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01章 真是欲加之罪
    抵达中央保健委员会的大楼,苏韬入选国医大师之后,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门口的警卫并不认识苏韬,将苏韬给拦住,喝斥道:“什么人,干什么的?”

    苏韬连忙如实说道:“我是保健委员会的专家,过来办事的。”

    警卫皱了皱眉,他在这里当差也有小半年了,见过形形色色的领导和专家,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上,怎么看苏韬都不像是个专家,蹙眉道:“拿你的出入许可证出来,不然的话,不允许进。”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倒也能理解警卫的心情,他从岛国刚回国内,之前担心将国医大师证书丢了,所以就没有随身携带。他叹了口气道:“我没有办理出入证,国医大师的证书也没有随身携带。”

    “那就不好意思了!”警卫不悦地扫了苏韬一眼,坚定地说道,“你不能进!”

    旁边驶来一辆黑色的轿车,后面的窗户摇开了半扇,警卫连忙朝坐在后排的人敬了个礼,苏韬朝那人忘了一眼,是个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曾经在国医大师选拔的过程中见过一面,苏韬记得他姓曹,连忙走过去,主动打招呼道:“曹专家,你好,我是苏韬!没有办理进出证,国医大师的证书又没有随身携带,还请您帮个忙,做个证明。”

    曹梦龙淡淡地扫了苏韬一眼,仿若未见,轻哼一声,吩咐前面的司机,道:“开车吧!”

    言毕,将苏韬尴尬地晾在了原地。

    警卫见苏韬竟然认识曹专家,还以为苏韬真有什么大来头,见曹专家根本不睬苏韬,心中更是觉得苏韬像是要蒙混过关。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从来没有吃过这种瘪,但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掏出手机,拨通了岳遵的电话。

    大约十来分钟之后,岳遵匆匆从里面跑了出来,与警卫解释道:“这是今年刚认定的国医大师,以后就不要拦着了。”

    那警卫知道岳遵是老牌的专家,见他与苏韬对话时,表现得态度十分亲近,心中顿时一惊,意识到自己还真是狗眼看人低,看走眼了。

    苏韬倒也不责怪警卫,毕竟他有自己的职责,没有让自己通行,也是按照条规办事,只是那个曹梦龙的态度,让他极为不爽,一副高高在上,拽得二五八万似的,让人倒胃口。

    在上个世纪,为了保密和简便,中央保健办公室对外称傅连暲办公室。因此这个大院在外界,一直充满了神秘感,其实走在其内会发现,与其他的办公楼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

    苏韬心中暗想,这地方形同古代的御医院了。

    “大部分专家都是兼职的身份,但在办公楼都有自己的办公室。你们新进入的几个新国医,暂时还没来得及安排办公室,就先去我的办公室坐一坐吧。”岳遵淡淡笑道。

    “那就麻烦师叔了。”苏韬连忙感激道。

    岳遵朝苏韬摆了摆手,搭乘电梯上了三楼,左拐进入长廊,指着右手边一间屋子,笑道:“这是你师父窦方刚的办公室,不过他常年不来,里面太乱了。我的办公室就在隔壁。”

    进了岳遵的办公室,里面的陈设大多比较陈旧,靠墙位置摆放着书架,里面摆放着文件资料。

    岳遵烧热水泡了壶茶,等苏韬喝了一口茶,沉声道:“此次你的岛国之行,在保健委员会内部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等下会有调查组对你进行问话,你也不要带有情绪,一五一十地交代就好了。”

    苏韬知道岳遵对自己颇为关心,连忙点头道:“我问心无愧,还请师叔你放心。”

    岳遵对苏韬的性格很了解,这是个沉稳的晚辈,自己也没必要太过罗嗦,相信他知道其中的分寸。

    喝了半个小时的茶,苏韬将自己此次岛国之行简略地跟岳遵说了一番,还提及要投建中成药工厂的事情,岳遵对苏韬的想法和魄力大为赞赏。

    桌上的电话铃声响起,岳遵接通之后,说道:“他人已经到了,正在我的办公室呢,我等下就带他来会议室。”

    叹了口气,将座机轻轻地挂好,岳遵冲着苏韬无奈一笑,道:“走吧,虽然我相信那些都是谣言,但你还是得接受调查。”

    搭乘电梯上了九楼,来到一个不算大的小型会议室,里面早已坐着七人,岳遵坐在靠右边的最末位置,坐在正中的是一名老者,苏韬知道他是专家组的组长,名叫余友清,为人口碑不错,右手边的是卫生部的一名副部长,苏韬并不认识。

