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14章 小媛能说话了
    “对了,还有件事,想问问你的真实想法!”杜平努力地组织语言,不至于让苏韬心情不快,“市政协几次邀请你加入,你为什么拒绝?”

    苏韬笑着道:“首先感谢政府的好意,其次市政协经常要开会,我实在腾不出时间。政协委员需要参政议政,我总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吧?”

    杜平知道苏韬内心看不上市政协委员这个身份,他可不知道许多商人都一脑门子往里面挤呢。他叹了口气道:“市政协主席,和章书记关系很好,你如果拒绝的话,让他很难和章书记交差。其实,要求也没那么高,只要你愿意加入,以后不会强求你的出勤率!”

    苏韬却是微微摇头,“既然加入了,以后我就得必须保证每场会议都要参加,不然对不起自己的职务。”

    杜平微微一怔,自嘲笑道:“是我想得浅薄了啊。等下我就让市政协的人,跟你对接。”

    他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倒也讽刺,哪有这么强行逼着人加入市政协的?

    不过,这也是地方政府像苏韬示好的方式。

    苏韬的身份太特殊,因为在江淮医院担任副院长,在政府也有编制,但级别不算高,只属于副科级。

    与苏韬又寒暄几句,杜平挂断电话,给章平拨通电话,汇报与苏韬沟通的结果。

    章平沉吟许久,道:“中成药工厂的事情,一定要当成头等大事来办。另外,我之前已经与教育局沟通过,计划将汉州大学的新校区,建在你们县。新校区主要招收医学类生源,以中医为主打特色。”

    杜平心头微微一挑,惊喜交加,道:“这对于宝邮县来,是一个天大的好事。”

    章平沉声道:“此事还要商榷,你暂时不要透露,等一切敲定之后,再商议细节。”

    “好的。”杜平心中想道,看来自己的老领导,是下定决心要将发展汉州的宝,全部压在中医上面了。

    ……

    在三味堂各部门逛了一圈之后,苏韬接到一个电话,颇为意外,竟然是在俄罗斯有过接触的丽莎打来的。

    “苏大夫,我打算下周来华夏。”丽莎的声音有着特别的魅力,玩转空灵。

    “欢迎你到来!”苏韬笑着道,“你机票订好了吗?”

    “还没有!”丽莎犹豫片刻,低声道,“我在等一张特价票。”

    苏韬微微一愣,暗忖估计不是考虑机票的问题,丽莎早在一个月之前,恐怕就来华夏了。

    “是我考虑得不够周全,我会让人帮您订好机票,然后邮寄给你。”苏韬主动道。

    “不用!这点钱我还是有的!”丽莎有些不安地道。

    “我邀请你来汉州,一切自然要由我安排好。”苏韬微笑道。

    丽莎暗叹了一口气,对自己刚才的反应有些懊悔不已,不过,也因此对苏韬格外有好感,她言辞匮乏地道,“你是个好人!”

    “我们都是好人!”苏韬回答道。

    挂断了丽莎的电话,苏韬走出三味堂,上了自己的大众,然后往吕诗淼租住的公寓兴趣,心中一直没放下媛的病情,有没有好转,也想见见吕诗淼。

    吕诗淼难得调休,在家里陪媛,她和媛一人扫地,一人拖地,倒也其乐融融。

    听见门铃声响起,媛飞快地打开门,见是苏韬,连忙呀呀地喊了几声,苏韬将媛抱在怀里,吕诗淼望了过来,笑道:“你怎么过来了?”

    苏韬笑道:“知道你今天调休,就想着给你个惊喜!”

    言毕,他从随身携带的包里,取出了从岛国带回来的礼物,“都是给你和媛的!”

    “算你还有良心!”吕诗淼扫了礼物一眼,嘴角翘起好看的弧度,“我给你下完面条吧,估计你还没吃午饭!”

    苏韬从她手里接过了拖把,在地上卖力地拖了一阵,笑道:“别忘了加了两个煎蛋,不要太焦的。”

    “要求还真是多!”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摇曳着婀娜地身段,进了厨房。

    苏韬三两下就把地给拖好,然后朝媛招了招手,媛乖巧听话地走到苏韬的身边,苏韬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舌苔和脉象,然后指了指沙发。

    媛乖巧地躺在沙发上,苏韬用针灸给媛扎了几针之后,媛出了一身汗,然后有些疲倦,苏韬知道这是针灸的作用,抱着媛进了儿童房,将她放在了床上,帮她心翼翼地该上了被子。

    出门之后,吕诗淼已经做好了面条,两颗有炸得金黄的鸡蛋放在最上面,苏韬走过去拾起筷子,酣畅淋漓地吃了一阵,笑道:“味道不错!”

