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90章 斗医备受瞩目
    “滨崎,你恐怕搞错了。”苏韬无可奈何地摇头笑道。

    “搞错什么?”滨崎雅真疑惑地望着苏韬。

    “你应该想一下自己的后路,如果你失败了,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苏韬吐了口恶气,给滨崎雅真施加压力。

    “我不会输!”滨崎雅真语气冰冷且傲慢地说道。

    “这是你的主场,如果你输了的话,会成为这届汉药研讨会的笑柄。对了,你刚刚加入皇室御医所吧?如果你输了的话,会不会让御医所蒙羞,证明岛国的御医比不上华夏中央保健委员会的专家?”苏韬见滨崎雅真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继续说道。

    滨崎雅真气色变得不大好,虽然他已经获得了皇室御医所的聘请,但至今还没有签署合同。御医所似乎有意延缓了时间,莫非就是在等待自己和苏韬斗医的结果?

    滨崎雅真心思缜密,他经过苏韬这么一提醒,突然想通了很多东西。

    皇室御医所之所以邀请自己加入,前提是苏韬给皇室某个重要人物治好了伤势,太子智仁觉得传统汉医有价值,请不到自己的师父鬼冢独守加入,才会退而求其次。

    但之前苏韬力压御医所现有的工作人员,这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所以御医所玩不可能让一个败给苏韬的人进入,因为那意味着御医所全体医生,还是苏韬的手下败将。

    想清楚这一切,滨崎雅真鼻头冒出许多细密的汗珠,再次看向苏韬时,眼中透出复杂的神情,难怪这家伙会有恃无恐,原来他早已想清楚一切,自己比他的压力还要更大一些。

    突然门口传来一阵嘈杂声,研讨会的主要负责人连忙迎了过去,巨大的变化,让滨崎雅真不得不放弃继续挑衅苏韬,也跟着众人走了过去。

    苏韬听不懂周围人在议论什么,只知道有重要人物抵达会场,所以才会引起众人沸腾。

    金崇鹤倒是听明白了周围人的议论,低声与苏韬道:“很意外,岛国的太子和太子妃,竟然会出席这个研讨会。”

    按理来说,这是个很普通的会议,连京都的市长都不屑参加这样的活动,只是安排了一个副市长象征性地在启幕当天走了个形式,发表了一段没有任何营养的讲话。

    但没想到,在汉药研讨会即将闭幕的时候,太子智仁、太子妃优子竟然联袂出席。

    虽然岛国皇室没有实际权力,但他们的身份尊贵,在岛国百姓心中的份量极高,所以出现在这种场合,让研讨会的规格瞬间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原本只是为了赚个车马费的记者,也嗅到了新闻点,瞬间打开相机的按钮,卡擦卡擦地拍了起来。

    皇室一向都是神秘存在,今天参加研讨会的都是行业记者,他们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拍摄到皇室的行踪,因此遇到机会当然不会错过。

    只可惜智仁身边有专门的皇室保镖,任何人都无法近身,见到记者按着快门,也会毫不留情地夺过去,暂时代为保管。

    “让他们拍吧!”智仁太子表现得极为亲和,笑着与保镖吩咐道,“宫内厅那边我会给出合理的解释。”

    保镖得到智仁的命令,吩咐几名属下,将相机分发给记者。

    走在后面的内亲王纪子,暗叹了一口气,内心想着,大伯,收拢人心的办法,越来越高明,巧妙得完全不露痕迹。

    “太子殿下,你今天怎么有功夫来参观?”组委会负责人仓桥哲人,已经六十五岁,之前在厚生劳动省担任要职,在岛国医学界颇有名望,与皇室关系也不错,与太子智仁有过数面之缘。

    厚生,语出《尚书·大禹谟》,引自句子“正德、利用、厚生惟和”,意思是厚民之生,意思是“健康福利”。由此可见,岛国受到曾经的宗主大国不少影响。

    厚生劳动省,相当于华夏的卫生部,负责医疗卫生和社会保障的主要部门。

    汉药研讨会,虽说对于普通老百姓无足轻重,但对岛国医学界还是一个大事,因此仓桥哲人主要负责统筹此事,也是符合相关规格和标准的。

    至于太子智仁突然而至,已经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我是听内亲王纪子说,今天你们这里有一个有趣的比赛,所以才有兴趣,赶来看一看。希望没有给你带来什么困扰。”智仁温润儒雅地说道。经过皇室特殊的培养和教育,他骨子里流淌着高贵的血液,能轻易给普通人一种特殊的施压。

