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10章 巧医暴喜而聋
    苏韬见女子失聪之证,已经被自己的怪办法治好,微笑着解释道:“对不起,刚才我处理的办法有些不妥,说了一些比较难听的话,还请你们不要介意。这也是为了治好她的病,故意设置了一个矛盾激烈的环境。在这件事情上,过错方肯定在于我们,我们的医生当天的确喝了一点酒,给你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不过,看在陈大夫刚才用自己的一张‘悔过书’治好了病,就原谅他这次偶然失误。同时,对于上次的药费和诊金,我们给予全额退款。如果你们还信任三味堂,以后就是我们的尊贵客户,享受八折优惠,而且可以优先享受医疗服务。”

    大妈见苏韬一脸谦逊,与之前的样子截然不同,顿时也相信刚才是苏韬的故意那么做,真是为了给自己女儿治病。

    “我女儿究竟为什么会突然失聪,然后又突然恢复了。”大妈语气变得软和,好奇地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昨天你们家里应该有什么好事吧?然后,你女儿特别开心。”苏韬淡淡笑道。

    “昨天我在网上购物,零元抢到了一个价值两千多的包包。”女儿犹豫片刻,说了出来。

    陈德风在旁边眼前一亮,终于明白苏韬刚才吩咐自己用纸条说了一堆羞辱的的话,办法究竟出自何处。

    其实,并不难,只不过得有苏韬的眼力和机敏的头脑,才能做到如此巧妙。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只要是中医,都听过。”苏韬笑着说道,“华夏有一个名医,叫做叶天士,擅长治疗疑难杂症。一个清代的官员,得到自己要调任升迁,暴喜而盲,于是急忙差人去请名医叶天士治疗眼睛。叶天士了解他发病详情之后并未前去,说,我是一方名医,怎能如此请我?必须备全副仪仗来,方可前往。那名官员,怒不可遏,咆哮如雷,然后,视力忽然恢复了。其实你的病,和那个京官的病相似,叫做暴喜而聋,所以我用的办法,是暴怒以治。”

    “原来还有这么奇怪的治疗办法,不用药就可以治好病。”大妈讪讪地说道,她也算是个知识分子,之前是因为女儿突然失聪,太过着急,所以才会那么气愤。这也是人之常情,谁遇到这种处境,都会失去理智,见苏韬不仅治好了女儿的病,还给出那么多补偿,安抚自己,心情也是舒服了不少。

    “严格意义上来讲,她的病还没有好。”苏韬摇头苦笑道,“暴聋证,和她昨天大喜的心情有关系。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耳为肾的外窍,胆及三焦等的经脉会于耳中,所以一般耳病与此三者关系最为密切。之前她的热感冒及月经不调,也和肾、胆、三焦有关系,所以晚点让陈大夫给你们重新调整一下药方,满则一周,快则两三天,就能彻底痊愈。”

    陈德风听苏韬这么一分析,顿时豁然开朗。

    他给女子断证,是肝气郁结,但并没有想到,肝气郁结的原因,其实和“胆”有关。

    古人经常用“肝胆相照”来形容,关系莫逆。在中医来看,肝胆的关系很关键,不仅互为表里,而且密不可分。

    陈德风对苏韬的医术钦佩不已,终于知道自己的师父为何会如此重视苏韬,只有亲身感受,才能知道苏韬在中医上的造诣。虽说只是治疗一个小病,但却对中医的医理有很深的理解,陈德风瞬间将此前的质疑一扫而空。

    当然,让陈德风更加心怀感激的是,苏韬将功劳一半分在了自己的头上,以此来获得病人的谅解。

    这种高明的处事手段,让陈德风感慨不已,完全不像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给这样不卑不亢,处事圆滑的人打工,才有奔头。

    “既然病已经治好了,我们就不打扰了。”大妈连忙捅了捅右手边的丈夫,低声说道,“还不赶紧跟赖局长打电话,让他们不要你安排人过来了。”