    吕诗淼解掉了身前的围裙,叹气道:“难得被你夸奖一句!”

    苏韬得意道:“还不是怕你尾巴太翘?”

    吕诗淼无奈地白了苏韬一眼,认真地问道:“媛的病情怎么样了?”

    “其实她生理上已经没有问题,关键是心理上要走出那一步!”苏韬吸着面条,嘴里发出哧溜哧溜的声音。

    “什么意思?你就得明白一点吧!”吕诗淼暗叹了一口气,这家伙一如既往地会卖关子。

    “她的声带没有问题,我们所的话,她都能模拟出来,只不过长期不话,没有信心而已。只要她克服内心的恐惧,就能和正常人一样话了。”苏韬笑着道,“你也不要逼她,一切都是顺其自然,不用多久,她就是个正常的孩子了。”

    吕诗淼叹了口气,道:“我替她谢谢你!”

    苏韬眨了眨眼睛,坏笑道:“口头上的感谢,比不上身体上的感谢真诚!”

    “下流!”吕诗淼眸光流转,轻声啐道。

    “竟敢骂我?”苏韬佯作生气地将筷子在碗头上一拍,一把搂住了吕诗淼弱软丰润的腰肢。

    吕诗淼措手不及,惊呼一声,倒在了苏韬的怀中……

    担心媛突然醒来,苏韬和吕诗淼一阵疯狂之后,穿好了衣服,经过雨水滋润后的吕诗淼比之前更多了几分妩媚,尤其是面颊两侧的红霞,让苏韬心悸神摇。

    吕诗淼给苏韬倒了一杯茶,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道:“跟你几件正事儿,岐黄慈善的儿童福利院计划,预计下一轮增加到十家,你觉得怎么样?”

    岐黄慈善在儿童福利院方面的计划,主要是以并购为主。简而言之,每个城市都有福利院,岐黄慈善直接将经营和管理权拿过来,改善这些老旧福利院的基础设施和软件配套。

    不过,也并非任何城市都愿意将福利院交给岐黄慈善,因为那样一来,民政部门等于少了一个机构。

    苏韬吹了吹浮在水上的茶叶,含了一口,摇头道:“太慢了,既然那么多钱,我们得加快进度,不仅要以并购的形式,还要采取自建的形式。”

    “自建的话,投资太大,而且时间也太长!”吕诗淼皱眉担忧道。

    苏韬轻叹一口气,道:“既然是决心做慈善,那就不能怕麻烦。越是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们越是要沉下心去做。”

    “对了,岐黄慈善昨天刚刚接到了一个医疗求助。位于云滇省的一个山村,当地医疗资源匮乏,上周突然出现多人上吐下泻的症状,地方医院对他们的治疗束手无策,所以当地政府昨天面向全国几个较大的医疗慈善机构,申请了医学援助。”吕诗淼耐心地道,“这件事影响很大,已经在网上传播开来,国家卫生部也对此很关注,我们是否要接这个活儿?”

    这种大规模的集体染病事件,存在很大的风险系数,谁也不能确保,是不是具有传染性。如果是新型的传染疫病,去医疗援助,与送死无异!

    “当然得接!”苏韬没有了刚才的放松,“这种事情不能拖延,咱们下午就组织医疗专家组,前往云滇省。”

    “你急也没用!这种医疗援助,必须要走流程。我知道你肯定愿意接这个活儿,所以已经让人打了申请,预计明早就有结果。”吕诗淼无奈摇了摇头,苏韬一听到与病情有关的事情,立即就变成另外一个人。

    如果没有经过相应的审批,岐黄慈善贸然安排医疗队进入,不仅不被地方政府认可,更无法接触到那些病人。所以还是得走相关流程,才能让医疗援助变得合法。

    “尽快吧!”苏韬腾地站起身,“这件事不能干等着,我现在就与国医专家组那边联系,争取把流程尽快催下来。”

    还真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刚从岛国回来没几天,又要踏上新的旅途了。不过,正是这样的苏韬,才会让吕诗淼另眼相看吧。

    “妈妈,妈妈!”

    一声略微生涩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苏韬和吕诗淼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均露出惊喜之色。

    吕诗淼率先冲入房间,一把抱住了还睡眼惺忪的媛,鼻子一酸,道:“实在太好了,媛媛你终于能话了。”

    苏韬站在两人身后,嘴角露出微笑,暗忖媛再也不要去聋哑学校,以后可以和正常的孩子一样上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