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96章 鬼冢独守出题
    换做其他人作出这个要求,仓桥哲人肯定会一口回绝,但鬼冢独守在汉方制药的江湖地位,他拥有这个资格做出让组委会改变决定。

    “既然鬼冢先生,您愿意亲自拟题,那实在太好了。”仓桥哲人心中虽然觉得不快,但脸上带笑说道,毕竟是老朋友,还在汉药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鬼冢独守与仓桥哲人点了点头,凑到他耳边,低声将题目告诉了他。

    仓桥哲人表情多变,终究还是朝鬼冢独守点了点头,道:“一切就按照您的意思来办。”

    鬼冢独守的到来,引起了整个汉药研讨会的轰动,声势不弱于刚才智仁太子的到来。今天参加会议的不少是外国人,他们对智仁太子或许有兴趣,但心中的份量绝对比不上鬼冢独守。

    因为鬼冢独守不仅是岛国汉医界的大成者,而且还创造了汉方制药这个产业,是这个行业的先行者,所有人接触到汉方制药,都会听过鬼冢独守之名。

    智仁太子带着太子妃纪子主动迎向了鬼冢独守,打招呼道:“鬼冢先生,没想到有幸在这里见到您。我一直听我父亲提起您,说您是我们这个国家的瑰宝。”

    鬼冢独守与智仁太子从容一笑,自嘲道:“谢谢天皇陛下的赞赏,只可惜我已经老了。现在已经无法治病,自己还是个病人。”

    他这也算是间接地解释了,为何自己多次拒绝了皇室御医所的邀请。

    智仁太子连忙说道:“你看上去很健康,气色很好!”

    鬼冢独守朝智仁太子淡淡一笑,道:“渡人难渡己,医者难自医啊!”

    鬼冢独守和智仁太子告别,然后走向了擂台后方。

    智仁太子暗叹了一口气,唏嘘道:“如果御医所能邀请到这样的大师那可就好了。”

    太子妃优子连忙道:“宫内厅不是正准备聘请滨崎雅真吗?他是鬼冢独守徒弟,应该学到了许多本领。”

    智仁太子淡淡一笑,没有说什么,继续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金崇鹤和苏韬都关注到了鬼冢独守的到来。

    金崇鹤兴奋地说道:“没想到竟然真能见到鬼冢独守,也算是不枉此行了。他和我爷爷是齐名人物,在国际医学界很有名望,只是多年前起,就金盆洗手,不再给人治病了。”

    苏韬对鬼冢独守并不了解,在他眼里不过是个普通的老人而已,不过经过金崇鹤多次夸奖,他也有些好奇。

    主持人再次登场,面带微笑且有些兴奋地说道:“就在刚才,我们岛国汉医界的泰斗,鬼冢独守先生来到了会场,想必大家都跟我一样兴奋。汉方制药之所以能有现在的规模,取得这么多成绩,完全离不开鬼冢独守现在当年的努力和开拓。现在有请鬼冢独守先生入场,同时由他亲自主持第三次轮斗医。”

    话音刚落,穿着黑色和服的银发长须老者佝偻着腰走到了台上,他面带微笑,与大家缓缓道:“我是鬼冢独守,很荣幸见到这么多从事汉方制药的朋友,见到你们,我就会想起当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年奋斗的过程。汉方制药的创业期,无比艰辛,不仅研究药物过程漫长,而且让市场认可汉方制药,也需要付出诸多努力。感谢大家的共同努力,开创汉药的新时代。

    今天我来到这里,最主要的原因是,我的弟子滨崎雅真,和来自华夏的天才中医苏韬,进行一场精彩的斗医比赛。我虽然多年不从医,但依然关心汉医的发展,因为没有汉医的传承,就没有汉药的未来。汉药最终还是得由汉医发扬光大。最后一轮比试,是考验两位斗医的综合能力。

    我深爱汉医这个行业,之所以不再治疗患者,并非我厌倦了。相反,我深爱这个从事多年的行业,只是因为年龄和身体的缘故,无法胜任这个工作。因为汉医治病,比西医要花费更多的体力和精力。”

    说了这么多,鬼冢独守顿了顿,面带微笑道:“下面我宣布第三轮比赛的内容,那就是为我这个老骨头,看一看病,谁能给出正确合理的治疗方案,谁就胜利。”

    鬼冢独守此言一出,下面顿时议论纷纷。

    金崇鹤见苏韬眼中露出惊愕之色,连忙道:“你也意外了?”

    苏韬苦笑道:“没想到鬼冢独守玩得这么大!”