    丈夫也是才反应过来,自嘲地笑了笑,女儿的病都治好了,现在继续喊人过来,那岂不是络媒体上发布出来。我认识不少网络推手,用一些水军顶贴,一下子就能弄臭他们了。”

    女记者将红钞票在手心晃了晃,又塞到了男记者的裤兜里,笑道:“今天这个跑腿费,我就不要了。你拿来多雇佣几个水军吧。”

    男记者点了点头,沉声道:“谁让他竟敢羞辱我们栏目组第一女神,看我怎么替你报仇雪恨。”

    邓姓那家人,本质上算不上什么坏人,之所以出现医闹纠纷,也是存在一些误解。

    他们也当着众人的面,删除了那条陈德风的视频。

    这也是中医的尴尬之处,如果普通人同时吃中药和西药,他第一反应不是西药有问题,而是中医存在什么问题。其实渠道正规的中草药比起西药更加安全可靠,是经过几千年文化沉淀的结果。

    目视苏韬挥洒自如的解决了纠纷,肖菁菁感慨不已,设身处地,如果换做自己来解决,肯定没法做得这么完美。

    虽说经过一番检查,有机会找出女子得的是暴聋证,但她也只会想到用药物来给病人治病,不会想到用“暴怒”的办法让病人治病。

    病人早就不相信中药材,你如果用药物给病人治病,显然是很难办到的,也不是最佳的办法。

    “师父,今天又跟你学到了一招!”肖菁菁跟在苏韬的身后,笑嘻嘻地说道。

    苏韬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微笑道:“治病需要动脑子。很多中医都是按方抓药,虽说大方向不会错,但难免给分人一种迂腐守旧之感,中医其实比任何一门学问,都要有灵性,你还要再接再厉,不能固步自封。”

    肖菁菁精通医学典籍,但开方太过死板,如今苏韬也算是委婉地指出了她的不足,教会她以后要学会在治病的时候,懂得灵活变通。

    担心陈德风因为这次失误,离开三味堂,苏韬中午特地和陈德风吃了工作餐,经过一番劝说,陈德风打开了心结,对三味堂更加的忠诚。

    不过,因为他工作期间饮酒,违背了相关条例,还是得重罚,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会直接被开除。

    用人之道,在于一张一弛,对陈德风这样核心大夫的管理,更要注意分寸。

    不过,经过此次风波,对三味堂总店一百多名工作人员也是一个很好的提醒。

    第0711章怒治害群之马

    “网上出现了一个负*面消息,不过已经被干掉了!”夏禹给苏韬打了个电话,有些漫步经心地说道。

    “什么消息?”苏韬皱眉问道。

    “说三味堂治坏了个病人,中药让一个妙龄少女直接聋了。这不是胡扯蛋,无中生有吗?”夏禹如实说道,“幸好我每天都安排人定时搜索负*面消息,不然的话,说不定还真会被以讹传讹。”

    苏韬微微一怔,立即就反应过来,肯定是那两名记者对自己不满,心中存有芥蒂,才会出了这么阴损的招术。

    苏韬其实可以更好地处理与那两个记者的关系,如果他满脸赔笑,小心翼翼地道歉,最后临走之前,再给他们一些车马费,绝对可以让他们绝口不提此事,但苏韬看不惯这种人的丑恶嘴脸。

    和陈光相比,这两个记者的职业素养实在太差了,属于害群之马。

    苏韬想了想,道:“你把视频的地址发一个给我。”

    挂断电话之后,夏禹很快发了个链接过来,是一个比较小的网站,人流量不是特别大,暂时还没有人关注,所以夏禹还没有对这个网址进行下手。

    苏韬将地址直接发给了杜平,杜平很快打了电话过来,紧张道:“刚才你发给我的视频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真事儿,你打算怎么办?”苏韬沉声问道。

