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668章 这牛奶有问题
    蔺鲲被苏韬摔得眼冒金星,整个脊背又疼又麻,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悠悠地回过神来。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苏韬对蔺鲲早就不爽,此刻见他唐突佳人,怒火中烧,抬腿一脚揣在他的面门上,踢得他往后滚了几圈。

    “给我滚!”苏韬怒气冲冲地呵斥道。

    蔺鲲又羞、又气、又急、又怒,却是不敢声张和还手,他见识过苏韬的身手,自忖不是对手,只能忍气吞声,极为狼狈地下楼,然后径直冲出了别墅。

    他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理由留下了。

    苏韬叹了口气,见越智浅香表情阴晴不定,以为她还在惊吓之中,愤愤道:“我早就看出这家伙不是个好东西,一直对你有非分之想。”

    越智浅香暗叹了口气,这件事情还真说不清楚,蔺鲲将手放在自己的肩上,固然不对,但也是事出有因,那是因为自己的丈夫小泉冶平蛊惑怂恿在前。不过,越智浅香对蔺鲲只是当做普通朋友,他今天再次告白,不仅没法引起自己的好感,还会让自己排斥。

    “让你见笑了。”越智浅香也不知道如何来解释内心的情绪,被丈夫所托非人的感觉,那不是一般的委屈与沮丧。

    “你看上去心情很不好。”苏韬打量着越智浅香,暗忖此刻的她,如同嫦娥下凡无异,虽然外面套着一件衣衫,但身材婀娜玲珑,曲线流畅,尤其一双极为修长的玉腿,让人口干舌燥,粉色的裙摆不算太高,露出了半截白嫩的小腿,没有丝毫余赘的腰肢如同弱柳扶风,给人娉婷袅娜绰约的诱惑。

    “陪我喝杯酒吧!”越智浅香突然觉得需要放纵一下,或许苏韬能够帮自己解脱内心的苦闷。

    “现在”苏韬摇头苦笑,“有些不妥吧”

    “那行吧,我还是一个人独自借酒消愁吧!”越智浅香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幽怨地说道。

    “那我就陪你聊会天吧!”苏韬心中倒有些不舍,“去哪儿喝”

    “就在我的房间里吧”越智浅香自嘲地笑了笑,踮脚凑到苏韬的耳边,低声道,“其实冶平知道,我经常会在房间里偷喝酒。”

    苏韬没想到乖巧贤淑的越智浅香有这个爱好,更没想到她愿意跟自己分享这个秘密,不得不说,此刻的越智浅香太过迷人,任何男人都难以抗拒这种诱惑。

    苏韬不由自主地跟着越智浅香进了房间,等她关上门的瞬间,苏韬突然觉得心脏抽搐了一下,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点太刺激了。

    越智浅香从外面反锁上了门,笑道:“这样就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喝酒了。”

    苏韬无奈叹了口气,道:“你就不怕我对你做什么不轨的行为吗咱俩也算是干柴烈火了吧”

    “你不会的,你和蔺鲲不一样,他是小人,你是正人君子,我信任你。”越智浅香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房内靠近床头的位置,打开了靠右的一扇红色木门,从里面取出了一瓶高度的伏特加。

    苏韬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笑道:“没想到你竟然喝这么烈的酒。”

    “酒越烈,才能醉得越彻底。”越智浅香开了酒瓶,往一个玻璃杯里倒入酒水。

    苏韬笑着阻止道:“我看,咱们两人,你喝酒大醉一场就够了,我呢,要保持理智。再怎么说,我也是个男人,像你这么漂亮,一旦我内心稍微有点动摇,冒犯了你,那可就不好了。”

    “胆小鬼!”越智浅香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指着另一边白色床头柜上的一瓶牛奶,“我刚泡好的牛奶,本来准备自己喝的,要不你喝奶,我喝酒吧。”

    苏韬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越智浅香一人饮酒醉,总比两个人都喝醉了,来得保险,他端起牛奶杯,靠近越智浅香,嗅着她身上传来似有似无的幽香,轻轻地与放在柜面上装着伏特加的玻璃杯碰出了清脆的响声,笑道:“干杯!”

    苏韬借着抬手的姿势,恰好瞅见了越智浅香白腻沟壑的那一抹似有似无的风光,不仅心头一热,这一口喝得有点多,至少半杯瞬间下腹。不过,当味蕾反应过来这牛奶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苏韬皱眉道:“这牛奶有问题!”言毕,他将牛奶重重地放在了桌面上,细细分析这牛奶究竟被下了什么药。

    越智浅香见苏韬如此郑重其事,笑着宽慰道:“我每天都喝,你不用担心。”言毕,她拾起牛奶,直接将剩下的小半杯全部喝完,亮了杯底,笑着问道:“怎么样,我也喝了,如果有问题的话,那咱俩都逃不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自己想阻止,但越智浅香的手实在太快,自己根本没来得及,她就将那牛奶喝完了。

