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09章 奇怪的悔过书
    “你是苏神医?”大妈见到苏韬,顿时微微一怔,选择在三味堂给女儿治病,原本就是看了不少新闻了解到苏韬,尤其是自己的女儿完全就是苏韬的粉丝。

    那失聪的女孩见到苏韬,连忙站了起来,面红耳赤,感觉非常的羞愧,拉着自己妈妈的衣角,不停地摇头,暗示她不要继续再闹了。

    女孩虽然听不见妈妈在争执什么,但看到电视台到场之后,非常的不好意思,一直低着头,不让镜头拍到自己。现在看到苏韬突然出现,她顿时觉得又羞又愧,让自己的偶像见到自己带着亲属来闹事,还真是一件无地自容的事情。

    “大妈,我就是苏韬!”苏韬叹了口气,淡淡道,“不好意思,我也是刚刚才从外地回到汉州,知道发生了什么,还请你先不要着急。”

    大妈见一号人物出现,冷静下来,委屈地说道:“我们是看在你口碑不错的份上,才来这里治病。说实话,原本只不过是小病,现在我女儿直接听不见了。我们其实带着她到市人民医院的耳鼻喉看过,并没有出现炎症。仔细想象,昨天她吃了你们开的中药,所以肯定跟中药有关。”

    苏韬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在经过调查之前,我们也没法确保,是不是药材出现了问题。”

    大妈见苏韬不推诿责任,顿时心情没那么急躁。

    医闹家属就是这样,你如果不承认自己的过错,他们会变本加厉。当然了,这也是因为苏韬出马了,换做其他人,效果不一定会有这么好。

    “问题发生了,现在就是要解决问题。”女记者见硝烟味突然淡了,顿时立即煽风点火,“失聪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一辈子都听不见了,那该如何是好。我觉得你们作为责任方,应该表明态度,给出最佳的方案。”

    “你是谁?”苏韬扫了一眼这名女记者,年龄在二十七八岁上下,穿得比较时尚,白色轻薄的连衣裙,脸上涂了很多粉,不过看得出来,肤色不算白,脖颈下方的肤色除了泛黄之外,还很干燥。

    这女记者如果不是化妆,只能打六十分,现在也就顶多七十分的样子,嘴唇很厚,颧骨高高鼓起,眼角往上翘,从面相上来看,这种女人比较有心计,是个善于惹是非,传谣造谣的人。

    女记者见苏韬语气不好的问自己,眉头微微一皱,道:“我是新闻频道《女神来帮您》栏目组的记者,我们这个栏目收视率很高,专门曝光你们这些无良商家。”

    苏韬上下打量了一下女记者,没好气道:“这年头怎么女神这么不值钱了,就你歪瓜裂枣的样子,也能叫做女神?”

    女记者被苏韬这番奚落和讽刺,差点气疯了,连忙与男记者使眼色,道:“你拍下来了没?他这是在人身攻击!”

    男记者苦笑道:“忘记开机了!”

    他也被苏韬刚才毫不留情地辱骂给惊呆了,见过比较横的商家,但知道自己是记者之后,会给几分薄面,起码的尊重还是有的,但从来没有见过苏韬这么嚣张的言论。

    更关键的是,苏韬的这番言论,即使拍出来,也不能放出来,毕竟如果给全市人民看到了,只会耻笑栏目组太没用了,人家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还谈什么影响力?

    “你干什么吃的,全程录像!”女记者一肚子闷气无处发泄,与摄像的男记者抱怨道,心中暗想,管你是什么汉州最有名的中医馆,等回去之后,我一定要曝光你们,让你们在汉州的名气臭透了。

    男记者尴尬地叹了口气,按照女记者的话,开始全程录像。

    女记者挑衅道:“你敢不敢,把刚才的话,重新复述一遍?”

    苏韬笑了笑道:“首先我得向你们道歉,因为我对你们栏目组其他记者不太了解。但,就冲着你刚才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在采访纠纷的过程中,并不是为了调解,而是让矛盾越来越激化,连基本做人的道理都不懂,为了新闻可以出卖自己的良知,误导大众,跟女神沾不上边,更不配当记者。”

    女记者被骂得脸上红白了一阵,直接气疯了,她当记者也有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商家。

    “你……你……”女记者指着苏韬,“我要告你,侮辱我的人格,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苏韬笑了笑道:“从我专业角度来看,像你这样的藏着一肚子坏水的女人,很难得精神病的!”

