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89章 两国医学之争
    ,最快更新妙医鸿途最新章节!

    筹划此次汉药研讨会的组委会经费充足,不缺钱,因此举办地点规格很高,位于京都最豪华的酒店。

    会议召开五天,有不同的议题和流程,但本质上就是,将所有的汉药企业,聚在一起,大家一起见面沟通情感,互相分享一下商机和资源,寻找更大的市场空间。

    金崇鹤听了两天主题论坛,实在绝对乏味之极。组委会邀请的都是一些药企的大佬,他们的关注点都在如何打开市场,和创造更多的收益,但从医者的角度来看,太过于市侩,没有半点学术讨论氛围。

    不过,金崇鹤还是得参加这样的会议,因为不仅事关他的主要收入来源,而且他很聪明,知道这也是保证让自己接触到汉医现代发展趋势的通道。

    汉医是韩医的根源,汉药的发展决定了汉医的出路。当更多人知道汉药可以比西药更好地治疗疾病时,汉医也会形成影响力,渗透到大众的内心。

    金崇鹤参与研究了十多种汉药,被韩国一家药企购买,每年创造数亿美金,他因此也获得了丰厚的分红。

    无论金崇鹤还是滨崎雅真,他们都是汉药发展的受益者,所以以上都是金崇鹤必须参与汉药研讨会的理由。

    一个身材不高,初步看只有一米六出头的中年商人朝金崇鹤走了过来,他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先是自我介绍,随后开诚布公地邀请道:“金崇鹤医生,我知道你不仅是韩国著名的韩医年轻代表,你参与研究和优化的牛黄清心液和护肝宝,造就了最成功的中成药奇迹。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企业,我可以给你增加三倍的薪水,并给你利润分成,不知你是否有兴趣?”

    牛黄清心液在国外的需求量非常大,已经成为韩国中成药市场最知名的产品,其实它来源于有中医温病三宝之称的安宫牛黄丸。其余还有两宝,分别是紫雪丹、至宝丹。

    中医界从古至今口口相传它们的使用诀窍,因此就有“乒乒乓乓紫雪丹、不声不响至宝丹,稀里糊涂牛黄丸”之说。

    安宫牛黄丸,适用于那些高烧不止、神志昏迷,“稀里糊涂”的患者。韩国人在中医传统基础上,改良制成牛黄清心液,算是对传统中医的改进。

    金崇鹤没听过这个男人的名字,但知道他的企业,只有中等规模,虽然现在聘请自己的企业薪资不算高,但他考虑的不仅仅是钱,委婉地拒绝道:“对不起,我暂时没有这种想法,今天参加会议的技术人员很多,我想你可以接触一下其他人,看他们是否接受你的邀请。”

    那个岛国人不依不饶,继续纠缠道:“能不能给我一张您的名片,方便我以后随时联系您。”

    金崇鹤暗忖这个岛国人也是不识趣,见不远处闪出一个熟悉的人影,面带微笑与他致歉道:“对不起,我看到一个朋友,先失陪一下了。”

    汉药研讨会对很多人来说,是鲤鱼跳龙门的机会,但在金崇鹤看来,却并不算什么机会。

    金崇鹤骨子里还是以韩医自居,他不是一个药商,心中没有那么多利益,本能地有些讨厌这种唯利是图的氛围。

    金崇鹤连忙加快步伐,朝苏韬走了过去,脸上露出得救了的表情,道:“唉,你怎么才来啊?”

    苏韬耸了耸肩,道:“刚才有点堵车,不然可以早到半个小时。”

    见到金崇鹤,见他满脸热情,苏韬心情还是不错的,但不知为何,见到金崇鹤,他总是会下意识地板起面孔,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而金崇鹤也早已喜欢苏韬在他面前表现出高冷感,还是满脸赔笑,小心地说着话:“你没明白我的意思,你前几天就可以来了。”

    苏韬似笑非笑道:“看一群不懂中医的人,像演员一样在舞台上装逼吗?那岂不是跟傻子一样?如果不是和滨崎雅真等会儿斗医,我才没兴趣参加这种无聊的会议呢。”

    金崇鹤愕然无语,哭笑不得道:“你这是在讽刺我,骂我是傻子吗?”

