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84章 投资最高境界
    大岛直人和野村信好不容易才游上岸,身上的衣服完全湿透了。大岛直人摸了摸口袋,发现钱包丢了,至于手机进水,已经没法正常开机,几乎完全崩溃。

    至于野村信的钱包还在,安慰大岛直人道:“咱们还是赶紧走吧,等下被那个华夏中医追上来,可就不好了。”

    他俩早就一眼认出了苏韬,曾经在医院给坂本圭右违规治过肾病的年轻中医,只是没想到对方身手如此之好。

    他俩沿着小路往前走了小半段,迎面走来了一群穿着西服的男人,为首之人脖子上戴着金链子,短寸头发,眉心有一道刀疤,彼此互相对视了一眼,露出喜色,暗忖这莫非是石丸安的后手,有了这帮人出手,那岂不是能一扫刚才的晦气?

    “怎么说,走吗?”大岛直人犹豫不决地说道。

    野村信却是有些胆怯,道:“咱们还是走吧,这帮人都是暴力团成员,咱们惹不起!”

    “我预交了两百万呢!”大岛直人心有不舍地说道。

    野村信暗叹了一口气,只能舍命陪君子道:“那咱们回去看看?情况不对,赶紧走人!”

    大岛直人正准备点头,突然嘴唇哆嗦了起来,仿佛看见了极为恐怖的事情,野村信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是露出惊恐之色,不远处再次走来一群人,他们不像之前那帮人都穿着统一制式的西装,不过虽然穿得花花绿绿,但是给人的气势却是一点也比刚才那拨人弱。

    “嘿,朋友!”为首那人朝大岛直人摇了摇手,“你怎么会在这儿,还跟落汤鸡似的。”

    大岛直人吓得双腿直打哆嗦,这家伙正是前几天让自己陷害吉川副院长和大森唯之人。后来大岛直人安排人调查过他们,都是华夏人,祖籍是闽南省。

    曾经有过这么一段故事,某个闽南人为了移民岛国,利用关系修改了自己的籍贯,才得以成行。原因在于,岛国人对闽南籍华夏人太过畏惧,这是唯一一个让岛国山口组也不敢轻举妄动的组织。

    在岛国,除了本国人组成的社会组织之外,一个是闽清帮,一个是蓬莱帮。

    而,为首之人,就是闽清帮的头目之一,名叫杨雄。

    大岛直人赶紧低下头,颤巍巍地说道:“我是过来放松休闲的。”

    杨雄淡淡地扫了一眼大岛直人,嘴角浮现一抹笑意,提醒道:“记住,之前请你帮忙做的事情,要永远烂在肚子里。”

    大岛直人机械式地点头道:“请放心,我绝对守口如瓶。”

    “那就走吧!”杨雄在大岛直人身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差点将他拍了个跟头。

    等杨雄带着几十人离开,大岛直人才缓过神来,额头上满是汗水。

    “还跟过去吗?”野村信试探道。

    “你是想找死吗?”大岛直人没好气地白了一眼野村信,二百万相比生命安全,显然太微不足道了。

    石丸安见早川组的头目之一,光谷良田脸上带着阴云,站在了岸上,石丸安心中一喜,知道救兵赶到,原本已经被打压的气焰再度熊熊燃烧起来,他抹了抹嘴角的血水,嚣张地说道:“哈哈,这下你们完蛋了吧!我知道你身手不错,就算你再能打,能打得过对面几百号人?”

    苏韬皱了皱眉,心中也是涌现出一抹阴云,自己倒是不怕这些人,想要脱身离开很简单,但还有大森唯和坂本奈月,有这两人自己倒是没有十足的把握。

    只是那批人没有动静,站在岸上观望了片刻,更远处飘来一阵嘈杂声,然后两个泾渭分明的人,可以拉开了一段距离,西装带金链的刀疤男子,和杨雄站在两个阵营的中间,刀疤男子给杨雄递了一支烟,杨雄叼在了嘴上,然后掏出打火机给刀疤男子点燃香烟,聊了大约十几分钟,分别退回自己的队伍。

    又过几分钟,从杨雄身边走出一个清瘦的青年,朝游艇走了过来,笑着与苏韬说道:“你是苏韬大夫吧,我叫老五,刚才我们老大已经跟对方沟通过,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至于坂本奈月的事情,他们会给出完美的解释。”

    这时从早川组那边走出一人,走进游艇,提起石丸安的衣领,狠狠地扇了他两记耳光,然后将他拽了出去。

    苏韬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知道肯定是这帮华夏侨胞帮自己解决了难题。

    苏韬等人上了岸,杨雄笑着迎过去,主动伸出手,自我介绍道:“我叫杨雄,奉命来接苏大夫离开。听说你之前给穆会长治过病,医术高明,不知能否给我几个弟兄看看一些老伤。”

    “谢谢你们及时施以援手。”苏韬笑道,“不过,他俩的事情,最终结果是什么?”

