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700章 谣言止于智者
    顾隐等人早有安排,还安排酒店人员送来了香槟、洋酒、糕点,还有一些食物,众人一边吃一边聊,彼此的关系明显增进不少,尤其是顾隐和穆景辰,喝了不少洋酒,露出了醉态,和苏韬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并没有将苏韬当成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

    倪静秋在旁边静静旁观,心中暗自唏嘘不已,没想到短短不过一个月,苏韬竟然跟顾隐和穆景辰顺利打成一片。穆景辰在华商会颇有势力,顾隐在全球很多唐人街都有产业,跟这两个人关系融洽,对于拓展他的海外事业有着很好的助力。

    至于顾隐和穆景辰对苏韬高看一眼,一方面是因为苏韬具有极高的医术,认识一个神医,以后有个什么病,就不用担心受怕了;另一方面也是看中了苏韬的潜力,他们跟自己肯定看出苏韬除了医术之外的天赋,绝对不会屈居人下。

    这场聚会直到凌晨才结束,兴尽而散之后,苏韬望着空旷的房间,心中也是一阵感慨,自己也没想到岛国之行,收获这么大,战胜滨崎雅真只是其中之一,关键在于,投资中成药工厂的事情已经有眉目,找到了大森唯这个关键的助力,此外就是确定了开设第一家海外店,明天自己离开岛国的同时,会有一批人抵达这里,与顾隐手下的人对接筹建店面的问题,自己需要做的是,筛选几名素质极高的中医,坐镇海外新店。

    苏韬不知不觉已经开始了一条前人从来没有经历过的道路,利用自己的中医帝国,融入这个扁平化的世界。

    苏韬洗了个澡之后,倪静秋发来一条短信,“我喝的酒有点多,身体特别难受,想喝一杯白开水,但没有力气,你能不能来隔壁帮帮我?”

    苏韬看见这段话,心头顿时一片火热,这诱惑未免太裸了吧?

    尽管自己和倪静秋紧挨着住着,但两人见面时会无所顾忌,但关上门后绝对秋毫无犯,不会打扰彼此的生活,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主要是苏韬觉得和倪静秋现在的关系比较适合,既不是特别近,也不是特别远,如此恰到好处。

    倪静秋突然发来这么一条消息,让苏韬魂不守舍许久,终究他还是摁响了隔壁的门铃。

    等了好几分钟,苏韬没有等到房门敞开,手机接到了一条短信,“你来得太慢了,我都喝完水了。不劳您大驾了。”

    苏韬没好气地对着猫眼,比了个中指,咬牙切齿地嘀咕道:“你狠!”

    倪静秋站在房内,看到了苏韬经过猫眼放大变得畸形的中指,忍不住笑出声,她其实比苏韬更加纠结。第一条短信发出的时候,她的内心是敞开的,但仔细想了想后,又果断地关闭了,这就是所谓的女人心,如同天气一般,有时会晴,有时会阴。

    不过,倪静秋借此也发现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情况,苏韬已经走入了她的内心,成为一个可以和自己知不不言言无不尽的好友,她担心迈出那一步之后,自己有些心事就无人可以宣泄。

    倪静秋比苏韬更加珍惜两人之间现在的关系,若即若离,恰到好处。

    苏韬回到房间之后,躺在床上,面朝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眠,他想了想给月智浅香发送了一条消息,尽管两人有几日没有联系,但明天自己就要离开,还是得给她礼节性地发个消息。

    “我明天就要离开京都,告诉你一声,那个夜晚的事情,我也一直想向你道歉,如果我意志力再坚定一点,绝对不会给你造成这么巨大的伤害。同时,我也得感谢你。在京都的事情,我一切办得都很顺利。如果有缘的话,我们会再相见。”苏韬情绪复杂地打下这一段话,仔细斟酌,修改了几个字,最终还是发了出去。

    原本以为会石沉大海,没想到手机很快亮了起来,“那次的误会,不是你一个人造成的,相反,我对你很歉疚。我知道你是一个有坚守的人,发生那样的事情,只是阴差阳错。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祝你一路顺风!”

    苏韬连续读了两遍这段文字,嘴角浮出微笑,心中暗叹了一口气,也算是五味杂陈,那算是误会吗?当然不是,在那种情况下,苏韬的所作所为,一切都是顺应自己的内心,至于月智浅香,她也是没有任何的抗拒。

    不过,两人都默契地找了个合适的理由。

    误会,或许是两人躲避道德谴责的唯一借口。

    月智浅香站在院内,望着星空中的一轮皎洁的月亮,一双眼睛明澈而清亮,续续吹来一阵风,掀起了她轻薄的睡衣裙摆。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她连忙转过身去,望着佝偻着身体的丈夫,轻声道:“夜已经深了,你怎么出来了?”

