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91章 我绝对不会输
    “有您的这番教诲,我一定竭尽全力!”滨崎雅真得到智仁的指示,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整个人完全亢奋起来。

    智仁面朝滨崎雅真微微一笑,然后在仓桥哲人的引导下,走到了位于会议室最前排的桌位。

    仓桥哲人暗叹了一口气,心中喜忧参半。

    喜的是,随着皇室的到来,汉药研讨会受到了更多关注,忧的是,滨崎雅真不能输,一旦他输了的话,整个汉药研讨会彻底地沦为笑柄。

    等了大约十几分钟,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子穿着礼服,走到了台前,开始主持接下来的斗医环节。

    金崇鹤坐在苏韬的身边,为他免费充当翻译,他内心也是极为惊讶,没想到苏韬和滨崎雅真的这场斗医,所受的关注度如此之高,一点都不弱于当初自己与苏韬在全球医学峰会上的交锋,选择在汉药研讨会这个特殊的场合,意义甚至还更大一些。

    苏韬不仅是要为中医正名,还要为汉药正名吗?

    金崇鹤暗叹了口气,自己对苏韬的了解,永远只是一知半解!

    这是一个强大的敌人,令人感觉恐怖,不仅在于医术,而且还在于他惊人的谋算能力,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金崇鹤曾经跟爷爷聊过苏韬,以爷爷那看尽人世繁华的眼睛,竟然也看不出苏韬的深浅,和这样一个妖孽人物活在同一个时代,是幸事,也是不幸之事。

    幸运的是,在自己前行的道路上,始终有一盏明灯,不幸的是,他永远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悲凉感,在这条拥有相近目标的道路上,金崇鹤发现自己竟然被甩得越来越远。

    苏韬和自己不一样,他的短期目标或许和自己想通,但长远目标却截然不同。

    当自己还在试图为巩固传统韩医奔走呐喊的时候,苏韬已经开始拥有一个庞大的连锁中医体系雏形,同时他也慢慢开始染指中成药领域,努力打破现在的壁垒,试图创造一个全新的格局。

    金崇鹤也曾经萌生过这个想法,但还是迫于现实,没有办法执行,只能用技术顾问的形式加入中成药这个领域,因为他知道想要更加深入,可能性不大,利益蛋糕早已被一些大药商占据。他们不懂汉医,但却知道汉药的价值,在这个领域懂得中医或者韩医的人,只会沦为工具。

    但是,苏韬正在试图改变,金崇鹤心中不禁有些热血沸腾,他开始期待中成药领域,也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让汉药回归本源,因为现在的中成药市场还是太过混乱。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岛国的厚生省将“小柴胡汤”收入国家药典,用以治疗肝病,于是出现了百万肝病患者同服“小柴胡汤”的盛况。两年后,有近百名慢性肝炎患者因服“小柴胡汤”致间质性肺炎,更有十例死亡,至此,这个出自汉代中医经典张仲景所著《伤寒论》的千古名药,被紧急停用。

    其实,这不是“小柴胡汤”的错,而是使用者的错,更确切地说,是不学习中医理论,只用西医的病名来决定中药的恶果。而大部分去药店买感冒药的人,是不懂中医的,只会照着说明书吃药,如果长期使用,也同样难避免“小柴胡汤事件”的重演。

    中成药有自己的原理,任何一种药物,在控制某种病症的同时,也会对人体产生副作用,因此中医在根据每个人的特殊情况,会在药方中加入一些其他药物,使得药性变得温凉中和。

    严格来看,没有中医基础的人,是不应该开具中成药,这比起西医开药应当更加严格。

    然而,现在中成药市场出现了一种尴尬的情况,不懂中医的人开具中成药,显得很讽刺。

    金崇鹤知道苏韬的野心,他想要介入中成药领域,归根到底还是希望能够提升中医的地位。

    因为中医想要发展,归根结底还是落实到人上。药方是死的,人是活的,所有的药方都是一代代人,悉心专研,总结前人经验,创新理论,最终使得中医成为一个庞大的储备库,惠及万众。

    “你在发什么呆?”苏韬见金崇鹤表情阴晴不定,笑着问道。他并不知道自己这个韩国对手,此刻对自己感慨良多。

    “没什么!”金崇鹤老脸一红,沉声道,“一定要加油,皇室都出动了,这势必会影响很多方面,恐怕华夏现在已经有人关注到了这场比赛。因此你只能赢不能输。”

    苏韬从金崇鹤的语气中听出真诚之意,笑道:“放心吧,滨崎雅真我了解过,他虽然精通全科,但优势在汉方制药上,正好我这个方面是最强的。”

    金崇鹤微微一怔,他也猜出今天的比赛,恐怕会围绕汉方制药来进行。

    因为这是汉药研讨会,既然是斗医肯定还是要围绕这个主题,金崇鹤一开始很担心苏韬,原因在于他的针灸、推拿、望诊固然已经到了神乎其技地水平,但在药剂上恐怕比不上整天浸淫于汉药的滨崎雅真。

    不过,金崇鹤并不知道苏韬自小就开始辨别千百种草药,是一本行走的《本草纲目》。

    智仁太子坐在嘉宾席,忘了一眼太子妃优子,淡淡道:“咱们来做个预测吧,谁能够赢得这场比赛?”

