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70章 中西正骨之别
    目送丰田世纪皇家版轿车驶离,小泉冶平回头望了一眼越智浅香,只见她眸中闪过一抹眷恋,突然觉得心如刀绞,勉强挤出笑容,道:“你已经做好选择了吗”

    经过一夜,越智浅香有了明显的变化,面颊两侧虽然涂抹了很厚的粉底,但依然遮掩不住那绯红的春色。她走路之时,摇曳如风,举手投足含着甜蜜的馨香,浑身被妖娆与成熟的韵味笼罩。

    小泉冶平暗叹了一口气,果然任何女人都需要男人的滋润,才会绽放得更加妖冶,越智浅香气质突变,自己与她整日朝夕相处,所以能明显感觉到那动人心魄之处。

    “什么选择”越智浅香望着小泉冶平那双明澈的眼睛,突然你有点心慌地反问道。

    “等我离开这个世界,会有人来代替我保护你。你已经选好了那个人。”小泉冶平自嘲地笑了笑,“原本我觉得咱们心有灵犀,但是这件事情,显然我没能理解你的内心真正想法。”

    越智浅香沉默,突然抬起头,有些愤怒地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仅是在羞辱我,也是在羞辱你自己!”

    小泉冶平异常认真地说道:“请原谅我的自私,我不想亏欠你太多,否则,我会死不瞑目的。既然你已经作出了选择,我等会就安排律师商谈财产的分割情况,将百分之八十的资金,以投资的形式,用于苏韬在国内投建中成药工厂,而你拥有这笔资金的使用权。虽然宇野他们很混账,但毕竟是我的子女。我会将百分之二十的财产,做成一个基金,如果他们的生活不如意,可以从基金中领取生活费。”

    越智浅香暗叹了一口气,小泉冶平考虑得十分细腻,这是个充满感情的男人,也自己深爱他的原因。

    “我尊重你的意思!你放心吧,既然是你的妻子,我也是他们的继母。如果他们有一天走投无路,我一定会帮助他们。”越智浅香郑重其事地承诺道。

    小泉冶平将手轻轻地搭在妻子的手腕上,很快地又缩回了手,道:“等事情全部处理完,我就真的能做到无牵无挂了。”

    望着小泉冶平虽然勉强挺直腰杆,却依然显得脆弱的背影,越智浅香突然觉得有些凄然,她也不知道如何评价自己内心的情感,只觉得自己仿佛翻过了一道山,看到了雄奇壮观的美景,然而小泉冶平还停留在山的那一边,他面带微笑,默默地祝福着自己的新生。

    ……

    因为苏韬的要求,所以倪静秋也跟着苏韬,前往皇居。

    太子幕僚没有多说什么,显然对倪静秋已经做过了详细调查,尽管皇室没有实权,但在岛国依然是最显赫的家族,所以想要调查两个外国人,并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之所以今早才来请苏韬前往皇居,为新仁亲王治疗伤势,主要是因为新仁的情况早已被控制下来,当时调查到苏韬的所在,已经太晚了,出于尊重,所以延缓了时间。

    苏韬的心情还是不错的从对方的接待的标准来看,,动用丰田世纪皇家版这种级别的车辆,已经证明对方并不是颐指气使的那种态度。

    毕竟皇室宫内厅已经查出了苏韬的真实身份,单凭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的名头,足以让他们慎重对待。

    轿车平缓地停在一栋灰瓦白墙的建筑物前,等苏韬下车之后,立即走过来几名穿着统一服饰的女官,朝前面指了指,太子幕僚用汉语提示道:“太子妃已经等候多时,还请你们跟着他们去见新仁亲王。”

    接下来是皇居内宫,所以太子幕僚不经特别允许,是不允许随意进出。

    苏韬与倪静秋便跟着女官走进了建筑,外面看似简约朴素,里面的装修却是非常富丽堂皇,庄重且肃穆,让人情不自禁地对皇家尊严敬重。

    虽然苏韬对岛国没有任何好感,更对皇室还抱有一定的憎恶,但此刻他没有显现出来,表现得极为心平气和。

    抵达御医所,就看到一个鹤发中年人面带微笑走了过来,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堆话。

    倪静秋在旁边翻译道:“他是皇室御医,名叫天野寿江,主要研究骨科治疗。他对你当时治疗新仁亲王的办法极为欣赏,因为当时在一家医院被医生误诊,取掉了新仁亲王脚踝处的小夹板,所以现在想请你重新给他进行小夹板固定术,同时他希望你能交给他这种高明的医术。”