    “顾老大,已经跟早川组的老大打过电话,商议过此事。坂本奈月早就跟公司的合约到期,所以石丸安这家伙的行为完全是私下行为,违反了组织定下的规矩,基本回去之后会按照帮规进行处理。”杨雄淡淡道,“像这种不讲信义的人,是最令人不齿的,绝对会被开除。”

    苏韬叹了口气,笑着与大森唯说道:“这下你们放心了吧?”

    大森唯连忙跟坂本奈月解释道:“已经解决了!”

    坂本奈月眼中闪过惊喜之色,轻声道:“帮我谢谢苏医生,他帮助我太多次,恩情这辈子我都还不清了。”

    大森唯眼中闪过一丝温暖,笑道:“放心吧,天大的恩情,我帮你还。”

    大森唯将密码手提箱递给了苏韬,感恩地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解决,这笔钱也没有用处,那就还给你吧!”

    苏韬摇了摇头,异常认真地说道:“这笔钱就当作我聘请你的预付款,至于你的收入,将会和中成药工厂的收益挂钩,简而言之,如果工厂一天创造不了业绩,你也无法获得其他收入。这笔钱你就用来在华夏安家,维持日常生活所用吧。”

    大森唯听了苏韬这番话,难免感激涕零,心中将苏韬视作除了恩师钱鸿鹄之外,第二个对自己真诚相待的华夏人。

    苏韬内心有自己的打算,之所以在大森唯身上花费这么多心力,关键在于他是一个岛国人,自己本能对他有所戒备,只有彻底地让他发自肺腑对自己充满信任,才能让他为自己效忠。

    大森唯在苏韬的心中,和夏禹、刘建伟都不一样,苏韬尽管对他的人品性格有所了解,知道他绝非忘恩负义之人,但依然还是回留有许多戒备。

    “谢谢你的信任,请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正式工作。”大森唯一脸凝重和期待地问道。

    “先给你们办理出国手续,过两天会有人来与你们联系。”苏韬已经让晏静安排人对接他们出国的问题,不过还是得要有相关的流程,没有那么快就能搞定。

    大森唯用力地点头道:“我随时待命!”

    大森唯和坂本奈月由杨雄安排人送往住处,苏韬则主动跟杨雄来到他们的基地,位于郊外的一个仓库,杨雄早已喊来了十多名弟兄,苏韬粗粗看了一眼,大多是皮外伤,就在现场给众人立即进行治疗。

    “大兄弟,你右手臂的伤,没什么问题,我重新处理下,要切开伤口,割掉腐肉,你不要害怕,保证不疼。等好了,还能祛疤。”

    “小伙子,你脸上的抓痕是女朋友抓的吧?有点感染了,注意清洁卫生,涂点药就能好。”

    “好汉,你这是被多少人追着砍,伤到了肌肉韧带,治疗起来稍微有些复杂。”

    “帅哥,什么?你不是给自己看病,而是给你女朋友问病?当然可以,把她的具体情况详细说给我听听!”

    ……

    大约两个小时之后,苏韬终于给所有人诊治完毕,脸上露出疲惫之色。

    杨雄一直在旁边观察苏韬如何给自己弟兄治病,心情震撼不已,对苏韬也有了更深了解,难怪顾老大会对苏韬这么高看,原来是个独一无二的天才人物。

    各种疑难杂症到了他手中,立即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无论针灸还是推拿,总能恰大好处,药到病除。

    “真是名副其实的神医!”但凡被苏韬治疗过的弟兄,都会情不自禁、发自肺腑地感叹。

    等苏韬给闽清帮的弟兄们看完病之后,顾隐也感到了基地,笑着与苏韬道:“辛苦了,我带你去吃饭。”

    苏韬谦虚道:“谈不上辛苦,给大家帮点忙,感觉特别充实。”

    跟着顾隐上了车,苏韬坐在后排,见身边顾隐若有所思,笑着问道:“顾总,您在想什么呢?”

    他并非八卦,而是知道顾隐等着自己询问。

    顾隐洒然笑道:“听说你打算在京都开一家医馆?”

    苏韬点头道:“确有其事!”

    顾隐手指在腿上轻轻地敲打了几下,道:“要不开在唐人街如何?我给你物色地段,绝对保证是旺铺。”

    苏韬笑道:“顾总,应该还有其他想法吧?”

    顾隐微微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道:“没错,我想掺股,就怕倪家那小丫头不不肯,所以私下跟你通个气。”

    如果真要在京都建立据点,还得靠着顾隐这群华夏人,让顾隐合作,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

    苏韬爽快地答应:“没有任何问题,我会跟静秋好好沟通。”

    顾隐嘴角浮出微笑,顾家之所以这么多年越做越强,关键在于独到的眼光,他跟穆景辰一样,评估项目风险投资。

    顾家的投资方式,是最高的投资境界,永远只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