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69章 烧个地动山摇
    ?越智浅香已经脱掉了薄纱睡衣,苏韬可以清晰感受到后背传来惊人的弹力,趁人之危是禽兽,但临阵逃脱是禽兽不如。

    “我实在太难受了,苏大夫,求你帮帮我吧。”越智浅香充满磁性和诱惑地说道,她不停地用身体去挤压和摩挲苏韬的身体,因为这样可以让她感觉到短暂的舒适。

    苏韬没敢转过身,因为一旦转身,自己也不知道是否抵御这诱惑,无奈道:“如果两分钟之间,你让我催吐的话,或许还能让药效尽量变少,这样你不舒服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但现在牛奶里面的药物,已经被你完全吸收,催吐已经没用。除非……”

    “除非什么只要你能让我缓解痛苦,我愿意尝试。”越智浅香将脸贴靠在苏韬的后背,吐气如兰的说道。

    “除非用点穴的办法,隔绝你的中枢神经。不过,这样会伤害你的身体。”苏韬叹了口气,那种办法属于下策,说得简单和直白一点,就是打晕她,让她失去意识。

    虽说你躲避药效产生的催情效果,但后遗症很多,作为一名中医,严格意义上不会采用这种一刀切的办法。

    “那就点穴吧!”越智浅香娇*喘吁吁,香汗淋漓地说道。

    “那好吧!”苏韬咬了咬牙,转过身,看见越智浅香的瞬间,突然觉得呼吸停滞了。

    因为越智浅香实在太美了,这让苏韬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浴火再次燃烧起来。

    越智浅香楚楚可怜地望着苏韬,道:“你怎么了”

    “我下不了手啊!”苏韬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眼睛情不自禁地扫视着越智浅香的身体,他不仅下不了手,而且还移不了眼,心脏扑通扑通地剧烈跳了起来,心中下意识地暗呼不好,一股灼热的内火从小腹下方开始燃烧,瞬间就成了滔天之势,那压着的火气再也控制不住,药效在苏韬的身上也起了作用。

    苏韬微微一怔,情不自禁地抬起手,勾起了她的下巴。

    越智浅香早已失去原来的理智,没有抵抗,微微闭上眼睛,往上凑了过来,睫毛扑簌,苏韬微微侧脸,重重地吻住那柔软甜腻的樱唇上。

    唇与唇粘合在一起的瞬间,苏韬明显感觉到越智浅香的身体剧烈地匍匐颤抖了一下,于是下意识地紧紧拥住,双臂环绕,五指扣入她绵软却充满弹性的肌肤。

    越智浅香的香唇水润柔软,唇齿含着一股类似果香的清新,舌头如同灵巧的小鱼,当苏韬睁开眼睛,凝视着她的双眸,越智浅香仿佛心有灵犀,也打开了眼睑,发现自己在做什么,想要推开苏韬,却是苦于力气不够,被苏韬紧紧地扣在怀中,伴随着苏韬略有些粗暴地狂吻,她再次闭起双眼,默默地沉受着唇齿间的放纵。

    一开始越智浅香的舌头是避让的,但伴随着苏韬一次又一次地追逐,慢慢开始迟钝,最终被苏韬裹挟着,贪婪地吮吸着。

    越智浅香感觉灵魂被抽空了一般,高耸的丰满随着气息上下起伏,苏韬仿佛躺进了棉花里,双手在她的后背揉搓起来。

    苏韬毕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男人,此情此景,体内的血液早已燃烧,越智浅香的后背丰满光滑,可以清洗地感受到肌肤的绵软,仿佛一块磨化了的石玉在掌面摩挲,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终于两人唇分,越智浅香已经动情,她轻轻地抓住苏韬的一根手指,缓缓地放入口中,苏韬立即觉得手指被潮湿*软糯的感觉包裹,温暖之后,又伴随着清凉之感,舌尖虽有生疏,但如同灵蛇般的缠绕、转动,让苏韬忍不住呼吸加重。

    越智浅香的长相秀美纯净,温婉素雅,但在药物的作用下,眸光含着妖媚,吸吮着苏韬手指的时候,不停地发出嘬嘬的声音,清秀的面容加上魅惑的动作,苏韬的全身紧绷,仿佛过电一般酥麻。

    苏韬将越智浅香抵到墙上,双手托着她的臀部,让她骑坐在自己的腰胯上,轻声道:“浅香,我身上的药性也发作了,现在我也需要你的帮忙。”

    “怎么帮”越智浅香声音明显带着一丝轻颤,羞涩之中,却又有一种骨子里的魅惑。

    佳人在怀,仿佛一滩水,轻轻一捧就撒了,苏韬暗忖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还无动于衷,事后一定后悔。