    “疼得睡不着,就出来看看。”小泉冶平轻声道,“外面的蚊虫特别多,就不要久留了。”

    月智浅香冲着小泉冶平轻轻一笑,道:“放心吧,我的体质特殊,蚊子从来都不咬我。”

    小泉冶平淡淡一笑,道:“苏韬明天就要离开京都,你如果想送他的话,就去送一送吧。”

    “我不送!”月智浅香摇头,认真地盯着小泉冶平道,“我会一直陪着你。”

    小泉冶平嘴角浮出一丝苦笑,道:“还真是个固执的丫头啊!”

    ……

    倪静秋订的第二天早晨九点的航班,顾隐和穆景辰二人亲自来机场相送,这让苏韬颇为感动。

    苏韬没有直接返回淮南,而是跟倪静秋一起前往燕京,因为他需要到中央保健委员会说明在岛国一些事情的始末,之前岳遵多次和他强调了重要性。

    苏韬问心无愧,当然不害怕被调查。

    抵达首都国际机场,倪家早已安排了一辆轿车,直接进入机场内,将苏韬和倪静秋接了出去。坐在副驾驶的是倪静秋的助理,是个男性,长得斯斯文文,当着苏韬的面,将公司的情况及燕京此刻的局势逐一汇报。

    出了机场高速之后,天空下起了雨,雨水砸在车窗玻璃上,发出吧嗒吧嗒的响声。

    倪静秋问道:“关于我们岛国之行,有什么消息没有?”

    助理叹了口气,担忧地望了一眼苏韬,道:“燕京在传谣言,称苏韬已经被岛国皇室收买,利用他进入中央保健委会接触到国家高层,窃取国家机密……”

    苏韬没好气地笑道:“这群人是谍战剧看多了吧?”

    助理连忙解释道:“虽然荒谬,但编造者将故事说得很缜密。所以现在舆论对你不利,燕京的三味堂分店,多次出现有心人聚集,都被我们安排人驱散。”

    苏韬点了点头,明白他的意思,幕后有一双黑手操纵一切,如果不是倪家早有准备,安排人对燕京三味堂进行暗中保护,一旦惹出闹事,很容易煽动一些被爱国情怀冲昏头脑的盲从者跟风,那样三味堂苦心经营的品牌口碑,就会遭到无情的打击。

    “你有心了!”苏韬与倪静秋苦笑着,感谢道。

    倪静秋耸了耸肩,拨了拨披散在肩头的秀发,道:“没办法,谁让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呢?新广传媒在中医文化项目上投入了一大笔资金,占据今年投资总额的百分之八十,所以三味堂的品牌形象与我们休戚相关。”

    “谣言是从哪里穿出来的?”苏韬凝眉,好奇道。

    “皇叔佟左青开的茶馆,那里是燕京最大的谣言散发地,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一旦从那里传出来,无风也会三尺浪。”倪静秋眸光一闪,“所以我打算找佟左青聊一聊,看他究竟想不想继续在燕京混了,那原本就赚不了几个钱的茶楼生意,干脆让它倒闭得了。”

    佟左青靠着茶馆发家,其实主营业务已经调整,靠着利好的消息,在股市上捞了一笔钱之后,转投房地产业,今年利用临近燕京的豫北省设立新区,短短两个月,资产翻了好几倍。

    这就是信息时代的机遇,如果你比别人快一步,想要获得财富,轻而易举。

    不过,像佟左青这样的燕京牛人,与四大家族之一的倪家相比,还是欠缺了底蕴,佟左青是个聪明人,所以他选择了抱住秦经宇这条大腿。

    倪静秋想要让他的茶楼开不下去,倒也有自己的办法,尽管秦经宇在暗中支持佟左青,但倪静秋有的是办法,折腾佟左青,办法很简单,每天安排税务、消防、工商去茶楼检查,不用一个月,就得停业整顿。

    虽然佟左青不靠茶馆的生意赚钱,但让他的茶馆倒闭,相当于斩去了他的根基地。

    苏韬知道倪静秋说这番话是动了真火,笑着说道:“谣言止于智者。是非曲直,还是能说得清楚。我相信中央保健委员会的那些干部,都不是傻子,会轻易相信谣言。”

    倪静秋微微一怔,盯着苏韬那双黑亮的眼睛,笑道:“放走了你,那可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巨大损失!我相信他们绝对不会那么傻的。”

    “我也这么觉得!”苏韬淡淡笑道,同时内心开始盘算,如何应对此次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