    至于曹梦龙也坐在席间,目光冷峻地盯着苏韬,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苏韬算是想明白了,这家伙刚才之所以不搭理自己,恐怕是觉得自己是调查组的组员,自己则是被调查的人员,所以有心理上的优势。

    余友清指着坐在正中间的一张很简单的椅子,淡淡道:“苏专家,你不要紧张,我们只是按照流程,想跟你了解一下情况,请坐吧!等下只要如实说明,不会有问题的。”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那椅子与几名调查组的坐的椅子,有明显的差别,显得太寒碜了。这明显是要围审自己的节奏。虽然心中极其不快,但苏韬还是坐定,从容自若地坐定。

    “请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给岛国的皇室成员治病?”曹梦龙声色俱厉地说道,“从我们得到的消息,你先后收取皇室二十万美金的巨额贿赂,你能否解释一下,这钱的来路?”

    苏韬皱了皱眉,暗忖曹梦龙对自己的态度,明显有针对性,恐怕暗中得到了某些势力的指使,这倒也在预料之中。他深吸一口气,耐心地解释道:“给皇室成员治病,是一次偶然的契机。我在旅游的过程中,发现一个男童下山过程中脚踝扭伤,出于医生的天职,给那位男童进行治疗。随后,才知道,原来那名男童是皇室成员。至于那二十万美金,并不是贿赂款,而是我和他们收取的诊金。”

    “荒谬!”曹梦龙追问道,“诊金二十万美金?你觉得这符合逻辑吗?”

    苏韬叹了口气道:“看来曹专家,你显然没有遇到过,愿意接受千金一方的病人。据说将军胡同的王氏医馆,病人愿意支付千万诊金,也不在少数,我收的这诊金,也不算惊世骇俗吧?如果换成穷困的病人,我或许只收几块十几块的诊金,但面对岛国皇室这种特殊的病人,我收取二十万美金,也在情理之中。”

    曹梦龙面红耳赤,怒道:“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把自己说成劫富济贫的英雄了。”

    苏韬笑了笑,反问道:“我已经解释过了,既然你们说我受贿,希望能拿出证据,我究竟是拿了这笔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曹梦龙冷哼一声,道:“现在还看不出来,但以后未曾可知。我们中央保健委员会的专家,思想一定要清白!”

    苏韬反唇相讥道:“请问我哪里不清白了?就因为我给其他国家的皇室成员治病,就证明我思想龌龊,这未免太狭隘了吧?”

    曹梦龙也不知道不敢还是不愿继续看苏韬一眼,调头望向余友清,沉声道:“我建议这样的人,还是尽早从队伍里踢出去,免得后患无穷。”

    余友清皱了皱眉,摆了摆手,沉声道:“你也不要如此武断!我们今天是调查情况,当面听苏韬的解释。”

    曹梦龙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我这边还有一个资料,可以证明苏韬有通敌卖国的嫌疑。”

    “哦?”余友清微微一怔,对于曹梦龙的定性,颇为不满。

    这个帽子可是太大了,如果被证实确有其事,苏韬面对的不只是被踢出国医大师的队伍,而且,还有可能被追究刑法。

    曹梦龙从公文皮包里取出好几份文件,道:“岛国的皇室成员内亲王纪子,私下开通了一个社交账户,每天都向苏韬的后援粉丝会平台以打赏的名义,隐蔽地转入大量的赃款。请问这也是诊金吗?”

    苏韬听曹梦龙这么一说,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纪子竟然还有这么个举动。

    余友清见苏韬陷入沉思,叹了口气道:“你作何解释?”

    苏韬长叹了口气,自嘲地笑了笑道:“我竟然有些无言以对!”

    曹梦龙兴奋地说道:“大家看到没,他无话可说,自己认罪了!”

    苏韬霍然起身,冷笑道:“曹专家,我只是觉得你完全没有常识,感觉跟你无法沟通。我的粉丝后援会早已突破千万,每天都会有成千上百万的人,通过我的后援会账户向岐黄慈善基金捐款。粉丝有韩国人,有岛国人,还有其他国家的人,难道我接受他们每一笔钱,都是受贿吗?那我岂不是被很多国家收买的间谍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曹梦龙微微一怔,望着苏韬那坚韧的眼神,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苏韬沉声叹了口气,腾身而起,“我已经做过解释了,如果你们非要给强按罪名,那也无所谓了。”

    言毕,他头也不回,径直离开了会议室。

    岳遵没想到苏韬这么不理智,连忙追了出去。

    曹梦龙暗中窃喜,笑道:“你们都看到了,他心虚离开了。”

    余友清淡淡地扫了一眼曹梦龙,道:“真相究竟是什么,还得审慎调查,散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