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76章 强扭的瓜也甜
    大森唯是一个极其自律的人,只要不是晚班,早上绝对会五点起床,即使如今被辞退,也没有变化。早晨沿着河边的小道,慢跑了两个小时,浑身大汗淋漓,途径小店买了一瓶矿泉水,大森唯仰着脖子喝了一大口,然后用毛巾擦拭着额头的汗水,一路小跑着,来到了自己住的房子。

    他是一个没有手机,也可以活得很好的人。但是他下意识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这是一个职业习惯,生怕医院有病人找到自己。

    他对自己这个反应也是无语,尴尬地叹了口气。不过,他随后又是微微一怔。

    屏幕上显示有未接来电,他赶紧点开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自己的师父钱鸿鹄打来的电话,连忙过去,沉声问道:“师父,请问有什么急事吗?”

    钱鸿鹄坐在一把老式摇椅上,手边摆着一个茶壶,不远处坐着一个青年,他淡淡地飘了一眼那青年,微笑道:“最近怎么样?”

    “一切都好!”大森唯连忙回答道。

    “你不用骗我了,听说你现在已经被医院辞职了。”钱鸿鹄淡淡道,“既然在岛国没法施展自己的抱负,我觉得你完全可以来华夏发展嘛。”

    大森唯沉默半晌,才好不容易憋了一句话出来苦笑道:“师父,对不起,给你丢脸了。”

    当初大森唯主动要求离开的时候,曾经对钱鸿鹄发过誓,一定要争取将中医在岛国发扬光大,但现在显然没有达到预期目标,钱鸿鹄是他现在最愧对的人之一。

    大森唯是一个认死理的人,即使遇到重大的挫折,他也不会轻易放弃。

    “有什么丢脸的?我知道你出事的原因,吉川因为出事,所以才会牵连到你。你的工作态度还是受到吉川的认可。”钱鸿鹄轻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一开始并不建议你回国,毕竟岛国的中医土壤不够肥沃。你有没有想过回到华夏来发展?”

    “华夏吗?”大森唯苦笑道,“我实在没有脸再回去了。”

    钱鸿鹄对自己的弟子有些了解,他虽然不太擅长言辞,但事实上自尊心很强,是那种低调且隐忍的人,别人讥讽他,他会选择用行动来反击。

    “我实话跟你说,现在有一家国内的中成药工厂正在准备新建,他们一直在岛国物色熟悉这个领域的人才。你是他们重点关注的对象。”钱鸿鹄顿了顿道,“其实你也认识,是你上次曾经了解过的苏韬。”

    “苏韬?”大森唯惊愕地问道,“他准备投资中成药工厂?”

    钱鸿鹄微笑道:“没错,虽然国内也有中成药工厂,但水平比较低,而且规模不够大。我也被聘为技术顾问。”

    师恩难忘!钱鸿鹄的要求让大森唯极为难做,毕竟他还没有完成自己曾经定下的计划,他已经向岩田汉药研究所等几个知名企业投递简历。

    “师父,能不能让我考虑一下。”大森唯低声说道。

    “行吧,不要让我失望。”钱鸿鹄语气有点遗憾地说道。

    等挂完电话之后,钱鸿鹄朝坐在对面的夏禹无奈道:“他似乎不太愿意。唉,我还是希望给中医联盟出把力,但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大森唯的人品我很有信心,如果我硬是逼他,绝对会可以让他回到华夏发展,但你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没关系,无论大森唯是否能加入到我们新建的中成药工厂,你都是我们的顾问,请你不要拒绝。”夏禹真诚地说道。

    钱鸿鹄惭愧地说道:“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

    夏禹面带微笑道:“如今国内从事中医的人虽然很多,但像您这样德高望重的,却是少之又少。苏会长让我给你带一句话,请你务必答应我们的请求。”

    钱鸿鹄连忙推脱,摇头苦笑道:“那还是不能答应啊!”

    夏禹连忙从包里取出一个黄色的信封,放到了钱鸿鹄的手边,笑道:“这是窦老交给您的!”

    夏禹这两天奔波好几地,先是到窦方刚那边请求了这份信,然后再赶来见钱鸿鹄。事先,夏禹对钱鸿鹄也是有过详细的了解,这是一个极其讲求名声的人,业内好友很多,其中与窦方刚的关系极佳。·

    钱鸿鹄没好气道:“这老小子有什么话跟我说,直接打个电话不就行了,怎么还给我送了一份信?”

    夏禹笑着说道:“他说,用信更加显得真诚,这是为了让你回忆过往。”

    钱鸿鹄打开信封,从里面取出信纸,仔细阅读了一遍,暗叹了一口气,自嘲道:“这老小子是在逼我上这条船啊。”

    夏禹连忙补充道:“这不是简单的一条船,而是一条开往繁荣昌盛的诺亚方舟。”

    钱鸿鹄眸光中闪出精光,沉声道:“没错,中医是到了该崛起、振兴的时候。”

    夏禹微笑道:“有你们这群老先生的支持,何愁中医大业不成?”

