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73章 利用大岛直人
    大岛直人和野村信下班在之后,喜欢到附近的一家会所里坐一下。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作为京都最有名医院的医生,他们的收入属于高水平范畴,因此像这种消遣还是能承担得起,今天轮到野村信请客,大岛直人故意点了名贵的鸡尾酒,这让野村信心里挺不高兴。不过,他向来知道大岛直人小气,之所以与他走得很近,还是看在大岛直人有一个副院长父亲的面子上。

    野村信虽然父亲也是医院的老人,但已经退休,而且资历也没有他的父亲那么雄厚。

    大岛直人晃着装着琥珀色液体的玻璃杯,仰头将酒一饮而尽,伸手在旁边的陪酒女郎身上上下其手一番,那陪酒女郎咯咯直笑,不停地喊道:“大岛医生,你是在太坏了,弄得我好痒啊!”

    大岛直人在这个会所固定选择两个陪酒女郎,毕竟熟悉起来之后,才有机会带出去。今天正好是野村信请客,所以他决定让会所大赚一笔,这样会所老板一开心,或许就给大岛直人带出的优惠。

    身侧的佳人,虽说长得不错,身材也很好,但论气质比起坂本奈月差了许多。

    大岛直人放下酒杯,叹气道:“我昨天约过奈月了,没想到她还是个假正经。”

    “哦大岛君,我真是佩服你,没想到你竟然说做就做,一点也不含糊。”野村信心中暗自鄙视,这大岛直人不是一般的猥琐,之所以有坂本奈月的电话,肯定是调取了医院的内部档案,这按理说,是不符合规定的。

    大岛直人砸吧着嘴,遗憾地叹气道:“如果能让我和奈月春风一度,我马上死,也心满意足了。”

    野村信没好气地笑道:“你也未免太花痴了,不过是个女人而已,凭你的身份地位财力,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呢”

    “没办法,谁让我钟情于她呢”大岛直人有点愤怒地说道,“肯定是大森唯在背后说了我们的坏话,所以让奈月讨厌我。”

    野村信见大岛直人提到了大森唯,眼中闪过一道异色,沉声道:“对了,大森唯怎么还没被赶出医院”

    大岛直人无奈地摊开手,沉声道:“吉川副院长在里面干预了很多。你也清楚,虽然吉川副院长的年龄已经到了退休的时候,但他在医院还是很有影响力。尤其是前几年创办的汉药研究所,已经成为医院下属机构中最吸金的产业,所以他的话还是很有份量。”

    “大森唯也是狗屎运,正好遇见了吉川副院长!”野村信愤愤地说道,他看不起大森唯并不是为了坂本奈月,而是觉得这样一个不会专营的人,竟然能在京都最后的医院存活下来,是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说白了,野村信对大森唯有些嫉妒,自己可是靠着逢迎拍马才能在医院立足,为何大森唯没有背景,更没有任脉,却依然能留在医院,他觉得这是一件不合理的事情。

    “大森唯,我一定要让他滚出医院!”大岛直人用力地拍了一下桌面,吓得旁边的陪酒女,也是大吃一惊。

    虽然大岛直人今晚喝了不少酒,但显然还没有到能够让他带走里面的陪酒女的级别,因此注定他今晚又得孤独的熬过漫漫长夜。两人均是醉醺醺,勾肩搭背地走出了会所,大岛直人递给野村信一支烟,刚掏出打火机准备点燃,不远处朝自己这边冲过来一群人。

    他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控制住,试图挣扎喊叫,不过力气没有这群人大,嘴里也被塞了烂布团,只能被迫上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

    面包车极为拥挤,他俩分别被一个人控制住,脖子的大动脉处,夹着一把明晃晃的刀,紧紧地贴着肌肤,稍有异动,就会皮开破绽,鲜血不止。

    其中一个粗壮的男子笑着用汉语说道:“秃头的这个家伙真怂,被吓得尿裤子了。”

    “人之常情,普通人遇到咱们这样凶神恶煞的亡命之徒,都会尿失禁的。”敦实的男人用力地踢了大岛直人一脚,骂骂咧咧道,“弄脏车子了,等会要忍着恶心打扫卫生。”

    面包车行驶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大岛直人和野村信被扔进了一个光线昏暗的仓库,未过多久,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朝大岛直人和野村信两人走了过来,吩咐左右手下,“不是说,请两位贵客来吗怎么伤成这样,赶紧松绑!”

