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15章 学医从娃娃抓
    治疗许多病,都是有过程的,尤其是心理疾病,需要慢慢过渡,像小媛的失语症,和她的童年经历有关系,被父母遗弃,生活在一个特殊的环境中,再加上遇到了一些形形色色的人,她的心理处于封闭的状态,就像蝴蝶化茧成蝶,需要契机。

    小媛也发现自己能够说话了,不停地喊着“妈妈,苏叔叔”,然后努力组织其他的语言,想要完全和正常人一样,还得经过不断的练习。

    “我最爱妈妈和苏叔叔……”听着小媛沙哑的说出完整的一句话,吕诗淼再次忍不住哽咽起来。

    苏韬笑着说道:“小媛最多再锻炼一个星期,就能完全正常,她的声线其实很好听,以后指不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歌唱家或者演说家。”

    吕诗淼抹掉了眼角的泪水,淡淡笑道:“我只想她能够像普通的孩子一样,不被人歧视,活得自由自在。”

    苏韬摇头苦笑道:“你这也是暂时的心情,等以后说不定逼着她去上很多补习班呢。”

    吕诗淼怔了怔,吸了吸小巧的鼻翼,道:“上补习班,也是普通孩子的生活啊。”

    “这倒也是!不过,那并不自由,有几个小孩子想要整天学习,对付那么多功课呢?你应该问问小媛自己想做什么!”苏韬微笑着说道。

    “妈妈……我想……像苏叔叔一样……成为一名中医大夫!”小媛突然在旁边轻声说道。

    吕诗淼微微一怔,复杂地望着小媛,没想到女儿竟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

    苏韬苦笑道:“学中医很辛苦的,比如背记药典,那比背课文要难度了,又比如学习针灸,那比弹钢琴要求更高。”

    “我不怕难!”小媛坚定地望着苏韬。

    苏韬抹了抹小媛两根羊角辫,道:“学习中医要从娃娃抓起,如果你真的愿意,不怕吃苦,明天开始就到三味堂找菁菁阿姨,我会让她教你。”

    吕诗淼苦笑道:“孩子的话,你也当真?”

    苏韬很认真地点头,道:“孩子的话,比大人的话,更加可信。既然是她选择的路,我们就得尊重她。”

    “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希望孩子长大了能有一技之长傍身。现在学习书法、外语、乐器的孩子很多,但早已是见怪不怪,让她现在就开始学中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现在很少有小孩子学习这门知识。”吕诗淼眼前一亮,笑着说道,“要不三味堂开个中医启蒙班吧,专门招收小学生。武术、书法、京剧,都从娃娃抓起了,中医也得这么做!”

    创意经常会来自于闲聊中迸发出来的灵感。

    苏韬之前也没有想过这个弘扬中医文化的思路。

    他回想自己之所以异于常人,跟很早就学中医有关。孩子年轻的时候,如果营造一个很好的中医氛围,凭借不错的记忆力,比起成年人学习中医,更加有优势。

    苏韬朝吕诗淼点了点头,沉声道:“我晚点就会让肖菁菁策划一个活动,在汉州举办第一个中医启蒙班,面向全市八到十二岁的孩子,既然家长觉得孩子空余的时间太多,应该学习一种知识,完全可以将孩子交给我们,让孩子感受一下华夏的四大国学。”

    吕诗淼笑着说道:“其实也有些老中医,开过一些中医培训班,不过,显然没有书法和京剧那种效果更明显。”

    苏韬托着下巴,想了想道:“关键是要让家长知道,学好中医是有用处的,不仅有为人治病的实际价值,还要具备一定的实际表现力。”

    “实际表现?”吕诗淼困惑地望着苏韬。

    苏韬颔首笑道:“孩子如果练好书法,可以形成书法作品,家长能够通过孩子的进步,发现培训班的效果和价值;孩子学习京剧,可以登台献唱,展示自己所学,家长可以为孩子骄傲。所以,这件事的关键在于,孩子如果学好了中医,需要让家长看到明显的效果和价值。你觉得如何来迎合家长这的这种心态呢?”

    “我想不出来!”吕诗淼摇头道。

    “中医是一个综合知识。让孩子学懂医书里面的知识之外,我们还要教会孩子学习书法。另外,学习针灸,要让孩子能养医气,所以我们还要教会孩子学习养生健体的功法,比如五禽戏,太极拳,还有三味堂的独学脉象术。”苏韬微笑道。

    吕诗淼微微一怔,笑道:“听你这么一解释,我都有兴趣了。”

    苏韬淡淡道:“第一届中医启蒙班,我决定以免费的形式招收,做一个实验和尝试,因为无论是课程还有课本书籍,都需要不断地改进。”

    吕诗淼很坚定地说道:“肯定会有很多人报名!”

