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80章 力压皇室御医
    苏韬陪金崇雅在银座逛了大半天,最终在一家有名的国际珠宝店准备买一些首饰,店内所有员工一开始没在意,毕竟苏韬穿着打扮很稀松平常,但等苏韬一口气要了价值十万美金的首饰,顿时大为吃惊,意识到遇到了来自华夏的土豪,因此专门安排精通汉语的销售人员完成最后的服务。

    苏韬对钱一直没有什么概念,钱包里有两张卡,一张是晏静给自己的三位国际分红卡,每个月有几十万的入账,另一张卡来自于三味堂的利润分成,蔡妍每个月会让财务给苏韬打一点零花钱。

    苏韬提着一堆首饰出了珠宝店,几名销售人员便开始偷偷讨论,有没有留下苏韬的联系方式。

    尽管他身边有金崇雅这样的大美女,但谁都想竞争一下。

    能钓到这样年轻有财的金龟婿,是她们这些服务员走到上层社会的终南捷径。

    苏韬将金崇雅送到她所住的酒店,然后折返自己住的地方,刚出电梯,抵达房间门口的长廊,就看见上次见过一面的太子幕僚站在门口守候。

    他见到了苏韬,连忙点头致意,道:“苏医生,还请你跟我们去一趟皇居。”

    苏韬微微一怔,惊讶道:“新仁亲王难道还没有好转吗?”

    “不,不!”太子幕僚沉声道,“是其他人需要您过去帮助治疗。”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猜测此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皇室有专门的御医所,都是国内顶级的医生,简单的病症根本难不到他们,自己不过是给新仁治过一次病而已,如非万不得已,绝对不会需要让自己出手治疗。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苏韬跟着太子幕僚再次抵达皇居,太子妃得到消息,在门口亲自迎接,见到苏韬之后,脸上瞬间露出笑容,道:“苏医生,您来了啊!”

    太子妃优子比起上次见面,脸上多了血色,看上去清秀妩媚不少,苏韬听不懂岛国语,但隐约猜出她的意思,连忙跟她用汉语打招呼。

    还是上次那名精通汉语的女官做翻译,苏韬跟着太子妃走进了一个封闭的房间。

    优子首先主动感谢道:“经过你的治疗,新仁恢复得特别好,按照天野医生的判断,再过两天,他就可以卸掉小夹板,和正常人一样行走了。另外,我按照你的意思,给新仁重新安排了一名贴身的保姆,她没有什么特别的癖好。”

    苏韬暗忖自己上次给新仁治疗腿伤,肯定结果不错,所以优子才会再次找到自己。他微笑着说道:“太子妃请我过来,势必还有其他事情要吩咐吧。”

    优子叹了口气,道:“之所以请你过来治病,因为他病的很严重,而我又不能请御医所出手救治。”

    “冒昧的问一句,这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苏韬沉声问道,御医所只给皇室治病,此人肯定不是皇室成员。

    “他名叫杉山康介,是我和太子的朋友,也是我俩的媒人。当初我和太子能够相识,就是因为他的推荐。不过,从前几天开始,他突然不舒服,然后病倒了。在各大医院接受过治疗,但没人知道他究竟得了什么病。”优子很认真地说道,“我知道你在国内曾经治过许多疑难杂症,所以再次想请你帮忙。”

    苏韬目光在优子的脸上扫了扫,道:“太子妃殿下,我这次来岛国是旅游,并非是游医,上次给新仁亲王治疗腿上,那也是偶尔为之,按照道理来说,我在岛国不具备行医资格,所以我无法帮你这个忙。”

    优子显然没想到苏韬直接了断地拒绝自己的要求,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沉默片刻之后,继续说道:“这一点你不需要担心,我会吩咐所有与之相关的人保密,不会透露分毫。”

    苏韬尴尬地笑了笑,道:“太子妃殿下,我不仅是一名医生,而且还是华夏中央保健委员会的专家组成员,上次没有经过组织的审批和允许,其实已经破坏了规矩。您现在这么做,真的让我很为难。”

    优子望着苏韬无辜的脸,无奈叹了口气,道:“既然苏医生不愿意,那就罢了。”

    医生不愿意治病,你就是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也无济于事。

    她怀疑苏韬看出了其中的复杂之处,所以才会拒绝帮忙,但苏韬拒绝的理由也是合情合理,倒也不好太过于为难他。

    苏韬在女官的带领下,走出了屋子,一个男人迎面而来,两人错身而过的瞬间,苏韬突然感觉到那男人故意往自己身体上倚靠,顿时吓了一跳,暗忖你这是碰瓷儿吧?

    他反应极快,动作矫健的避过,那男子却是失去了中心,撞在了墙壁上,委顿于地。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这还真是尴尬了,自己明明没有碰到他,他就这么倒在自己眼皮底下,究竟上前扶不扶呢?