    优子抿嘴一笑,道:“作为岛国人,我自然希望滨崎医生能够胜利。不过,苏医生医术精湛,恐怕滨崎先生想赢,怕是并不容易,你觉得呢?”

    智仁太子淡淡笑道:“希望滨崎能赢吧。他现在是宫内厅御医所的准御医,如果他赢不了苏韬的话,那就意味着他没有资格加入宫内厅。”

    优子微微一怔,显然对智仁的这番话有些意外,“我觉得没有必要这么严格,每个医生都有各自擅长的领域,输赢算不了什么,主要货真价实,的确拥有过人的医术,咱们还是可以吸纳这类人才。”

    智仁太子摇了摇头,沉声道:“据我所知,远在华夏有许多人在关注这场斗医,简单来看,是两人医术的比拼,事实上是两国医学实力的较量,因此这事关两个国家的荣誉。无论是滨崎雅真,还是苏韬,他们都不能输,也输不起。如果滨崎雅真输了,那证明他扛不起御医所的旗帜,也就没有必要进入了。”

    优子暗叹了一口气,目光飘向远处,看了一眼年轻的苏韬,他表情很自然,给人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刚才她说了违心话,作为自己儿子和好友的恩人,她还是希望这个华夏青年能够获胜。

    并非她没有民族荣誉感,只是苏韬风度翩翩,比起那个滨崎雅真实在好看太多了。

    滨崎雅真体型微胖,头发略短,满脸络腮胡,单眼皮,鹰钩鼻,看上去虽说符合岛国不少女子对型男的审美标准,但优子还是喜欢身材高挑,文质彬彬,清爽整洁的苏韬,尤其是他不经意嘴角会流露出一种含有痞气的笑容,让她这个少妇,也会怦然心动。

    当然,优子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她只觉得对这个华夏青年很有好感。

    至于内亲王纪子,自从进入会场之后,她的目光就没有远离过苏韬。作为皇室成员,她尽管知道自己的婚姻都得经过宫内厅的严格安排,但毕竟不是真的“神族”,也会像普通人一样拥有七情六欲,少女心早已牵挂在苏韬的身上,稍有些性格偏激的纪子,甚至认为苏韬是自己这辈子的人生伴侣,非他不嫁。

    距离斗医,还有一段时间,苏韬接到了岳遵的电话,暗忖终究还是等来了它。

    岳遵有些生气地说道:“你在岛国胡闹什么呢?听说你正准备和岛国一个名医斗医,你要注意现在自己的身份,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专家,虽然不是公职,但是一个很重要的身份,尤其在国门之外,代表着国家的荣誉和尊严。刚才我接到了上面的通知,你要停止私自斗医行为,同时回到国内之后,要向保健局说明岛国之行的始末。”

    岳遵在苏韬的印象中,还是一个极为亲和的人,他在电话里如此语气凝重,可见他也是真心为苏韬考虑。当一个人能毫无保留,发自肺腑地批评你时,这个人一般是你的真朋友。

    苏韬没有因为岳遵的指责感到生气,相反觉得很温暖,笑着说道:“师叔,我答应你,等回国之后,一定跟组织上汇报,深刻反省自己的不足。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已经滨崎雅真约定好,如果这个时候撤退的话,是不战而退。你刚才也提到了,这次斗医决定了国家荣辱,我绝对不能退缩。”

    岳遵听苏韬这么一说,也是暗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小苏,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有天赋的医生,年纪轻轻就进入国医专家组前途不可限量。但这次你在岛国的行为,受到太多人的关注,其中包括那些眼红你嫉妒你的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果你输了的话,恐怕会遭遇重大的挫折。”

    “人生多点挫折,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苏韬淡淡笑道,“何况,我绝对不会输!参加汉药研讨会的这帮孙子,拿走了我们那么多宝贵的东西,我必须要告诉他们,汉药是华夏不可或缺的瑰宝,我们会一步步地找回这些丢失的珍贵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