    “怎么会呢?”仓桥哲人道,“您的到来,势必会让更多人知道我们这个会议,等于免费给我们做了个宣传。我得替所有从事汉药行业的人,向你表示衷心的感谢。”言毕,仓桥哲人朝智仁鞠躬。

    智仁连忙扶起了仓桥哲人,笑道:“你实在太客气了,对了,我再次强调,我是来看比赛的。”

    智仁往前面走,保镖在前方开路,不少人站在旁边,希望能亲眼目睹太子本人的样子,毕竟今天研讨会上岛国人占据了一大半,不少人心中皇室是神的代名词,他们只能在电视上看到过皇室,如今近距离见到太子和太子妃,难掩内心的兴奋。

    虽说自从战败之后,皇室的地位已经削弱了不少,但在岛国人心中皇室依然是灵魂支柱。至于,不少战争剧中,岛国人在任务失败之后,剖腹自尽前,都会像天皇表示愧疚,并非夸张,而是发自肺腑的虔诚。

    智仁在人群中见到了苏韬,主动走了过去,主动用蹩脚的汉语,笑着说道:“苏医生,我们又见面了!”

    见智仁竟然会和苏韬主动打招呼,满屋子的人顿时惊呆了。

    没搞错吧?

    太子智仁竟然主动跟苏韬打招呼?

    这岂不是意味着太子智仁今天是为了苏韬才会参加研讨会。刚才不少人觉得苏韬不过无名之辈,此刻顿时无地之容,因为事实给他们扇了一记响亮的耳光,人家苏韬根本不是无名之辈,也不是没有根基之人。

    皇室都亲自到来,为他摇旗呐喊了。

    苏韬内心倒是颇为平静,并没有将智仁太子突然而至,看成一种无上礼遇。

    换个角度来看,苏韬倒是觉得很无语。

    从水老那边得到消息,现在中央保健委员会有一帮人要以自己跟皇室走得太近做文章,现在智仁跟自己弄得这么热乎,岂不是要让那边人抓到了更多的把柄?

    另外,自己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专家,他也接触过不少高层,比如萧副总理,又或者赵委员,这些都是权力高层,面对他们,苏韬都能处之淡然,面对智仁这个与自己没有太多利害关系的岛国太子,更是无欲则刚,能保持很平和的心态。

    “不知道杉山先生的病情,好了没有?”苏韬还是得应付一下智仁,淡淡笑问。

    “他每天服用你的药物,现在已经能正常下床恢复性运动了。”智仁赞不绝口道,“御医所那帮人都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

    苏韬笑着说道:“我想,他们应该是在研究我提供的药物,觉得秘密在那个上面!”

    智仁微微一怔,叹气道:“被你猜中了,不过并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

    “找不到原因,那在情理之中,因为中医开药,会根据不同病人的身体情况,开具不一样的中草药。对于杉山有用的药物,如果用在另外一人身上,虽然伤情可能一样,但极有可能会造成相反的效果。我得提醒一句,千万不要胡乱试药,后果不堪设想。”苏韬想了想,尽管知道没用,已经迟了,但还是提醒了一句。

    智仁太子也从御医所那边得到了消息,有人拿苏韬提供的药方,拿小白鼠进行实验,结果小白鼠死了好几只,如今算是得到了答案,内心也是唏嘘不已。

    “我们是来给你摇旗呐喊助威的!”内亲王纪子从后面蹦了出来,笑着露出可爱的两枚虎牙,恰好遮掩了太子智仁的尴尬。

    智仁笑着说道:“苏医生,你给人治病,就跟魔术师一般,能让人感觉到魔力。”

    苏韬摇头,淡淡道:“对我而言,治病没那么好玩,也没那么好看。面对病魔,我一直都有很强烈的敬畏之心!”

    智仁半晌才反应过来,没想到被苏韬教训了一番,自己好多年没有听过这样“不敬”的话,对苏韬倒是高看了一眼,笑道:“苏医生,你身上有许多让人钦佩的精神。”

    智仁也见过不少华夏人,苏韬在其中无疑是最另类的一个,仔细琢磨,应该在于他特别“真实”。

    滨崎雅真站在一旁,感觉落差实在太大,随着智仁太子的到来,所有人的注意力,完全转移到了苏韬的身上。

    自己不应该是这场斗医的主角吗?这是自己的主场,怎么突然苏韬抢去了所有的光芒。

    他眼中愤怒的神色全部敛去,朝智仁太子走了过去,开门见山地自我介绍道:“太子殿下,您好,我叫滨崎雅真!”

    智仁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道:“我认识你,你鬼冢独守的弟子吧?据说你即将加入御医所,我很期待你和苏韬的斗医,希望你务必竭尽全力,表现出自己最高水平,不要让我国医学蒙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