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96章 太阳见阴死症
    苏韬深吸一口气,走到鬼冢独守的身前,伸出手指搭在他的腕上,脸上的表情变得极为凝重,然后苏韬又仔细检查了一下鬼冢独守的眼白,还有手掌细纹,最终叹了口气,沉声道:“鬼冢先生,您对自己的病情应该有所了解,属于六经病中的一种,名为太阳病。”

    六经病,总共包括太阳病、阳明病、少阳病、太阴病、少阴病、厥阴病六种病症。《伤寒论》中,将得外感风干侵扰的经络和脏腑,按照不同的情况,进行归类,总结出这六种病症。

    鬼冢独守叹气道:“断证不错,不知道你有什么解决办法?”

    苏韬摇头苦笑道:“难度不是一般大。《伤害论》中也曾经有过一句话,‘阳病见阴脉者死’,您现在的病情,正是这种情况。”

    医圣张仲景认为,如果病人得了阳病一种,包括太阳病,少阳病,阳明病,脉象一开始为阳气亢奋,博指有力,慢慢转变为气息微弱,应指乏力,这就呈现出一种正气衰败,“阳去入阴”的迹象。

    但凡出现这种脉象的人,病情已经到了极为严重的地步,露出“死”的迹象。

    其实,说得简单一旦,就跟人死之前,回光返照一样。

    回光返照的瞬间,体内最后的阳气会全部展现出来,然后突然阴气加重,就再也无力回天了。

    所以从外表来看,鬼冢独守的气色并非那种憔悴枯槁的面容,而是一种不正常的“容光焕发”。这种气色,在中医眼中也属于“异色”,阳气太过,表现在脸上。

    普通的太阳病,倒也不难治,及时发现,用针灸加上药物,就能够控制。

    但鬼冢独守的脉象异乎寻常,阳气极为浓郁的同时,已经有阴气渗入的迹象,出现“阳病见阴脉者死”的现象,所以苏韬才会显得如此为难。

    滨崎雅真站在旁边,面露凝重之色,显然苏韬对给师父鬼冢独守病情的判断极为精准,他也察觉到了鬼冢独守紊乱的脉象中那一丝阴气,不过只是稍瞬即逝,若非有极深的脉诊功力,很难抓到蛛丝马迹。

    在脉诊方面,滨崎雅真已经意识到自己比起苏韬还是欠缺了一筹。

    仔细一向,他刚才用鬼门十三针,是希望控制鬼冢独守体内亢奋混乱的“阳气”,最终却被那似有似无的阴气干扰,最终导致真气反噬。

    “医圣张仲景,是汉医的集大成者,他的每一句话,对于学习汉医的人而言,都是至理名言。”鬼冢独守叹了口气,“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深居简出,尽量减少外出,防止外邪侵扰。不过,即使如此还是得了太阳病,也是靠长期服用药物,才能勉强坚持到今天。”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对鬼冢独守的医术,也是感慨不已。

    如果一般人像鬼冢独守这样得了太阳病,大部分都病倒了,哪里还能像他这样行动自如?

    “太阳病,发热汗出,恶风,脉缓者,名为中风。”太阳病分为很多种,最常见的就是“太阳表虚证”——“中风”。

    另外,滨崎雅真的判断也没错,太阳表虚证,会出现中气不足,血不养心的症状。

    其实鬼冢独守的身体已经出现部分中风的症状,但靠着他逆天的汉医护理,所以还能坚持正常行走,已经是非常惊人。

    不过,鬼冢独守终究还是遇到瓶颈,虽然他没有像绝大多数中风者那样瘫痪在床,但他的四肢也只能做些最基础的动作,想要给人治病,针灸、推拿,显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才会做出金盆洗手,退出医学江湖的决定。

    “您体内的阳气不仅亢奋,而且因为服用了许多药物,脉象非常混乱。”苏韬叹了口气,暂时也没有办法彻底治愈鬼冢独守的办法,“我想要用针灸之法,梳理你体内的经脉情况。”

    鬼冢独守叹了口气,道:“刚才滨崎已经尝试过,我体内的脉象极为混乱,一不小心就会遭到反噬。”

    苏韬点了点头道:“您之所以得此病,原因其实跟您治病有关。您为人治病,擅长利用阴气,久而久之,使得自己体内的阴气变少,阳气变多,最终日积月累成为了太阳病。滨崎雅真采用鬼门十三针,归根到底,还是利用阴气治病,表面来看,能够补充你体内缺少的阴气,但您的身体相当于一个黑洞,滨崎的阴气无法补足,使得他遭到了反噬。”

    苏韬顿了顿,沉声道:“说得简单一点,他的功力不及你深厚,所以没法给你治病。”

