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98章 越恨我越开心
    鬼冢独守在擂台上慢跑的行动,显得有些滑稽可笑,但众人均没有笑,因为一个年近八旬的老者,跑得这么快,根本就不像是一个病人,这也间接说明了苏韬对鬼冢独守的治疗,是行之有效的。

    “我输了!”滨崎雅真未等主持人上台,主动面向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面露苦笑说道。

    他输得心服口服,比起苏韬那精湛的医术,他输得不止一星半点。

    他终于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之前的骄傲,不过是坐井观天而已。

    台下一阵沉默,谁也没想到结局会变成这样,一直让汉药界认为医术超群的滨崎雅,此刻真心悦诚服地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主动认输了。

    “啪啪啪!”

    场下突然出现了零星的掌声,慢慢变得更大,他们一方面为苏韬精妙绝伦的医术喝彩,另一方面也是在为滨崎雅真的坦然气度而鼓励。

    虽然看地迷迷糊糊,但在场上热烈的氛围下,智仁太子也开始鼓掌,结果显而易见,苏韬赢了,滨崎雅真输了,尽管有些失望,但倒也不至于愤怒。相反,他有点同情滨崎雅真,毕竟当巨人和矮子站在一起战斗,即使矮子最终输了,但还是会觉得矮子至少有挑战巨人的勇气,虽败犹荣。

    鬼冢独守停止了慢跑,站在擂台中央,对滨崎雅真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之前的滨崎雅真太过傲慢自大,虽说从正面来看叫做有自信心,但从反面来看,也说明了他不知天高地厚。

    这一次的挫折,对滨崎雅真绝对是有好处,足以让他知道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这样才能让他有更多的进步空间。

    主持人走到台前,虽然她是站在滨崎雅真的阵营,但此刻还是保持了很好的台风,面带微笑道:“今天的斗医环节就结束了,感谢两位医生的参与,相信大家对汉医也有新的认识。让我们再次将掌声献给两人。”

    在掌声中,苏韬、滨崎雅真、鬼冢独守走下了擂台。

    主持人的话,苏韬听不懂,但大致也能猜出内容,如果自己输了,对方绝对会吹嘘滨崎雅真,而自己赢了,则会将这场斗医的影响消除到最低,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不过,苏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让滨崎雅真知道汉医的源头永远在华夏,即使他们这些拿着汉方制药赚了许多钱,那也只能证明他们是小偷和强盗,华夏的中医从业者有足够的实力,拿回丢失的一切。

    抵达擂台下方,滨崎雅真朝苏韬深深地鞠躬,由衷地感谢和致歉,“对不起,苏大夫,我首先为之前的莽撞和无礼,向您表示真诚的歉意。您治好了我的恩师鬼冢独守,这份恩情我将永远铭记于心。其次,我得提醒您,要小心一个人,他叫做王国锋,也是你们华夏的一名医生,是他给我私下打电话,让我陷害您。”

    岛国人就是这样,只臣服于强者,当你用实力证明比他更加强大,他会立即高看你一眼,同时以你作为榜样。

    尽管看不出滨崎雅真的内心想法,苏韬对他的厌恶,还是减少了许多,他淡淡道:“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小心注意的。”

    滨崎雅真朝苏韬再次举了个躬,然后扶着鬼冢独守准备离开。

    苏韬想了想,喊住了鬼冢独守,沉声道:“我虽然用乱阴阳的办法,替你暂时制造了阴气之源,你的太阳病短时间不会复发,但建议你还是抽空去华夏京都一趟。那里有我一个朋友,名叫凌玉,见他一面,会对你彻底根治病情会有极大的好处。”

    鬼冢独守好奇道:“哦,我能知道原因吗?”

    “他的师门是道医宗,精通旭阳真气,和你修习的鬼医之气,正好属于一阴一阳。但是道医宗有自己窍门,用旭阳真气治病救人,却不损阳气之源,你如果与他沟通,或许能知道阴阳平衡的窍门。说不定,您还能治病救人!”苏韬耐心地解释道。

    尽管鬼冢独守现在已经被苏韬治好了太阳见阴死症,但他如果想要继续行医,是万万不能的,因为一旦再耗费阴气,就会再次损耗阴气之源,鬼冢独守的病情必然还会复发,同时再无回天之术。

    鬼冢独守也是医道中人,听苏韬简单的解释,就知道个中原因。

    其实这么多年来,他也一直想了解道医宗旭阳真气的窍门,连滨崎雅真也知道师父的心思,所以才会与王国锋达成了私下的约定。

    鬼冢独守笑着答应道:“作为一名大夫,我当然希望能为更多病人治病,既然苏医生相约,我到时候一定前往燕京,麻烦一下那位道医宗的门人。不过,旭阳真气是道医宗的绝学,他们会不会因为我是外国人,所以隐藏其中的秘密?”

