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97章 修阴阳平二气
    鬼冢独守给人治病的办法,属于御医经中“黑医术”的一种,这种医术虽然给人治疗疾病,偶有奇效,但对于医生却有极大的负面作用,也是为何在御医经中,被认定为禁忌之术的原因。

    苏韬在给小泉冶平治疗癌症的时候,采用了“乱阴阳”之术,其实跟鬼冢独守的治疗理念相似,因此治疗结束之后,他花费了很长时间,将身体状态调整好,虽然他的真气雄厚,但采用这种禁忌之术,一辈子只能采用两到三次,不然就会跟鬼冢独守一样,出现类似于得“太阳病”或者“太阴病”。

    从中医的角度来看,人体内的所有能量,都是有一定的限制。

    举个比较能接受的例子,拳击手经常运动,身体比较强健,但他们到了中年之后,就会更加容易患上“帕金森综合症”这种慢性进行性运动障碍性疾病。

    帕金森综合征的病变部位在于人的中脑,此处的黑质神经元通过合成一种“多巴胺”的神经递质调节运动功能,当黑质神经元死亡过多,就会出现帕金森综合征。拳王阿里所患的就是帕金森综合征,在他一生职业生涯中,头部累计遭遇了近三万次重击,黑质神经元全部消耗殆尽,最终导致得了这种疾病。

    所以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他体内的所有东西都是使用次数限制的,比如眼睛使用时间超过负荷,功能就会消退,人体内的真气也是如此,鬼冢独守只修“鬼医”,导致体内的阴气消耗过度,最终阴衰阳盛,导致得了“太阳病”。

    如今病入膏肓,太阳见阴脉,出现濒死的迹象。

    如果换做凌玉,想要治疗鬼冢独守,难度比较大,因为凌玉虽然涉猎的医学典籍不弱于自己,但他精研的旭阳真气,属于刚正偏阳的一脉,给鬼冢独守治疗的话,难有成效。

    相对而言,苏韬兼修阴阳,善于平衡二气,来给鬼冢独守治疗,反而会有奇效。

    “我给你采用的是乱阴阳针法。”苏韬将自己的治疗之法,与鬼冢独守直接说了出来。

    鬼冢独守本来就是一个养气医家,等会自己在施针的过程中,会调动自己体内的真气来配合自己。

    “原来是乱阴阳啊!”鬼冢独守眼前一亮,“我知道这种针法,要对阴阳二气极为精通才行,只可惜我只通一种,难以学会,今天也算是亲眼见识一下这个黑医术的妙处了。”

    鬼冢独守内心还是颇为感动,作为医者当然知道施展禁忌医术,对行医之人会造成极大的损伤。

    苏韬从行医箱中取出银针,平心静气地开始施针。

    足太阳膀胱经,共有六十七个穴位,首穴睛明,末穴至阴。是十四经中穴位最多的一条经。共有一条主线和三条分支。它的支脉从头顶分出到耳上角,针灸起来,因此也非常的繁琐。

    伴随着苏韬第一针刺入鬼冢独守的穴位,顿时就有种很清晰的感觉,自己的徒弟与苏韬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苏韬刺穴精准。

    刺穴,不仅仅是认准穴位,对于刺入皮肤和肌肉的深度也有考究,因为人体的经脉其实很虚无缥缈,所以高手之差,也在分毫。

    当然,也只有像鬼冢独守这种深谙针灸之道的行家,才能分辨出苏韬和滨崎雅真的巨大差别。

    这就如同武林高手,相互较量,出拳的速度都很快,普通人看不出差别,但内行人眼中,却是能看出其中玄奥,谁快谁慢,无所遁形。

    这是苏韬第二次正式使用鬼医篇的“乱阴阳”,虽然轻车熟路,但还是不敢大意,因为鬼冢独守和小泉冶平的病情不一样,虽然都是死症,但小泉冶平的病因在于淋巴系统,而鬼冢独守的病因在于体内几乎干涸的阴气之源和受损的太阳经脉。

    《黄帝内经》将阴阳之气无法平衡,产生的病态归结于,“阳盛则热病,阴盛则寒病”。

    鬼冢独守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气,从银针尖端咕咕地涌入自己的体内,他下意识地感觉到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比起滨崎雅真刚才治疗自己,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

    仿佛在四十度高温下,回到空调屋内那种瞬间沁凉的感觉,又仿佛在操场上奔跑了几十圈,吃了半个冰镇西瓜。

    太阳病,病人会觉得有种内燥之火,难以宣泄,但苏韬的银针刺入他体内之后,开始迅速调节他的内火,改善他体内的情况。

    不过,鬼冢独守如此畅快,但苏韬却一点都不轻松。

    鬼冢独守称得上沉疴已久,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如失修的机器,无法很好的运转,加上他的年龄有很大,因此想要改造他的太阳经脉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滨崎雅真自从苏韬开始下针起,他就没有再说话,因为苏韬的医术,让他见识到了另外一个天地,原来针灸可以这么来治病,他被苏韬精湛的医术彻底颠覆,原来自己之前不过是皮毛而已。