    “你告诉他,我可以给他们的亲王治病,但想让我教他小夹板,这不可能。”苏韬与倪静秋笑着说道。

    天野寿江见苏韬面带笑意,以为他会同意自己的要求,等倪静秋翻译完毕之后,微微一怔,顿时沉默下来,对苏韬的印象顿时大打折扣,觉得这是个傲慢的年轻人。

    给新仁亲王治病是重中之重,天野寿江暗忖你不愿意教,那就算了,等会儿让自己的助理记录下你所有的操作细节,然后认真研究,一定能学为己用。

    学人之长,补己之短,这是深入岛国民众内心的一种文化理念,也是岛国战败之后,迅速再次复苏的根本原因。

    新仁正坐在轮椅上,见到苏韬之后,眼前一亮,用岛国语喊道:“你是昨天给我治伤的那位哥哥。”

    苏韬虽然听不懂,但猜出他是在给自己打招呼,微笑着指了指病床,道:“请坐上来,我给你重新处理下伤口。”

    新仁在旁边人的解释下,顺从地坐好,苏韬用手捏了捏新仁的脚踝,暗忖这些岛国御医的水平还行,虽然没有了小夹板,但保证患处没有二次伤害,不然的话,处理起来就更加麻烦了。

    苏韬扫视了一圈室内,瞅见了天花角落里一个摄像头,跟随着自己在移动,意识到对方在拍摄自己等会处理伤口的场景,他想起天野寿江的要求,暗忖还是不能轻易地让他学到自己的手法。

    小夹板固定术,虽然在民间不算秘密,但苏韬的手法不一样,是天截手中的一种精妙技巧,同时还融入了扁鹊手的处理方式,简而言之,不是普通的小夹板固定术。

    普通的小夹板固定术也有自己的缺陷,诸如不易塑形,不适合关节附近骨折的固定,绑扎太松或固定垫使用不当而失去固定的作用,导致骨折再次发生移位,或绑扎得太紧而产生压迫性溃烂、缺血性肌萎缩,甚至产生肢体坏疽等不良后果。

    但苏韬在捆绑的过程中,会考虑新仁腿部的抗压力,保证能固定住伤处的同时,还能确保不会对肌肉产生压迫,这样就能保证血液正常循环,没有任何后遗症。

    天野寿江站在监视器前,面色凝重,吩咐助理道:“将之前的画面放慢,让我重新看一下!”

    助理连忙敲打键盘,设定了视频播放的速度,苦笑道:“手法实在太快了!”

    天野寿江暗叹了一口气,他对苏韬的身份有过了解,在华夏的中央保健委员专家组,自己也有熟人,委托对方调查之后,回复的结果让他颇为震惊,称苏韬是中医界有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

    如今亲眼见证他神乎其技地手法,天野寿江才意识到,这个评价并非虚言。

    他也曾经见识过小夹板固定术,使用这个手法的是一个拥有四十年左右的华夏中医,但与苏韬的手法相比,却是显然缺少了一种特殊的魔力。

    “已经重新固定好了,这段时间注意饮食尽量清淡一些,同时要注意适量的运动,这样会有利于恢复健康。”苏韬小心地嘱咐身边的女官。

    女官连忙记录下倪静秋翻译的话语,然后带着新仁离开了此处。

    天野寿江从外面走了进来,面色有所改变,语气极其诚恳地与苏韬说道:“刚才您的治疗手法,用神乎其技来形容也不为过,对于我刚才冒昧的请求,还请您不要见谅。像这种可以流芳百世的国医之术,自然不能随意交给别人。”

    岛国人就是这样,当你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力量,对方会立刻高看你。他们尊敬强者,鄙视弱者,这点刻在了他们的民族骨髓里。

    受到认可的苏韬,天野寿江立马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苏韬等倪静秋翻译结束之后,笑着说道:“并非我不愿意教您,而是没法教。中医正骨和西医正骨,有明显的区别。小夹板固定术,你可以学到形似,但学不到精髓,因为这与中医正骨有必然的联系。

    西医正骨强调绝对的‘静’,中医正骨主张‘动静结合’。无论是闭合性骨折、陈旧性骨折,还是开放性骨折,西医采用在麻醉下进行手术清创、复位,再用钢钉固定,缝合皮肤,继用石膏固定等方法。待骨痂愈合后,再次手术取出钢钉。

    而中医不用麻药,不用开刀,不用x线照片,采用手拉、推、按、提、压等手法复位后,伤员不觉剧痛,一待复位成功,再用小夹板固定,中药调理,骨折愈合快,功能恢复良好。”

    天野寿江听明白苏韬的意思,突然明悟过来,暗叹了一口气,苏韬这小夹板固定术,自己还真学不来。

    小夹板固定术的前提是,要先懂得正骨的手法。如果皇室成员谁摔伤了骨头,自己能有勇气,在患处继续推、按、提、压吗

    自己多年的行医经验,绝对不可能采用这种方式,所以学会了没有什么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