    苏韬从自己已经慢慢兴奋的大脑中枢猜测,这牛奶里加了春药,哭笑不得道:“你赶紧坐好,我帮你把牛奶给逼出来。”

    越智浅香困惑地望着苏韬,突然只觉得小腹传来一阵热气,只觉得浑身上下如同碳烤一般,下意识地就将罩在睡衣外面的罩衣给脱掉,自顾自地说道:“怎么突然这么热”

    越智浅香的睡衣非常薄,近乎一层薄纱,因此去了外衣,立即有种似有似无,朦朦胧胧的视觉冲击感,让人不禁心头狂跳。

    苏韬原本努力控制着体内的药效地扩散,让自己克制躁动的欲望,但在这种刺激之下,好不容易建起的城门瞬间就被欲望的潮水,冲得支离破碎。

    “你刚才说什么”越智浅香在药物的作用下,口里一股含着浓郁甘草清香的气息,朝着苏韬喷薄而出,

    苏韬顿时心悸神摇,他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两步,努力压制内心的躁动,沉声道:“牛奶真地被下药了。你现在浑身发烫,身体发软,眼神模糊,就是原因。”

    越智浅香下意识地抬起玉手,摸了一下自己发烫的面颊,惊呼道:“是啊,我真的很烫,感觉呼吸有些急促,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安撕咬我的肌肤。你能不能过来,帮我给挠一挠后背。”

    她一边说着,一边下意识地用手用力地揉搓自己的身体。

    苏韬心下骇然,这药效实在发作得太快,几十秒钟就有了反应。

    自己苦学药经的时候,尝过各种药物,所以身体的抗药性比正常人要强大,但越智浅香不一样,她是个普通人,这药物进入腹中,立即就扩散到每个神经细胞。

    越智浅香满面通红,气喘吁吁,她现在很痛苦,用百爪挠心来形容也不为过。毕竟她也是学过中医,有基本的常识,虽说几乎失去理智,但还是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对劲,真被苏韬说中了,那杯牛奶是被下了药。

    越智浅香迅速地将丈夫留给蔺鲲钥匙,和牛奶中被下了春药,两件事情联系起来,心中也是郁闷无比,看来丈夫小泉冶平是真地想将自己往蔺鲲的怀里推了。

    越智浅香内心有些气愤,虽说知道小泉冶平是好意,但他为什么不问问自己,究竟喜欢不喜欢蔺鲲

    小泉冶平还是不懂自己,比起嫁给一个深爱自己的人,她如果再次选择,还是会选择自己深爱的人。尽管那样会让自己觉得很累,但至少精神世界是充沛的。

    胡思乱想之际,反应越来越激烈,越智浅香本来只穿了一件薄纱般的睡衣,但此刻发现这衣服如同带着火一般,灼烧着自己的肌肤,只有脱掉它,才能让自己感觉凉爽。

    苏韬正试图去阻止越智浅香脱掉睡衣,但没想到越智浅香摇摇欲坠,他刚碰到越智浅香,对方就倒了下去,苏韬只能将她连忙拦在怀里,四目相对,只见越智浅香那喷火的双眸,柔情似水,含情脉脉,那一张樱桃小嘴,娇*喘吁吁,吐气如兰,胳膊处软绵绵,丰弹盈润,苏韬只觉得耳边发出“嘭”的一声,脑袋仿佛炸掉了一般。

    尽管脑海中有一个声音,让自己要冷静,但身体早已不受控制,他忍不住俯下身,噙*住了越智浅香那香软的红唇,只觉得一股如同蜜糖的甜汁涌入口中,蔓延至五脏六腑。

    被苏韬这么一吻,越智浅香突然打了个机灵,用力地推搡着苏韬的胸口,口中轻声喊出一声,苏韬为数不多知道的岛国语,“雅蠛蝶。”

    苏韬尴尬地松开越智浅香,努力克制心神,苦笑道:“对不起,我刚才太冲动了,侵犯了你。”

    越智浅香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急促呼吸,似羞似怒地瞪了苏韬一眼,“苏韬君,你赶紧离开吧1”

    苏韬下意识地也想离开,这样容易擦枪走火,但见越智浅香蜷缩成一团,眉头紧紧地团簇着,虽说这药效会逐渐过去,但过程却是无比痛苦,自己就这么让她自生自灭

    这未免有失大丈夫所为!

    “我来帮你吧!”苏韬竭力控制体内的药力,“这样你可以舒服一点!”

    “别过来!”越智浅香将自己的脸完全遮掩,沉声道,“我可以忍受的!”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迈着笨重地步伐,往门外走去,心情烦躁地试图打开门锁,突然身后一股裹着清香的热浪袭来。

    苏韬意识到越智浅香从背后抱住了自己,忍不住想骂娘,暗想,“我快要控几不住我计几啦!”