    犹豫了几秒,苏韬终于深深地吐了口气,暗忖既然明知其中有玄机,是一汪深潭,但还是得往下跳了。

    苏韬心知肚明,看到自己不肯治病,所以故意玩了这么一手“碰瓷求医”,只是剧情发展得有点古怪,苏韬完全可以撇清。

    不过,医者仁心,从气色来看,这个叫做杉山康介的男人,确实病得很重,如果自己不及时出手相助,恐怕他还真撑不过太久。

    苏韬现在也明白了,说御医所不便治疗,只不过是掩饰他们无能的尴尬而已,杉山康介的病情非常复杂,御医所那帮医生,根本无能为力。

    苏韬之所以拒绝太子妃,是因为隐约感觉到其中有危险。

    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虽然自己艺高人胆大,偶尔有点小贱,但并非遇到啥事儿,都会大包大揽,尤其这件事干涉到别国皇室的内部争斗。

    还有,如果自己真治好了御医所全体医生都无能为力的病,那岂不是扇了所有岛国御医的耳光。

    这仇结下之后,即使今天不报,以后肯定还会变本加厉地偿还给自己。

    孽债因果,不能随便种下!

    苏韬将男子的身体搬正,让他平躺在地上,保持舒展的姿势,先给他搭了个脉,然后又翻了翻他的眼皮,眉头蹙起,然后从行医箱里取出一根针,缓缓刺入男子眉心穴位,那男子很快悠悠醒转过来,不过眼神极为无力。

    太子妃优子疾步走了出来,担忧地问道:“杉山君,他没事儿吧?”

    女官在旁边及时翻译了她的话。

    苏韬摇头道:“有事儿,他是中毒了!虽然做了处理,也在伤处涂抹了解药,但效果不好。”

    优子见苏韬只是翻了翻杉山康介的眼皮和摸了他的脉,就判断出他是中毒,内心即是震惊,又是欣喜。她知道苏韬肯定有办法治好杉山康介。

    “苏医生,还请您务必治好杉山君!”优子再次恳请道。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终究还是点头,道:“行吧,不过,还请你答应我。我给他治病的事情,务必保密,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因为我不想惹上太多的麻烦。”

    优子眼中闪过喜色,道:“请你放心,我立即就发布封口令,谁传出此事,我一定严厉地处罚。”

    苏韬无奈苦笑,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此事早晚会传播出去。

    当下救人要紧,苏韬没有时间过多考虑后果,让人将杉山康介带入刚才会面的房间内,然后让人打来几盆干净的水,将工具消毒之后,开始给杉山康介治疗。

    如同苏韬猜测的,杉山康介的前胸有一个森然恐怖的伤口,虽然经过处理,但还是流脓,散发着阵阵恶臭。不过,苏韬面无表情,作为一名职业的医生,早就见过大风大浪,他眉头皱都没皱一下,现在伤口周围插入几根银针,采用针灸麻醉术,然后迅速地用消毒的刀子,切开伤口,排出脓水,将腐肉全部剔除出来,再将治疗前现场调制好的药膏,敷在肉体深处的骨骼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刮骨疗毒之法!

    杉山康介的毒,之所以用普通的办法没有办法处理,是因为已经深入骨髓。

    御医所之所以无能为力,一是因为无法找到合适的解药,二是伤处位于胸口靠近心脏的地方,而且染毒的区域很大,如果为杉山康介进行手术处理,难度惊人。

    苏韬的手法精妙,在割开伤口的过程中,展现出了媲美顶尖手术医生的精妙技巧,同时,解药也极为有效,很快控制了毒素的蔓延。

    两个小时之后,苏韬用针线缝好了杉山康介的伤口,然后告诉身边的人,治疗结束了。

    等苏韬出了房间,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门口,旁边站着太子妃优子。男人主动朝苏韬举了个躬,用比较生涩的汉语感谢道:“谢谢苏医生出手治疗我的好友杉山康介。”

    苏韬知道这中年男人应该是太子智仁,连忙笑道:“病人正在昏睡当中,不出意外,三个小时内就能清醒。我开了个药方,每天服用两次,一周之内就能褪尽余毒。”

    智仁激动地说道:“谢谢苏医生,我这就安排人下去处理。”

    苏韬脸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是有些无奈,自己看似治好了杉山康介,让皇室再次欠自己一个人情,但经过有心人的发酵和误导,自己恐怕要成为岛国医学界的公敌了。

    打个简单的比方,苏韬今天的行为,换个角度,可以比作,一个外国医生在中央保健组专家组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治好了某个领导的病,这无异于赤裸裸地扇了所有专家组成员响亮的耳光。

    这仇恨,拉的太大了!

    不过,仇视自己的种子,既然种下了,那也无所谓,谁怪那些岛国御医技不如人呢?

    堂堂的岛国皇室御医所,竟然被自己一人碾压,苏韬念及此处,又觉得有些暗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