    擂台下方能看出苏韬医术之精巧的人,少之又少。

    金崇鹤也是屏住了呼吸,观察苏韬的每一个动作,心中唏嘘不已,暗叹苏韬实在太可怕了。

    最可怕的人,不是他站在山峰之巅俯视众生,而是他即使到了顶峰,还在继续往上攀爬,谁也找不到他的终点在哪里。

    金崇鹤嘴角浮出苦笑,滨崎雅真还真是挺惨的,遇到更强的苏韬,内心只会遭受更大的挫折,当初自己在全球峰会上输给苏韬,也是度过了很长时间,才逐渐平复过来。

    滨崎雅真的确在质疑自己的医术,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恩师鬼冢独守是世界上最好的汉医,而自己深得他的亲传,因此有信心面对任何疑难杂症。

    但鬼冢独守的病情让自己有种束手无策之感,而苏韬的医术则打开了全新的天地,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坐井观天。

    苏韬此刻没空想那么多,他沉浸在一个玄妙的境界之中,通过抽丝剥茧般地解析鬼冢独守的经脉情况,对于医者修炼的真气也有了更多的认识。

    原来将某种真气修炼到巅峰,经脉需要承受多大的压力,而体内的五脏六腑也会变成另外一种情况,他此刻的心情有些变态,竟然感激鬼冢独守,给自己这么一个机会,让他能够肆无忌惮地研究他的身体。

    苏韬每一下针都会停顿一下,不仅是考虑下一针所需的力道和真气,更是在分析鬼冢独守的身体变化,是否跟自己的预期一模一样。

    苏韬此刻的心情,可以用如履薄冰来形容也不为过,因为他任何一个细微的失误,都会让鬼冢独守的身体崩盘,直接命丧黄泉,如果自己当众治死了人,即使自己现在赢了一局,平了一局,最终的比赛结果,也是自己输了。

    而且自己治死了岛国汉医宗师,这份罪过也使得自己成为岛国医学界的公敌。

    因此,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比试,苏韬自从起针开始,就只有一个目标,一定要治好鬼冢独守的“太阳见阴死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尽管会议室的温度很适宜,但苏韬早已是大汗淋漓,汗水浸湿了他的衣衫。

    他进入入微之境,一切洞若观火,对鬼冢独守的病情也是越来越了解,在针灸完太阳经脉之后,开始为他针灸足太阴脾经和手太阴肺经。

    这两个经脉是阴气之源,在疏通太阳经脉之后,平复亢*进的阳气之后,必须要巩固他体内的阴气。

    苏韬在处理这个细节的过程中,神乎其技地利用了那一丝原本意味着死症的“阴气”。

    这就是天截手,起死回生的妙处,颠覆普通中医的关键。

    鬼冢独守作为病人,只觉得体内有一根如同针戳的寒气,慢慢茁壮成长,不一会儿的功夫,就长成了参天大树,制成起了自己的五脏六腑,形成了一个全新的支架。

    太阳病的人,有一个很明显的症状,那就是身体五脏六腑都出现下垂的情况,他现在只觉得五脏六腑重新焕然一新,随着阴气的慢慢滋生,生命之泉中长出了生命之树,让他原本几乎燃烧殆尽的生命之火,再次变得温和与稳定。

    “我为您梳理过体内的经脉了,您感觉怎么样?”苏韬面色有种不正常的红润,这是因为他刚才消耗了许多“阴气之源”的原因,和鬼冢独守之前的身体状况相似,他现在体内也出现了阳盛阴衰的原因。

    不过,苏韬经过一段时间调整之后,还是能让体内的阴阳二气重新平衡,因为他的产生阴气的源泉,没有消失。只要以后注意,不要轻易在损耗阴气之源就可以了。

    鬼冢独守尝试着从床上坐起,然后缓步移到床下,突然身体晃动了一下。

    滨崎雅真赶紧走过去,扶住他,沉声道:“师父,您没事吧?”

    下面的观众中,也传出一阵惊呼,以为鬼冢独守出了什么意外。

    鬼冢独守摇头笑道:“松开我,我没事!只不过身体突然有了一股新的力量,一瞬间没有掌握好,所以才会出现不适应。”

    言毕,他轻轻地推开滨崎雅真,绕着床铺走了两圈,然后加快步伐,沿着擂台边缘跑了一圈。

    苏韬暗叹鬼冢独守不愧是汉医名家,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了解,治疗结束之后,经过这番运动,可以通过呼吸将体内的废气排出,让身体更好地进入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