    钱鸿鹄无奈道:“中医还是太固步自封了,当初我收下大森唯的时候,受到了很多人的冷眼。许多人觉得我是个卖国贼,竟然将华夏的瑰宝,交给了一个外国人。”

    “不过你还是坚持己见,将所有的医术交给了他。”夏禹笑着说道。

    “我是比任何人都仇视小鬼子的。”钱鸿鹄叹气道,“但是,大森唯不一样,他有一颗纯粹学医的心。将中医的精髓教给这样的人,才不会让中医的路越走越窄。”

    夏禹沉默半晌,叹气道:“我能理解你的胸襟。”

    “只可惜现在国内学中医的人越来越少,一则,中医想要学到大成,必须要接受长期的熏陶,不是一蹴而就的学问;二则,西医占据了半壁江山,学西医有出路,学中医无路可走,形成了一个惯性思维。”钱鸿鹄面带惋惜和忧愁地说道,“我所有弟子之中,竟然只有大森唯刻骨钻研,学了个大成,其余无法定下心,真心专研这门学问。”

    “这种情况会改变的!”夏禹信心十足地说道。

    “从老窦的信中,我的确看到了年轻时的梦想。”钱鸿鹄突然坐直身体,眸中闪烁坚忍之色。

    ……

    大森唯挂断钱鸿鹄的电话之后,心情忐忑不安,毕竟当初拜师学艺的说话,钱鸿鹄对他极为关心,虽然严厉,但同时也如慈父一般照料自己。

    大森唯现在想冷静下来,他想慎重对待此次挫折。

    电话铃声再响起,大森唯看了一眼号码,有些意外,竟然是坂本奈月打来的电话。

    “大森医生,您现在方便说话吗?”坂本奈月柔声问道。

    “方便!”大森唯激动地说道,之前的阴霾瞬间一扫而尽。

    “我想请你喝杯茶,不知你有空吗?”坂本奈月主动邀请道。

    “有空,我今天休息!”大森唯感慨地想着,即使我现在不是无业状态,只要你有需要,我会随叫随到。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约在一家比较雅致的茶馆,刚一进门,苏韬就扫见坐在角落里的坂本奈月,她只化了浅浅的淡妆,上身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衣,下身是一条七分牛仔裤,显得笔直修长,耳朵上带着镶嵌水钻的耳钉,显得粉嫩可爱。

    坂本奈月朝大森唯遥遥地招了招手,笑道:“大森医生,我在这边!”

    远处坐着一对情侣,似乎刚刚见到坂本奈月,男人眼中闪过一道惊讶的眼神,再看看自己女朋友的眼神,难免唏嘘不已。

    大森唯长得只能算是一般,身高一米七不到,属于极为普通的男人,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等待着自己,世界未免太不公了。

    大森唯坐在坂本奈月的对面,只觉得一股浓烈的香气,只觉得心旷神怡,好不容易才平复心情,笑着说道:“奈月,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坂本奈月朝服务员招了招手,点了两杯清茶,大森唯内心有些感动,坂本奈月的记忆力很好,竟然记得上次约会时,自己就是点的这款茶,味道比较清淡,喝起来不会很腻。

    等清茶上桌之后,坂本奈月优雅地泯了一口茶汤,道:“大森医生,你有没有烦心事?”

    “没有!”大森唯口是心非地说道,他不可能将自己辞职的事情告诉坂本奈月,那样会让自己显得特别失败。

    大森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手腕颤抖,内心难掩尴尬。

    坂本奈月咬了咬嘴唇,重重地吐了口气,沉声道:“大森医生,你没有将我当成好朋友。”

    “为什么这么说!”大森唯吃惊地望着坂本奈月。他内心其实在激动地咆哮,奈月竟然将我当成了朋友。

    坂本奈月嘴角翘起,露出可爱的虎牙,脆声说道:“好朋友能够分享彼此的难事儿,你却有事儿隐瞒我。”

    大森唯沉默许久,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好吧,我告诉你,我已经被医院辞职了,现在成了一个无业游民。”

    坂本奈月嘴角却浮现出笑容,“不,大森医生,你是个有能力的人,如果医院放弃你,是他们巨大的损失。你完全有更高的平台,发展自己的事业。”

    大森唯自嘲道:“吉川副院长,因为贪污受贿已经上了黑名单,而我也受到影响,恐怕要离开医生这个行业了。”

    坂本奈月突然伸手放在大森唯的手背上,鼓励道:“加油,大森君,我知道你不会就这么颓废下去。实话实说,我是来当说客的。”

    “说客?”大森唯惊讶地望着坂本奈月。

    “我是替苏医生邀请你,有没有想法,去华夏发展。”坂本奈月浅笑,“我已经做好决定,去华夏找一份工作。父亲已经答应了我这个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