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85章 走出去的契机
    “你为什么想投资我的医馆?”苏韬没忍住,好奇地问道。

    因为自己与顾隐相识不过十几天而已,这段时间他除了给顾隐一幅字之外,并没有帮他做什么,相反,自己倒是好几次麻烦顾隐帮忙。

    顾隐哈哈大笑道:“哪有人像你问得这么直接?”

    苏韬挠了挠头,解释道:“因为觉得顾总比较直爽,不是那种喜欢怪外抹角的人,所以我也就不绕弯子了。”

    如果想绕弯子的话,以苏韬的情商,想要得到答案,自然有各种各样的办法,不过跟聪明人没必要那么做,自己心中想什么东西,顾隐清清楚楚。所谓明人不做暗事,自己耍心机,反而会让对方鄙夷自己,正确的做法,就是有什么说什么,对方还觉得心胸宽阔,不是阴险狡诈之人。

    顾隐微微沉吟,道:“投资三味堂,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我觉得你很真实,我爷爷告诉我父亲,如果手里有一大笔钱,想要靠投资来增值,千万不要看当下的市场热度,因为任何行业都是有寿命的。论持久力,没有任何行业会比得上我们家族从事的中餐馆赚钱,毕竟民以食为天,只要还有华夏人,中餐馆就有生意。至于特别想投资的时候,一定要找一个想干事儿的人,我一直想和爷爷一样投资一个人,你给我一种很真实的感觉,是个办实事儿的人,所以我觉得想投资你。

    第二,是你很年轻。年轻就有无限可能,在你这个年龄,我还是在家族庇荫下,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所取得的成绩远远不及你,所以我很确定,你的未来特别精彩,我想跟你一起去看看未来。”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三味堂想要拓展海外市场,离不开顾总你的支持。其实我也一直想开口请求你们的帮助,只不过脸皮比较薄而已。”

    顾隐哈哈大笑,道:“其实倪家那女子早就游说过我。我也在暗中一直观察你。你知道,为什么你会让下定决心吗?”

    “给穆总治好了病?”苏韬试探地问道。

    “那是一个方面。”顾隐沉默片刻,“我一直在暗中留意,你是如何收服大森唯的。”

    苏韬笑了笑,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并非什么秘密。收服,这个词,虽然有些刺耳,让自己显得很有心计,但的确也可以准确地解释苏韬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

    顾隐见苏韬没有说话,继续道:“从接触到大森唯,再到让他心甘情愿地为你卖命,你做得没有丝毫痕迹,动用了自己所有可以利用的关系。这一点足以说明你是思维缜密的人。这是古往今来,成功人士的必要素质。实话实说,设身处地,换做我的话,恐怕难以像你这么潇洒自如。”

    “你过奖了!”苏韬谦虚地笑了笑,“其实我很单纯,只是想找个人回去跟我一起办工厂而已。”

    苏韬也有些意外,自己在大森唯身上花费了那么多精力,没想到悉数落在了顾隐的眼中,并成为了顾隐愿意投资自己的重要筹码,这就是所谓的无心插柳柳成荫。

    顾隐见苏韬说自己单纯,忍不住笑出声,道:“你的确有一颗赤子之心,但绝对不是个单纯之人。”

    苏韬见顾隐眸光闪烁,心中没来由的一紧,突然有种错觉,被看穿了。

    莫非顾隐知道自己的过去?

    顾隐叹了口气,仿佛自顾自地说话,“古往今来,但凡成大事者,心智绝对超乎常人,他们有自己的坚守,但也有易于常人的眼界。你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心里有圣人,也有恶魔。”

    苏韬微微一怔,对顾隐的认识有多了几分深刻,这还是唯一一个对自己的性格有评判的人。

    苏韬微笑道:“顾总,你是有大智慧的人,跟你交流压力真大。”

    顾隐外表谦和,给人一种极为自然的感觉,没有任何架子,仿佛与谁都能够很快成为朋友。不过,他有异于常人的一双眼睛,恐怕与他的家传所学有关。

    识人之术,也会代代相传。像他这种做百年餐饮的老板,每天见惯了形形色色的人,什么样的人,是什么样的性格,只要接触一下,很快就能知晓他的深浅。

    苏韬情不自禁地想起了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燕京做茶楼生意的“皇叔”佟左青,两人可以归为一类人,但顾隐显然要更高一筹。

