德森狐疑地望着苏韬,他觉得苏韬很有可能是在欺骗自己。

    “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巩村长。”苏韬摊开手,无奈地说道。

    乔雪连忙看向巩村长,巩明成暗叹了一口气,这个村民有癫痫的事情,似乎从来没有告诉过苏韬。苏韬显然不是猜出来的,难道是他用眼睛看出来的。虽然不知道这其中的难度,但巩村长对苏韬更加信任几分,点头道:“没错,他的确有羊癫疯!”

    安德森得到印证,暗叹了一口气,左氧氟沙星在这个病人身上的确不适用。

    乔雪见老师沉默不语,追问道:“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你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这位病人死去吗?”

    苏韬耸了耸肩,道:“如果安德森先生愿意的话,可以看一下我是如何给这位病人治病的,了解中医之后,你应该会对中医没有那么多偏见。”

    安德森等乔雪翻译完毕之后,没有说什么,微微点头,他心里有些不服气,倒是要看看这个狂妄的年轻人,是如何给病人治病!

    按照他的判断,这个病人如果不服用抗生素,两个小时之后就会濒临死亡。

    他去过很多疫区,对这种烈性传染病毒症状很了解,几乎与埃博拉病毒不相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