    “当然是立即联系市委宣传部,让他们动用一切宣传力量,在最短时间内扑灭火苗。同时,我们会出面帮你调解。”杜平见苏韬这么问自己,心情反而放松了,因为肯定不是真事,如果有人恶意造谣的话,那删除这些假消息就更加理直气壮了。

    苏韬现在的地位已经不同以往,单以国医大师的身份,整个汉州连市委书记章平都要给他三分薄面。

    另外,还打算在现在杜平就职的区域,投资一个规模很大的中成药工厂,耗资几十个亿,所以杜平绝不敢掉以轻心。

    杜平现在其实比苏韬还要痛恨那个恶意造谣的人,他甚至怀疑这家伙是自己的政敌,故意搞出这番风波,是为了让自己拿不到这个唾手可得的政绩。

    苏韬自然不会想到杜平会将这件事联系到政治层面,他将上午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言辞中充满失望与愤怒。

    “原来是市里的记者惹出来的事情,你放心吧,我等下就打电话安排人处理。如果面子不够大,我就给章书记打电话,请他出面整治这种无耻的行径。”杜平愤然说道,“现在市内这些媒体记者都被惯坏了,不仅曝光你们这些企业,经常还对政务指手画脚。我们承认很多时候,政府工作存在失误,但记者经常不调查真实情况,恶意歪曲事实。”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其实媒体监督政府工作,他还是能够理解的,但像今天那两个记者的行为,就让人难以容忍了。他们知道电视上没法正常播出,竟然利用互联网平台造谣传谣,违背了起码的道德。

    事情告诉杜平之后,苏韬就不打算再管了,政府处理这种问题,比起自己更有手段和办法,至于那两个记者也一定会受到相应的惩罚,至少以后想在媒体里混迹,会知道底线,不是所有人都会被他们恣意玩弄。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肖菁菁将一个穿着正式的男人带了进来,介绍道:“这位是月智浅香女士的代理律师李仁先生。”

    苏韬有些意外,没想到月智浅香安排了一个华夏人,作为她的代理律师,从这个细节来看,月智浅香以后极有可能来华夏发展,如果这样的话,以后跟她肯定还有见面的机会。

    “你好,苏先生!”李仁主动跟苏韬握了握手,“我和小泉冶平认识多年,在岛国读博士的时候,曾经受过他的帮助,回国之后,我与他一直有联系。所以他才会委托我担任月智浅香的代理律师。合同听说月智浅香女士已经发给你了,请问还有什么细节要修改吗?”

    苏韬和月智浅香的关系,已经到了新的境界,但这种对公的事情上,还是得要按照流程来走。合同已经交给三位国际的法务部审核过,因为整体条款都是偏向于苏韬,所以只有几处需要修改的地方,不过,苏韬认为没有那个必要,这种合作还是得爽快一点。

    “没有问题!”苏韬微笑着说道。

    “既然没有问题,那就直接签合约吧。月智浅香女士已经签署好了一份合同,如果你方便的话,现在就可以生效了。”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对方都直接打了一笔巨款到岐黄慈善基金的账户上,自己还继续矫情,显然太不男人了。

    苏韬朝肖菁菁点了点头,肖菁菁会意,起身从办公桌上的笔筒里取出一支笔。

    苏韬直接在合同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李仁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其实是崩溃的,这合同签得也太随意了吧,几十亿元的投资,没有任何繁琐的手段,直接隔着千山万水,就这么敲定了?