    男子说这些话,是用的岛国语,大岛直人和野村信心知肚明,这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

    这叫做先扇你一个耳光,再给你一个甜枣儿。

    被烂布团塞了那么久,大岛直人感觉舌头都捋不直了,哑着声音胆怯地问道:“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们”

    男子摇晃着手指,笑道:“你误会了,我们不是绑架,而是请你过来谈事儿,至于你受了点委屈,那是我这些愚蠢的手下,他们没明白我的意思,还请你见谅。晚点我自然会教训他们。还不向大岛先生和野村先生致歉”

    刚才对他们的动手的几人,均是弯下腰,用岛国语说了一句“对不起”。

    大岛直人和野村信面面相觑,被此刻的场景弄蒙了,他们意识到遇到社团了。作为医生,偶尔也会接触到一些病人是社团成员,这帮人一般都好勇斗狠,不能随便招惹。

    男子朝大岛直人和野村信招了招手,道:“请跟我来!”

    大岛直人和野村信虽说胆战心惊,但还是只能跟着男子往前走,抵达一个封闭的房间。

    房间里摆放着矿泉水,水果和香烟,男子拆开了香烟,从里面取了一根,递给两人,两人连忙小心翼翼地接过来,男子自己点燃香烟,然后将打火机推到两人身前,两人扫了一眼男子,见他虽面带微笑,但心中恐惧,生怕不按照他的指示,就会遭到无情地报复。

    男子见大岛直人和野村信如此听话,觉得索然无味,自己的风格叫做以德服人,两人低眉顺眼,自己反而不好收拾他俩了。

    男子将烟灰点在了烟灰缸内,笑着说道:“你俩抽了我的烟,算是一笑泯恩仇。咱们这叫做不打不相识,以后就是好朋友了。”

    大岛直人含在嘴里的烟蒂差点掉了,暗骂哪有这样交朋友的

    野村信也是欲哭无泪,被烟熏得直咳嗽。

    “今天请你俩过来,是请你们帮忙,作为好朋友,你们应该不会拒绝吧”男子直接将烟蒂拈灭在烟灰缸内,语气突然变得一沉,压迫力十足地问道。

    大岛直人情不自禁地哆嗦起来,道:“还请您吩咐!只要我能办到,一定竭尽全力。”

    野村信下意识地不断点头,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比大岛直人还脆弱一些,早已是六神无主。

    男子邪魅地一笑,踱步走到靠墙的柜子里,取出一个文件夹,缓缓打开后,里面只有一页纸,他放在大岛直人和野村信的中间,缓缓笑道:“据我所知,你俩应该不会拒绝这件事。”

    大岛直人粗粗扫了一眼,惊讶道:“你希望我们陷害大森唯”

    男子将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道:“这不叫陷害,叫做让他幡然醒悟。大森唯有他更适合的地方,施展才华。”

    大岛直人有点茫然,这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他内心肯定不会觉得对方是大森唯的朋友,否则的话,怎么会让自己来陷害大森唯呢

    如果换做坑害其他人,他俩或许会犹豫,但坑害那个没背景、没人缘的大森唯,自己还反感到极点的大森唯,他俩自然不会拒绝。

    男子打开门,在门口招了招手,笑着说道:“送两位医生回家吧,记得一定要安全送达!”

    属下连忙点头答应。

    等属下带走了大岛直人和野村信,男子拨通了顾隐的电话号码,语气变得极为尊敬,“顾总,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将东西交给大岛直人和野村信,我会派人监视他俩。”

    顾隐淡淡地嗯了一声,道:“此事一定要办妥。”

    事情是倪静秋交代帮忙,顾隐自然要办得漂漂亮亮的。自己在岛国发展得这么好,也是仰仗了国内诸多势力捧场。华夏人在国外打拼,他们比任何人都要团结,因为知道如果不团结的话,就会被人欺压,如果不合作,就会被人轻视。

    华商会是个团结的整体,主要入会之后,彼此就形成了誓约,无论其中任何人出现问题,其余人都会竭力相助,也是为何在全球各地,唐人街永远是一个神秘和令人尊敬的地方。

    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华商会有一个会员因为经营不善或者遭遇灾难,突然破产了,那么其余人一定会竭尽全力地帮助出资出力,扶持他东山再起。

    当然,他们也不仅仅是靠自己,祖国是他们强大的靠山,也是他们联系的纽带,当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国家一定也会及时给予援助。

    身为炎黄子孙,无论是在自己的国土,还是在别人的领土,都有纽带相连,越是到了国外,这种联系越是紧密和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