    苏韬笑了笑,道:“你的汉语越来越好了,连这么隐蔽的指桑骂槐,都能听出来。你其实不当大夫,到韩国开一个汉语补习班,也挺赚钱的。”

    金崇鹤无奈苦笑,暗忖苏韬这嘴巴损人的时候,跟他的医术一样,让人毫无招架之力。不过,即使如此,也比被那些烦人的药商给缠住也要觉得心情不错。

    金崇鹤朝不远处的人堆里努努嘴,道:“滨崎雅真非常受欢迎,他最近刚刚得到皇室的邀请,成为一名御医,现在无论人气还是口碑,在岛国医学圈都有极大的增长,有不少人甚至将他与鬼冢独守相提并论。”

    苏韬见滨崎雅真朝自己这边瞄了一眼,淡淡一笑,道:“这家伙看到我了。”

    金崇鹤笑道:“他刚才还跟我活过,一定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然后再来挑战我。”

    “他还打算挑战你?”苏韬意外道。

    “是啊,他本能地觉得,我输给你的那次有玄机。”金崇鹤心虚地低声道,“他觉得那是我故意输给你的。”

    苏韬盯着金崇鹤躲避的眼神,笑着说道:“原来如此。那我就让大家心服口服吧!”

    苏韬在汉医界没有根基,仿佛从天而降的人物,虽然在全球医学交流峰会上大放光彩,但对于很多人而言,觉得那只是巧合和偶然。

    滨崎雅真走出人群包围,朝苏韬走了过来,与两人点头致意,面色凝重地说道:“没让我失望,你终究还是来了。”

    他的言外之意是,担心苏韬害怕自己,不敢来参加汉药研讨会。

    苏韬哭笑不得道:“既然有约定,那我就绝对不会食言。”

    不少汉药研讨会的成员紧随滨崎雅真身后,都带着凑热闹的心情,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两人硝烟弥漫地对峙。在大家的心中,都认为苏韬绝对不会是滨崎雅真的对手。

    在汉药领域,华夏一直处于金字塔最底层,不少老百姓到医院购买到了价格昂贵的中成药,并不知道这药不仅原材料来自于华夏,制药的工厂也在华夏,但投资主体却是其他国家。

    很讽刺的是,这群拿着汉方制药为摇钱树的人,绝大多数都只相信中药,却不相信中医。

    因为觉得中医的原理属于伪科学,所以在研制中成药的过程中,他们会用大量的科学数据证明中成药没有任何副作用。

    “这个家伙是谁啊?竟然有资格与滨崎雅真斗医?”围观者中不少人好奇苏韬的身份。

    “据说是来自华夏的一名天才中医,也是他们国家中央保健委员会的专家,论身份的话,和滨崎雅真不相上下,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是华夏和岛国两国未来传统医学之争。”其中一名消息灵通人士说道。

    “华夏的中医,简直可笑之极。我之前去华夏调研过,那些中医给人开处方,抓一堆药物,让别人回去熬制。很多种草药混合在一起熬出来的汤汁,又黑又臭,简直难以下咽。这样的药物,能让病人服用吗?”其中一名药商毫不留情地抨击道。

    “不过,难以否认的是,不少中医确实有看家手艺。我曾经亲眼见过一个被剧毒蝮蛇咬伤的人,在涂抹了一种特殊的药膏之后,没有注射血清,就很快治愈了。”另外一名药商持中立态度替中医辩解道。

    “那你肯定是被骗了,我们要相信科学,正常人被毒蛇咬伤,几分钟毒素就进入人体血液,麻痹神经,致人死亡。难道你说的那种药膏,比毒液扩散的速度要快?如果我被毒蛇咬伤,我肯定更愿意现代医学治疗,才不敢涂抹什么秘方药膏呢!”立即有人嗤之以鼻的抨击道,在他看来,刚才替中医辩解之人,完全是被中医洗脑了。

    其余附和声一片,唯一对中医保持中立看法的药商,他的观点被淹没在一群人的批判声中。

    苏韬虽然不知道这群人在具体辩论什么,但他早已猜到,自己在这个场合不受欢迎。

    原因很简单,他是一个华夏人,然而,来自于华夏的汉药,却被掌握在一群异国人的手中。

    苏韬可以准确地分析出他们的心情,类似于小偷和强盗,将别人家里的东西夺走之后,面对主人时,内心总是难免会紧张和担心,生怕主人动用手段,将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找回去。

    所以他们的态度也特别坚决,敌视所有的华夏人,尤其是华夏的中医。

    苏韬想明白这一切,越是明确了自己内心的想法,一定要为中医正名,一定要让汉药重新回到华夏人的手中。

    “不要太紧张!”滨崎雅真看似很轻蔑地说道,“所有参加汉药研讨会的人,对你都带有善意,因此即使你失败了,同样也会得到尊重,毕竟并非任何人都配成为我的对手。”

    不得不说,这滨崎雅真拉仇恨的水平,还真是可以,苏韬听了滨崎雅真的这句话,差点肺都气炸了。

    如果不是金崇鹤拉了一下他的手臂,苏韬恐怕忍不住怒火,一拳头就砸断他的鼻梁,揍他个满脸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