    当然,这也是李仁不知道苏韬和月智浅香的特殊关系,彼此都信任对方,在细枝末节上,不会对彼此太过苛刻。

    “既然合同签好了,那么我就告辞了。”李仁发现从自己从进入办公室到现在准备离开,前后不过半个小时,他将两份合同放到苏韬手边,微笑着说道。

    “菁菁,你等下安排下李律师的行程,客人远道而来,我们当然要尽地主之谊。”苏韬笑着说道,“千万不要拒绝,以后我还有麻烦你的时候。”

    李仁淡淡地笑了笑,扫了一眼站在苏韬身后,年轻清秀的肖菁菁,心情挺不错。

    不过,肖菁菁因为要管理三味堂的大小事务,自然走不开,安排了一个与李仁年龄相仿的男员工带着李仁去逛逛汉州几处有名的风景区。

    苏韬将合同放进办公室的保险柜内,暗叹了一口气,花费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终究还是把中成药工厂弄得差不多了。

    现在资金充足,还有相关的人才,下面就是在建设过程中,保证高标准、高要求,制造出几种有影响力的核心产品,那就能迅速提升工厂的名气。

    苏韬想起凌玉之前给自己的几个中成药配方,拿出来研究一番,发现凌玉眼力不俗,选的几种中成药,都是适合治疗几种常见的病症,从药方来看,比较奇巧,一看就知道来自秘方。

    苏韬也有几个药方,没有见过,毕竟中草药的搭配是五花八门的,治疗同一种病,可以有很多种搭配方式,都能治好病症,不能说哪种配方更加好,只能说因人而异,需要适合不同的人。

    比如,富人治病和穷人治病有较大的区别。

    大夫在开药方的时候,会选择不同的策略。富人治病花得起钱,你用一些名贵药材,他们消费得起,也能好得更快一些;相反,穷人治病,得精打细算,有些名贵药材,就不能用,病情康复的速度可能会慢一些。

    凌玉在写配方的过程中,进行了特别区分,苏韬对他这个细心的想法,还是颇为赞许。

    虽然和凌玉见面的机会不多,但有些事情,经常会想到一起去。主要是两人的年龄相近,医术水平也相差不大,虽说性格截然不同,但在对待一些关键问题上,总能形成默契。

    三味堂已经不需要苏韬随时盯着,他想着行李箱里还带了不少从岛国买的礼物,喊来了肖菁菁,先递给她一个首饰盒,指着桌上另外一堆,笑道:“这些都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老员工都有份,等下你帮忙送给他们吧。”

    肖菁菁毕竟年龄不大,见首饰盒精美无比,笑道:“我能打开看看吗?”

    “当然!”苏韬微笑朝肖菁菁点了点头。

    肖菁菁兴奋地看一眼,是一根极为奢华的项链,啧啧道:“应该很贵吧?”

    “还行吧!”苏韬摇了摇头,笑道:“赶紧戴上吧,我看合不合适?如果不合适的话,跟你换一件,这里的东西随便你挑。不过,我得提醒你一句,你的礼物是当中最贵的。”

    肖菁菁听到“最贵”的两个字,心跳忍不住加速,因为那岂不是说明在苏韬的心中,自己的份量是最重的?她一边戴在了脖颈上,一边摇头道:“不用换,我挺喜欢这件!”

    言毕,她倒抽了一口凉气,脸上露出尴尬之色。

    苏韬连忙走过去,从后面看了一眼,链子的搭扣处绑着了头发,笑道:“我帮你戴吧!”

    因为走得很近,苏韬能够清晰地嗅到肖菁菁头发上传来的洗发水的味道,虽然不是特别的香,但却非常的好闻,苏韬下意识地深深地嗅了两口,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变态,忍不住低声暗骂了自己两句“猥琐”。

    至于肖菁菁只觉得自己后颈位置,一股充满男人气息的热浪喷涌而出,感觉身体都更化了似的,一张白皙清秀的脸涨得通红,小巧精致的比较渗出了晶莹剔透的汗珠,从侧后方望去,宛如晶莹的宝石。

    苏韬发现了尴尬,连忙收回心神,笑道:“我出去一下,晚饭估计不回来吃!”

    等肖菁菁反应过来,苏韬已经悄然远去。

    肖菁菁怅然若失,虽然是师徒,苏韬对自己一直很关心,但肖菁菁总觉得和师父的距离很遥远,至始至终,自己感觉做了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