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92章 闹个光芒万丈
    听苏韬如此掷地有声地说出内心的想法,岳遵也是沉吟良久,他叹了口气,笑道:“唉,我人老了,年轻的时候,也曾想过,为什么华夏的医生,在国际上始终低人一筹。因为心中憋着一股气,所以我不断地逼自己努力学习最尖端的医术,但现在想来,之前的选择或许有错。我竟然怀疑中医,忘记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那么多宝贝。”

    苏韬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岳遵竟然在电话里竟然跟自己说出这番话。

    “每门学科都自己的优势。西医也有中医许多借鉴的地方,如今西医在全球普及,西药广为应用,这就是最好的证明。”苏韬顿了顿道,“我想做的是,让中医在世界医学上占据一席之地,不要因为西医的繁荣,让中医没落。尤其是咱们华夏人,要将学医优先学中医的想法,深入骨髓。”

    “我们这帮研究西医的人,虽说取得了些成就,写了不少论文,其实归根到底,没有抓住华夏医学的灵魂。”岳遵五味杂陈地说道,他面对苏韬的这番话,竟然有些无地自容。

    这无关年龄和资历,只因为苏韬说出了许多医学工作者内心真实的想法,绝大多数人选择学西医,是因为西医比中医更好就业,而且学中医难度更高,成本更大。

    苏韬笑着说道:“师叔,我回去之后,肯定向大家道歉。但这次汉药研讨会,我必须要大闹一场,不仅是为了自己的一口气,更是为了汉药的未来。”

    苏韬想得很明白,在汉药研讨会上,证明中医的传统和精华在华夏,这是为了自己建成的中成药工厂做铺垫。

    “闹吧,不仅要闹,还要闹个光芒万丈!”岳遵下定主意,要在国医专家组内部,替苏韬扛住压力。

    虽然现在内部关于苏韬的非议很多,但岳遵与苏韬接触过很多次,对他的人品和性格也有所了解,绝对不会像外界宣传的那样,成了向岛国皇室阿谀谄媚,轻易被钱或者利益收买之人。

    岳遵打来的电话,时机如此恰大好处,苏韬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暗叹了一口气,自己倒是小看了汉药研讨会,这里面势必安插了华夏的眼线。

    金崇鹤在旁边用胳膊捅了捅他的腋下,提醒道:“主持人宣布,斗医大赛开始了。”

    苏韬微微一怔,见滨崎雅真已经抬头阔步走到台上,暗叹了一口气,笑道:“那我上去了。”

    滨崎雅真与苏韬并肩而站,主持人将话筒交给滨崎雅真,示意他说点什么。

    滨崎雅真淡淡地笑了笑,道:“我得感谢对手,让我有机会展示一下汉医的神奇之处。我的师父鬼冢独守先生曾经颇为惋惜,汉医发源于华夏,但如今却在国外发扬光大,他一直幻想,能够见到华佗、扁鹊、张仲景这样的名医。其实,我是想告诉师父,现在的华夏已经培养不出那样的人才。汉医在我们这些人的手中,一样能传承下去,而且对人类的价值会更大。”

    苏韬身后跟着一名精通汉语的翻译,所以滨崎雅真的这番话,丝毫不差地落入苏韬的耳中。苏韬倒也不是特别生气,毕竟与滨崎雅真接触很久,对于这家伙傲慢、不可一世的态度,早已心知肚明。

    对付这种狂妄自大的人,最好的办法,不是你与他互相指着鼻子对骂,而是用行动来狠狠扇他的耳光,让他自取其辱,自食恶果。

    苏韬站在舞台下,会场内的人数不少,超过了五六百人,绝大多数都是岛国人,他心情变得异乎寻常的镇定自若,只有在这个场合,为华夏的中医证明,才能得到他们的尊重和认可。

    主持人将话筒递到了苏韬的嘴边,道:“请问苏韬先生,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在主持人看来,苏韬不过是个陪衬而已。

    “没有什么好说的,我想用实力来证明,滨崎雅真刚才所说,都是不堪一击的大话。”苏韬极为平淡地说道。

    虽然言简意赅,但场下的气氛,却被彻底点燃。

    众人议论纷纷——

    “这个华夏中医如此年轻,怎么这么狂妄?”

    “滨崎雅真是汉药界的天才,为什么会挑选这样一个没有素质,毫无礼数的人?”

    “只是一场表演而已,不要当真,对方只是滨崎雅真的陪练。我们就耐心看看,滨崎雅真是如何教育那个年轻人的吧!”