    他忽然起身,将越智浅香拦横抱在怀中,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

    越智浅香咬着贝齿,虽然她的身体被药性控制,但还有一丝理性尚存,终于还是微微点头,水汪汪的眼眸羞赧地迅速扫了一眼苏韬俊俏的脸庞,暗忖如果必要,将自己的第一给这个男人,显然比给蔺鲲要更加适合。

    越智浅香的身体轻盈,玲珑有致,苏韬只觉得臂弯处肌肤交汇处越来越烫,意识到自己体内的药效也发作,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再压制,完全释放出来。

    门已经被越智浅香反锁,他顺手将灯全部关上,也顾不得卧室里有没有什么红外线摄像头,将越智浅香压在了身下。

    别墅一楼,小泉冶平坐在房间内,身前摆放着一碗黢黑的药汤冒着热气,他叹了口气,下意识地望了一眼天花板,水晶吊灯似乎在晃动。

    “又地震了吗”小泉冶平将药汤饮尽,暗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

    京都的地震非常频繁,每个月会有两次,但基本不会在震中,所以都是震级不高的微震,大多京都人都已经习惯,楼房晃一晃,几秒钟就过去了。

    ……

    苏韬并非没有想过,此次岛国之旅,会与越智浅香这个漂亮的人妻,发生一些精彩的故事。

    但实在没有想到,故事情节会如此狗血,自己赶走了图谋不轨的蔺鲲,却误中了陷阱,和越智浅香两人纷纷吃下了春药,两人算得上干柴烈火,烧个胡天胡地、地动山摇。

    越智浅香也没想到自己的初次,会以这种形式交给了一个华夏人,但她更没想到各种乐趣,妙不可言,让她欲仙欲死,难以自拔。

    “时间不早了,还有半个小时就六点,你如果再不走的话,恐怕就会露馅了。”越智浅香再次魂飞魄散,精疲力尽地躺下,见一缕晨曦从窗帘的缝隙里洒入,心下一惊,连忙催促苏韬离开。

    她此刻心里空落落的,又欣喜,又懊恼,也有担忧。

    明明说好只是为了解除双方体内的药性,但谁能想到两人一夜无眠,直至达旦

    苏韬在越智浅香满是汗水的额头上亲吻了一口,笑道:“那我就走了!不过,你不准忘了我。”

    越智浅香故意背过身,叹了口气,没有直接回答苏韬。

    苏韬深深地看了一眼越智浅香,以及那床单上几滴清晰可见的梅花落红,迅速穿上了衣衫,蹑手蹑脚地离开了房间。

    等一切安静之后,越智浅香望了一眼放在左手边床头柜上的相框,上面是小泉冶平和越智浅香两人的结婚合影。她五味杂陈道:“这就是你的安排吗”

    ……

    除了蔺鲲昨晚狼狈离开别墅之外,其余仿佛一切都很正常,保姆早已做好了早餐,用餐的过程中,小泉冶平对蔺鲲的不告而别有些不满意,顺便问起了苏韬的三味堂连锁情况,虽然没有明言,但似乎希望在其中注资。

    苏韬没有直接接话,而是委婉地告诉小泉冶平,自己有投资中成药工厂的想法,小泉冶平对这方面不太了解,所以交谈没有过分深入。

    吃早餐时,越智浅香并没有上桌,而是在旁边做些家务,苏韬心知肚明,她这是在故意躲着自己。

    苏韬也是有些心虚,若是坐在一起,指不定眼神会暴露什么,那就不好了。

    吃完早餐之后,苏韬给小泉冶平做了针灸,比起昨天小泉冶平明显话少了许多,让苏韬有些怀疑,是不是小泉冶平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

    “针灸似乎对我不起作用了!”小泉冶平淡淡道,“以后就不麻烦你给我针灸了。至于之前提起过的那个要求,我也彻底想通了。”

    苏韬知道小泉冶平的言外之意,道:“我明白了,不过小泉先生你还是得注意保重。”

    “原本想问你,我究竟还能活多久,突然看开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把明天当成最后的时间来过,这样才更加充实。”小泉冶平突然豁达地说道。

    苏韬想要劝小泉冶平几句,突然有些词穷,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管家走进来,凑到小泉冶平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小泉冶平眼中露出惊讶之色,连忙与苏韬道:“苏大夫,外面有皇室的人在找你,还请你赶紧跟我下楼。”

    苏韬有些意外,暗忖怎么自己和皇室的人扯上关系了。

    走到别墅外,一辆黑色丰田世纪皇家版停在路边,一个身材高挑,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迎了过来,用极其标准地汉语说道:“您是苏韬先生吧,我是太子幕僚,还请您现在就与我前往皇居,新仁亲王需要您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