    佟左青身上的那种高人一筹的见识,七分真三分伪,有时候刻意表现出与众不同的一面,显得有些做作。而顾隐却是滴水不漏,阅人于无形之中,这沉稳内敛,宛如陈酿老酒,越品越觉得甘之如饴。

    苏韬心下感慨,原本以为此行挖到大森唯是最大的收获,其实不然,在顾隐旁敲侧击说出自己收服大森唯的过程之下,他突然发现认识顾隐才是最重要的一步。

    这关键的一步,用人生命运转折来形容也不为过。

    顾隐见苏韬夸奖自己,谦虚一笑,摆了摆手,道:“人生而不同。世界上有很多职业,比如司机,公司员工,演员,普通人只要适应一下,都能够很好的胜任这些职业。但有些特殊的职业和工作,也是得分人,必须要有专业的才能和天赋才行。比如你所从事的医生,又比如你理想中的中医帝国,这些只有你能办到。而我不过是一个投机者而已。”

    “谢谢你的认可!”苏韬自嘲地笑了笑,“其实我很多时候特别迷茫,觉得个人的力量太渺小了。”

    “一个人的力量的确渺小,所以你要尽快找到许多同伴。”顾隐笑着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华夏人在国内宛如一盘散沙,经常互相攻讦,但到了国外却是异乎寻常的团结吗?”

    “危机感?”苏韬试探地说道。

    “没错!我们这些居住在国外的华人,骨子里缺少安全感,因为民族的不同,在异国他乡总会遇到不公平的事情。如果我们不团结起来的话,就会被人欺负。这些是久居国内,生活在温床上的同胞们难以想象的。”顾隐也不知自己为何今天会感慨良多,仿佛一瞬间有许多话要倾述,“以闽清帮为例,我们的那些兄弟姐妹,被岛国政府视作扒手和强盗的祸源,几乎每天都有人会被审讯。至于那些岛国暴力团,也联合起来,欺负他们。如果他们不抱成团,只会被变本加厉地被欺凌。”

    苏韬点了点头,道:“其实中医也已经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无论是医学界,还是老百姓的内心,都被西医取代,但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顾隐颔首道:“中医在国内的土壤扎根很深,但医学要跳出那个战场。因为医学界是由几大医药集团掌控,他们联手垄断多年,你想要挑战他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我给你的建议,不如先以唐人街为据点,慢慢连锁发展。说个最现实的优势,只要你的中医馆建在唐人街,你就不怕没有病人。当全球各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你的中医馆,那些国际大药商想要用各国的政策来打击你,也无能为力。”

    苏韬听顾隐这么说,心头一片火热,其实他也想过三味堂走向世界的构想,但一直没有可靠的办法。靠三味国际的发展,最多只能影响那些爱美的女人,但想要影响社会各层,还是欠缺了不少。

    顾隐的想法,无疑给苏韬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

    苏韬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欣喜之色,笑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不过想要进入全球的唐人街,这恐怕难度不小。”

    顾隐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信心十足地保证道:“放心吧,你只需要负责输送人才,店铺选址及其他审批手续,全部由我来帮你搞定。我给你一个承诺,只要唐人街有炎黄楼和紫辰楼的地方,就会有你三味堂的一席之地。”

    苏韬也被顾隐的这番话,弄得心血澎湃不已,如果换做其他人,苏韬或许会质疑,但顾隐这样的人,完全没有必要忽悠自己,毕竟自己相对他现在的地位和财力而言,还是很微不足道的。

    顾隐在和苏韬的交流的过程中,至始至终都保持平辈相待,没有任何架子,这充分说明顾隐对苏韬能力的认可。

    当然,顾隐认定苏韬有足够的实力,值得自己投资,并非只靠一双眼睛,也是经过各种调查和资料的分析得出的结论。

    苏韬仔细一想,对自己的人生倒是有了全新的看法,他一开始不过是为了守护爷爷临终前,留下的那个破落医馆而已,没想到现在身上的责任和担子越来越重,敌人越来越多越强大,同时也结识了不少有通天手段的朋友。

    苏韬深吸一口气,脑海中开始盘算三味堂,如何迅速走出去,在国际上尽快站稳脚跟。

    岛国一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有意料之中的满意,也有意料之外的惊喜,原本只打算“引进来”,没想到现在也遇到了“走出去”的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