    让自己和摒弃雅真,给他一个宗师级汉医治病,这不仅考验两人的医术,而且还考验两人的心态。

    在治疗的过程中,鬼冢独守绝对会以极高的标准来分析两人治病的过程和细节。

    “鬼冢独守会不会偏向他的弟子?”金崇鹤皱眉担忧道。

    “不会,既然他愿意站出来,主持最后一个比试,绝对会比任何人都要公正。”苏韬淡淡道,“虽然我不了解他,但作为一名成功的医者,他的人品是毋庸置疑的。”

    金崇鹤也微微颔首,笑道:“我爷爷曾经说过,鬼冢独守虽然神秘,擅长运用一些诡秘的医术给人治病,但他的人品无可挑剔,一生未娶,也无子女,曾经多次无偿捐出自己的资产,用于岛国的医疗基础建设以及其他很多公益事业。而且,他还声称,等死了之后,所有的钱将用于成立一个基金,帮助社会底层人士。”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鬼冢独守和自己的两个师父窦方刚、宋思辰应该是同一类人。

    滨崎雅真比苏韬的心态更加复杂,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给师父滨崎雅真治病。

    两人走上擂台,鬼冢独守平和地望着两人,轻声道:“你们将我当成普通的病人来治疗就好了。”

    他说这句话,用的是汉语,多年研究汉医,因此汉语说得虽然音调有些古怪,但汉语表达能力比滨崎雅真还高一点。

    滨崎雅真先走了过去,给鬼冢独守进行检查,当他碰到鬼冢独守的脉象时,眼中流露出惊讶之色,整个人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复杂的脉相,不仅混乱不堪,而且难以捉摸。

    “师父,你的病情怎么这么严重?”滨崎雅真惊讶地问道。

    “徒儿,你之前不是追问过我,为什么不教你鬼医之术吗?原因就在于这

    本章未完,请翻页

    里,在用那些禁制医术的过程中,你自己会受到反噬,最终就会像我这样,脉相混乱,难以控制。”鬼冢独守平静地说道。

    滨崎雅真突然觉得有些感伤,当年他一直为鬼冢独守不肯教自己看家功夫耿耿于怀,没想到师父内心深处还藏着这么一个故事。

    “师父,请你放心,一定有办法帮你治好!”滨崎雅真暗叹了一口气,心中其实没有什么信心,因为鬼冢独守的病情如果简单的话,他自己肯定就能想办法治好,但现在要让自己来治疗,这意味着要在医术上,比鬼冢独守技高一筹才行。

    “你试着治疗一下吧!”鬼冢独守淡然笑道。

    “您的病,关键在于中气不足。”滨崎雅真根据脉象慢慢梳理头绪,“想要治愈的话,要滋补中气为主,可以经常服用一些滋补药物,如金匮肾气丸等。”

    鬼冢独守无奈摇了摇头,叹气道:“我也服用了一些滋补的药物,但效果欠佳。”

    滨崎雅真连忙道:“我先给你针灸一下,帮你梳理复杂的脉相吧?”

    “行!”鬼冢独守倒也爽快,直接答应了滨崎雅真的要求。

    苏韬站在一旁则观察鬼冢独守的情况,他听不懂师徒俩之间的对话,但还是看出鬼冢独守的病情非常严重。

    滨崎雅真用的是“鬼门十三针”,苏韬曾经用过这套针法,从控针的技巧来看,苏韬对滨崎雅真倒是有所高看,比起王国锋的确要技高一筹,他控针的真气,虽比不上旭阳真气雄浑,但绵劲有力,能够轻易地融合到病人的体内。

    加上滨崎雅真的真气,学自于鬼冢独守,所以进入后者的体内,迅速起了不错的效果。

    鬼冢独守感觉原本复杂的脉相,逐步变得平和,暗忖滨崎雅真这几年进步不小。

    他对自己徒弟还是有所了解,虽然性格固执,但在医术上还是颇有天赋,更关键在于,耐得住寂寞,熬得住时光,否则,很难将自己传给他的太虚气,练得如此雄浑精湛。

    滨崎雅真沉下心,将所有的注意力刺入鬼冢独守肌肤的银针,他仿佛见到了一片汪洋,无数杂乱的气体在鬼冢独守的体内汹涌,他的真气一开始或许还有效果,但越是进入更深的气海,越是感觉到无力之感。

    滨崎雅真咬牙坚持,努力想抗衡,突然感觉胸口一闷,面色一白,往后连续突然退了好几步,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滨崎雅真这是针灸过程中遇到了重创,类似于武侠小说里,受到内力反噬。

    幸好他及时地吐出了这口血,不然的话,他肯定会受重伤,休养个十天半月。

    “对不起,师父,我失败了!”滨崎雅真苦笑道,“是弟子无能!”

    鬼冢独守淡淡地摇头,道:“你已经做得不错了,看得出来,你这么多年一直很勤奋,我对你很满意。”

    鬼冢独守随后失望地叹了口气,顿了顿,忘了一眼苏韬,用汉语道:“下面,请苏医生给我把把脉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