    苏韬朝小媛鼓励地笑了笑,道:“这次多亏了小媛,不然我没办法想到这个创意!”

    “不用谢!”小媛反应很快,也特别有礼貌,笑着回答道。

    “如果办培训班的话,其实没必要让三味堂负责。岐黄慈善来统筹协调这件事,岂不是更好些?”吕诗淼笑着说道,“既然是公益机构,要经常保持热度,策划一些让大家能够敢兴趣的事情。岐黄慈善既然是扎根中医,自然也有宣传中医文化的使命和责任。”

    “那就让岐黄慈善策划这件事情吧!规模也可以搞得更大一点,我等会跟宋师和窦师沟通一下这件事,在淮南、湘南、湘北三省联动开启,这样影响范围会更大一些。”苏韬也觉得吕诗淼的提议不错。

    与吕诗淼和小媛分别之后,苏韬坐上车,给岳遵拨通了电话,等听明来意之后,岳遵叹了口气,沉声道:“云滇省七山岭村的事情,影响不小,上报到卫生部,申请医疗援助。部委还在考虑,如何应对此事。不出意外,和疫病有关联。”

    苏韬沉声道:“岐黄慈善愿意承接此次医疗援助。”

    岳遵叹了口气,道:“这可是不知名的疫病啊,一般来说,等于灾难。现在那个小山村已经成为了孤岛,被全面封锁,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出。你可得想好了,如果去了的话,十有八九就回不来了。”

    苏韬知道岳遵的提醒,仿佛自然界对人类的故意报复,每过几年都会出现变异的病毒或者无解的传染病,让人类感受到恐惧和敬畏。比如非典型肺炎,埃博拉病毒等,每次疫情都会夺走无数人的生命。

    然而,每次遇到这种极其危险的病情,医疗工作者首当其冲,是最早受到传染的人群。

    从岳遵口中得到的消息,比起从吕诗淼口中得到的消息,还要更加严峻。

    因为基本已经认定,这是一次疫病,只不过暂时没有确定真正的原因而已。

    判断是否疫病的标准并不难,同一个地区,是否有大批人染病的时候,有相似的症状。

    岳遵沉默片刻,沉声问道:“你不会打算亲自带队吧?”

    苏韬笑道:“当然?”

    岳遵蹙眉道:“你有许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像这么危险的事情,还是不要亲自涉险比较好!我可以帮你打通关系,让岐黄慈善负责此次医疗援助,但前提条件是,你必须留在后方。”

    苏韬摇头道:“我是岐黄慈善的负责人,如果我都不敢去,谁又愿意前往?”

    岳遵叹了口气,苦笑道:“你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苏韬摇头道:“我这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既然作为一名医生,天职就是与各种病魔作斗争。古往今来,疫病出现过无数次,但每一次都被人类研究出来的医术治愈了。我想,我也能找到解决这次问题的关键钥匙。”

    岳遵沉默许久,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自己太狭隘。你还年轻,不应该冲锋陷阵,国医专家组有那么多经验丰富的老人,在遇到这种灾难的时候,应该走在年轻人的前面。你就别去了,还是岐黄慈善牵头,我会带队前去,如何?”

    苏韬微微一怔,暗自钦佩岳遵的勇气,笑着说道:“师叔,你别把这件事想得那么复杂,说不定没那么恐怖,暂时不是还没有确定是疫病吗,这样我先去打头阵,了解一下情况,如果发现确实很危险,再撤回来,大家一起商议该怎么办?”

    岳遵苦笑道:“我有那么好忽悠吗?”

    苏韬很认真地说道:“岐黄慈善此次组织医疗援助小组,会全部以青壮年为主,如果真是疫病的话,抵抗力也强一些。”

    岳遵微微一怔,叹了口气,道:“具体的细节再说吧,我先去和部委领导沟通,此次医疗援助就交给你们岐黄慈善来负责。唉,其实大部分公益机构,一般选择援助项目,都会考虑其中的风险性。你们这次申请的项目,在内部认定为s级任务,难度可想而知。”

    苏韬放松道:“如果不是s级难度,如何能证明我们岐黄慈善不是沽名钓誉的组织?我们是真心为了国家民生而创建的中医慈善机构,不是一个花架子和空招牌,我们要为弘扬中医,为国粹正名。”

    岳遵顿了顿,叹气道:“你现在的语气,跟你师父窦方刚,并无二样。”

    苏韬笑道:“这证明中医是有传承的!”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