    女记者面色煞白,暗忖苏韬看上去年轻清俊,怎么说起话来这么恶毒?

    苏韬对记者这个职业还是充满尊重的,但任何一个行业都有毒瘤,像这名女记者在刚才处理问题的时候,就没有站在客观公正的角度,看上去站在“弱势”的母女那边,却没有了解真相,就用言语挑拨医患关系,让人觉得愤怒。

    这也是很多医患关系中,经常出现的一个情况,媒体在“监督舆论”的过程中,失去了公平公正,让医院处于很劣势,最终值得医院在大众的心中非常不堪,绝大多数医疗工作者,还是恪尽职守,有道德良知。因为他们每天工作的环境,对他们的人格也是有影响的。

    就像,记者都想为正义代言,医生都想成为名医。

    “老公,你终于来了!”大妈抹着眼泪,见一个中年男人缓步走进来,如同见到了救命恩人。

    中年男人看上去五十多岁,穿着一身阿玛尼,手上带着浪琴表,价格在两万以上,应当是成功人士的代表。

    “你先别着急!我已经安排好了,如果三味堂今天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中年男人目光冷峻地扫了扫众人,“我和市工商局的赖局长已经打过招呼,等下他就安排人封你们的店。”

    “封店?”

    苏韬没好气地苦笑,这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不过,事情毕竟自己的医馆有错,所以他处理起来,也不好太强势,他正在等待陈德风前来,只能尽量拖延时间,“我们三味堂一直奉公守法,任何手续齐备,你们女儿失聪的事情,还没有结论,任何部门介入,恐怕也管不了吧?”

    “知道害怕了吧?”中年男人以为苏韬胆怯了,“我知道你三味堂名气大,不过我也不是随便任由人欺负的。”

    苏韬见陈德风在门口露了个脸,轻咳一声,道:“昨天为你们女儿治病的医生,我让他写了一份悔过书,现在交给她看看。”

    陈德风听到苏韬的提醒,从门外走了进来,径直将纸条递给了那名失聪的女子。那女子看了一眼纸条,眼中很快流露出暴怒之色,手腕微微颤抖,泪水难以抑制地汩汩滚落。旁边的大妈见不对劲,连忙从女子手中夺过纸条,眼中满是惊愕之色,这哪里是悔过书,完全就是辱骂。

    纸条上写道——“姑娘,我没必要跟你说对不起。因为从头到尾,我都没有错。你的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学会讹诈人了,彻底丧失年轻人的纯真。对于像你这样人品恶劣的一家,我相信善恶有报,终有一天,你们都会被老天爷惩罚的……”

    “妈,你别念了!”那年轻女子听不下去,打断道。

    “妮妮,你说什么?”大妈眼中露出惊愕之色。

    “妈,我让你别念了,你不觉得丢人,我还觉得丢人呢!”年轻女子继续重复道,然后,她也发现了不对劲,吃惊地望向自己的妈妈,捂着嘴巴,难以置信地说道,“妈,我又能听见了!”

    大妈连忙搂住女子,激动地说道:“妮妮,你真的听到妈妈说什么了吗?”

    两名记者站在旁边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一回事,未免也太诡异了吧?

    原本听到大妈读着那段羞辱他们一家的话,女记者内心高兴坏了,但没想到眨眼之间,女子又恢复听力了。

    一切矛盾的原因,在于女子突然失聪,如果女子能听见了,那岂不是证明跟三味堂根本没有关系?那岂不是自己白来一趟了?

    “妮妮,你真的听见了吗?声音有没有觉得小,或者有杂音?不要骗妈妈。”大妈还是有些不担心,继续问道。

    “妈,我真的彻底好了,特别正常。”女子回忆道,“我刚才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声响,耳朵里传来刺耳的鸣声,然后就听见你的话了。”

    陈德风钦佩地望了苏韬一眼,惊叹道:“这都是我们苏大夫的功劳,他刚才让我故意写了这些激怒你的话。你因为情绪突然出现剧烈的变化,暴聋证也就不药而愈了。”

    “你的意思是,我女儿得的是暴聋证?”大妈意外地追问道。

    “没错,人若是受到情绪刺激,突然特别惊喜,或者特别愤怒,会产生突然失明或者失聪。不过,像我们苏大夫这样,能一眼看出你女儿的病因,也是实属少数。”陈德风赞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