    鬼冢独守其实也想到了这一点,这也是为何自己重病之后,没有让自己的弟子为自己治病,因为他知道以自己弟子的功力,还是欠缺了不少。

    滨崎雅真暗叹了一口气,终于明白,鬼冢独守刚才让自己治病之前,恐怕就得到了结果。

    他内心也是一紧,师恩如父,当初鬼冢独守在教导自己医术时,不仅严格,而且慈爱,如今却是身患重病,自己却是能力不够,不仅务必懊悔与愧疚。

    虽然在传统中医看来,没有绝症一说。

    但无论像小泉冶平的绝脉,还是鬼冢独守的“阳病见阴脉”,都属于“死”症。

    鬼冢独守在岛国的地位,相当于宋思辰和窦方刚这种级别,在国际上的名望甚至还要更高一些,但面对自己的病情,也是回天乏力,正应了那句他刚才与智仁太子说话时“医者难自医”的无奈。

    “罢了,你能看出我的病是阳病见阴脉,其实已经很不容易。”鬼冢独守洒然笑道,“人生在世,谁都逃不了生老病死。我这辈子救过不少人,早已看透了生死。”

    苏韬对鬼冢独守的心怀还是颇为敬佩,淡淡道:“我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也想试一试,帮你梳理一下体内混乱的脉象。不过,因为这也有可能出现负面效果,让你的病情加重。”

    鬼冢独守眉头微微一挑,沉吟片刻,淡淡笑道:“你不用担心,放手来治吧?”

    滨崎雅真复杂地望着苏韬,沉声道:“你打算怎么治?”

    他给鬼冢独守摸过脉,深知鬼冢独守的病情非常危急,如同即将溃决的堤坝,稍有不慎就会彻底崩塌,一命呜呼。

    滨崎雅真之所以用真气在鬼冢独守体内顺利游走,是因为他和鬼冢独守的气体,属于同门,可以轻易融入其中,而苏韬不懂自己门派的真气,如果就这么进入鬼冢独守的体内,绝对会引起严重的后果。

    “我想重新改造他的足太阳膀胱经。”苏韬沉声道。

    “胡扯!”滨崎雅真立即反对道,“他的经脉异常脆弱,你如果改造的话,岂不是要输入更多的真气,那样只会让他的经脉受损更加严重。”

    苏韬淡淡地扫了一眼滨崎雅真,道:“鬼冢先生都已经答应了,你激动个什么劲?”

    “他是我的师父!”滨崎雅真连忙恳求鬼冢独守,沉声道,“还请您不要让人随便治疗。我会调集师兄弟,一起为治好你的病商议。我一个人的力量或许不够,但那么多人,总能找到合适的办法。”

    鬼冢独守摇头笑道,“别忘记这是在擂台上,那么多人看着我们。苏韬既然想试一试,当然要让他尝试一下。他是一个大夫,如果没有把握,不会轻易出手的。”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鬼冢独守虽然病重,但一双眼睛比起他徒弟要厉害许多。

    苏韬叹了口气,沉声道:“谢谢鬼冢先生的信任,我一定竭尽全力。”

    鬼冢独守虽然是岛国人,但苏韬对他却是没有太多的恶感,因为这也是个将生命献身给汉医的人。他是华夏中医的一个火苗,如果没有他在岛国宣传华夏中医,就没有汉方制药的兴起,无法让现代人知道原来汉药是这么有价值的东西。

    说到底,苏韬觉得华夏的所有中医从业者,都应该向鬼冢独守学习。在汉医被全面封禁的背景下,他以一己之力为汉医在岛国的生存开辟了一个天地。

    苏韬此次来岛国考察,归根到底,是想借鉴岛国在中医方面的先进理念,挖到了大森唯这个潜力股之余,见到了鬼冢独守,才算是真正的不枉此行。

    鬼冢独守如今得了太阳见阴死证,与他经常采用一些“鬼医禁忌之术”为人治病有关。

    鬼冢独守平躺在床上,眼神温润地望着苏韬,笑道:“若是能让我见到传说中的杏林圣手,此生无憾了。”

    苏韬微微一怔,意识到鬼冢独守之所以前来参加汉药研讨会,并非为了滨崎雅真,也并非为了维护岛国汉医的尊严,而是为了见识一下有杏林圣手之称的“天截手”。

    毕竟对于任何一个中医人,都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绝技。

    苏韬深吸一口气,淡淡道:“天截手的原理,在于平衡阴阳,因此需要修炼者兼学阴阳二气。你擅长采用鬼医之术,利用修炼的阴气为人治病。你虽然阴气修炼得极为深厚,但总有消耗殆尽的时候,久而久之,导致阴源受损,此消彼涨之下,体内的阳气过剩,最终导致太阳病。我采用的办法,是滋补你体内的阴源,让阴阳二气趋于平衡,这样或许能有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