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71章 皇孙的富贵病
    天野寿江早已将苏韬当成了同辈来看待,能成为御医,他的心胸比较开阔,知道医学这一行达者为先,不能只看年龄就论资排位,苏韬论资历是华夏的国医,自己是岛国的宫内厅御医,两人的资历齐平,因此天野寿江与苏韬说话的语气一直是同辈的口气。

    苏韬也显得不卑不亢,进退得当,引起了天野寿江的钦佩。

    天野寿江自忖在岛国医学界,自己还没有看到苏韬这样的杰出人才,不仅有些忐忑与担忧,在过个几年十几年,当苏韬大放光彩的时候,岛国医学界岂不是要被华夏医学界给彻底压制。

    虽有忧虑,但天野寿江表现出了良好的修养,轻声道:“你们治好了新仁亲王的病,等会儿太子妃会设下宴席,谢谢你的见义勇为。”

    之所以能得到皇室的好感,是因为苏韬一开始并不知道那个脚踝受伤的男童是贵人,如果知道苏韬刻意接近皇室,他绝对不会受到这样的礼遇,最多给苏韬一点钱,打发他离开了。

    苏韬想了想,摇头拒绝道:“宴席就免了吧,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能不能代我向太子妃说,不需要这么客气,否则的话,反而让我显得别有用心。”

    天野寿江听苏韬这么说,眼中闪现出更多的钦佩,能和皇室沾惹上关系,这是何等荣幸,却被苏韬一口拒绝。

    他殊不知,苏韬对皇室没有任何好感,因为这家伙是个狭隘的民族主义者。

    “还请您稍等片刻,我与太子妃请示一下。”天野寿江等倪静秋翻译结束之后,有些无奈地说道。

    等天野寿江匆匆离开,倪静秋没好气道:“终于知道你为啥让我跟着进皇居了。原来你是把我当成了免费的翻译。”

    苏韬笑着说道:“是啊,谁知道这些小鬼子,有没有用坏话骂我呢?有你在旁边监视着,我心安一些,至少不怕被骗。”

    “你还怕被骗?”倪静秋暗忖苏韬鬼精鬼精的,世界上能骗得到他的人,还真是屈指可数。

    “语言不通就是麻烦。”苏韬笑着故作而言他,“如果有一天汉语成为国际语,就没那么麻烦了。”

    倪静秋笑着说道:“汉语现在的确很流行,不少国家都将汉语当成了重点语言。”

    苏韬叹了口气,道:“因为那些外国人知道华夏的市场大,经济发展好,而且有了一定的经济条件,就喜欢全世界到处旅游,所以学好汉语,本质是想骗咱们的钱。”

    倪静秋微微一怔,笑道:“你说的有点偏激,但也有点道理。”

    苏韬想了想,似笑非笑地问道:“你觉得我是不是要制定个规则?以后只要请我治病的外国人,他必须要懂汉语?”

    倪静秋眼中闪过一道异芒,暗忖这就是苏韬的骄傲和自豪,虽是简单的一句话,却是有种舍我其谁的霸气。她下意识地撩了撩刘海,。轻声道:“恐怕别人会觉得你故意矫情,想借此炒作自己。”

    苏韬笑了笑,没有继续多说什么,天野寿江匆匆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昨天见过的少妇,正是太子妃优子,旁边还俏立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是内亲王纪子,苏韬突然觉得这少女有点眼熟。

    却见那纪子掏出了一个手机,遥遥地朝苏韬晃了晃。

    苏韬微微一怔,瞬间想起那天在街上抓到偷拍狂的场景,嘴角浮出一丝微笑。

    “你们认识?”太子妃困惑地望着纪子,听说苏韬来到了皇居,她比任何人都要兴奋。

    纪子凑到太子妃的耳边,将之前发生过的事情简单说了一番。太子妃再次望向苏韬的时候,眼神也变得更加柔和,对苏韬已经下了个定义,这是个真正喜欢见义勇为的华夏青年。

    “还请苏医生,务必吃过午餐再走。我早已安排人准备了饭菜,不然的话,就让他们白忙活了。”优子的声音甜糯,真诚地邀请道。

    站在她身边的女官,精通汉语,同步翻译了太子妃的意思。

    “谢谢您的好意,那我只能遵命了。”苏韬这个时候还继续拒绝,就显得太过于狭隘,有失大国威仪,让别人觉得你华夏人太不会做人,不懂得为人处事。

    “也请静秋女士跟我们一起用餐!”优子朝倪静秋点头,“我的丈夫和你父亲私下联系甚多,得知你前来京都做客,也曾想约你来聚一聚。”

    倪家作为华夏有名望的大家族族长,倪步伟能认识皇太子倒并非难以理解之事。

    倪静秋知道自己父亲和皇太子只不过是偶尔见过一面,优子这么说不过是场面话而已,“谢谢太子妃的邀请!”