    苏韬摇头笑道:“或许其他人会有这些顾忌,但坚信他不会这么狭隘。得知你是病人,而且让你知道旭阳真气的平衡之道,是治好你病情的唯一办法,他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鬼冢独守连忙朝苏韬拱了拱手,感慨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滨崎雅真在一旁听着师父与苏韬的对话,也是愧疚不已,自己与苏韬的心胸相比,显然差了不止一筹。

    当然,苏韬这么做,也是有自己的私心。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让鬼冢独守欠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自己的中成药工厂,想要走入国际,必须要经历相关的审批,肯定会遇到重重阻碍,届时指不定要用得上这个在汉方制药界的创始人。

    与鬼冢独守分手之后,苏韬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整理行医箱,金崇鹤在旁边笑着说道:“刚才你在擂台上的表现实在叹为观止,恐怕等下就会有很多药商来请你加入他们的公司。”

    他的话音刚落,一名身穿白色衬衣的中年男人走向了苏韬,递出了自己的名片,道:“我是京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汉药研究所的负责人,这是我的名片,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我是全球排名前三的汉药研究机构,如果你愿意加入的话,我们会给你最高的薪资待遇。”

    听完金崇鹤的翻译,苏韬微微一怔,突然想起大森唯之前不就是服务这个汉药机构吗?

    没想到转眼间,他们来邀请自己加入了。

    这家伙如果知道是自己用了些计谋,让他们的汉药研究所内部大乱,不知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没有了大森唯这个熟知中医的研究员,他们的产品开发计划肯定会停滞不前,靠以前的老产品坐吃山空,虽然能坚持一段时间,但终究会面临困境。

    苏韬想了想,笑着拒绝道:“对不起,我没有这个兴趣。同时,非常非常感谢他们!”

    金崇鹤如实地将苏韬的话转告给那个男子,男子听得莫名其妙,拒绝就拒绝了,苏韬为何要连用两个感谢。

    “不像你的作风,为什么对他这么客气?”金崇鹤等那人离开之后,好奇地问苏韬。

    “大森唯曾是他的同事!”苏韬朝金崇鹤眨了眨眼睛,得意地说道。

    金崇鹤暗叹了一口气,苏韬此刻哪里还有神医的样子,完全就是个小人得志的伪君子。

    不过,这也让金崇鹤感觉苏韬特别的真实,但凡是人,都有七情六欲,有正义凌然的时候,也有悭吝狡猾的模样。

    “你战胜了滨崎雅真,在汉药研讨会上一战成名,这次岛国之行算是功德圆满了。”金崇鹤苦笑道,“尤其是你为鬼冢独守治好了病,汉药研讨会的这帮人,即使痛恨你,但也只能藏于心中。”

    苏韬耸肩,无所谓道:“恨就恨吧,我不在乎。他们越恨我,我越开心。等我的中成药工厂建成之后,全面进入国际市场,他们还有更恨我的时候。”

    金崇鹤叹了口气,复杂地望着苏韬,摇头苦笑道:“幸好,这不过是我的一个副业而已,不然我的确会感觉到威胁了。”

    苏韬在金崇鹤的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道:“之前的邀请不变,我的中成药工厂随时欢迎你加入。”

    金崇鹤有些不高兴地说道:“我就是饿死,也不会向你祈求怜悯的。”

    像金崇鹤这样有一技傍身的人,根本不可能饿死,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朝金崇鹤善意地笑了笑,暗示自己不过开玩笑而已。

    金崇鹤其实是一个自尊心非常强的人,苏韬感觉碰到了他的敏感点,所以委婉地表示歉意。

    金崇鹤嘴角露出笑容,表示谅解,超不远处忘了一眼,提醒道:“太子又过来了!”

    “苏医生,恭喜你战胜了滨崎雅真。”智仁太子声音洪亮地说道。

    “谢谢你的赞许。”苏韬小心地应付道。

    “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皇室御医所?如果你能加入,那是我们皇族的幸事。”智仁太子爽朗地邀请道。

    “感谢您的好意!因为我原本就是华夏中央保健委员会的国医大师,所以无法接受您的邀请。”苏韬微笑着拒绝道,“在我看来,滨崎医生的医术也很精湛,你们如果聘请他,也是正确的选择。”

    “唉,那实在太可惜了!”智仁太子见说服不了苏韬,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笑着补充道,“我们皇室御医所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苏韬笑了笑,保持沉默,心中暗想,他是在弄糖衣炮弹来诱惑自己吗,即使你承诺我金山银山,我也绝不会出卖我的民族心!

    智仁太子与苏韬点头致意,带着一群人离开,等坐上车之后,面朝副驾驶的幕僚,沉声道:“与滨崎雅真的合约作废吧!”

    幕僚知道智仁太子的心情,皇室有自己的骄傲,选择人才,永远只挑最顶尖的人,他连忙“嘿”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