    因为苏韬太年轻,会议现场绝大多数都是一些药商,他们并不知道苏韬的身份。其实按理来说,应该是滨崎雅真挑战苏韬。因为苏韬是华夏中央保健委员会的专家,而滨崎雅真与宫内厅的御医所还没有正式签约。从江湖地位来看,滨崎雅真和苏韬还差了不少。

    主持人宣布,本次斗医主要分为三轮,胜两轮者就可以获得胜利。

    “在正式比赛之前,你们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主持人笑着与滨崎雅真说道。

    “失败者就退出中医界,不知道他敢不敢打这个赌?”滨崎雅真继续施压压力道。

    苏韬听完翻译,哑然失笑道:“如果我失败了,我退出中医界。他输了,不再从事汉方制药的工作就好了。”

    看起来,苏韬的要求比较宽松,但事实上,让滨崎雅真退出汉药制造界,等于让他放弃现在的职业,在岛国只是纯粹地当一名中医,显然是没有任何前途的。

    “好,我接受赌约!”滨崎雅真眼神冰冷地说道。

    “第一轮比赛,是识别中成药。我们提供从未在市面上见过面的中成药,然后由两位辨别,其中的药物成分,和出自于那种医典。不仅要辨别出由哪些成分组成,还要辨别出剂量。当然,为了提高难度,中成药共有十种,两位要在十分钟内,给出答案。准确度最高者,获得这一轮的胜利。”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汉药研讨会的这一轮比赛,果然与汉药有关系。

    对于滨崎雅真,这轮比赛,他占据太多优势了。

    中成药和传统的新鲜中药、中药饮片都不尽相同,经过特殊的处理,制成了各种各样的形式,比如丸剂、散剂、冲剂、酒剂、酊剂、膏剂等等。

    但以丸剂,就分为很多种,如蜜丸、水蜜丸、水丸、糊丸、浓缩丸、微丸等类型。

    所以想要辨别中成药,只有靠经验,对于滨崎雅真而言,这没有太多的难度。他从事汉药研究多年,对市场上绝大多数的中成药都有所了解,虽然主持人说,这些中成药都是在备案审批或者还在临床检测过程中的中成药,但以他丰富的经验,想要解读这些中成药的成分,难度不算太大。

    另外,从苏韬的角度来看,他经营中医馆,对药材肯定了解,在识别中药饮片上可能有经验,但想要识别被磨成粉或者制成药丸、药膏的中成药,难如登天。

    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舞台中央摆放了两张桌子,上面分别搁置了陶瓷小碟,苏韬粗粗扫了一眼,丸剂、散剂、冲剂、酒剂、酊剂、膏剂均陈列其上。

    “第一轮比赛现在开始!”主持人一声令下,滨崎雅真已经走到了桌前,用手抓了一些粉末状的散药放在首先捻了捻,然后放入口中品尝了一番,迅速在一张白净的纸上奋笔疾书,他写的是岛国文字,不过也会有繁体汉字,因为岛国文字受到汉字的影响很大,所以学习中医药典,也有共通之处。

    大约十来秒钟,滨崎雅真已经写好了第一种中成药的配方,及各种药物成分,为接下来辨别剩下的几种药省下了很多时间。

    按照此次斗医环节的设计者,正常人想要在十分钟之内,写全十种中成药的答案,是完全不肯能的事情。正常能够写到五道题,就已经算是成绩不错,属于出类拔萃者。

    滨崎雅真之所以写得这么快,是因为他事先得知了考题类型,虽然不知道具体用哪几种中成药作为试题,但他将近几年还没有上市的中成药名单进行梳理一番,就能知道大致的范围。

    写完了第一道题,滨崎雅真抽空忘了一眼苏韬,下意识皱了皱眉,因为苏韬虽然没有写下第一道题的答案,但已经开始检查第三种药物,心中不禁暗自冷笑。

    他难道想尝过所有的药物之后,再统一写下答案?

    这样难道不会浪费时间,将药物的药性混淆吗?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苏韬对前两种中成药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选择跳跃性处理。总共十道题,他先找出自己能解读出药性成分的几种,然后写下来,这样也是一种比赛的策略。

    这种心态就如同,在考试之前,老师总会嘱咐,优先写自己会写的试题,至于那些不会写的,就学会搁置或者放弃,保证自己能写的都对,也是一种拿高分的正确策略。

    滨崎雅真收拾心情,品尝第二种丸剂,皱眉沉思片刻,迅速在白纸上写下药物成分及主治功效。

    这时苏韬依然还是没有动笔,人已经走到第五种药物的前面,有条不紊地将药物放在舌尖上轻轻地舔上一下,然后走到下一种药物的前面,继续试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