    苏韬和倪静秋跟着太子妃和内亲王来到后面的建筑物,空间不算特别大,但布置得比较雅致,墙壁上悬挂着一幅很大的纸扇,上面用水墨画着樱花,并题着李煜的一首词,“樱花落尽阶前月,象床愁倚薰笼。远似去年今日,恨还同。双鬟不整云憔悴,泪沾红抹胸。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

    苏韬暗忖,选择在这里用餐,显然也是有一番心意,处处显示出了宫内厅的制度森严,给人一种感觉,这虽说是皇居,但也是囚笼。

    站在外面之人,羡慕城墙内的繁华,但深处其中的人,却是日复一日,在一种压抑的氛围中生活。

    即使像这种用餐,他们也保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氛围冷清而单调。

    每个人身前都有一个方桌,摆放着精致的小碟,里面装着色香味俱全的美食,虽然味道不错,没有任何瑕疵,但总是觉得会有点拘束。

    苏韬倒是不以为意,该怎么吃怎么吃,倪静秋浅尝辄止,象征性地将每种食物都试了下味道,就放下了筷子,望着苏韬吃得极为欢畅,心中不仅暗想这家伙果然适应能力极强,如果将他丢进这个与外界隔离的皇居,恐怕他也一样能活出自己的精彩。

    午餐在极为安静的环境中结束,喝了一口茶漱口,太子妃优子终于开口,轻声道:“此次除了感谢你治好了新仁的腿伤之外,我还有事情想咨询你。”

    在女官的翻译下,沟通不算太难。

    苏韬暗忖吃人的最短,拿人的手段,自己吃了这么多美食,当然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他连忙笑着说道:“请问!”

    “新仁的身体,经常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这次的骨折,他其实不过崴了一下脚而已,按照天野医生的判断,不应该如此脆弱。我也让御医们进行了详细的检查,新仁并不缺钙,所有的指标都很正常。”言毕,太子妃优子朝女官招了招手,女官捧着一份资料递给了苏韬。

    苏韬明白对方的用意,是希望自己来给新仁做个更深入检查。

    优子对苏韬进行过详细地了解,知道他的各种惊人之举,既然难得遇到名医,自然不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苏韬从手中的资料,看出对方经过精心准备,因为自己拿到手中的是汉字简化版,所以阅读起来没有任何困难。

    资料中记录了近半年来,新仁的身体状况,基本每个月都会得一次大病,比如肠炎、肺炎,又比如这次的骨折,虽说经过御医的治疗,能够迅速看好,但这显然不符合常理,但御医们又没法找到根本原因,只能进行被动治疗。

    优子内心深处对御医不太信任,也尝试邀请国内几所比较知名的医生前来治疗,但所得的结果都完全一样。

    这次咨询苏韬,也是优子的灵光一闪。

    新仁经常生病,优子也就关注收集这方面的资料,她也曾听说过华夏的中医,对于治疗一些疑难杂症很有效果,所以才会萌生出请中医来治疗新仁。

    但按照宫内厅的严格规矩,一般的中医哪能有资格进入这里?即使想要邀请知名中医,也得经过重重审核。

    优子就想到了一个捷径,不如以咨询的方式,请苏韬给新仁断诊,避过繁琐的流程。

    大约半个小时,苏韬翻完了所有的资料,轻声道:“太子妃殿下,据我所知,新仁亲王确实是得了病。”

    优子瞪大眼睛,紧张道:“他究竟得了什么病?”

    苏韬连忙将手在虚空里按了按,道:“这病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只要稍微调整一下就好了。他的病通俗点来讲,叫做富贵病,因为生活太好,所以对于外界反而少了抵抗性。以昨天的骨折来说,他营养足够,并不缺钙,并不适应新的环境,在下山的过程中,因为太高兴,所以忘乎所以,韧带先失控,结果导致崴脚,引发骨折。至于之前的肺炎、肠炎,也是对于外界环境缺少适应,稍微吃点刺激的食物,或者偶遇风寒,就会爆发。我没猜错的话,他身边应该有个极为亲近的人,有比较严重的洁癖,或许不是您,可能是他的奶妈。”

    优子听到女官翻译完最后一句话,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仅通过这些资料,就能猜出新仁的奶妈有洁癖?

    当初优子选择有洁癖的奶妈,也是刻意为之,因为这样的人,比较爱干净,同理她的乳汁也更加的纯净。

    “洁癖和他有什么关系吗?”优子好奇道。

    “华夏有句俗语,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虽说不科学,但也有几分道理。很多未知的病菌,存在于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你是永远没办法发现的。正确的办法,是增强体质,能够抵御外界的伤害。比如,母乳是婴儿品尝到的第一口食物,里面不仅含着养分,还有母体给婴儿的一些抗体。其实从他喝第一奶开始,就决定了他比任何人要脆弱。”

    苏韬尽量耐心和简单地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